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達照射”事件:韓日相互指責漸升溫
2019年01月17日10:15

原標題:“雷達照射”事件:韓日相互指責漸升溫

參考消息網1月17日報導 日經中文網1月14日報導稱,自2018年12月20日發生韓國驅逐艦使用火控雷達照射日本巡邏機事件以來已經過去3周。但因為日韓各執一詞,雙方的同盟國美國又採取“靜觀”的態度,目前這一事件引發的爭端出現了長期化的跡象。

日韓對這次火控雷達事件的講解有諸多差異,兩國也先後各自公開相關視頻。先是日本公開了日英對照的雙語視頻,韓方隨即以韓英雙語視頻予以回應,而在7日韓國還在網上發佈了6國語言版本。

目前圍繞火控雷達事件日韓雙方主要有3個爭論點,分別是有沒有用雷達照射;日本巡邏機的飛行方式;日本巡邏機發出的提醒。

關於有沒有使用火控雷達照射的問題,日本的立場是確認巡邏機被火控雷達特有的電波多次照射。韓方則主張韓國驅逐艦“僅通過攝像頭進行了追蹤,並未發出電波”。

而關於日方巡邏機的飛行方式,韓方主張巡邏機採取了在本方驅逐艦上空低空飛行的“異常行動”,要求日方道歉。但日方則表示巡邏機一直保持在足夠高度距離的狀態下飛行。

最後,日方指出本方巡邏機使用3個無線電波段發出提醒,嚐試確認韓方雷達照射的意圖,但未獲回應。對此韓方的回覆則是“有雜音,沒有聽到”。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稱,日韓就這些爭論點爆發了一輪又一輪的口水戰,日本自民黨內也有人發出強硬聲音。在安保會議上,多位前任防長力促日本政府不能示弱,其中前防長小野寺五典的談話火藥味最濃。他指出:“如果這一問題有半點怠慢,就會造成政治失信,我們(日本)同韓方不能協議,應該是抗議。”

此外,也有人主張,把這一事件拿到國際機構或請美國來仲裁。例如,有自民黨議員說:“為了防止紛爭,必須將事態上奏聯合國安理會。”有人也建議:“向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或美國說明,讓美方去證實韓國的行為危險。”日本防衛省4日就通過統合幕僚監部向美國的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報告了狀況,但美方對仲裁卻持謹慎態度。

日本防長岩屋毅則預測了此事繼續升溫可能造成的影響:“日美韓防衛合作十分重要,日韓關係如果搞不好,是會直接影響到這一軍事框架。”

日本輿論認為,日韓關係目前處於建交後的曆史新低,除了慰安婦和對日勞工問題等曆史問題理不清,現在還多了一個“軍事謎團”。如果在火控雷達事件僵持,“日美韓”機製將遭受衝擊。

【延伸閱讀】海軍威懾怎麼玩?美艦隊多次嚇壞日本

近代以來的150年間,將海軍(特別是主力戰艦)作為和平時期的重要威懾手段,在列強外交中屢見不鮮,參考軍事頻道特此推出一組原創圖集,以饗讀者。

1853年7月,美國海軍準將佩里率艦隊駛入東京灣(當時稱江戶灣),要求與德川幕府談判“日本開國”事宜。因這些令日本人驚恐的蒸汽戰艦通體塗成黑色,故史稱“黑船事件”。圖為當時日本畫家繪製的黑船形象陰森可怖。

向幕府高官轉交美國總統的親筆信後,佩里艦隊離開,次年再次“訪問”日本。原想著繼續拖延時間的德川幕府,面對總排水量超6000噸、裝備艦炮近70門(8英吋以上大口徑火炮32門)的美軍鐵甲艦隊,也只好服軟認栽,在美國人的炮口下籤署了《神奈川條約》,並於1856年簽訂日美《通商條約》。

