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的全球化危機愈加深重,我們該如何面對?
2019年01月17日18:10

原標題:當下的全球化危機愈加深重,我們該如何面對?

“當一個世界秩序瓦解時,對它的反思便開始了。”《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一書的創作和出版所針對的是當下歐洲的民主疲勞、民粹的興起以及全方位的社會“大衰退”。這是一部由當代問題意識所推動、集體創作的文集。起初,德國蘇爾坎普出版社編輯海因里希·蓋瑟爾伯格策劃這一選題的契機,來自於2015年11月13日巴黎系列恐怖襲擊、德國百萬難民湧入國境所造成的不安。

當下,全球的相互依賴關係不斷加深,但又缺乏政治上的調節,整個社會在製度和文化上都缺乏準備。這些問題都反映在美、英、法、德等西方國家的時代狀況之中。學者和公共知識分子們如何表達他們對於緊迫問題的思考這件事,也面臨著時代的挑戰:我們陷入了怎樣一種狀況?幾年乃至幾十年後我們將站在那裡?如何遏製全球衰退並從中恢復過來?

法國“黃背心”運動

“大衰退”是全球化危機和新自由主義危機共同作用的結果,《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則做了一個有價值的嚐試——這本書由出版社牽線學者、全球同步發行、以回應全球化問題的方式具有代表性。它對於全球化的反思是在一種跨國的公共空間之中展開:15位享有國際聲譽的撰稿人、所研究的現象以及出版發行的範圍,都來自世界各地。15位撰稿人分析並試圖理解現時代精神狀況背後的力量,以跨域學科和跨國界的思路來剖解當下的困局,在更廣闊的曆史情境中定位,探討未來可能的軌跡,並思考回擊這種反轉的可能。

在2016年的法蘭克福書展上,世紀文景出版公司從德國蘇爾坎普出版社那裡拿下了《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的中文版權,計劃於2017年四五月份法國總統大選期間,與其他語種的版本全球同步上市。世紀文景社科編輯部主任、本書的責任編輯李頔告訴記者,本書中譯本由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孫柏主持聯絡翻譯,成書期間陸續接到外文來稿,也就隨時聯絡翻譯。儘管中文版因為種種原因遲到一年半才與讀者會面,但這本書探討的問題仍未過時,還是給中國讀者帶來一定的思維啟發。

正如德意誌電台的漢斯–馬丁·勳赫爾–曼指出:“這本文集不僅提供了對民粹主義成功之深層原因的各種分析,還提供了導致其產生的多種不同的視角。”Kulturbuchtipps則認為,這是“一場關於大衰退之根源與民主出路的國際論辯,能為當前急迫的形勢轉變做出重要的貢獻”。無論新鮮與否,這本文集都對國際形勢提供了一種概觀,以及大量的討論切入點。

對此,《新京報》採訪了當年參與《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的譯者之一、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魏然。魏然指出,這是一本在曆史轉折時刻的“互動之書”,而那些青年學者的文章尤其值得一讀。

《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作者: [德] 海因里希•蓋瑟爾伯格,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譯者: 孫柏,2018-9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這本書的出版運作模式?

魏然:作為譯者之一,我認為這種由國際知名出版社牽頭,聯絡眾多學者,共同回應全球問題,提出了一種有益的模式。

電影門類當中有所謂“集錦片”,眾多導演分享同一個話題,拍攝一段影片,《紐約我愛你》等電影大家已經非常熟悉了。《大衰退》像是一冊“集錦理論集”,大家共同來討論共同關切的國際政治、經濟話題。

但我想中文讀者不能期待該書提供關於很多國際變化的最新信息或者結論,這是一本“互動之書”,仍然需要讀者繼續找尋信息、做判斷。蘇爾坎普是一個有眼光的出版社,它所集結的作者包括已經成名多年的名家,也有正在上升之中的青年學者,那麼名字並不那麼為我們所熟知的歐洲青年學者的文章。我覺得後者更加值得跟蹤閱讀。

新京報:作為譯者,你翻譯這本書有何感想?如何看待西方國家出現的“大衰退”?

魏然:作為譯者,我在翻譯過程中能夠深刻感到歐洲學者的內在危機感。他們明確提出,目前已達到了曆史的轉折時刻,歐盟的價值和走向問題、民粹主義問題、失業問題,都需要有新的理論範式。

西班牙學者倫杜埃萊斯引用波蘭尼的概念,指出我們面臨著一系列過度市場化之後的“反向運動”。90年代以來的市場主義已經失去信譽,是選擇“進步的新自由主義”,還是走向民粹主義和威權製度?這是歐洲人面臨的選擇。

魏然,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的譯者之一。

這本書很有趣的一點是,書中收錄的15位學者體現了跨學科的背景,從曆史學、政治哲學到文學批評,還有資深記者。他們試圖為政治、經濟範疇一些意義重大的黑匣子“祛魅”。實際上,在西方,諸多民眾運動的危機都來自對操持著政治與經濟術語的精英階層的不信任。

新京報:根據你的觀察,這本書在西方世界及中國出版後引起了怎樣的反應?

魏然: 關於西方世界的反響,由於我的語言限製(僅能查閱英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材料),我只能說該書在歐洲激起了廣泛的論爭。在幾種歐洲語言的版本出版之後,當然有不少持相似立場的左翼學者做出應和和補充,但也有不少讀者完全不分享一些結論,在論壇上做出批駁,並用自己的本土經驗加以論證。我想這是一個有趣的、正面的現象,因為正如編著者所說,“當世界分崩離析時,也是人們開始思考之際”。

作者:董牧孜

編輯:徐悅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