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廣州城 開打馬球賽
2019年01月17日04:10

  千年廣州開放系列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逢週四刊出,敬請關注。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月華

  圖/fotoe

  說起馬球運動,未必人人關心,但提起“polo”衫,很多年輕人衣櫃里都有兩件。其實,“polo”二字就是馬球的洋名,所謂“polo”衫,原意就是打馬球的球服。據史料記載,19世紀初,英國人在印度東北部的阿薩姆邦發現了這項運動後,將其帶回英國。至今,馬球仍是西歐王室乃至精英階層的心頭好,我們也常在電視上看到各界名流騎著駿馬,疾馳衝殺、揮杆進球的英姿;隨著經濟水平的提高,國內的馬球運動也漸漸發展開來。

  馬球這項運動看起來很時尚、很有品位,其實,如果咱們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廣州城,想看場馬球賽,並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名字有點不同,現在叫“馬球”,那時叫“擊鞫”(與蹴鞫可是兩碼事)。據許多曆史學者的研究,唐代初年,馬球運動從西域傳入國內,其激烈的對抗性深得唐人喜愛,唐朝曆任皇帝中,有不少馬球迷,有的以練兵為由,在各地軍隊中普及馬球運動,甚至還把馬球水平作為選拔高級將帥的標準。由皇帝出任代言人,馬球運動持續兩百多年長盛不衰,成為名副其實的“國民運動”。

  廣州當時是東方第一大港,聚集了不少波斯商人,馬球運動有更深厚的民間基礎。至少在官方文獻的記載里,地方大員遇有重大節日,常會舉辦馬球賽,提振士氣,活躍氣氛;軍隊將領則把馬球作為練兵利器……大唐年間流行的“國民運動”,在今天仍然很時尚,倒給了我們解讀曆史的另一個視角。

  大唐廣州馬球賽

  最火要屬“都府街”

  如今深受歐洲精英階層青睞的馬球運動,早在唐代就已風靡全國,可不是我信口開河,而是有大量史料確證的事實,倘若你不信,咱就一起鑽進故紙堆翻一翻,或者我給你讀上幾十首描繪各地馬球賽事之激烈的唐詩也行。不過,只怕我還沒讀完,你就已經昏昏欲睡了,倒不如咱們一起穿越回盛唐的廣州城一探究竟。

  想要在盛唐廣州城里看到最精彩的馬球賽,一定要選好穿越點。雖說馬球場不少見,但真正精彩的賽事,還得到都督府附近去看。你問都督府在哪兒,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咱們從北京路北端的財廳前出發,走幾步,拐入廣仁路,再拐入正南路,走到越秀區中醫院旁,就到了我們這次的“穿越點”——都府街了。

  不要小看這條市井小巷,一千多年前,這裏可是嶺南道的最高權力機構——嶺南道署之所在,嶺南道管轄著今天的福建、廣東全部,廣西大部,雲南東北部和越南北部地區,全道最高軍政長官時稱廣州都督,故而嶺南道署又稱“都督府”,今日都府街之地名,正由這一段曆史而來。

  閑言少敘,咱們趕緊穿越過去看看吧。要說咱們運氣真好,正好落腳在都督府里的馬球場邊上。且看這座馬球場,長兩百多米,寬50多米。比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現代馬球場略小了一點,但也頗有氣勢。馬球場三面都築有矮牆,正面的豪華涼亭則是觀賽的看台。球場兩邊有兩個球門,每個球門的兩根門柱也是雕樑畫彩,開賽的時候,兩隊勇士騎著駿馬飛馳,誰把滴溜溜轉的馬球一杆打進球門,誰就能贏得歡呼。

  這個馬球場可以說是廣州都督最上心的地方之一了,要知道,唐朝立國近300年,自從馬球自唐朝初年從西域傳入後,曆任皇帝大多喜歡打馬球,到了唐代晚期,馬球水平甚至成了選拔地方大員的標準之一,倘若地方官不細心嗬護球場,皇帝知道了,還要怪罪呢。正是由於皇帝不遺餘力當代言人,馬球才成了名副其實的大唐國民運動。你說,廣州都督能不細心嗬護這個球場嗎?看這地面,夯得多平整堅實。對了,咱們還是悄悄躲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去,要不,萬一過會兒要打比賽,都督帶著幕僚來觀賽,看見咱們這兩個一點禮數都不懂的閑人,打一頓板子轟出去,那就虧大了。