“佩里叩關”事件及其簽署的一系列條約,深刻地影響了東亞乃至整個亞太地區的曆史進程。因國門洞開而內外交困的幕府統治很快土崩瓦解,隨之興起的明治維新,使日本迅速走上“資本主義近代化+軍國主義”的對外擴張道路,在短短30年時間內就崛起為亞洲新興強國。

1894至1895年,日本挑起對華戰爭,使近代中國海軍建設遭受嚴重損失。但為挽救危局,1896年,晚清政府在巨額賠款壓力下仍艱難開啟海軍複興步伐,通過購買5艘英德巡洋艦,重新打造了以“五海”艦為骨幹與核心的海上力量。圖為中國“海容”號巡洋艦停泊在海參崴。

1899年3月2日,意大利派3艘軍艦赴中國東南地區活動,妄圖以武力“租借”浙江三門灣。圖為19世紀末意大利巡洋艦。

對此,中方態度強硬,一邊整頓海防,一邊於5月30日派海軍宿將葉祖珪率新購的“五海”巡洋艦和6艘驅逐艦進行威懾性巡航,迫使意大利於次日放棄無理要求,成功挫敗了後者的“炮艦外交”。圖為抵達紐約港的中國“海圻”號裝甲巡洋艦。

1905年,日本擊敗沙俄,進一步擴大了在遠東和太平洋地區的勢力範圍。面對這個新興列強咄咄逼人的擴張勢頭,深感自身利益遭受威脅的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於1907年派出一支由16艘新銳戰列艦和7艘驅逐艦組成、官兵達1.4萬的龐大艦隊,以“環遊世界”之名前往東方威懾日本。

為了讓這次行動更加“高調”和“招搖”,西奧多·羅斯福下令所有軍艦一律漆成華麗的白色塗裝,因此該艦隊又被稱作“大白艦隊”。前者從美國東海岸出發,沿大西洋一路南下,先後訪問了巴西、阿根廷,然後穿越麥哲倫海峽北上,經過智利、秘魯、墨西哥,抵達美國西海岸城市舊金山。

在舊金山休整2個月後,“大白艦隊”再次出發,沿途訪問新西蘭、澳州和菲律賓,於1908年10月下旬抵達日本橫濱港。美軍艦隊的雄壯陣容震撼了全日本,也迫使日本高層不得不收斂囂張氣焰,給予美方以最隆重的歡迎禮遇,並於4年後違心地在華盛頓會議上籤署了《限製海軍軍備條約》。

可以說,“大白艦隊”到訪在日本近現代史上的重要地位,絲毫不遜於50多年前的“佩里叩關”事件。不過,日本人並非真的歡迎這支來自大洋彼岸的異國艦隊,其內心對於揮舞海軍大棒的美國充滿了敵視與仇恨。圖為當時日本為歡迎“大白艦隊”發行的紀念封(或明信片)。

儘管美國用海軍威懾手段暫時遏製了日本爭霸亞太的野心,但隨著時間推移,到上世紀30年代後期《限製海軍軍備條約》即將到期時,美國與日本還是迅速掀起了一場互視對方為假想敵的海上軍備競賽,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全面爆發此刻也已進入倒計時。圖為前往東方執行對日戰略威懾任務的英國Z艦隊。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軍航母艦載機突襲美太平洋艦隊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而之前1個月,已日落西山的英國為警告日本,調遣“不屈”號航母(途中觸礁退出)、“威爾士親王”號戰列艦、“反擊”號戰列巡洋艦等組成Z艦隊,前往東亞海域武力示威。圖為描繪”威爾士親王“號遭日機攻擊的畫作。

結果,Z艦隊12月4日剛到新加坡,3天后就爆發了珍珠港事件。緊接著,日本陸海軍在很短時間內橫掃東南亞,並於1941年12月10日出動航空兵,僅用2個半小時就擊沉英軍2艘主力艦“威爾士親王”號和“反擊”號。在世界海軍史上,從戰略威懾工具變成戰爭犧牲品,這2艘英艦堪稱典型。圖為日方為慶祝勝利而發行的紀念封(或明信片)。

