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議遭議會下院高票"否決" 英國脫歐出路到底在哪兒
2019年01月16日12:35

  協議遭議會下院高票“否決”,英國脫歐出路到底在哪兒

  ▲資料圖。
▲資料圖。

  當地時間1月15日晚,英國議會下院就特雷莎·梅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草案進行表決。協議最終支持票為202票,反對票為432票,懸殊竟高達230票。

  脫歐協議被高票“否決”

  英國媒體高度關注此次投票,稱其攸關英國未來數十年“國運興衰”。結果出來後,媒體一片嘩然,有的稱“梅首相遭遇現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慘敗”,有的稱“議會發出了二戰後最強的反對聲音”。

  梅看到投票結果的瞬間,沒有任何表情,也許“喜怒不形於色”,也許“哀莫大於心死”。不管怎樣,近兩年來櫛風沐雨談判出來的“成果”已經灰飛煙滅。問梅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其實梅首相知道她要輸,只是沒料到輸得如此之慘。她將原定去年12月11日的投票推遲一個多月,馬不停蹄地四處做工作,頗有“知其不可而為之”的悲壯。

  就在投票前一天,梅政府還有官員聲稱可將投票差距控製在100票之內,未曾想被重重地打臉。

  按理說,梅首相的脫歐協議解決了英歐間的大部分問題:雙方確認了保護對方公民權益,談妥了390億英鎊的“分手費”,明確了至2020年底的脫歐過渡期,防止了北愛與愛爾蘭出現“硬邊界”,勾勒了英歐未來關係的框架。既然如此,為何該協議如此不招議員們待見呢?

  梅政府脫歐協議難讓各方滿意

  從協議內容看,梅首相想讓各派都滿意,卻導致各派都不滿意。

  硬脫歐派認為英國留在關稅同盟卻不能自主退出,只會淪為歐盟“附庸”;北愛民主統一黨認為如將北愛納入歐洲單一市場,而英國本土在關稅同盟,只會疏遠北愛與英國本土的關係;留歐派卻認為英國應進一步向挪威模式靠攏,即使脫歐也要更軟些。

  從投票目標看,儘管梅不斷呼籲議員為了國家利益來投票支持協議,但大家還是奔著各自的“小目標”。

  硬脫歐派覺得英國脫歐了不能又繳高額“會費”,還給歐盟當“小弟”,因此傾向於“快刀斬亂麻”,干乾淨淨地脫歐。工黨一直沒有提出明確的脫歐主張,只想著怎樣用好脫歐機遇將保守黨弄下台,因此“逢梅必反”。北愛民主統一黨在北愛邊界問題處理上對梅心懷不滿,藉機給梅一點顏色看看。

  從談判策略看,反正離脫歐時間只有70多天,各方都在“走邊緣”,比比誰先眨眼。梅首相反複強調“要麼選擇她的協議,要麼就無協議”,希望通過訴諸對無協議脫歐的恐懼,拉到更多支持票。

  硬脫歐派乾脆順勢將時間耗光,直接無協議脫歐。再說無協議脫歐也沒什麼好怕的,只要“加強管理”即可。留歐派也樂得各方僵持不下,如果其他路都走不通,民意也許會大逆轉,要求進行二次公投實現留歐。

  總之,迷茫、憤怒、分裂的議員們再次重創了梅首相。梅首相傷痕纍纍,工黨領袖科爾賓則嗅到了權力的味道。圖窮匕現的時候,他已迫不及待地“拔匕而起”,發起了對梅首相的不信任動議,冀圖引發提前大選,給梅致命一擊。本週三議會將就此進行辯論。

 ▲資料圖。圖/視覺中國
▲資料圖。圖/視覺中國

  特雷莎·梅被拉下馬的可能性不大

  不過,梅首相被拉下馬的可能性非常小,此前梅已承諾完成脫歐就“讓賢”,已得到黨內多數支持。而且對保守黨而言,執政比脫歐更重要,所以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絕不含糊,不會讓工黨得逞。北愛民主統一黨雖然在鬧情緒,但作為只有10名議員的小黨,好不容易混到了“造王者”的角色,理當且行且珍惜。

  根據規定,梅首相需在三個工作日內拿出替代方案,目前最大的可能是梅提出與歐盟重啟談判。

  歐方也沒有將談判大門關死,德國外長馬斯也曾表示可以考慮進行更多談判。可問題是能談出什麼。正如梅首相抱怨,“議會投票已表明不支持該協議,但說不明白到底支持什麼”;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警告英國“時間緊迫,盡快澄清訴求”;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略帶嘲諷地發推特,“既不想無協議,又不要唯一的協議,誰能說清楚出路到底是什麼”。

  從230票的巨大懸殊看,英方對目前脫歐協議的小修小補已無濟於事,只有與歐盟談判後,對協議進行“脫胎換骨”式的改造。要完成如此艱巨任務,除非英歐雙方同意推遲脫歐。

  在新的談判中,英方可能大幅改變立場,挪威模式、永久關稅同盟、二次公投、無協議脫歐等主張又會輪番登場,很可能仍然七嘴八舌,誰也說服不了誰。

  到頭來,英國脫歐的結局很可能是:大鬧一場,然後不知如何離去。

  □邱靜(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