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的印刷革命何以改變中國近代史? | 專訪蘇精
2019年01月17日18:57

原標題:19世紀的印刷革命何以改變中國近代史? | 專訪蘇精

揭開19世紀中國印刷業的變革

新京報:早在北宋年間,畢昇(970-1051)便發明了泥活字印刷術,它在中國古代產生過怎樣的影響?活字印刷後來沒有流行,是否與漢字繁複多變的特點有關?古騰堡發明的金屬活字印刷術,是否有受到中國活字印刷術的啟發?

蘇精:畢昇的活字印刷術當然是劃時代的發明。不過,這種印刷術問世後,雖然陸續有人以各種材質的活字印刷,卻始終沒有成為中國印刷的主流技術,比活字先數百年出現的木刻雕版才是主流,雕版印刷的工資低廉、材料便宜、技術成熟、視覺美觀等都是主要原因,而中國活字幾乎都是逐字雕刻而成,製造技術不夠精細,印成的視覺效果也往往不如木刻。若要和西方拚音活字一樣以金屬鑄造,單是幾千個常用漢字已極為費時耗工,全部幾萬個漢字更不易,而且,我們還缺乏像西方那樣的鑄字技術。

古騰堡的活字印刷術有無受到中國活字印刷的啟發,長期以來是世人關注的問題。身為中國人,我當然也希望確有其事。但就我所知,一向只有情況證據(或間接證據),並沒有直接證據可以斷言古騰堡的發明確有中國因素在內。

新京報:19世紀,“鑄以代刻”的印刷技術革新,對近代中國的文化傳播和思想啟蒙產生了怎樣的影響?傳教士在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蘇精:西方活字印刷術取代中國傳統印刷術,原來只是圖書生產方法的改變,結果不但直接改變了中國的圖書文化,進而成為改變近代中國社會的一種工具因素。圖書文化包含生產技術、版式形製、書刊類型、出版傳播、閱讀利用和保存維護等環節,中國的圖書文化在19世紀時由於來自西方的技術衝擊而改變。

《鑄以代刻》,作者: 蘇精,出版社: 中華書局,2018年5月

例如,在生產技術方面,活字與石印取代了千年傳統木刻成為圖書印刷的主流;在版式形製方面,精裝和平裝的書取代了線裝書;在出版品的類型方面,圖書以外又出現了報紙雜誌等定期的刊物;在出版傳播方面,傳統上由政府官刻、個人家刻和商業性書坊坊刻三足鼎立的現象,轉變成商業經營一枝獨秀;在閱讀利用方面,過去圖書主要由少數讀書人擁有的情形,變成通俗而普及社會大眾的讀物;在保存維護方面,保存方式的改變如原來圖書平放架上、封面朝上,改變為直立架上、書背朝外。在這些彼此相關的環節中,印刷生產技術的改變是最早發生變化的環節,這是19世紀一些基督教傳教士費了數十年工夫推動的結果。

圖書文化的改變,進一步引起中國人傳播思想、接受知識信息模式的改變,傳播和接受的快速、普及、低廉和多樣性都是以往難以想像的,這些情形肯定引起中國社會各方面的劇變。

賣掉房子和藏書,以學術為生

新京報:你在知天命之年賣掉房子和藏書赴英留學,研究中文印刷變局,並手抄260萬字的傳教士檔案,以學術為誌業,為何會有這樣的決心?中文印刷變局的課題為何如此吸引你?

蘇精:當初決定賣掉一切去讀博士,老實說不是什麼以學術為誌業這樣崇高的理想,而是因為先前辭去工作讀了碩士學位以後,卻找不到工作,失業了半年左右,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孤注一擲的結果。

讀完博士後,在大學教書,又能繼續做研究,我很高興這是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窩”。幾年後升上教授,已經湊到可以退休的年資,自己覺得研究的興趣還是大於教書,就提前退休了,雖然退休金比在職時差很多,但是可以專心研究,而且這樣還能策勵自己繼續前進,否則收入變少,又沒有研究成果,豈不成為笑話?退休15年來,我出版了五種書,第六種也即將出版,這種情形大致符合自己退休時的盼望,我也樂在其中。

蘇精,英國倫敦大學圖書館系哲學博士,台灣雲林科技大學漢學資料整理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以基督教傳教士為主的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史。

關於中文印刷變局的課題,我本科學的是圖書館系,會讀到關於中國圖書形製的變化,後來又在圖書館工作多年,館內藏書中西式都有,讓我覺得中國的書從傳統形製改變為西式是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但看了不少相關的著作,發覺似乎都沒能說清楚其中的來龍去脈,這成為我心中多年的疑問,所以當我有機會深造讀書,很自然地就以這種改變作為研究的課題了。

潛心研究以傳教士為主體的文化交流活動

新京報:能否談談2018年的工作和生活情況?未來有何心願?

蘇精:2018年,我主要的研究工作是關於西方醫學傳入中國的過程,完成了一本名為《西醫來華十記》的書稿,包含十篇文章。從18世紀與19世紀之交英國東印度公司在中國傳播西醫的活動起,到20世紀初年為止,西醫以基督教傳教醫生為主大舉來華,這本書包含了一些個案研究,也講述了中國人對西醫的反應、接受及學習過程,預計2019年4月出版。

其次,這一年還進行了一些演講,參加了一些學術研討活動,涉及翻譯史、醫學史、教育史,以及印刷出版史,2018年內曾在日本大阪報告論文《關於羅伯聃的新史料》,在上海演講《仁濟醫院的創辦人雒頡》、在東京演講《美華書館二號(柏林)活字的起源與發展》、在武漢演講《清末傳教士檔案的史料價值》,以及在香港報告論文《馬禮遜與英華書院》等。

此後,我仍當以來華傳教士留下的龐大檔案作為主要史料,繼續研究以傳教士為主的近代中西各種文化交流活動。

作者:徐學勤

編輯:徐悅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