冷戰開始後,作為美國對外實施威懾行動的重要戰略工具,其海軍航母戰鬥群更是到處耀武揚威。圖為上世紀50年代,部署在東亞地區的美海軍第7艦隊。

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期間,時任美國總統甘迺迪向古巴周邊海域部署了龐大的海軍艦隊,以達到全面封鎖古巴和對蘇威懾之目的。圖為當時美國情報部門評估的部署在古巴的蘇聯導彈打擊範圍。

美海軍對古巴的全面封鎖和“隔離”行動,使蘇聯意識到美國對危機的高度關切,以及自身尚無能力與美在加勒比對抗的殘酷現實,從而被迫撤出部署在古巴的導彈。圖為當時執行海上封鎖任務的美航空母艦。

美國海軍在古巴導彈危機中的快速反應以及表現出的強大製海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啟發了日後蘇聯海軍的發展思路。圖為危機期間執行海上封鎖任務的美海軍“坎培拉”號巡洋艦。

1973年10月,以埃及和敘利亞為首的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發動第4次中東戰爭。這場規模空前的局部戰爭直接導致了分別支持阿以的蘇美海軍轉入海上對峙。圖為當時部署於地中海的美軍“福萊斯特”號航空母艦。

整個第4次中東戰爭期間,美蘇海軍都各自增加了在地中海部署的艦艇數量並提升戰備等級,同時針對敵方開展了廣泛的監視與偵察活動。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正是因為勢均力敵的2個超級大國出來”武力勸架“,阿以雙方才得以很快達成停火協議。圖為當時蘇聯海軍的“莫斯科”號直升機航空母艦。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蘇美海軍頭回在地中海對峙了。此前,美國第6艦隊和蘇聯地中海分艦隊就曾在1969年利比亞政變和1970年約旦危機期間互相採取威懾行動。圖為冷戰期間美軍部署在地中海的“休斯頓”號戰略導彈核潛艇。

上世紀80年代兩伊戰爭後期,伊拉克和伊朗競相發動“襲船戰”,嚴重威脅了作為世界重要能源輸出地的海灣航運安全。為此,美國海軍再次被用作海上護航與威懾工具。圖為曾在海灣地區參與護航任務的美軍“企業”號航空母艦。

為應對海灣地區的緊張局勢,1987年6月30日,美國總統里根下令從當年7月中旬起開始為科威特油輪護航。為此,美國組建了“中東聯合特遣部隊司令部”,下轄一支由航空母艦、巡洋艦、驅逐艦和核潛艇等50艘艦艇、150餘架作戰飛機組成的龐大海空編隊。圖為參與海灣護航任務的美海軍“文森斯”號巡洋艦。

海灣行動期間,美國海軍執行了護航、巡邏、威懾等多項任務,並針對伊朗在海灣佈雷和襲擊民船的行為實施了代號“螳螂行動”的報復性軍事打擊行動。圖為當時遭伊拉克空軍誤擊的美海軍“斯塔克”號護衛艦。

(2017-01-12 09:36:00)

【延伸閱讀】威懾日本:俄岸艦導彈可打北海道全境

據俄國防部11月25日宣佈,俄軍已在位於南千島群島(日稱北方四島)中的國後島和擇捉島上部署了“舞會-E”和“棱堡”P岸艦導彈系統,稱將有助於加強對當地海軍基地和沿岸基礎設施的保護,打消日本企圖以經濟合作換領土的幻想。實際這兩種導彈除用於防衛作用外,還有很強的威懾能力,本期就此解讀。圖為俄軍“舞會E”系統試射岸艦導彈。

