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醫生汪輝德“援非”兩年救治患者1800餘人
2019年01月17日15:52

原標題:四川醫生汪輝德“援非”兩年救治患者1800餘人

汪輝德為當地軍人診療。 鍾欣 攝

  中新網成都1月17日電(吳平華 李太輝 馬芳)1月17日上午,援助非洲兩年多的四川簡陽醫生汪輝德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在幾內亞比紹兩年來,汪輝德進行了600多例手術麻醉、開展了1200多例疼痛治療,共救治患者1800餘人。

  家人支持他踏上“援非”艱辛路

  “於公,我應當前往幾內亞比紹,作為一名醫生,治病救人就是我的本職工作,但於私,我是一個女人的老公,一個孩子的父親,離家兩年,沒有照顧好家庭,這是我的失職。”談到援非之行時,汪輝德這個40多歲的男人彷彿又回到當初選擇時的情況,眉頭緊鎖,露出糾結的表情。

汪輝德為當地手術病人進行麻醉。 鍾欣 攝

  “高強度的工作我不怕,但我怕正在讀高中的女兒會因為我離家太久影響學習。”汪輝德稱,在接到援助幾內亞比紹的通知時他就已經通過網絡瞭解了這個國家,簡陋的醫療設施和落後的醫療觀念帶給他不小的衝擊。“醫療救助沒有國界,越是貧窮的地方越需要醫生。”汪輝德說,在職業理想與家庭責任之間的糾結讓他感到左右為難。

  有家人的支持,作為中國第十六批援幾內亞比紹醫療隊隊員的簡陽市人民醫院麻醉科副主任醫師汪輝德於2016年12月底坐上飛機,與醫療隊的同事前往幾內亞比紹。

  幾內亞比紹是全球10個最貧窮落後的國家之一,氣候炎熱,傳染病氾濫、各類物資匱乏,公共醫療和衛生服務幾乎一片空白。

  “去之前我也查閱過這個國家的相關情況,真正抵達的時候,還是很驚訝,這個地方太落後了。”汪輝德說,飛機到達幾內亞比紹共和國首都比紹的時候是晚上10點,沒有熱鬧的商場和街道,周圍幾乎是一片漆黑。

  在非洲深感作為中國人的自豪

  2017年1月7日上午,剛到當地的第一個週末,汪輝德和醫療隊的同事們正在忙著修整菜地、移栽菜苗。援助醫院的一名醫生匆匆來到駐地緊急求助搶救一名需要手術的患者,這是醫療隊到這裏的第一例急診手術,汪輝德和隊員們立即出發。當大家趕到醫院時,該院醫生由於處理不了已經準備將病人轉診,看到中國醫生來了立即介紹病情。通過詢問,汪輝德瞭解到患者為一名懷孕2個月的17歲女性,入院前一天在院外進行人流術,清宮時發生了子宮穿孔,出血近1000ml,當地醫生給予輸血壓迫止血後流血停止,但無法進行下一步處理。醫療隊經過討論並與患者及家屬溝通後,決定就在該醫院進行手術。在條件簡陋且悶熱的手術室里,耗時3個多小時手術順利完成。

汪輝德與隊友們到學校義診後合影。 鍾欣 攝

  “整個過程都是手控呼吸,因為麻醉機機控已經壞掉很久,多次維修無法修復只能手動捏一會呼吸囊,排一會二氧化碳。”通過大家的努力,病人不久後就康復出院,當病人家屬前來感謝醫療隊時,汪輝德說自己體會到了作為一名中國人的自豪。

  “除了平常在醫院的診療外,我們每個月也會到其他地區的軍營、學校、衛生院等進行義診。”汪輝德介紹說,每次義診前當地居民得知中國醫療隊去免費醫療服務,早早地就排好了隊。義診結束後,居民們都會面帶微笑豎起大拇指,用自己的方式對醫療隊表示感謝。“雖然每次義診後大家都深感疲憊,但心裡都很有成就感,即使遠在異國他鄉,大家的共同信念卻一樣,就是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大愛無疆、救死扶傷的中國醫療隊精神。”

  跨國視頻通話成為精神支撐和工作動力

  汪輝德告訴記者,落後的醫療觀念讓讓他難以接受。在當地,手術和治療前醫院不會為患者做愛滋病毒的篩查,而當地HIV病毒攜帶者數量較多,醫護人員很容易遭遇“職業暴露”的危險。

  “每一次手術都像在打仗,需要全副武裝,這是對自己和家人的負責。”汪輝德說,在幾內亞比紹,他不僅需要進行麻醉工作,還在當地醫院開設了疼痛門診,工作強度高、接觸病人多,在高強度的工作下還要擔心患者是否是HIV病毒攜帶者,對身體和精神都是雙重考驗。

  “除了午休會回醫療隊外,其他時間都在救治各種病人,身體和心理上都很疲倦,而我消除疲倦的方式就是每天和家人進行一小時視頻。”汪輝德笑著說,幾內亞比紹與中國有8小時時差,但無論他工作結束是早是晚,妻子都會在他工作結束後跟他視頻,告訴他父母和女兒的情況。

  “在幾內亞比紹的兩年很充實很有成就感,同時每一位援非隊員心裡都很激動,但仍然想念祖國和親人。”汪輝德說,當飛機降落的那一刻,自己深深感受到還是祖國好。

  在幾內亞比紹的兩年里,汪輝德對醫生這個職業也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他表示以後將秉承一顆赤誠的醫者初心,繼續積極投身到救死扶傷的醫療事業當中。(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