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報校長”
2019年01月17日04:10

原標題:“剪報校長”

嚴欽熙
掃碼關注“廣州日報人物在線”,瞭解更多人物故事   如果你去到中山大學附屬中學,學生們一定會介紹校園里的一個地標——位於博學樓一樓樓梯口的剪報欄。這是一塊普通的大白板,每天會貼上最新的剪報,文章上還有用紅筆精心標註的重點或點評。學生們每每經過這裏總會駐足停留片刻,據統計,每天大約有400人次觀看剪報。

  9年來,這已經成為這所校園的日常,更換過的剪報更是裝了十多箱。剪報的內容多為當天新聞熱點,碰上焦點事件和重要人物還會出專輯,例如嫦娥四號登月、諾貝爾獎、霍金去世、每年的全國兩會、省市兩會等。而這塊“白板報”的總編輯、剪報人、評點人均為同一人:該學校的副校長嚴欽熙。

  近期,從教30多年的嚴欽熙剛獲得“2018年廣東省民辦教育優秀校長”的稱號。在接受本報採訪時這位“剪報校長”表示,剪報的初衷很簡單:“教育應賦予人思想的成長。”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安娜 羅嘉妮

  每天一大早,嚴欽熙都會準時開始他一天當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剪報。嚴欽熙的“白板報”編輯部就在與剪報欄一步之遙的學校德育辦公室內的邊桌上。他會逐一閱讀學校訂閱的十幾份報紙,然後左手翻報紙,右手拿剪刀,一看中合適的內容,他便一刀剪下去,刀路齊整乾脆,絕無虛發,彷彿一隻眼尖的老鷹在搜索覓食。

  嚴欽熙還有一個習慣:所有的剪貼工序基本上都是站著完成。即便在廣州最冷的季節,他也常常一個人站在那裡剪報,心無旁騖、興趣盎然。

  不讓校內資源“閑置”

  嚴欽熙萌生做剪報欄的想法其實很早。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他在湖北省某中學擔任班主任時就經常給學生們介紹一些文摘。1997年,他到廣州中山大學附屬中學(以下簡稱:中大附中)任教,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所帶班級進行了一次嚐試。他觀察到,班級教室後面的黑板常常處於“閑置”狀態,“為何不把它利用起來呢?”於是,有一天,嚴欽熙在這塊黑板上貼了兩篇文章,“只貼了一兩天”。

  嚴欽熙當時只是默默把文章貼在後面的黑板,“學生有興趣就去看,沒有大張旗鼓宣傳”。然而他發現,同學們下課之後都紛紛圍上去,還針對文章的內容三三兩兩討論起來,平時冷清的黑板前熱鬧了起來。

  嚴欽熙覺得效果不錯,於是一直把做剪報欄的事放在心頭醞釀。直到2011年,他覺得是時候把這件事做起來了,嚴欽熙說:“我經常在想有什麼好的辦法來引導學生。”

  促成這件事的靈感正是來自學校教學樓一樓的大白板。本來這塊大白板是用來公佈每天各班的衛生清潔、遲到早退的情況公告。“由於學生們的整體表現都不錯,每天各班的評分普遍都是99分和滿分”,嚴欽熙說:“時間久了,這些完美的分數失去了激勵的意義,各班班主任和學生對此都不在意了。而學校德育處每天還要去填報這些數字,工序也相當繁瑣。”

  也是在那時候,他藏在腦海里多年的想法又再浮現。“能否從報紙上剪些東西貼上來?”嚴欽熙想:“一來,可以填補空白;二來,可以引導一下學生。再說,每天好多報紙就只有兩三個人閱讀,之後就全部扔掉,怪可惜的。”

  精剪張貼9年不怠

  事情很快就做起來了。從2011年開始,嚴欽熙開始了這項他並沒有想到會一直做下去的任務。

  他剪的報紙全部都是合法的公開出版物,包括《中國教育報》《中國青年報》《參考消息》《檢察日報》《人民法院報》《南方週末》《廣州日報》等十多份報紙。剪報內容涵蓋新聞資訊、評論以及其他敘事類、深度報導等。

  只要不出差,嚴欽熙幾乎每天都會花半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來剪貼報紙。而當他出差時,會把這項任務專門交代給別的老師完成。

  嚴欽熙對剪報的外形也追求“完美主義”,“一定要剪裁整齊,並去掉廣告,以免擾亂學生閱讀的注意力。”同時,他在每篇剪下的報紙上都註明出處和日期。對此他解釋道,應讓學生們養成講話和寫文章都註明來源的習慣,增強版權保護的意識。

