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在俄儲備資產占比銳減 去美元似漸成國際潮流
2019年01月17日06:39

  原標題:“去美元化”,一個國際性潮流?

  [環球時報綜合報導]俄羅斯在“去美元化”的路上越走越遠?幾天前,俄羅斯央行公佈的最新一期季報顯示,去年3月到6月,美元在俄儲備資產中的占比從43.7%銳減至21.9%。過去幾年,去美元化的消息和舉措不時從俄羅斯傳出,但俄羅斯並非孤例,一些飽受美國製裁之苦的國家,主要石油產出國,甚至美國的盟友也動作頻頻。特別是去年底,歐盟發佈藍圖草案,決定創建繞過美元的新支付渠道機製——一旦實現,它本身就將是全球最大的一個“去美元聯盟”。去美元化近年來似乎漸成一股國際潮流。猶記得,11年前的金融危機後,“拋棄美元”的呼聲從一些“敢言”的政治領導人口中說出,如今這樣響亮的聲音雖然不多,但相關趨勢卻在形成。世界離開美元的時間到了嗎?客觀而言,美元的霸主地位仍無撼動者,但它受到的挑戰比以往多了很多。“美元或將在10年內喪失其高高在上的地位。”有美國學者預測稱。

  叫板美元,歐盟有沒有動真格?

  “去美元化,歐元未來的重點任務!”今年是歐元誕生20週年,德國《焦點》週刊15日回顧歐元發展曆程,稱成員國從最早的11個增加到19個,歐元區經濟規模擴張了72%,但歐元過去20年並沒有挑戰美元的地位。“歐盟未來要進一步強化歐元的國際角色。目前,歐盟、俄羅斯和中國等正聯手讓國際貨幣更多元化。”

  就在一個多月前,歐盟被認為走上了挑戰美元的快車道。去年12月5日,歐盟公佈一份旨在提高歐元地位的計劃草案,要求各成員國在能源、大宗商品、飛機製造等“戰略性行業”增加使用歐元,並鼓勵發展歐盟支付系統。12月10日,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宣佈,歐盟將在幾週內創建一種新的支付渠道——“特殊目的工具”(SPV)機製。前不久,莫蓋里尼在博客上稱,2019年將繼續推進SPV。

  打造獨立於美國的支付系統,歐盟這個心思早已有之。去年11月,受美國重啟對伊朗製裁刺激,當月歐盟官員就提議建立SPV。SPV主要是用來規避美元結算體系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該機構由美國主導,總部位於比利時,與全球1.1萬家金融機構聯網。過去曾發生過不少案例,讓歐盟各國特別是法、德決心擺脫美國控製。

  據丹麥媒體報導,2012年,美國政府曾設法沒收一名丹麥商人轉移至一家德國銀行的資金,因為這些錢用於購買一批被美國列入製裁的古巴雪茄。由於是以美元交易,華盛頓可以為所欲為地阻止任何交易。同樣,法國第三大銀行興業銀行去年11月被迫向美國支付13.4億美元的罰款,這一數字是對違反美國製裁規定的銀行所開出的曆史第二高罰單。歐洲銀行不得不認領,否則有被美國隨時限製結算業務的可能。

  “歐盟開發這一獨立的體系,原則上可以免疫於美國製裁,”漢堡國際政治學者佩納·哈拉爾德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如果建成,歐盟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去美元聯盟”,有利於歐盟在國際秩序中獨立於美國。但歐盟這一規劃面臨很多障礙。

  因擔憂美國報復,一些歐洲國家仍猶豫不決,目前尚無國家主動提出SPV機製總部的選址。歐盟輪值主席國奧地利已拒絕這一要求,比利時與盧森堡表現出高度保留的態度。不過,盧森堡被視為SPV總部最佳之地。盧森堡在金融危機期間曾有成立類似機製的經驗。此外,歐洲數家銀行在2012-2016年伊朗被SWIFT禁止交易期間,建立過“特設信息系統”與伊朗金融機構保持關係。

