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到底哪裡的早飯最好吃?
2019年01月17日10:13

丨吃好早餐,真的很難丨

▲ 今天,你吃早餐了嗎?

還是那句話

一日之計在於晨食呐!

過去的一年,你有好好吃早飯嗎?

不如從北到南,來看看疆域遼闊的中國,大家都怎麼吃

▲ 中國早餐地圖圖鑒。繪/Q年
北北北北北

生在北方,吃飽,很是重要。一份個大量足的早餐,是新一天元氣滿滿的開始。

▲ 吃了早餐,大力出奇蹟哦~圖/網絡

天津VS山東

煎餅餜子PK煎餅

天津人的主流早餐,就四個字兒——煎餅餜子!

對待煎餅餜子,天津人從不濫情,最吃香的永遠是“雞蛋、餜子、餜箅兒、綠豆面兒”的組合,這讓其他食材躍身成為天津晨食界的黑馬,難上加難。

▲ 攤啊攤啊~我的驕傲放縱~圖/網絡

不比餜子、餜篦兒均分天下的坦然從容,後起之秀烤腸、豆皮、榨菜、辣條無不枕戈待旦、滿心歡喜地等待食客的召喚,可任憑他們再花枝招展,純綠豆面皮兒還是最有資格稱霸江湖的老味兒,加了烤腸和辣條的,儘是異端。

當然,煎餅餜子也不能承包天津人的一年365個清晨。“漿子餜子老豆腐,窩頭大餅鍋巴菜,雲吞卷圈麵茶,來碗羊湯就燒餅”,天津晨食界,雖一家獨大,卻也不至於唯我獨尊。

▲ 這裡面,有多少天津美食是早餐?圖/網絡

山東的早餐亦是如此。饅頭、糝湯、油條、鍋餅、榨菜……但名聲最響的,還是煎餅。

“煎餅卷大蔥”,甚至成為山東人的外交標籤。和煎餅果子一樣,煎餅界,也有自己的分層。麥子、玉米、高粱、地瓜都能做皮兒,酸煎餅、菜煎餅、滾煎餅、糖酥煎餅各有屬地,最重要的是能卷一切。

▲ 看出煎餅和煎餅果子的烙製區別了嘛?圖/網絡

微甜的蔥和鹹香的豆瓣醬在打開的煎餅懷中撞出原始的經典之味;豬油泡煎餅再來點兒醬油,就著鹹菜疙瘩,艱苦歲月的回憶盡在其中;煎餅卷饊子與空手撕煎餅棋逢對手;要是給煎餅塗層花生油再捲點白糖,那怎麼說也算半個山東人。

▲ 好想吃煎餅啊!圖/網絡

北京VS河南

炒肝兒PK胡辣湯

總有一些晨食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比如北京的炒肝兒,再比如河南的胡辣湯。

炒肝兒裡的豬腸和豬肝的味道能有多美妙,就有多“騷臭”。

▲ 呃......這樣的炒肝兒,你會愛嘛?圖/網絡

裹著醬色膠狀物的炒肝兒在它的伯樂看來,是“肝香腸肥,味濃不膩,稀而不澥”的珍品。一碗地道的炒肝兒裡,須有半寸長的腸塊兒,菱形的鮮肝,細密的蒜粒兒不說,還得稀稠適中,盛在3寸墩子碗兒裡,單手五指拖碗,轉著喝下,不用勺筷盡數溜下肚。

▲ 對!就是這樣!圖/網絡

講究是炒肝兒的靈魂,洗不乾淨的內臟和用消毒液過分涮洗的內臟,都不合格。不是增加了炒肝兒的騷臭,就是讓“衛生球”的味道侵入其中,遇不上好廚子,炒肝兒就是晨食魔鬼。

至於屢屢被“網友評為最難吃早餐”的胡辣湯,不佳的賣相將一批食客拒之門外後,又因質感像“鼻涕”、滿口胡椒味遭到另一批食客的唾棄。

▲ 胡辣湯的口感,如何?圖/網絡

但對愛它的人,尤其是河南人來說,胡辣湯就是湯汁濃鬱,香辣可口的早餐基本款。沒有特定配方暗示著滋味無窮,日日創新。與油條、包子、鍋盔,千層餅、蔥油餅均可匹配,要是和豆腐腦“兩摻”,一白一醬的應和不僅美顏,還降低麻辣度,更為適口。

