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爭當下一個“馬斯克” 中國公司挖Tesla牆腳
2019年01月16日12:36
1月7日,Tesla上海工廠開工儀式,人們冒雨參加
1月7日,Tesla上海工廠開工儀式,人們冒雨參加

  導語:彭博社今日發表文章稱,當Tesla在中國開工廠時,中國電動汽車公司也在Tesla的後院“挖牆角”。在Tesla所在的矽穀地區,十幾家由中國公司擁有、或由中國公司投資的電動汽車製造商正在開設新店,或聘請馬斯克的前同事。彭博社NEF的中國研究主管Nannan Kou稱,大多數中國的電動汽車製造商為科技公司,他們的優勢不在於造車經驗,而在於瞭解中國消費者的消費行為。

  以下為文章主要內容:

  當Tesla在中國招聘之際,中國的公司也在Tesla的後院“挖牆角”。

  Tesla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上週出席的Tesla上海超級工廠(Gigafactory)開工儀式,標誌著中國將迎來全國首個完全由國外汽車製造商控股的工廠。與此同時,在Tesla所在的矽穀地區,十幾家由中國公司擁有、或由中國公司投資的電動汽車製造商正在開設新店,或聘請馬斯克的前同事。雖然這些資金充足的創業公司中,有些甚至還未出售一輛汽車,但他們正在收購工廠,在公共道路上測試原型,入住舊金山灣區的奢華辦公室。如果能聘請Tesla的前高管,那可是頭等喜事。

馬丁·艾伯哈德駕駛他的TeslaRoadster
馬丁·艾伯哈德駕駛他的TeslaRoadster

  “每個人都夢想成為下一個埃隆·馬斯克——中國的埃隆·馬斯克,”Tesla聯合創始人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說。當初,Tesla還不叫Tesla,叫Tesla汽車。在中國電動汽車製造商——重慶小康股份旗下的SF Motors收購了艾伯哈德繼Tesla之後的創業公司後,他便加入了SF Motors的董事會。

  曾經的中國富豪賈躍亭創辦的法拉第未來聚集了大量的前Tesla員工。法拉第未來去年在加州漢福德的一個翻新的輪胎工廠開始生產工作。這個工廠距離Tesla的佛蒙特工廠約200英里。根據LinkedIn上的搜索結果顯示,超過70多位法拉第未來的員工曾經在Tesla工作過——只不過在法拉第未來近期裁員事件後,這些人大多也已經離開。法拉第未來也絲毫不掩飾獲得“頂級人才”的喜悅,比如聘請Tesla的前知識產權和訴訟主管傑夫·瑞舍爾(Jeff Risher)。

2017年,尼克·桑普森(左)與賈躍亭(右)在拉斯維加斯發佈FF91
2017年,尼克·桑普森(左)與賈躍亭(右)在拉斯維加斯發佈FF91

  拜騰(Byton)系騰訊投資的一家創業公司,最近剛獲得一輪5億美元融資。公司聘請了前Tesla高管湯姆·維斯那(Tom Wessner)擔任其全球供應鏈高級副總裁,另外還挖走Apple的前設計師傑夫·鍾(Jeff Chung)。作為未來移動品牌之一,拜騰在加州聖克拉拉設有辦公室,在洛杉磯擁有一個全新的人工智能實驗室。該實驗室以研究開發為主。

  這家新興的汽車製造商經常安排中國要員參觀其在矽穀的辦公室。

  “人才都聚集在這裏,”拜騰的發言人安德魯·赫斯(Andrew Hussey)說。公司計劃今年在中國推出首款量產車型,並預期於明年針對美國市場推出新的電動SUV。

  根據Pitchbook的數據,去年,中國對房地產與賭場等行業的激進併購行為進行了打壓。即便如此,國內電動汽車製造行業獲得的風投資本依舊翻了一番,達到64億美元。許多Tesla的模仿者開始與馬斯克的美國競爭對手形成聯盟。

SF Motors在加州聖克拉拉展示SF7
SF Motors在加州聖克拉拉展示SF7

  艾伯哈德是中國電動汽車創業公司聘請矽穀大牛的終極典範,哪怕他的前僱主SF Motors聽起來跟中國創企很不沾邊。公司在聖克拉拉的辦公室也擁有典型的矽穀風格:乒乓球桌、定製午餐、健身房等。

