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考拉上的“那隻加拿大鵝”是真是假陷“羅生門”
2019年01月16日18:32

  新京報記者 梁辰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柳寶慶

  遭遇售假質疑的網易考拉希望尋求自證,但工廠驗真之旅卻並不順利。

  2018年底,線女士在網易考拉上購買了一款灰色加拿大鵝羽絨服。在收到貨後,線女士發現做工粗糙,便拍攝防偽標、水洗標和產品標識等局部細節,通過郵件與加拿大鵝公司聯繫求證。線女士稱,得到郵件的回覆是,根據提供圖片,該產品不是加拿大鵝正品。

  隨後,線女士向黑貓投訴平台投訴網易考拉,要求其履行假一賠十的承諾。隨後網易考拉表態,內部核查供應鏈憑證後,確認採購鏈路完整,售出產品為海外在售正品。

  1月15日,網易考拉工作人員在浙江省杭州市東方公證處兩位工作人員的見證之下,帶著公證處封裝的商品前往廣東省東莞市高龍東路5號金巴倫製衣廠。網易考拉方面稱,加拿大鵝官方回覆郵件中提供了這一地址,是其在國內唯一指定的維修點,兼具驗真能力。

  不過,下午3時,到達該廠後,工廠方面一度拒絕收貨,並表示不能提供驗真。幾經交涉,在公證人員的監督下打開包裹,三方檢查商品,並重新打包封裝。工廠代表出具未蓋有公章的收據,並在公證人員陪同下將貨物送進辦公樓。

  對於接下來的進展。工廠代表並未回應何時送往加拿大,網易考拉透露,其已擁有該商品物權,線女士已退貨;線女士則告訴記者,“(我的)訴求就是二次公證後公平公正驗證真偽”。在加拿大鵝官方未直接披露結果前,三方目前就商品真假,以及整個過程存在不同的說法。

  1月16日,網易考拉方面提供的加拿大鵝回覆郵件顯示,加拿大鵝要求其將商品寄送進行檢查和後續服務,周轉時間為收到後的2周。

  當天,新京報經濟新聞直播中曾多次@經微博認證的加拿大鵝官方微博,但該微博一直未做出回應。此外,截至記者發稿時,加拿大鵝官方尚未回覆記者的郵件詢問。

  網易考拉啟動驗真之旅

  1月14日晚,網易考拉曾發佈聲明,“本著對消費者負責的原則”,尋求權威鑒別渠道,給消費者客觀精準的答覆。加拿大鵝官方通過郵件告知,“可將商品送至其中國大陸指定的售後維修機構進行實物鑒別真假”。網易考拉還公開邀請線女士前往見證。

  網易考拉還公開表態,如果經鑒別商品為假貨,將公開賠禮道歉,賠償線女士精神損失費,並假一賠十;如果為正品,則要求線女士公開賠禮道歉,退還網易考拉所墊付費用。在聲明發佈當天,網易考拉邀請包括《新京報》在內的多家媒體全程見證驗真之旅。

  1月15日早上8時16分,記者與網易考拉工作人員前往位於浙江省杭州市體育場路538號的公證處取貨。一位網易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考拉認為照片驗證存在誤差,所以聯繫了加拿大鵝官方,得到回覆稱,在東莞有一家其認可的售後維修機構,提供驗真服務。

  一名網易法務與兩位公證處工作人員共同將裝有羽絨服的包裹裝進旅行箱,並由公證貼條封存。隨後,雙方前往杭州蕭山機場,乘坐當天的南方航空公司的班機前往廣州,再由路上交通前往位於東莞的金巴倫製衣廠。

  15時13分,有多位網易工作人員與此前出發的網易工作人員和公證處工作人員在工廠前彙合。網易考拉公關負責人雷佳燁告訴記者,剛剛得到通知,工廠接到加拿大鵝方面告知,今天或不能直接驗真,需要將商品移交至工廠,再由工廠郵寄到加拿大鵝進行鑒定。

  於是,當天的驗真變為了交接儀式。不過,由於雙方對於交接過程中的程式存在爭議。期間,網易考拉方面向記者透露,工廠廖姓負責人將出面做出回應。

  不過,約一個小時後,網易方面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為避免其經銷商身份對鑒定結果產生誤導,其此前是以消費者身份聯繫加拿大鵝官方,並從後者的郵件中獲悉工廠的地址。

  此外,雷佳燁告訴記者,目前已經向線女士支付三倍貨款,“嚴格來講,這件衣服已經歸網易考拉所有,不歸線女士所有”,線女士知道此事,但並未對外披露。隨後,網易考拉工作人員出示了截圖後的轉賬記錄和線女士退貨憑證,但並不允許記者拍照。