▲ 一把木勺,一鍋湯,這很河南!圖/網絡

山西VS陝西

不能無湯水PK饃配一切

山西人愛吃麵,湯麵也確實是山西的晨食主流。但一頓像樣的山西早餐,其實不在於必須有面,而在於不能無湯水。
▲ 金黃的小米粥里,有家的味道!圖/網絡

饅頭花捲要配上小米粥才叫完整,香濃的油茶搭著麻葉總是得宜、糝糝就著烙餅、蛋湯配著包子、糊渣渣和油旋也可以一起、羊肉不是泡在頭腦的濃湯裡,就是躺在泡饃的碎片上……

▲ 明早一起去吃麵吧!圖/網絡

在山西的清晨,干啃,是無敵的辛酸。但只要帶湯,光是聽著就有融融暖意流遍全身。

在黃河的那頭,陝西的清晨餐桌,是饃的主場。

▲這湯汁和肉質,已經感受到了一萬點的暴擊!圖/網絡

肉丸胡辣湯就著白吉饃入口的滿足,和肉夾饃配丸子粉絲湯的適口,是同一級別的豐盛;千層牛肉餅的滾燙、擀面皮夾饃的清爽、菜夾饃、八寶辣醬夾饃、羊肉泡饃、豆花泡饃……說是無饃不陝西,一點也不誇張。

蘭州VS銀川

牛肉麵PK羊雜碎

即便蘭州拉麵館開遍全國,蘭州人,也只認蘭州牛肉麵。

“紮一碗牛大”是清晨補充能量的開始。

▲ 你不喜歡嗎?圖/網絡

“一清二白三紅四綠五黃”熱氣騰騰,筷子往碗裡一撈,彈跳的麵條配著牛腱子的芬芳,“師傅,下個大寬,面多些,辣子多些”,在門口排隊年輕漢子的點菜聲中,半碗牛大眨眼下肚,嗝~“滿福”得很。

▲ 寧夏的面身等級。圖/網絡

同為西北,銀川的晨食與蘭州面貌相似。只是比起牛肉麵,羊雜碎和羊肉麵更得人胃。滿滿噹噹的一海碗裡,切成碎丁或薄片的三紅(心、肝、肺)浸在湯中、細絲長條的三白(腸、肚、頭蹄肉)冒出尖兒來,丁是丁卯是卯。若是再配上一塊茴香餅,吃到肚皮鼓鼓,堪稱絕妙。

▲ 我們永遠無法否認,內臟的美味。圖/網絡

至於羊肉麵,切丁炒熟的羯羊肉燴上羊骨文火熬製的老湯,撒上新鮮的香菜、梅豆、豆腐,再來點辣椒紅油,配著手工搓製筷子粗細的老搓面,肉的鮮香與面的筋道同時在口腔炸裂,豈不美哉?

▲ 如果一碗不夠,那麼,就來三碗!圖/網絡

新疆VS內蒙古

饢與奶茶PK蒙古包子

新疆和內蒙古遼闊的疆域,決定了他們飲食的複雜多樣,很難用一個詞精確地概括。但饢和蒙古包子,也算這兩個地方的國民早餐基礎款了。
▲ 烤饢。圖/網絡

皮牙子饢作為饢界的一把手,雖無肉饢豐滿多汁,亦不如油饢乾脆俐落,但嚼勁十足;如果說,得肥瘦均勻新鮮羊腿做餡兒的撒木薩(烤包子)和薄皮包子是新疆晨食界的硃砂痣,那麼配茯茶食用的肉餅,就是當之無愧的白月光。

▲ 撒木薩看著很酥脆的樣子,嚐起來應該有芝麻的香氣吧!圖/網絡

一路往東,來到內蒙古。

這兒有“炒米奶酒手把肉,一次喝個夠”的硬早點,一把炒米迎頭灑在切好的手把肉之上,配上磚茶,撲面而來的內蒙古風味;噴香耐饑的焙子搭上一碗羊雜碎,也算標配;“二兩稍麥憋死漢”(一兩約八個),按皮計重的稍麥要包生薑羊肉和大蔥,才合口味;燙麵的蒙古包子餡料尤豐,全羊最為正宗,奶豆腐或血腸、醃酸菜包攬入懷亦是特色……