  “回到”大唐 “現場”觀賽

  鼓點聲聲馬蹄急

  揮杆擊球如摘星

  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咱們剛找了個角落躲起來,就聽到了馬蹄聲。一會兒,這裏就要有一場激烈的比賽。

  馬球拳頭大 被比作“流星”

  再過一會,樂隊到場,都督在看台上坐定,在激烈的鼓點中,兩隊人馬入場了。這兩隊人馬是都督麾下的勇士,身著黃紅兩色短袍、緊身褲,手持球杆,腳踩戰靴,胯下的駿馬體態敏捷,一看就是久經沙場的。嶺南天氣炎熱,不適合養馬,本地出的馬匹體態矮小,運運貨沒問題,打比賽就有點懸。但是,作為東方第一外貿大港,廣州經濟實力雄厚,作為最高長官的廣州都督,如果不養上一大群善於奔跑的駿馬,不好好在馬球運動上下一點功夫,面子往哪兒擱?再說了,打馬球並非純粹是娛樂,更多是練兵的需要,唐玄宗曾親自下令在軍中推廣,搞好馬球訓練,提高將士馬球水平,也是地方官的責任。

  入場儀式上繁縟的禮節,咱就不多提了,以免口水多過茶,單看一看已被放在場地中央的馬球吧,只見它不過拳頭大小(跟現在的馬球差不多),表面塗上了一層彩漆,很抓眼球。其實,這馬球裡頭是木頭,外面裹一層皮革,之所以塗成彩色,是為了讓球手們騎馬飛馳時,能迅速發現。唐代的詩人多喜歡把馬球比作“流星”,從這個稱呼里,我們也可以知道比賽有多激烈。

  入場儀式結束,比賽正式開始。幸好兩隊人馬穿著黃紅兩色球服,我們才分得清,這次一共有20個勇士在賽場搏殺,每隊各10人。與現代馬球賽每隊固定四人的規則不同,唐朝的馬球賽沒有嚴格的人數限製,多的每隊十幾人,少的每隊四五人,都沒有問題。

  對抗激烈 盡顯生命熱情

  這次上場的20個勇士,個個球藝高超,一匹匹駿馬從眼前飛過,晃得人眼都花,黃隊球員搶到了第一杆,他球杆一揮,馬球像流星一樣劃過球場上空,多個勇士向著球落的方向疾馳而去,紅隊一名球員駕馭著駿馬巧妙地左右穿梭,突破對手的衝撞,揮杆接住球後,一記長傳,傳給了二十米之外的隊友,隊員嚴陣以待,反手一擊,直接射門。就這樣,紅隊突破開場時的不利局面,拔得了頭籌。唐朝的馬球賽採用“計籌製”,每進一球算一籌,哪個隊先奪得20籌,就算勝利。紅隊拔得頭籌之時,全場鼓點如驚雷響起,觀賽兵士的唱好聲震得地動山搖。

  這場激烈的馬球比賽一打就是兩個多小時,鼓聲、馬蹄聲、叫好聲,幾乎要把人的耳朵都震聾了,最終紅隊險勝。現場比賽中斷了好幾次,因為勇士們打一會兒比賽,渾身上下就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必須換一身衣裳,才能接著打;一匹匹駿馬也是竭盡全力,鼻子裡噴出一團團熱氣。

  在馬球場上,競技激烈的時候,人從馬上摔下來,或者駿馬失足跌倒,連人帶馬被踩傷踏殘,都不算意外。可就算有這樣的風險,大家還是非常喜歡這一從西域流傳過來的運動,迷戀進球一霎那生命活力的綻放。唐人特有的勇猛與熱情的確令人欽佩,難怪今天中國人在海外聚居的地方都要叫“唐人街”呢。其實,大唐廣州城里,不僅軍人愛打馬球,蕃坊里的外商閑來也會揮兩杆。既然穿越過來了,咱們索性都去看一看,若有新鮮發現,下回再說吧。

  (註:本文參考了《唐代馬球之研究:基於現代馬球視角之對比分析與思考》《中國馬球史》等資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