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村民跨國追索肉身佛像背後:看守人至死未開口
2019年01月17日20:57

  原標題:福建村民跨國追索肉身佛像背後:唯一看守人至死也未開口

  據紅星新聞1月17日報導,2015年,福建三明市的陽春村開始接待世界各地的客人。當地多位村民說,目前陽春村已接待了上百家國外媒體,他們都為“章公祖師”而來。

  章公祖師,是一尊被陽春村供奉了千餘年的肉身佛像。章公祖師俗名章七三,於北宋元祐年間坐化成佛。傳聞章公圓寂後,肉身不腐,百姓便用漆泥護住其身,再貼上金箔,將其塑成一尊肉身佛像,供奉在當地普照堂。

 章公祖師肉身像 圖據央視新聞  除署名外,本文圖片均來自紅星新聞
 章公祖師肉身像 圖據央視新聞 除署名外,本文圖片均來自紅星新聞

  1995年正月的一天早上,章公祖師在普照堂被盜。此後,這尊佛像如同人間蒸發,消失了20年。直到2015年,“章公祖師”出現在匈牙利的一場展覽上,而所有者卻變成了一位荷蘭籍收藏家。

  為了討回這尊佛像,陽春村村民踏上了長達多年的跨國訴訟之路。

  用命守護下來的佛像

  對於陽春村來說,每年的章公祖師佛誕日都是個大日子。佛誕,就是相傳章公祖師圓寂的日子。村民林明照告訴紅星新聞,這一天比過年還重要,幾月前自己的母親在務農時不小心摔倒,嚴重到臥床數月。當時,林明照本應在其身邊,但適逢章公祖師佛誕,他左右權衡之下,還是決定前往優先處理後者:“不是說我不關心母親,而是在我們心中,章公祖師比自己的父母更重要!”

  每年佛誕日會有“高甲戲”的戲劇表演,表演場地就在普照堂左側。年逾60歲的陽春村村民林本雙告訴紅星新聞,傳說中章公喜歡看戲,為了照顧他的喜好,陽春人便就近搭建了戲台。嚴雨程 攝

  承接章公祖師跨國追討案的律師劉洋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對陽春村村民來說,章公就是“守護神”般的角色,是這個村子的圖騰,“和他們的任何一個人對話,都能明顯地感覺到這種強烈的情感。”

  林明照說,章公圓寂以後,陽春村就一直守護著章公的肉身佛像,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每代陽春人都聽著章公的故事長大。”林明照激動地說,章公就像每個陽春人的親人。

  至今,陽春村也還流傳著關於章公的不少傳聞,一代一代,口耳相傳。60多歲的林本雙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麼多年過去,村子裡即便是年輕人也始終相信,章公在守護著他們。

  村民林文裕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之前,一位村民曾將章公佛像深藏在山上的一處山洞里,“破四舊”的人要求其交出佛像,他便假意帶領他們上山取佛像,走到一處懸崖附近,便縱身一躍,以死守住了佛像藏身何處的秘密。

  為了防止章公佛像被找到,除了用生命守護,村民們還用了“狸貓換太子”的辦法——用陳公佛像代替章公佛像。直到“破四舊”的人將陳公佛像焚燬,這一風波才算告一段落。

 陳公廟  嚴雨程 攝
 陳公廟 嚴雨程 攝

  到1993年,章公佛像回到普照堂,村民林樂鬆孤身一人住在附近,負責看管。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感慨道,當年藏匿章公佛像的村民目前都已經是村中的老人,這些人與章公的感情尤為深厚,所以章公失竊的時候,這些人幾乎個個都泣不成聲。

  佛像失竊後的20年

  章公佛像失竊發生在1995年的某天深夜。次日清晨,負責看守普照堂的村民林樂鬆哭著跟多位村民說:“章公祖師沒了!”

  林本雙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依舊曆曆在目。他說,當時普照堂的土牆壁上被挖了一個洞,然後堂內章公佛像不見蹤影,只剩下原本穿戴在身上的袈裟和帽子,並且普照堂的大門還是鎖上的。

  普照堂  嚴雨程 攝
  普照堂 嚴雨程 攝

  林本雙說,其實當時那個所謂的“盜洞”,根本沒辦法通過體積那麼大的章公佛像,所以當時村里人推測,看守者林樂鬆或與失竊有聯繫,“我們也不敢逼問他,他年紀大了,我們怕他心理壓力太大自殺了。”

  “林樂鬆人品沒有太大問題,就是經濟條件不太好。”林本雙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失竊事件發生以後,林樂鬆絕口不提此事,他曾承諾過:等到我快死的時候,我會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們。然而,直到去世,他也沒有說出關於失竊事件的隻言片語,此事也就成了一個謎。

  村民林建斐是大田鎮上學校的教師,據他瞭解,上世紀90年代,當地文物被盜事件頻發,不只是章公佛像被盜,陳公廟中的金箔也被挖了下來。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說,失竊後的一天晚上,村里的長輩們聚在一起商量對策,隨後村民就開始大範圍尋找,最遠甚至去過廈門海關附近。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二十年來,村民們去過很多地方尋找,但從來沒有聽到過什麼“振奮人心”的消息,哪怕是虛假的消息也沒有聽到過。