  2007年,艾伯哈德迫於馬斯克的壓力,離開Tesla。彼時,他未曾料想到,當他在2017年把另一家創業公司InEVit出售給SF Motors時,自己會受僱於一名中國富豪。SF Motors的母公司為重慶小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一家中國的汽車和汽車零部件製造商。SF Motors的創始人為重慶小康汽車董事長張興海之子張正萍。

中國投資的電動汽車製造商在加州的足跡
中國投資的電動汽車製造商在加州的足跡

  “如果你在中國市場上出售的汽車鍍了一層層厚厚的西方光澤,相比於沒有西方鍍金的同款汽車,你可以抬高30%以上的價格,”艾比哈德說,“那麼,怎樣才能獲得西方鍍金呢?在矽穀開公司,招聘西方技術人才。”

  隨著馬斯克的公司日漸龐大,從Tesla挖牆腳也越來越容易。十月份,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Tesla團隊”擁有近45000人,並且打算定期裁撤高管和其他工作人員。北京青雲創投部分投資的Lucid Motors聘請了Tesla的前車輛工程副總裁彼得·羅林森(Peter Rawlinson),擔任公司的首席技術官;公司又搬到了一個更大的辦公場所,且與Tesla工廠僅一灣之隔;同時公司還獲得了沙特公共投資基金的10億美元投資。

  Tesla在中國和北美的新聞辦公室暫未回覆評論請求。

Lucid Motors的CTO彼得·羅林森
Lucid Motors的CTO彼得·羅林森

  位於廣州的電動汽車製造商小鵬汽車(XPeng Motors)去年獲得9億多美元融資,投資方包括阿里巴巴、富士康和 IDG Capital。公司在Google所在地的山景城設立了辦公室。公司董事長何小鵬擁有四輛Tesla。就職於小鵬汽車的前Tesla員工包括機器學習專家穀俊麗。

  總部位於上海的蔚來汽車(NIO)去年在美國上市,隨後公司在聖何塞的辦公規模擴大了一倍。據公司所稱,其已經向消費者交付了11000多輛汽車。公司目前市值約70億美元。根據LinkedIn上的資料顯示,超過100多名蔚來汽車員工曾就職於Tesla。公司拒絕就與Tesla的任何聯繫發表評論。

  彭博社NEF的中國研究主管Nannan Kou稱,大多數中國的電動汽車製造商為科技公司,他們的優勢不在於造車經驗,而在於瞭解中國消費者的消費行為。

蔚來EP9電動汽車
蔚來EP9電動汽車

  “他們的競爭優勢在中國,”他說,“美國市場於他們而言,是錦上添花。”

  然而,國內市場優勢在未來幾年恐會受到影響。馬斯克稱,Tesla的上海超級工廠可以在2019年年底前開始量產Model 3。大眾汽車也在興建工廠,與本地合作夥伴合作生產電動汽車。同時,中國政府擬減少一直以來對購買電動汽車的補貼。

  “矽穀辦公室和前Tesla員工的加持,不再如以前那般奏效,”Kou說,“熱門的車型,酷炫的功能,以及有效的產能和可靠的銷售額才是眼下真正的關鍵。”

1月7日,馬斯克(右二)在Tesla上海工廠開工儀式上
1月7日,馬斯克(右二)在Tesla上海工廠開工儀式上

  至於中國的馬斯克模仿者是否能夠找到一條出路在美國銷售電動汽車,則是另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監管、勞動力和供應鏈等等都存在挑戰,更不必說其他的市場及國際政治形勢。

  此外,中國的電動汽車製造商還必須防止進入中國市場的國外汽車製造商在中國市場上爭奪人才。在Tesla上海超級工廠的開工儀式上,馬斯克表示,今天聘請的一名中國工程師將成為工廠的首席執行官。

  艾伯哈德說,眼下,中國的電動汽車創業公司仍可以靠著沾Tesla的光,繼續生存下去。他說:“中國市場足夠龐大,資金也足夠充裕,他們可以大膽下注。”(圖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