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案遭否後再看英國脫歐:沒協議,沒希望,沒頭緒,沒信心
2019年01月17日21:52

原標題:草案遭否後再看英國脫歐:沒協議,沒希望,沒頭緒,沒信心

“202票支持(脫歐協議),432票反對。”當電視直播中傳來英國議會議長宣讀最終投票結果的聲音時,在國會廣場的寒風中等候許久的脫歐支持者們爆發出一陣巨大的歡呼聲。

當地時間1月15日晚,英國下議院徹底否決了此前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草案。儘管各方事前已經預計到草案獲通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最終差距之懸殊幾乎超出所有觀察家的預料——這是英國近代史上首相在下議院遭遇的最大慘敗之一,也使得英國脫歐之路再次陷入僵局。

英國媒體《每日鏡報》16日頭版四行特大號的黑底白字或許表達了許多英國人此刻的感受:“沒有協議,沒有希望,沒有頭緒,沒有信心!”

“目前英國社會整體局勢就是兩極分化,一半一半,誰也說服不了誰,從老百姓、媒體到議會,都是如此。”在倫敦居住了近20年的英國華人何宇邦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註定失敗的投票

上世紀90年代就到英國留學讀書的何宇邦十幾年來一直在英國生活、工作。2013年到2015年,他在英國駐魯塞爾歐盟總部的代表團工作。在歐盟工作期間的經曆,不僅讓他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歐洲國家的朋友,也讓他對歐洲一體化、英國在歐洲的位置有了更直觀和清楚的認識。

“對於脫歐的態度我始終沒有變過,最初我就是反對的,今天也仍然是這個態度。”何宇邦告訴澎湃新聞。他也坦言,這一立場同他在歐盟和律所的工作經曆有著緊密的關係。

“我可能比一般英國人對歐盟議事規則和英國脫歐的可選方案瞭解得多一點,英國目前在歐盟內部是拿到特權最多的國家,而且在歐洲理事會和歐委會都有的強大話語權。如果離開歐盟但還想留在自貿區的話,任何一個可選項都遠沒有現狀好。但脫歐派一直以來鼓吹的就是一套‘魚與熊掌可以兼得’的荒唐理論。”何宇邦說,“另外一點,我認為未來的世界是一個越發全球化的世界,國家間的合作只會更緊密,脫歐違反大趨勢。”

兩年多前,大多數持有和何宇邦類似想法的、生活在英國大都市的人們被公投的結果所震驚。2016年6月23日,英國脫歐派以51.89%對48.11%的微弱多數優勢,在脫歐公投中勝出。

在何宇邦看來,支持脫歐的人主要分成兩類。一類是英國藍領工人階級,他們主要的不滿是所謂的移民問題。“當他們看到那些非技術工種(體力勞動)工作機會被來自東歐等國家來的人搶走了,且由於歐盟的無國界和人員自由流動的規定,英國沒有辦法阻攔這些國家的人來英國工作——這就導致了他們想要離開歐盟的決心。”何宇邦分析道。

第二類人,則是一些比較“老派”的英國人。他們還有著上世紀大英帝國的情懷,依然覺得英國是一個全球性的領導國家。因此脫離歐盟後,英國可以發展得更好。

“對於這些人來說,大英帝國的‘昔日榮耀’還在他們的腦海中,所以當他們看到其他歐洲國家對英國指手劃腳就會很不滿,覺得很多事情都是歐盟(德國、法國)在做決定,認為英國的主權被侵犯了。基於這樣的一個立場,他們投了脫歐的票。”何宇邦說。

這樣的分析在對2016年公投選票的選區情況的分析中也得到了印證。一般而言,在藍領工人和年齡比較大的老人占多數的地區,一般都支持脫歐;而大城市的知識分子則大多投了留歐的票。

在何宇邦看來,15日關於脫歐草案的投票是梅政府一次註定失敗的“賭博”。

“大多數的英國民眾選擇離開歐盟,然而不幸的是,國會的大多數議員並不想離開。”梅首相所在的保守黨印度裔女議員薩利亞·布拉弗曼(Suella Braverman )說。

在15日的投票結果公佈後,英國《衛報》在網站首頁推出了一部10分鍾的短紀錄片,追蹤記錄了包括布拉弗曼在內的幾名雖來自不同黨派,但均反對現有脫歐協議的議員在投票前的心路曆程。

布拉弗曼曾擔任梅政府的脫歐部事務部次長,然而在11月,因為對梅首相的脫歐協議不滿,包括薩莉亞在內的五名政府要員集體宣佈辭職。在15日的投票中,她對自己曾親自參與製定的脫歐協議投下了反對票。

像布拉弗曼這樣的議員和她所代表的民眾之所以不能妥協的原因,《紐約時報》將其概括為:儘管英國要支付500億美元的脫歐費用,但它仍將受到許多歐盟規定的約束,而且在製定這些規定時沒有任何發言權。這激怒了強硬的脫歐陣營,他們認為這會有損於英國的國家主權。

