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探天津武清樓市:落戶購房變遷引發“間歇性焦慮”
2019年01月17日23:03

  實探天津武清樓市:落戶購房變遷引發“間歇性焦慮”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王佳飛 每經編輯 陳夢妤

  作為京津城際高鐵的唯一經停站,在天津市武清區,房地產所處的第三產業一度佔據其全年固定資產投資逾六成。從最初的藍印戶口到如今的“海河英才”計劃,幾乎只有房地產產業的武清,在戶籍政策的牽引下,呈現出不同於其他環京區域的特徵。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探訪了武清的房地產市場。在武清高鐵站的出口,漫天的樓盤宣傳單被見縫插針地塞到乘客手中。形形色色的銷售人員看起來相安無事,但實際上競爭異常激烈,為了招攬意向客戶,彼此間甚至不惜“暗中拆台”。

  不過,他們通常都會有這兩個問題:“您來看房嗎?天津戶口辦下來了嗎?”人物畫像

  王寒,40來歲,內蒙古人,長期從事房產中介和天津戶口代辦的“老炮兒”。來武清之前,他在燕郊待了幾年。彼時,燕郊樓市風頭正勁。小學文化的他幻想過暴富,儘管未能如願,但“我當時買了三套,只要是前兩年在武清當銷售的,基本上都有幾套房子”。

  劉傑是一位年輕的90後,土生土長的武清人,從事房地產銷售才一年多。他的日常工作,便是從高鐵站附近獲客,然後開著他的東風商務車,把客戶帶給各樓盤的銷售人員。如果最後成交,他便能獲得一定提成。用他的話說,“一個月大概能成交一套房,月收入7000元左右”。

  始於藍印

  20分鍾,這是北京地鐵1號線從天安門東運行到國貿的用時,花同樣的時間就可以乘高鐵從北京到武清。

  很多人知道武清,是因為高鐵站口京津區域最大的奧特萊斯之一——佛羅倫斯小鎮。地處環渤海經濟區中心地帶、京津走廊中段的“價值窪地”武清,也是京津雙城生活的重要環節。

  戶口,是置業武清繞不開的話題。

  藍印戶口也叫藍印戶籍,是指對在投資、購買商品住宅或者被該城市的單位聘用的外省市人員,具備規定的條件,經公安機關批準登記後加蓋藍色印章表示戶籍關係的戶口憑證。

  不同於廣州和上海等地對藍印戶口的種種限製,天津市的政策是,持藍印戶口者享受天津市常住戶口同等待遇。武清被視為天津藍印戶口購房大本營,藍印戶口買房落戶幾乎成了武清最重要的產業。

  “我從藍印戶口開始做這一行。”王寒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那個時候在天津全款買房就能辦藍印戶口,子女就能在天津落戶上學了,一些高考大省的人就有很多來武清買房落戶的。武清楊村一中,是天津很有名的學校。”

  據Wind,受益於高鐵通行,2011年~2014年,武清土地成交共713宗,成交量一直保持高位。彼時,全國各地的高考移民都通過藍印戶口向這裏集中。直到今天,武清主要街道的汽車依然來自天南海北,其中以魯、豫、冀居多。

  據當時的媒體報導,由於高考移民和外地投資客的湧入,導致樓房空置率過高,武清一度呈現出“鬼城”態勢。剛需者寥寥無幾,更多的只是在藍印戶口下的擇校需求。

  甘陸是河南人,當年花30萬元在武清買房取得了藍印戶口。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買房就是為了讓子女在天津上學、高考,武清的房子我基本沒有住過,將來等孩子結婚了就把這套房子賣掉。”

  2014年,天津取消藍印戶口,當時有業內人士曾就此發表評論稱:“對於天津這樣一個城市來說,藍印戶口的取消基本就等同於起碼20%的客戶流失,對於武清這類區域基本就等同過半客戶消失。”

  藍印之後

  不過,武清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2015年,武清土地成交數量顯疲態,但由於需求旺盛,據易居2015年度天津房地產市場年報,武清當年的新房成交均價從2014年的6199元/平方米增加到了7640元/平方米。