  企業是否願意參與也是關鍵。一家德國汽車製造商的高管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即使可以規避美國製裁,但華盛頓會在美國國內等著“收拾”歐洲公司,要知道美國市場是伊朗市場的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眼下,包括道達爾、馬士基、標誌、大眾等知名公司,已紛紛撤出或凍結伊朗生意。

  中國外彙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對《環球時報》記者直言,儘管歐元自面世之後一直尋求與美元抗衡,擺脫受製於美元的境況,但現實情況是歐元的向心力正在離散,前景不明。她認為,歐盟一些所謂去美元化表態,只是對美元牴觸情緒的一種宣泄,在越來越多歐洲企業國際結算傾向於美元的情況下,歐盟的一些措施並不現實。

  不過,哈拉爾德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歐元在1999年啟動後立即成為官方儲備、收付款和國際金融交易方面的世界第二大貨幣。過去,歐盟在政治與軍事上依賴美國,加上英國的阻礙,歐元沒有機會挑戰美元,但特朗普上台後,跨大西洋關係加速分裂,加上貿易戰、英國脫歐等背景,歐盟為了生存,不得不動真格,加快去美元化步伐。

  “全球貨幣版圖發生變化”

  在哈拉爾德看來,歐盟建立新的支付機製,將發揮“外溢效應”,給其他國家以動力,從而形成一個對抗美元霸主地位的“朋友圈”。而俄羅斯無疑是這個朋友圈中比較顯眼的一位,俄央行公佈的最新一期季報是最新佐證。

  俄羅斯《生意人報》稱,從俄央行資產的地理分佈來看,變化尤為明顯,僅一年間,美國所占比重就從32.5%急跌至9.6%,中國自0.1%飆升到11.7%,日本從1.7%到7%,法國從12.7%到15.5%,德國從10.4%到12.7%。文章稱,“俄央行恪守普京政府去美元化的政策”。

  俄羅斯外經貿銀行總裁科斯金曾提出多項“去美元化”措施,比如進行貿易結算時加快從美元向其他貨幣過渡;必須讓俄羅斯最大的一些企業註冊地址由海外轉移回本土,歐元債券主要放在俄羅斯平台進行交易;所有基金市場的參與者要進行許可認證等。去年7月他將這些措施提交給總統普京,後者整體上給予支持。

  俄金融界不少人士是科斯金去美元化措施的擁躉。在這樣的背景下,俄對外經濟交往出現了一些“範例”。去年11月,俄副總理鮑里索夫發表聲明稱,莫斯科出售給印度的S-400防空導彈用盧布交易。在美國對安卡拉進行製裁後,俄羅斯跟土耳其進行的類似交易也達成去美元化協議。目前俄羅斯一些大石油公司都已請求國外合作夥伴轉用歐元交易,美元在借貸市場也開始被排斥。去年底,俄羅斯公司進行了三筆總額相當於16億美元的債券發行,分別以歐元、人民幣和盧布計價。

  除了俄羅斯,還有一些國家在積極佈局去美元化。今年初,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宣佈與國際夥伴開展“非美元”經貿往來的計劃,此後又宣佈正準備利用本國貨幣與中、俄、烏克蘭等國開展貿易。去年8月,在土耳其經濟經受打擊時,卡塔爾和土耳其簽署了貨幣互換協議。

  一些石油生產大國的表現更突出。因再次成為製裁目標,伊朗與印度簽署通過盧比開展石油出口的協議,與伊拉克開展易貨貿易,兩伊還計劃使用伊拉克貨幣開展交易。委內瑞拉早就向全球石油國建議拋棄美元。去年上半年,安哥拉宣佈放棄多年的錨定美元,尼日利亞與中國簽訂貨幣互換協議。去年10月,中日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後,《日經亞洲評論》稱,亞洲應將大量石油貿易向人民幣和日元過渡。

  有兩個國家向美元“叫板”頗讓人意外。去年秋天,越南國家銀行允許對外經濟活動的參與者與中國銀行方面交易時使用人民幣。而印度通過支付俄貨幣盧布購買S-400防空導彈系統,還使用本國貨幣盧比購買伊朗石油。去年12月,印度和阿聯酋簽署貨幣互換協議。“越南和印度都公開叫板美元了,‘拋棄’美元之火或在全球進一步蔓延,”日本經濟新聞評論道。