“我是一名在保守黨超過20年的忠誠保守黨議員,但是我不得不對這份協議投反對票,因為這是一份無法接受的協議。”布拉弗曼說。

愈加對立的民意

對15日的投票結果最感到高興的,或許是那些支持脫歐的英國民眾。

“我們需要一個真正相信英國脫歐的領導人帶領我們走出歐盟”——《每日電訊報》16日的報導將一名支持脫歐的讀者留言做成標題,放在網站醒目的位置上。另一名脫歐支持者甚至向梅首相建議關閉議會,直到3月29日的脫歐生效日期。

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街訪時,一名脫歐支持者對梅首相的脫歐協議被否決表示滿意。“對我來說這太棒了,這是邁向自由的第二步。”他說。

在南威爾士,一名脫歐支持者和留歐支持者更是直接在BBC記者面前針鋒相對地“互懟”起來。

“2016年公投是‘決定性的’,英國不得不離開歐盟,這是民主,我們已做出了決定。我們已經給了歐盟40年的時間解決問題,而他們沒有任何改進。”脫歐支持者稱。

留歐支持者則反駁稱“完全不同意”。他指出當地社區從歐盟獲益良多,然後聲稱另一次公投是唯一的選擇。

“這就像讓火雞在聖誕節投票一樣不可思議。”脫歐支持者笑稱,“這個國家打贏了一場世界大戰,並從廢墟中重新崛起。英國有技術、能力和人才,我們不需要歐洲。”他情緒激動地強調。

儘管2016年的公投結果顯示出的分裂讓許多英國人感到震驚,但更讓許多人感到沮喪的是,在過去兩年多時間里,這種分裂並沒有得到任何改觀。

“據我所知,改變了原先立場的人一個也沒有。”何宇邦說。

何宇邦還表示,即使改變立場了,大部分人也不會說。“人們很難會承認,自己一開始這麼堅定的信念之後會改變。所以即使改變了,也不會告訴別人。”

在何宇邦看來,唯一有可能改變的,是那些一開始就沒有太認真去思考,只是隨性地投所謂“抗議性”票的人(即覺得自己的投票對最後選舉結果不會產生影響,但是要投上反對票來表示對某件事情不滿)。何宇邦的一位在歐盟的英國同事就屬此例,“但是這樣的人究竟有多少,很難去計算。”

無人可知的未來

在議會否決脫歐草案的次日,超過170名英國工商界領袖聯名呼籲舉行第二次公投。然而,第二次公投很難稱得上是解決問題的成熟辦法。

“現在的問題是,任何一個方案都不能獲得足夠多的支持。”《紐約時報》分析稱。

從2016年公投至今兩年多時間里,英國政壇動盪連連伏,不僅換了一個首相,政府高官更是如走馬燈般不斷更替,保守黨和在野黨還分別對首相發動了一次不信任投票。儘管特雷莎·梅至今仍幸運地保住首相一職,然而幾乎沒有人能說出,她將如何帶領英國走出目前的僵局。

在何宇邦看來,與政府的焦慮不安和極度不穩定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英國社會目前尚算穩定。但他強調,未來仍充滿許多不確定性。

“目前脫歐對工作生活上的影響還不是很大。最大的變化應該是在脫歐之後才會出現,因為在脫歐之前,所有的法規條例都還沒有改變,還是按照之前的這套東西在運作。只不過大家人心惶惶,每天大家都在探討這個事情。”何宇邦說。

據他介紹,目前英國很多大型企業的一些投資計劃暫停。由於預測脫歐後房價會跌,很多人都在觀望。

“脫歐之後肯定會有變化和影響,比如說我再想去歐盟工作就不可能了。但是對大部分人來講,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因為和歐洲想來英國工作的人比起來,英國想去歐洲工作的人肯定還是少數。”他說道。

此外,脫歐對英國社會的潛在影響不可避免。如對一些退休後打算去歐洲南部一些國家養老的英國人來說,想法很可能會更難實現,因為他們在這些國家享受養老、醫保的權利可能會受到影響。

而在現實的劇本里,脫歐與留歐的支持者們仍在各執一詞。支持脫歐的一方依舊大力鼓吹應該盡快脫歐,甚至在無協議的情況下“硬脫歐”;而留歐的支持者們還在繼續爭取一切可能留下,包括爭取再次舉行公投。

梅首相被議會要求在21日之前再提交一個新的協議,然而考慮到如此短暫的時間,幾乎沒有什麼人認為新的協議會獲得通過。

何宇邦認為,15日的投票結果後,脫歐必然要延期,因為議會絕大部分議員已經明確表示不能接受無協議硬脫歐。梅的脫歐協議需要經過大修改和多方協調,才有一線機會被議會通過——但這不是在3月29日之前可以實現的。根據已生效的《退出歐盟法案》,英國應在2019年3月29日23時退出歐盟。

一名在法國常住的英國女性14日發推特稱,自己接到了英國政府發來的提醒郵件。郵件中寫道,一旦發生“無協議脫歐”,在歐盟境內居住的英國公民所持英國駕照將不再被當地交通部門認可。

“我猜這是英國政府有意發給我們的威脅信息。”她如此寫道,“政府想以這樣的方式告訴我們:‘要是不支持我們的脫歐協議,最後造成硬脫歐的話就會帶來這樣的結果。’”

“然而接下去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何宇邦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