廣東重塑經濟地理:破解最富最窮都在廣東難題
2019年01月17日01:38

  廣東重塑經濟地理: 破解“最富在廣東, 最窮也在廣東”難題

  本報記者 杜弘禹 廣州報導

  廣東正嚐試用新思路破解自身的區域發展失衡問題。

  1月14日,廣東省委、省政府召開全省“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建設推進會,強調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總抓手,要讓“一核一帶一區”全面對接、融入粵港澳大灣區。

  “一核一帶一區”分別指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和北部生態發展區。這意味著廣東改變了按地理方位簡單劃分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的傳統思維及靠珠三角產業溢出帶動粵東粵西粵北梯次發展的固有思路,轉而全面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

  儘管作為經濟第一大省,廣東卻一直深受區域發展不平衡困擾,珠三角高度發達,集中全省約八成經濟總量,但粵東粵西粵北地區的發展卻嚴重滯後。近20年來,廣東也一直致力於改變這一局面,包括大力推動產業轉移、產業共建,優化提升欠發達地區發展基礎等,直到此次提出新的更具系統性、針對性的構建“一核一帶一區”的思路。

  受訪專家分析,這將有助於避免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發展割裂,以及避免將後者簡單歸為一個整體,並在政策上“撒胡椒面”,未來通過差異化功能定位和區域發展策略,將更有效激活各區域優勢稟賦,進而更有力推動區域高質量協調發展。

  以功能區引領區域發展

  最富在廣東,最窮也在廣東。這是廣東區域發展失衡的真實寫照。

  以2017年為例,廣東經濟總量接近9萬億,連續29年位居全國第一,但其中約80%集中在珠三角。從城市對比來看更直觀,廣東21個城市中,GDP超過3000億元的城市均集中在珠三角,排名第一的深圳高達2.2萬億,是排名第21的雲浮的26倍有餘。

  這種失衡現象並非近年才形成,廣東也一直在尋求解決方案。早在2002年,廣東省第九次黨代會就將“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列入全省四大發展戰略之一,開始著手解決。

  隨後,2008年廣東啟動了“雙轉移戰略”,即推動珠三角勞動密集型產業向粵東粵西粵北轉移,並推動粵東粵西粵北勞動力向當地二、三產業以及向珠三角轉移。

  時間來到2013年,廣東又提出以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園區擴能增效和中心城區擴容提質為“三大抓手”,重點突破製約粵東粵西粵北發展的三大瓶頸。並且,2016年提出要推動兩大區域之間跨區域產業共建,希望進一步振興粵東粵西粵北發展。

  上述努力取得了不俗成效,推動粵東粵西粵北地區的產業發展,完善包括交通在內的關鍵發展基礎等。2009年之後的數年里,粵東粵西粵北經濟增速均高於珠三角。

  到2015年,粵東粵西粵北結束了經濟增速上的領跑,再次被珠三角反超。也就是說,兩大區域發展差距短暫縮小後又有擴大趨勢。

  為何如此?區域經濟學者、廣東省政府參事陳鴻宇分析,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將粵東粵西粵北作為一個整體,功能區劃分不明確,忽視內部差異性,資源難以形成有效的非均衡配置,效率和質量較低,變成“撒胡椒面”。

  這正是此番廣東希望破解的核心問題。廣東提出,要以功能區作為引領的廣東區域發展新戰略,並且明確“一核一帶一區”三大板塊各自差異化的功能定位和區域發展策略:以廣州、深圳為主引擎推進珠三角核心區深度一體化;重點打造粵東粵西沿海產業,與珠三角沿海地區串珠成鏈,形成沿海經濟帶;把粵北山區建設成為生態發展區。

  廣東強調,立足各區域功能定位,差異化佈局交通基礎設施、產業園區和產業項目,因地製宜發展各具特色的城市,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有力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表示,對廣東區域協調而言,精準差異化推動是必要的。以粵東和粵西為例,港口和土地等發展資源不差,如果簡單以欠發達地區籠統看待,難以有效推動發展。事實上,粵東粵西粵北三地各自問題和稟賦也都不同。

  陳鴻宇也認為,借此,廣東才能通過非均衡發展的思路、戰略和佈局去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打破原有區劃界限,更有針對性、更有效、更有質量配置資源,甚至傾斜資源。各地地理、產業、城市、資源、市場等條件和優勢才能顯現,並在此基礎上合理匹配。“這樣可以避免造成粵東粵西沿海優勢沒有效發揮,粵北要兼顧發展和生態,包袱較重的情況”。

  強化“一核”引領帶動

  那麼,“一核一帶一區”格局怎麼構建?如何借此破解區域發展失衡?

  首先,上述會議明確強調,全省正確把握構建新格局與實施對口幫扶機製的關係,“珠三角對口幫扶粵東粵西粵北不但不能削弱,還要進一步鞏固加強提升”。

  此外,要強化“一核”引領帶動作用,要在轉型升級、創新驅動上下功夫,擔當好全省自主創新主陣地的重要職責,加快打造原始創新主要策源地和新興產業發展搖籃,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大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和總部經濟,推動產業疏解向功能性匹配轉變。

  換言之,珠三角地區經濟發達,人口密集,但環境承載能力相對較低,未來主要將依託廣州、深圳兩大城市推進核心區的協調統籌和深度一體化,走優化發展的路子。

  “‘一核’要與‘一帶’‘一區’有機聯動。”陳鴻宇表示,“一核一帶一區”構建將打造區域緊密協作的發展鏈條,形成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區域產業分工新格局。

  事實上,這已有案例,比如近期廣東省啟動第二批省實驗室,其中之一的南方海洋科學與工程廣東省實驗室,就採用廣州、珠海、湛江市同步建設推進的模式。

  此外,廣東針對“一帶”的部署也有直觀體現:重點打造粵東粵西沿海產業,與珠三角沿海地區串珠成鏈,形成沿海經濟帶。並且,從上述會議釋放的信息看,“一帶”受到高度重視,明確要強化產業發展主戰場地位,打造高水平產業集群,沿海地區要依託大項目、大園區,持續壯大產業規模,延伸提升產業鏈,構建世界級沿海產業帶。

  胡剛認為,粵東、粵西兩地大有發展空間,但畢竟發展基礎較為薄弱,未來必然離不開珠三角地區的產業、人才、市場和創新資源等方面的進一步輻射帶動。

  陳鴻宇說,廣東此番佈局中,“一帶”定位非常高,未來將伴隨著基礎設施、重大項目配置傾斜。一直以來,粵東粵西重點項目不多,也始終無法形成好產業鏈、創新鏈和價值鏈。未來,通過“一核”與“一帶”、“一區”有效聯動,才能為全省協調發展創造條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