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和高通在美打官司 為什麼要華為和聯想出庭?
2019年01月17日17:06

  原標題:蘋果和高通在美國打官司,為什麼要華為和聯想出庭

  兩個美國公司在美國的專利大戰,庭審現場出現了中國的手機公司。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蘋果首席訴訟律師:高通要想贏得訴訟非常困難

  美國當地時間1月11日,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下稱FTC)指控高通涉嫌損害智能手機及其零部件行業競爭一案開庭審理。在這次審理中,中國的華為公司和聯想公司出庭作證,蘋果也出庭作證。

  蘋果公司首席訴訟律師Noreen Krall接受國是直通車記者專訪表示,蘋果和高通在專利授權方面主要存在三個分歧:一是高通公司雙重收費,既收取芯片費用,也收取授權費用;二是“無授權,無芯片”,如果不為授權付費,高通將不提供芯片;三是高通公司授權費按照手機整機百分點收費,而智能手機中的許多創新與高通的通信芯片沒有關係。

  眾所周知,高通持有眾多移動通信標準必要專利,且是全球最大的基帶芯片生產廠商之一。高通公司在相關國家的通信標準必要專利許可市場及全球基帶芯片市場具有市場支配地位。其中,高通公司持有大量與3G(WCDMA和CDMA2000)及4G(LTE)無線通信標準相關標準必要專利,而專利許可也是高通最重要的商業模式和收入來源。

  由於高通的很多專利都是生產智能手機繞不開的,因此幾乎所有的手機生產商都需要向高通繳納專利授權費。在業界,這項費用被人稱為“高通稅”。

  “高通的授權費是非常不公平的,高通利用了在芯片市場的支配地位,收取了比別家高得多,遠高於競爭者的這個專利授權費”,Noreen表示。

  對於“公司必須先獲得高通公司的專利許可才能銷售芯片”的做法,據報導,高通首席執行長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在庭審上表示,這種做法是為整個行業做事情的最好方式。因為高通的專利許可涵蓋了手機可能使用的更多技術,而不僅僅是該公司調製解調器芯片中的技術。而芯片並沒有涵蓋所有的知識產權。

  該案由美國FTC在2017年發起,主要是起訴高通涉嫌損害智能手機及其零部件行業。目前庭審目前正在加州進行。16日,FTC已經完成了它的這方面的證據的提交,整個審理將於2月1日結束,之後幾週內將做出裁決。

  “這些證據是非常強有力的,高通想要贏得這場訴訟非常困難”,Noreen表示。

  華為聯想在庭審上說了啥?

  現場播放的華為和聯想錄製的證詞中,兩家公司解釋了高通是如何通過威脅阻斷芯片供應來強迫這些公司與其簽署專利授權協議的。

  在證詞中,聯想知識產權副總裁Ira Blumberg表示,當聯想希望結束與高通的授權時,高通的回覆是,如果沒有授權,將不出售芯片。與諾基亞、愛立信、英特爾等專利持有公司相比,高通的授權費率非常高。

  華為法務總監於南芬稱,他們(高通)說,如果我們不延長CDMA授權,他們將停止供應芯片,這將中斷華為的業務。華為與高通簽署了 不公平的條款“non-FRAND” ,但是“我們沒有選擇”。

  2015年,中國國家發改委裁定高通濫用壟斷地位:一是收取不公平的高價專利許可費;二是沒有正當理由搭售非無線通信標準必要專利許可;三是在基帶芯片銷售中附加不合理條件。

  在此次發改委的反壟斷調查中,發改委對高通處以60.88億元人民幣罰款,相當於2013年度高通在中國市場銷售額8%。這意味著,2013年,高通在中國市場的銷售達到了761億元人民幣。公開財報顯示,2017財年,高通全球營收223億美元,來自中國市場的收入近150億美元,占高通當年總收入的65%。

  據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豔輝向國是直通車介紹,在此次反壟斷調查之後,高通對中國手機廠商收取的授權費比例從5%降到3.65%,收費基數為整機批發淨售價的65%。

  截止2016年12月31日,包括華為、中興、聯想、小米、魅族、vivo、金立、OPPO等在內的所有國產手機廠商廠商已相繼與高通重新達成專利許可合作。

  高通的專利授權收費方式對中國手機企業影響重大。

  2017年,中國生產了19億部手機。2018年1-11月,手機產量同比下降2.4%,但仍然高達18.5億部。

  對中國手機企業而言,高通的專利授權費是一筆不小的“負擔”。根據市場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在2017年公佈的2016年全球智能手機利潤情況來看,華為淨利潤率約為3.2%左右,OPPO、VIVI等也大致相同。