▲ 包著肉的稍麥,是當之無愧的人間珍品。圖/網絡

南南南南南南

北方人若想與南方人比誰精緻,可謂輸了個大早。

▲ 當然,南方人也不至於精緻成這樣。圖/網絡

揚州VS廣州

早上皮包水PK早茶

與手插口袋、穿著睡衣排隊買煎餅餜子的北方人不同,來到揚州和廣州,衣著得體優雅等位,或早起到店占位,才是常態。

拌乾絲、風味糕、蟹殼黃、千層糕、翡翠燒賣、三丁包;清湯麵、脆火燒、龍井茶葉香氣飄……光是菜名就叫人燃起一嚐究竟的慾火。“先開窗,後喝湯”,一根吸管能成全蟹黃湯包的一生;“共和春”紅湯蝦籽餛飩加了蛋清的面皮筋道;“富春茶社”白湯脆魚麵的濃湯澆頭醇香非常……

▲ 乾絲、湯包和燒賣,揚州早茶的經典滋味。圖/網絡

與揚州相比,廣州的早茶更為隨意,也更社交化。

“飲左茶未”的晨間問候只是早茶深入生活的第一彈,食不厭精,“一盅兩件”怎麼歎,才是彰顯品味的低調法寶。

▲ 顏值與實力並存,說的就是廣州茶點吧!圖/網絡

蝦餃皇還是干蒸燒賣?馬蹄糕還是蘿蔔糕?蓮蓉包還是流沙包?娥姐粉果還是干蒸燒麥?從花樣百出的各色茶點中挑出最愛的兩件,無疑是選擇困難症的噩夢。

三四五人圍坐一桌,或交流感情,或洽談生意,主人倒茶時客人輕叩桌面的食指和中指里透著謝意、細嚼慢嚥,輕聲細語間便是一個上午。

▲ 不必言語,謝意已達!圖/網絡

為生計奔波的年輕人們很難坐下來花幾個小時享用晨食,便利店保溫箱里的各色包子也理所當然地成為他們的選擇。

廣西VS弗蘭

米粉PK米粉

嗦粉,聽著就酣暢淋漓。廣西和湖南的晨食食譜上,不能沒有米粉。

按兩(liang)賣的廣西米粉,下鍋一煮便舒展開來,酸辣香臭,盡在碗中。

▲ 碗碗有湯不見湯,才算地道的桂林米粉!圖/網絡

豬雜、牛雜和鮮肉配膏湯煮熟的玉林生料粉;得叉燒、脆皮、牛腩、豬蹄、扣肉加持的桂林米粉;把肉沫、紫蘇、酸檸檬一攬入懷的蒲廟生榨粉;豬肝、腸粉、酸筍豆豉參與的老友粉;臭得任性、香得銷魂的螺螄粉……諸粉薈萃,難分伯仲。

▲螺螄粉,又是一碗充滿爭議的食物。圖/網絡

廣西各地均有米粉,弗蘭也不甘示弱。

弗蘭人的早晨,不嗦到滿面油汗,嗬氣連連不算過癮。即便酷夏,米粉店裡也總有光著膀子嗦粉的大爺。

▲ 這牛肉也太大塊了吧!圖/網絡

上班族們的清晨永遠腳步匆匆,來一碗米粉,端到馬路牙子上坐著,甩開腮幫子大口吸食,面前充當餐桌的小板凳上擺著的,可能是——

自添辣椒的長沙清湯肉絲粉、牛里牛氣的常德津市牛肉粉、粉粗湯少的湘西米粉、依仗蛋與豆芽的株洲醴陵炒粉、“紅油臊子、粗獷圓粉”的邵陽米粉……

▲ 株洲醴陵炒粉。圖/彙圖網

雲南VS貴州

小鍋米線PK羊肉粉

到了雲南,是一定要早起覓食的。

破酥包得雲腿真傳、燒餌塊與煎餅餜子神似、米漿粑粑在火床上劈啪翻烤、撒了辣子的稀豆粉蘸油條很是地道、糯米飯糰裹著白糖或豆面嚼勁兒十足、卷米粉沾著“油辣子”回味無窮……

但要說雲南晨食界的巨頭,還看米線。而米線界的早餐擔當,又以小鍋米線為尊。錚亮的銅鍋架在炭火之上,高湯快煮的酸漿米線與肥瘦均勻的碎肉歡騰,鮮嫩的豌豆尖在一干配料之後最終加入,待到麻辣紅油迎頭澆上,一份小鍋米線才終能面客。