  除此之外,他還會刻意把對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評論貼在一起,重點信息用紅筆勾畫,偶爾加上推薦語。

  對剪報的貼法,嚴欽熙也頗有講究:“大小不一的剪報片約20片,在白板上要貼得疏密有致,讓人覺得美觀大方。”

  而為了提高剪報欄的吸引力,嚴欽熙還摸索出一些訣竅:每天更換、保持新鮮;勾畫重點,節省閱讀時間;嚴肅內容旁邊搭配漫畫或趣味貼;嚐試撰擬不同的廣告語等。“現在剪報欄上用的已經是第七代廣告語:堅持用零散的時間看三年,你提高的絕不僅僅是作文水平。”嚴欽熙笑著說。

  台上講話無關成績

  “現在越來越多的學生去閱讀剪報,經常還會有學生去索要更換下來的剪報。偶爾有同學在路上碰到我,還會就某一篇剪報內容跟我討論。”嚴欽熙把自己形容為“菜檔老闆”,每天一頁頁翻開一大摞報紙,剪出所選內容,嫻熟地貼好,再收拾桌上的膠水、剪刀和剩下的報紙。每天“賣完菜”,他雙手十指微黑,“但心裡特別滿足”。

  這幾年,中大附中語文組的何雲華老師把嚴欽熙換下來的剪報重新整理編撰,按照不同主題進行分類,並增加簡潔的剪報述評,目前已經分類編輯成了四本書,在學生和家長中產生了很好的影響。

  與剪報欄作為“姊妹篇”推出的,還有嚴欽熙策劃的“國旗下講話”活動。每週一學校升旗時,安排兩位學生上台講話。每週有不同的主題,有關心世界的大事,也聚焦生活中的小事。“希望學生能充分地思考、辨析和表達。”

  嚴欽熙通過這個活動,讓學生成為升旗儀式講話的主角,而且每週都安排不同的學生講,“上台講話的同學與成績好壞無關。只要你對某件事有自己的看法,能言之成理,言之成章,願意和大家分享就都可以。”初步統計,除去節假日來計算,一年下來該校有六七十位學生上台發言。

  “為同學們開闢更多表現自己、挑戰自己和鍛鍊自己的平台”,用心良苦的嚴欽熙告訴記者,就連貼剪報的白板上的毛筆字橫幅“國旗下講話”這幾個字,都是由學生書寫的,且這個橫幅還會定期更換。 “都是為了讓更多學生有展現自己的機會。”嚴欽熙說。

  對話:

  學生理性、公允就是我的成就感

  廣州日報:剪報是不是你教育理念的一種實現和表達?

  嚴欽熙:人的思維成長是一個漸進過程。學生需要適當地接觸瞭解社會,而學校擔負著不可推卸的引導責任。

  老師對學生進行思想教導,如果沒做充分的準備,可能會說不適當的話;校長也不可能經常對著全體同學講話。既然如此,我就通過剪報來表達我的想法。剪報具有價值指向,學生們會潛移默化地感受到。所以,我們剪報欄最初的開欄語就是“走走,停停,看看,想想,這些都和我們的生活有關。”這個世界每天都發生著什麼,跟我們都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繫。

  廣州日報:近年來資訊發達程度超過以往,通過智能手機就可以瞭解大量信息,為何仍要堅持剪報?

  嚴欽熙:學生使用手機的時間和方式都有限,他們有時間可能會更多關心新潮流行的東西,比如明星動態、體育賽事、穿著打扮等信息。信息量少時,人容易恐懼;信息單一時,人又容易偏執。所以我希望能用這種方式讓學生們去關注這些信息之外的、更有意義的東西。

  不過,為了提高學生們的閱讀興趣,我也會剪一些體育、娛樂和漫畫的內容給他們。現在,每天看到學生聚集在剪貼欄前,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廣州日報:這些剪報內容,會不會通過其他方式,比如微信群轉發到各班級以及家長手中?

  嚴欽熙:這樣未免過於強製,還是自然狀態比較好。我很少在老師群裡發東西,而現在我發現,來看剪報欄的老師倒是越來越多了。

  對學生來說,早晨、中午、晚上、課間,或者上下樓、打完球、吃過飯、準備放學回家,任何他們自己能支配的時間,學生都可以來看。而沒空的或者不願意來看的也不需要有任何負擔。

  廣州日報:你在什麼時候比較有成就感?

  嚴欽熙:我覺得中大附中學生總體來說言行得體,自信大方。他們能不極端,能夠儘量用理性的、公允的眼光去看待和判斷事物,這樣我就很有成就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