  此外,印尼、馬來西亞、泰國2017年底宣佈開展本幣化交易,以規避美元利差風險;德國和法國已將人民幣納入外彙儲備……有統計稱,至少有20個國家用一種或多種方法“叫停”美元。

  “美國咄咄逼人的貿易政策和華盛頓對其對手施加的各種經濟製裁,已經引發全球貨幣版圖發生變化,導致一些國家正從美元體系下退出,”去年11月,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專家米哈烏·羅曼諾夫斯基在耶魯全球在線上撰文稱,“去美元化”現象與如今流行的多極化世界說法相一致,擁有巨大國際影響力的俄中等國正在引領該進程,包括伊朗、土耳其和歐洲主要國家在內的其他各方也並未被落下太遠。當時,歐盟還未提出針對美元的藍圖草案。

  普京:是美元在“拋棄”我們

  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美元給美國帶來了無限資源。英國廣播公司曾描述說:“我們生活的世界對美國沒有絲毫監管,當世界其他國家需要美元時,美國只需要去印鈔票即可;而當美國想賴掉高額外債時,還可以通過不斷讓美元貶值來實現。”

  2000年至2008年間,拉美、歐洲和亞洲的一些經濟體曾盛行去美元化。2008年金融危機更是令美元的“劣跡”在全世界面前露底,“拋棄美元”的呼聲響亮,但接下來幾年該趨勢陷入停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被逆轉。

  美元優勢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來的,它經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戰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積累了大量資本。拿歐元來說,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報告,歐元在國際交易中所占份額已達36%,接近美元(40%)的水平,但在世界各國外彙儲備中,美元占62%,歐元僅為20%。

  這是美國強硬的底氣。去年12月中旬,就歐盟的新結算系統計劃,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稱,“我們明確表示過哪些事情是允許的,哪些不行……如果將要採取的行動不符合這一點,我們顯然會實施製裁,並且將針對任何違反製裁製度的參與方”。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張超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伊朗、土耳其、俄羅斯等國對去美元化有著現實衝動,但去美元化背後是對國際貨幣體系進行改革的龐大而複雜的工程,甚至是全球政治基礎的改革,目前來看沒有任何力量去撼動這個體系的根基。

  不過,對美元的不信任及去美元化進程確實在加速,前述國家走上去美元化之路原因很多。正如俄羅斯駐華大使去年底談及俄中貿易本幣結算比例快速增長時所說,這不只因為製裁,也因雙方想要一個更加穩定的結算系統。“我們沒有‘拋棄’美元,而是美元在‘拋棄’我們。鑒於美元的不穩定性,世界許多經濟體都在尋找別的替代儲備貨幣。”在去年底的“俄羅斯在召喚”論壇上,普京如是說。

  當下,美元在支付和外彙儲備等領域幾乎接近壟斷的地位正在遭到挑戰,一個更加多極化的全球貨幣體系正逐漸形成。1月9日,英國央行行長卡尼公開表示,全球一半的國際貿易通過美元進行,而美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占比不到10%;新興經濟體目前占全球經濟活動的60%,但它們在全球金融資產中的占比不到1/3。“在全球秩序重構的情況下,我認為這種局面會改變,會出現其他儲備貨幣,而人民幣具備這樣的可能性。”

  全球貨幣體系權威、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教授巴里·埃森格林去年10月曾預測稱,美元或將在10年內喪失其高高在上的地位。他提醒說,20世紀英鎊曾很快在全球範圍內讓位於美元,如今人民幣就是或將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後來居上者。

  張超表示,中國與一些國家簽訂貨幣互換協議及國內開通石油期貨市場,解決了與一些國家間的貿易便利化問題,但人民幣國際化需要穩步推進,誇大或貶低中國作用的心態都不可取。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原則是“按照節奏走自己的路,一點一點去擴大國際使用範圍,完善清算結算體系。把自己應該做和能做的做好,一些事情會水到渠成”。

  [環球時報駐德國、美國、俄羅斯特派特約記者 青木 張夢旭 張曉東 環球時報記者 倪浩 王會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