▲ 小鍋米線。圖/網絡

雲貴早餐,和而不同。

在貴州,油炸洋芋粑的金黃與辣子堪稱絕配;一坨糯米飯的芬芳足夠滋養整個上午;一碗色香味三絕的旺腸面辣香湯鮮;一份兒豆花面柔軟滑爽;一籠刷把頭面軟餡香……

▲ 看著寡淡,吃著美味。圖/視覺中國

但貴州胃總也離不了的,還是一碗羊肉粉。

無論是興義、遵義、金沙、黔西、還是六盤水,都有羊肉粉的“半城之地”。新鮮的羊肉被切成薄片,配上爽滑的米粉,加入鮮美的羊湯,得各色調料與油辣椒加持,入口即化。桌上瓶瓶罐罐里盛放的各色辣椒,成全著個別口味。

▲貴州羊肉粉。圖/視覺中國

四川VS重慶

各種粉與面PK重慶小面

什麼是四川早餐的代表?回答不了。
▲ 宜賓燃面,總有姓名。圖/網絡

綿陽米粉兒是綿陽的早餐標配、南充遍街都是的蒼蠅粉館里少不了油干、西昌米粉以內臟為哨、瀘州白糕糯香鬆軟、宜賓燃面聲名在外、內江的麵食一條街熙熙攘攘、達州肉湯圓自成特色、傷心粉走出資陽……

▲ 瀘州白糕。圖/彙圖網

重慶人對早餐麵食的態度與四川人相比,更加專一。

佐料是小面的靈魂,"干溜"(拌麵)、"提黃"(偏生硬)、"加青"(多加蔬菜)、"重辣"(多加油辣子)的私人定製是對食客最大的誠意,更有"細面"、"韭菜葉"、"寬面"三種面身供人選擇。

▲ 重慶小面,很多人偏愛碗雜。圖/網絡

饒是三角粑和圓粑香甜軟糯、生煎稍麥小腹鼓鼓、麻圓酥香燙口、甜鹹豆花各具魅力、紅湯抄手一聽就滿口生津……也終敵不過一碗熱氣騰騰的小面誘人。

武漢VS南京

過早PK鴨鴨

從老字號到街頭巷尾的無名小攤,數不勝數的美味在武漢清晨的舌尖綻放,“吃一個月都不帶重樣”的傳說,可真不是在吹牛。
▲ 怎麼樣?豆皮美嗎?圖/網絡

“邊走邊七”,是“武漢伢滴驕傲”。端著熱乾麵的碗,掛著面窩的袋兒,排著紅豆麻薯包的隊,唸著冰鎮綠豆湯的味兒…….過早戶部巷,宵夜吉慶街。

老通城的豆皮、蔡林記的熱乾麵、四季美的湯包、田恒啟的糊湯米粉、厚生里的什錦豆腐腦、民生食堂的小小湯圓……活色生香的早點煙火氣,是打開武漢的正確姿勢。

▲ 沒有人過了早,還不愛武漢。圖/網絡

至於南京的清晨,鴨血粉絲湯的存在加深了“沒有一隻鴨能活著離開南京”的可能性。奶白的湯底上飄著星星點點的辣油,掰開的鍋巴泡進碗裡飽吸湯汁,不複酥脆,但足夠鮮美。

▲ 在“鴨都”南京,鴨血能做粉絲湯,鴨油可燒鴨油餅。圖/舌尖

四四方方的茶糕軟糯甜美、飽含雞汁的回鹵肝香濃開胃、雪白的蒸兒糕熱氣騰騰 、新鮮的油端子色澤金黃、肥厚的老滷麵澆頭肥而不膩、牛肉鍋貼香氣縈繞……共享著南京的晨食餐桌。

▲ 茶糕。圖/南京吃貨指南

好啦,盤點到此結束,且再聽一言

這世間,吃法百般,活法亦是。

在徐徐展開的2019,乃至餘生,都別忘記,好好愛自己,好好吃早飯。

讓你百吃不膩的早餐,又是哪一口?

“地道風物”是來自《中國國家地理》旗下的原創內容公眾號,這裏彙聚了一群熱愛山川美食的人,立誌於“尋訪最佳物產、捕捉匠心民藝、分享最本真的生活方式。”

(原標題:《中國到底哪裡的早飯最好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