首先來看“舞會-E”機動式岸艦導彈系統,該系統由俄莫斯科機械製造設計局於20世紀90年代末研發,2011年正式投入服役,主要用於保護沿海要點地區、海軍基地等要害目標。一套“舞會-E”系統,包含4輛八聯裝導彈發射車(共32枚導彈),可在3秒內完成一次火力齊射。其防禦範圍可覆蓋350公里長的海岸線。

Kh-35“天王星”(北約代號SS-N-25)反艦導彈是“舞會-E”系統的“利劍”,準確講,該系統使用的是Kh-35岸艦型3K60。Kh-35由俄新星設計局於20世紀80年代研發,2003年服役。該型導彈氣動外形與美“魚叉”導彈十分相似,彈長3.85米,彈徑0.4米,搭載一台渦扇發動機,尾部配有火箭助推器,最大飛行速度0.8馬赫,最大射程130千米,配有145千克高爆戰鬥部,可擊沉5000噸級的大型戰艦。

Kh-35反艦導彈(岸艦型)尾部助推器特寫。

雖然俄軍在表面上宣稱在國後島和擇捉島部署“舞會-E”主要用於防衛,但從這張“舞會-E”導彈系統的射程覆蓋示意圖可看出,該系統除可在戰時封鎖根室海峽等水道外,還具備對陸攻擊能力,其130千米的射程可覆蓋包括日本北海道的網走和釧路兩座城市在內的沿海地區。

圖為“舞會-E”導彈發射車試射“天王星”反艦導彈。

如果說“舞會-E”只具備戰術級威懾,那麼俄軍部署的另一種“堡壘P”導彈系統就具備一定的戰略威懾能力了。K-300P“堡壘P”是於2015年進入俄軍服役的最新一代機動式岸艦導彈系統,可防禦600千米長的海岸線,一套系統含4輛雙聯發射車(共8枚導彈),部署發射時間僅需5分鍾,其配備的是P-800“縞瑪瑙”超音速遠程巡航導彈,最大飛行速度2.5馬赫,對海最大射程350千米,可攜帶250千克半穿甲高爆戰鬥部,可攻擊航母級別的大型戰艦。

圖為“堡壘-P”岸艦導彈系統作戰示意圖。可見除通過陸基雷達探測外,該系統還可借助直升機或友軍水面戰艦提供目標數據中繼。

據俄羅斯衛星網2016年11月16日報導,俄軍當天首次使用“棱堡”P岸基導彈系統對位於敘利亞內陸的反對派目標實施精確打擊。這也是該導彈系統誕生之後的首次實戰。圖為俄軍“棱堡”P發射車在敘利亞發射“縞瑪瑙”超音速反艦導彈視頻截圖。

除岸防外,“堡壘P”也具備對陸攻擊能力,而且對陸目標的攻擊射程可達450千米。如圖所示,如果俄軍“堡壘P”從國後島的泊港發射”縞瑪瑙“導彈,其射程可覆蓋包括日本北海道的行政中樞劄幌在內的大部分地區,而且由於該導彈可以2.5馬赫超音速突防,日方的防空雷達僅有極短的預警時間,幾乎很難攔截。外軍專家認為,該系統對日威懾力,不亞於俄軍戰略轟炸機。

圖為2016年11月,俄軍“堡壘P”系統在敘利亞發射“縞瑪瑙”超音速巡航導彈打擊內陸目標動態圖。

圖為外國專業軍迷製作的“舞會-E”岸艦導彈系統構成圖。

圖為“舞會-E”野戰部署狀態,可見近處的2輛導彈發射車和遠處的指揮車。

“舞會-E”發射車試射“天王星”反艦導彈資料圖之一。

圖為沿岸部署的“舞會-E”導彈發射車。

“舞會-E”發射車試射“天王星”反艦導彈資料圖之二。

圖為已部署到國後島上的“舞會-E”導彈發射車。

圖為已進入發射狀態的“舞會-E”導彈發射車。

(2016-12-16 08:34: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