  即便如此,大家也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直到2015年。

  輾轉流落海外被收藏

  2015年3月6日,距離章公佛像失竊已近20年。普照堂理事會成員林永團在手機上意外看到一則匈牙利展出肉身佛像的新聞。那是英國《每日郵報》的一篇報導:正在匈牙利自然博物館展出的一尊來自中國的千年佛像,經過CT檢驗,內端坐著一位打坐和尚,其內臟已被掏空。據研究,佛像里的和尚應生活於公元1100年左右。

這是2015年3月3日在匈牙利自然科學博物館拍攝的專家研究僧人肉身寶像的資料照片及局部照 圖據新華社
這是2015年3月3日在匈牙利自然科學博物館拍攝的專家研究僧人肉身寶像的資料照片及局部照 圖據新華社

  一看圖片,林永團便覺得這佛像的眉眼無比熟悉。他很激動,在徵詢村中多位老人的意見後,幾乎就確定,這尊展出的佛像就是村子裡丟失的“章公”。

  後來,福建各級文物部門組織專家來到陽春村,通過走訪村民、收集遺物、查閱資料等方式,分析比對了章公的資料。在對普照堂留存的照片、族譜、衣冠、坐轎等物品取證後,福建省文物局於同年3月22日發佈消息稱:經過初步確認,匈牙利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的“肉身坐佛”應是福建省大田縣吳山鄉陽春村1995年被盜的章公祖師像。

  2015年5月,荷蘭收藏家奧斯卡﹒範奧維利姆(Oscar van Overeem)承認自己是這尊佛像的所有者。據媒體公開報導,範奧維利姆曾表示,所購佛像1994年底、1995年初就已出現在香港,1995年就已運至阿姆斯特丹。

  據媒體報導,範奧維利姆表示願意放棄這尊肉身佛像,相信它應該回到故鄉,“受到熱愛和欣賞他的人”的崇拜。但他又堅持認為,這尊塑像里不是章公祖師,陽春村村民“假裝佛像屬於自己的村子”。

  同年,國家文物局在得知情況後第一時間表態,支持福建村民追索流失文物返還的訴求。11月,陽春村委會同東埔村委會,授權由中荷兩國律師團開展訴訟,向荷蘭收藏家追索章公祖師肉身像。

  2016年3月,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表示,文物局通過多種方式與荷蘭方面進行交涉,但章公祖師像現持有人無視中方的正當訴求,提出高額補償和指定存放地點等我們無法接受的條件,導致協商暫未取得實質成果。

  一場艱難的跨國訴訟

  為了打贏官司,理事會成員還找來了曾經追索回圓明園獸首的文物追討律師劉洋。

  2016年6月,荷蘭阿姆斯特丹地區法院正式受理;2017年7月14日,法院舉行了首場聽證會,法官聽取控辯雙方陳述,沒有裁決;2018年10月31日,第二次聽證會在荷蘭舉行,法官宣佈,該案可能將於12月12日宣判。

  據央視網報導,在2018年10月31日的聽證會上,原告方中國福建村民和被告方荷蘭藏家範奧維利姆,已經展開激烈交鋒,特別是涉及到核心問題——即佛像是不是章公、是否屬於原告、該不該歸還。

 2017年的聽證會現場畫面 圖據央視新聞
 2017年的聽證會現場畫面 圖據央視新聞

  劉洋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原本為這次跨國追索案設計了兩套訴訟方案:一個是“返還原物”的訴訟,如果勝訴,章公祖師得以回歸,下一場訴訟就不需要啟動;如果第一場訴訟敗訴,那麼中方可以提起下一場關於“侵權行為”的訴訟。訴訟理由為持有人不當持有他人所有的人類屍體遺骸,侵害了權利人的財產權利和精神權利。

  劉洋認為,因為這兩場訴訟請求不一樣,所以中方可以在沒有違反“一事不再理”的法律原則下進行多次訴訟。此外,劉洋還說自己的在籌備時,為訴訟設好了五道訴訟防線,就是希望能夠成功打贏這場官司。

  但遺憾的是,荷蘭阿姆斯特丹地區法院2018年12月12日作出判決,駁回有關中國福建村民向荷蘭藏家追討章公祖師肉身坐佛像的起訴,理由是不清楚中國的村民委員會是否有權提起法律訴求。

  該案中方代理律師徐華潔對媒體表示,荷蘭法庭的判決沒有法律依據。“荷蘭法院沒有弄清楚,我們國家的村委會是擁有訴訟主體資格的,村委會有管理、監督集體財產的權利。”

  對於章公祖師肉身坐佛案接下來的追索計劃,劉洋對媒體表示,律師團下一步還需要和當事人商量,徵求當事人的意見,如果陽春村村民不服荷蘭法院判決可以向荷蘭上級法院提起上訴。

  目前多位村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雖然他們很希望能通過法律渠道索要回章公祖師佛像,但就目前看來,這條路實在是太漫長了。他們也在私下尋找在荷蘭的中間人與範奧維利姆談判,希望通過“私了”的方式來贖回章公佛像。

  此前據媒體報導,對方曾提出的“補償”數額達到2000萬美元。而村民們最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次對方提出的“補償”數額可能還要更多。

  陽春村是個以茶為業的小鄉村,人數僅1800餘人,主要經濟來源為務農種茶或外出打工的陽春村村民,面對這樣的巨額的“補償”,實在承受不起。

  “如果那個荷蘭收藏家能看到,我們希望能告訴他,能不能讓這位逝去千年的先人遺骨,返回他安息的地方?”林明照說。

  來源:紅星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