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探月“勞民傷財”?官方:跟修1公里地鐵差不多
2019年01月17日21:47

  原標題:小銳說 | 現在說也不晚:關於中國探月的三大謠言!

  參考消息網1月18日報導(文/唐立辛)

  “玉兔二號出現重大故障?”

  這則危言聳聽的謠言,相信這幾天你已經在不少社交媒體上看到了。

“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推送截圖
“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推送截圖

  事實上,這並非1月3日在月背著陸以來,中國探月工程遭受的唯一一次有些無厘頭的質疑。

  “嫦娥”“玉兔”這對組合的月背之旅,每一個時間節點都備受全球關注,也有外媒發出過猜忌的聲音。

  但真正熱愛太空探索的人無疑都明白,這是一件真正值得慶祝的喜事——就連美國航天局(NASA)局長都專門發推特祝賀中國。

  但讓小銳沒想到的是,在咱們國內的互聯網上,有關中國探月工程雜音卻一直不斷,甚至一度有蓋過外媒質疑聲之勢。

  眼下,探月工程嫦娥四號任務已經取得圓滿成功,工程任務也轉入科學探測階段,小銳覺得,在此期間出現的一些雜音,應該也是集中說說的時候了。

  雜音一:“玉兔二號”出現重大故障?

  這種論調最先出現微博上。

  1月12日,名為“只配拭杠”(該ID現已註銷)的網民突然發了一條微博,言之鑿鑿宣稱“玉兔二號從第二天開始就沒有再移動過,應該是有重大故障,這些天一直無法修復,只能放棄”。

  文中還煞有介事地提到,玉兔二號的設計壽命8天,實際壽命可能只有2天,移動大約10米。

  由於內容實在過於驚悚,迅速引起關注。還有人與其配合,抱團轉發,試圖誤導輿論,從現存的截圖來看,轉發數量在短時間內便達到數百次。

  然而,真相如何呢?

  “月球車玉兔二號”在其微博賬號上早已給出過解釋。

  其以第一人稱講述了自己4日之後就“沒有再移動過”的原因:“月球背面進入白晝,沒有大氣層隔熱,溫度會達到將近200度。為了保護重要部件,避免極端情況,我要午休一會。”

  直到10日,玉兔二號才“午休”結束,起身“活動筋骨”。

  造謠的居心何在?有網友不解地問。

  評論里有人回答:“他們就是見不得中國好!”

  雜音二:探月工程“勞民傷財”?

  這幾乎是每一次中國航天任務取得成功之際,都會出現的一種老生常談。

  比如嫦娥三號在2013年發射時,就有人將航天工程與部分地區的貧困和教育問題等聯繫在一起,稱太空探索“勞民傷財”,“不如把那些錢拿來扶貧”。

  這一次,類似的聲音也引起了外媒注意。

  在14日舉行的國新辦記者會上,就有路透社記者提問:在嫦娥四號工程方面,總共投入是多少?為什麼說這樣對納稅人資金的使用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這個問題顯然意有所指。

  國家航天局副局長、探月工程副總指揮吳豔華回應稱:“我們經過論證,按照月球背面探測的新目標實施這次任務,花的錢不多,形象地說,可能跟我們修一公里的地鐵也差不多。”

  嫦娥四號工程費用=修1公里地鐵!小銳想說,探月工程“勞民傷財論”可以休矣。

  雜音三:同意幫美國忙是“太自大”?

  在懷疑技術、質疑費用之外,有人又瞄準了“新靶子”。

  而讓他們腹誹的,是探月工程總設計師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的一個細節:

  美國科學家得知中國要發射中繼衛星並探測月背時,就提出延長中繼星的使用壽命、在嫦娥四號上放美方信標機等合作請求。

  雖然根據吳偉仁的說法,美國科學家是懷著“不好意思”的心情提出上述請求的,但中方的回答仍非常大氣:沒問題!

採訪視頻截圖
採訪視頻截圖

  正是這三個字,又讓某些“鍵盤俠”興奮不已。

  “憑什麼沒問題?”“當什麼老好人?”“就是自大。”這樣的聲音在微博上並不鮮見。

  其實吳偉仁院士在採訪中說的另一段話,已經作出了回應:

  “中方本可以選擇不告訴美方相關信息,但是中國作為大國,就要有大國的姿態、大國的氣度。”

  1月15日,華春瑩也就此評論稱:

  “科學技術的進步本來就應該服務於全人類的和平與共同進步。我們認為世界各國在開展科學技術合作的時候,都應該本著推動全人類發展進步的理念,秉持開放、合作、包容的心態。”

  在小銳看來,中國航天事業從無到有發展至今天,取得成果的受益者將是每一個中國人。

  有人說,現在才提這三大雜音,是不是有些太遲了。

  但小銳覺得,揭開謠言真相,也是在為中國航天點讚,所以任何時候發文都不晚。

  我們不妄自尊大,但也沒必要妄自菲薄。

  大家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國家好,個人才會好。我們祝福中國航天,同時也希望類似的雜音以後能少些,再少些。 (執筆/唐立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