  北京大學教授、反壟斷學者盛傑民對記者表示,發改委對高通的反壟斷調查雖然使高通做出了讓步,例如不能要求反向授權,按照整機批發價格65%收取授權費等,但對高通“雙重收費”“無授權,無芯片”的商業模式依然無法撼動。

  目前,全球正處於5G商業化前夕,蘋果和高通之間的專利大戰也迎來了一個微妙的時間節點。如果高通的商業模式被撼動,那麼手機廠商有望在5G時代獲益。尤其是此次“帶頭大哥”蘋果的加入,情況或許不一樣。

  Noreen表示,行業當中,眾多的公司都會出庭作證,包括愛立信、英特爾、摩托羅拉、聯想、華為、三星、聯發科、索尼、和碩、緯創和黑莓等。而蘋果也是該案的做證者之一。

  “高通稅”未來會怎樣?

  蘋果首席運營官傑夫威廉姆斯表示,自從公司 2017 年對高通提出起訴後,蘋果曾提出讓高通為其 2018 年款iPhone提供芯片,但是遭到對方拒絕。無奈之下,蘋果只好選擇英特爾。

  此前,高通公司向每部蘋果手機收取7.5美元授權費,但自2017年起,高通公司又按照整機比例向蘋果收費,遠高於7.5美元。2017年,蘋果公司選擇英特爾提供CPU和基帶芯片,高通出局。

  目前,高通在全球發起多個關於蘋果侵權的訴訟,希望蘋果重回談判桌,但蘋果堅持不會向高通的商業模式妥協。

  在德國,本週二德國曼海姆法院在最初的口頭裁決中駁回了高通的訴訟,稱蘋果在其智能手機上安裝該公司的芯片並未侵犯它的專利。

  在中國,高通向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蘋果對三項軟件的侵權,福州法院向蘋果發出針對相關型號的訴中臨時禁令。目前,蘋果公司向福州法院提交了新的證據,證明蘋果相關型號手機的合規性。而高通公司則申請強製執行該判決。

  目前,高通在中國向蘋果發起24起侵權訴訟,但均為非蜂窩技術專利。

  盛傑民表示,不可否認,高通公司的基帶芯片對通信行業做出了很大貢獻,應保護技術創新。但企業不應因擁有技術創新而濫用市場主導地位,如對整機收費的模式,未來5G時代,汽車也會成為終端,對整機收費顯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應在鼓勵創新和維持市場公平競爭方面做出平衡。

  盛傑民認為,美國法院的裁決,也將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蘋果訴高通的案件產生一定影響。

  例如,2015年中國對高通濫用壟斷地位做出處罰後,2017年,韓國對高通在韓國市場濫用其市場主導地位處罰1.03萬億韓元罰款,並要求其改變授權行為。2018年1月,歐盟委員會對高通開出9.97億歐元罰單。

  Noreen表示,法庭可能會判定,高通和華為、小米、OPPO、vivo 等廠商談判的授權協議是在高通不公正使用它市場地位前提下作出的。如果中國廠商希望,法庭也可以要求高通和這些廠商重新就協議進行談判。

  蘇州大學法學院教授李小偉認為,FTC和高通一案對中國手機製造商有重要的指導意義。如果高通打輸官司,這就做實了“高通稅”,它的商業模式就難以持續。“這有利於提升中國廣大手機製造商的議價能力,造福中國消費者。”

  但是,即使高通輸了官司,所產生的影響,也存在不確定性。

  王豔輝認為,即使高通輸掉官司,新的授權模式不一定價格更低。如未來不按照整機收費,而是收取固定費用,也不一定會更便宜。這取決於雙方的博弈。目前,蘋果完全採用英特爾的基帶芯片,增加了博弈的籌碼。

  其次,即使做出高通敗訴裁決,高通仍可通過上訴延長最終裁決的時間,而且與手機製造商的談判也需要時間。2019年是手機廠商推出5G手機的關鍵時間窗口,由於英特爾5G基帶芯片的推出將晚於高通,這也會造成蘋果的競爭劣勢。(劉育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