  2016年,受降契稅政策和國家對樓市的利好因素影響,武清房價一路高歌,新房、二手房幾乎一天一價,保利、富力、遠洋等大型房企也在此時陸續進入武清。

  王寒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際上武清以前就是農村,也就是2000年撤縣成區之後才開始發展,如今區政府附近的一大片住宅,都是那之後慢慢起來的。”

  “2016年那會兒如果你來武清,進售樓處是需要預約的,否則銷售人員根本沒工夫接待,大批大批的人來武清買房,並且手裡提的都是現金。我接待的六成客戶都是北京的,基本上需要房票才能買到房。”回想起這段經曆,王寒略有些激動,“房票你知道吧,就是開發商在沒有正式賣房的時候提前出售樓盤給的票據。房票有多有少,高的20萬也有。”

  唯一的轉折發生在2017年3月。

  當月,《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一步深化我市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實施意見》公佈,其中對購房資格、信貸政策、價格管控、市場監管等作出了嚴格限定,一時間外部資金進入武清變得困難,對樓市的指導價格也變得嚴厲。2016年~2017年,武清的土地成交量持續低位運行。

  雖然限購政策頒布之後,武清的樓市均價有所下降,但總體還是在一個穩定運行的區間。用王寒的話說:“我們這裏畢竟是直轄市,和北三縣不同,沒有被炒得那麼高,也不會跌得那麼慘,只是沒有那麼火爆罷了,房票也消失了。”

  《2017年武清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武清全年完成地區生產總值1160.91億元。雖然同比下降9.4%,但武清全年固定資產投資仍然達到了1051.11億元,房地產所在的第三產業完成投資額占完成投資總額的63.6%,可謂重中之重。

  “那當時樓市那麼火,您買了嗎?”

  “我當時買了三套。”王寒毫無波瀾地回答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問題,但掩飾不住言語間的成就感,“那時候只要是在武清當銷售的,基本上都有幾套房子。”

  政策焦慮

  “海河英才”計劃再次令武清樓市泛起漣漪。

  2018年5月16日,天津正式公佈“海河英才”計劃,大幅降低人才落戶門檻。最初發出的“40歲本科生無條件落戶”條件,一度讓全國人民都以為是假新聞。

  據海河英才網,如果“無產權房,可在指定的公共服務機構的人才集體戶落戶並存檔”。

  2019年1月14日,武清區政府宣佈,2018年該區共辦理人才落戶13166人,引才人數位於全市前列。

  受益於“海河英才”計劃,2018年5月~8月,武清二手房房價節節攀升。“當時客戶都跟房主談好了2萬元/平方米,回家取完錢回來房主就坐地起價到2.3萬元/平方米。”劉傑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那幾個月漲得很厲害,不過現在二手房基本穩在2萬元/平方米。”

  “如果在天津沒有用於落戶的現房,那麼只能落為集體戶口,新房一般需要1~2年之後才能落戶。現在很多人會傾向於買現房,這就是武清一二手房價格倒掛的原因。誰也不知道政策什麼時候變,您如果上了天津的集體戶又著急落戶,那我建議您買二手房。”王寒直言。

  政策焦慮,是賣房人不斷向購房者渲染的氛圍。

  “現在買很划算。”劉傑向記者推薦的,是武清2018年10月以來集中入市的6個項目。據吉屋網,該區域地塊樓麵價在1.2萬元/平方米左右。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獲悉,該區域的6個樓盤在售均價約1.7萬元/平方米。

  另一方面,2018年9月,有媒體報導,武清消失了的房票又在遠洋紅熙郡出現,有的需要加價20萬元才能買到房。而據諸葛找房,2018年12月,武清新房可售面積達到223.7萬平方米,達到一年來最高值。2018年全年,武清土地成交數量現6年來首次增長,新房市場銷售額也呈現出攀升趨勢。

  從記者實探情況看,宣稱“距離北京最近”的首創新北京半島,除了交定金有團購價優惠外,“首付貸”亦再現江湖。

  後記

  返程已是晚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看到一片幾乎沒有亮燈的小區,劉傑說:“那是恒大的項目,已經交房了,主要是北京的投資客。”

  對於武清樓市已經熟稔的王寒說,準備把手頭的兩套房子置換成一套大的。

  甘陸的孩子即將結婚,趁著市場好,他已經把房子掛到網上了。

  (為保護受訪者,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本文來自於每經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