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春季高考英語太難?市教育考試院院長作出回應
2019年01月17日20:51

原標題:上海春季高考英語太難?市教育考試院院長作出回應

上海春季高考英語難出新高度?

一則題為“上海高考春考結束,資深教師發圈已爆:無顏見江東父老!”的帖子近日在網上熱傳。該帖中,一名自稱退休的英語教師表示,“慶幸作為外語教師已經退休了,否則難逃此劫,因為我的學生必定大面積失敗……”,試題內容涉及英劇、美劇,以及英美報刊多篇原文,難度較大。

1月17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從上海教育考試院獲得最新回應。上海市教育考試院院長鄭方賢表示,春考英語難度沒有網傳的那麼高,別被帶偏了。

上海市教育考試院 資料圖

鄭方賢說,網上以未改編的語篇原文判斷考試難度是不準確的。而網上部分帖子稱“能讀專業刊物至少需要1.5萬到2萬閱讀詞彙量的積累”、“試題來源、取材愈發傾向於英美的原版報紙、網站(這次甚至還有美劇)”,更是誤導公眾。

對於標題類似“春考英語12000詞的缺口,試題與考綱的鴻溝究竟怎樣跨越?”的文章,鄭方賢認為,這是在把學生引向校外培訓,再加上每個帖子結尾處的微信、微博地址,以及培訓機構名稱甚至廣告語,就知道這是市場或利益的作用。

澎湃新聞記者從上海市教育考試院瞭解到,在英語國家的原版素材中選擇適合的語料是上海英語高考命題的一貫做法,且規定所選擇語料的話題與內容必須符合相應課程標準的規定,試卷設計也必須滿足有關考試方案的要求。

此前,有網友憑著參加2019年春考考生的回憶,搜索與英語試題有關的原文素材後發現,從聽力、閱讀理解、完形填空到寫作的不少題目來自英美報刊或網站的原文。網傳熱帖認為,完全理解這些文本所需的閱讀詞彙超出高考所要求的詞彙量,因此有人質疑春考英語試卷的難度是否超出了標準。

對此,鄭方賢舉例說,本次上海春考英語試卷詞彙部分的文章“Everyone a Changemaker”選自“New York Times”,原文共19個段落、860詞。試題節選了原始素材中介紹“changemaker”(變革者)這一新理念的部分,形成一篇6個段落、350詞的文章。這種做法是對原始語料進行恰當剪裁,確保考生能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所有試題。

另外,上海春考英語試卷對原文中超出考生認知水平或不在高考詞彙手冊範圍內的單詞也進行了處理。

例如,此次試卷完型填空的原文中有“carbon footprint”這一短語,雖然這兩個單詞本身並不超綱,但組合在一起表示的“碳足跡”這一含義考生未必瞭解。因此,試卷對這個詞彙進行了改寫。

鄭方賢表示,高考必須具有區分度,選文的話題也會涉及人文、社會、科學、經濟等多個領域,尤其是選用的語篇或詞彙要呈現一定的梯度,以保證不同能力水平的考生體現出自己的水平。

同時,高考也必須給教與學帶來正向的反撥作用,因此,試卷命題的設計既要突出基礎性和綜合性,也要體現應用性和創新性。

“考試測評是專門的學問,有其自身的方法與規律,它的任務就是按照考試設計方案命製最為合適的試題,目標就是以最大的可能性測評出考生的真實能力。”鄭方賢強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