  與此同時,網易考拉法務人員在手機上修改希望工廠提供的“接收確認函”。但網易考拉並不能與工廠負責人取得直接聯繫,而是通過工廠一位杜姓保安隊長聯絡。直到17時21分,三方才開始交貨,而工廠負責人並未現身,而是由該保安隊長簽收。

  21時03分,網易方面披露進展稱,今天沒有得到實物鑒別的結果,接下來將持續敦促加拿大鵝官方盡快完成實物鑒別,公佈結果,並對支付線女士三倍金額問題進一步解釋稱,“不做‘退一賠三’,線女士不願將商品寄回,無法推進商品鑒別進程”,“雙方最終能達成共識”。

  加拿大鵝指定工廠僅保安隊長出面,稱只能維修,不驗貨

  根據網易提供的加拿大鵝回覆郵件,記者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該系統顯示,東莞金巴倫服裝有限公司註冊成立於2004年8月,其唯一股東為香港註冊的溢峰發展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為210萬美元,其總經理、法定代表人為包琴敏。

  2009年9月,該公司曾發生股東變更;2015年8月,股東備案後,包琴敏不再擔任董事長轉為執行董事;2016年11月,該公司變更經營範圍,增加了服裝加工,以及提供服裝售前售後及採購、跟單、品控、打板服務。

  不過,工商資料信息顯示,該公司所在地為東莞市高埗鎮盧溪村。記者查詢地圖發現,該地址與工廠所在地相距812米,均位於高龍中路沿線。記者在現場觀察發現,工廠大門內有一棟五層樓高的建築。

  由於工廠拒絕記者進入,記者能夠觀察到的只有該建築陽台有很多外掛衣物,以及一個窗戶內有貨架上擺有貼條的白桶。記者採訪期間,有附近村民前來詢問是否有衣服出售。記者亦發現其大門後有一處空蕩的遮陽棚,一面鏡子上貼著“衣服出售,恕不退換”的字條。

  1月15日下午,工廠方面僅由一名掛牌上寫保安隊長的杜姓員工出面,其身著有“執勤”字樣的黑色外套。編號為“ZQ0112”。該杜姓保安隊長稱,已聯繫工廠廖姓負責人,但其因工作忙不能現身,而且不瞭解該事件情況所以不能出面解決。

  該保安隊長曾在記者面前,撥打一名標註為“阿信”的手機號,並聲稱這就是廖姓負責人,但該電話並未接通。隨後,他表示,工廠只能維修,不能提供驗真,但隨後其又表示,工廠只能接收真貨。最終,他出示了一份在印有公司名稱的信紙上手寫的收貨憑證。

  記者看到,該“收條”上寫著,“2019年1月15號16點(後改為17點)收到壹件女式派克大衣”,落款為“東莞金巴倫服裝有限公司”,並蓋有收貨章。

  經過網易與其交涉,該保安隊長最終在收貨環節同意將商品的尺寸、顏色,以及網易不斷要求的貨品識別碼抄寫在了該收條上。該保安隊長帶兩名公證處工作人員進入工廠,但並未允許網易工作人員和記者共同前往。

  該保安隊長告訴記者,封裝好的產品已送往該工廠辦公室,但並未透露更多的細節。對於接下來工廠有哪些計劃,他表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郵寄給加拿大鵝,也並不知道結果何時會反饋。

  自稱買到假貨的線女士未現身,稱希望公平公正驗證真偽

  1月16日,線女士本人並未到現場見證,而且也沒有委派其他人前往。一位自稱與線女士有聯絡的媒體表示,線女士當天從日本已搭乘飛機回國。

  1月16日下午6時44分,記者通過黑貓投訴平台聯絡到了線女士。當晚10時49分,線女士通過微信回覆記者提問,對網易考拉公佈的結果稱:“網易考拉的聲明和我一直溝通的一致”,三倍補償金是雙方為了更快地進行實物驗真而達成的相互妥協結果,“並不是對此事的最終了斷”。

  記者查詢現場拍攝到的順豐訂單號發現,該快遞為1月4日16時02分由北京市朝陽區常營寄出,1月5日13時45分在杭州簽收。

  線女士還表示,“今天的事件說明,昨夜其向網易要求出具的他們和加拿大鵝總部的官方溝通文件的重要性。沒有此官方的文件,加拿大鵝中國的售後是不會接受實物真假認定的,這也是被拒之門外的原因。”

  不過,線女士並不認同工廠保安簽收產品並出具收據,並表示其原本建議二次公證後,填寫加拿大鵝官方申訴表並將產品寄往加拿大。

  對於接下來的訴求,線女士表示,二次公證後公平公正驗證真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