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閃、馬桶MT、聊天寶“群毆”微信?
2019年01月16日03:59
羅永浩的子彈短信已升級為“聊天寶”。
羅永浩的子彈短信已升級為“聊天寶”。
1月15日,字節跳動發佈了社交產品多閃。B06-B07版圖片/受訪者提供
1月15日,字節跳動發佈了社交產品多閃。B06-B07版圖片/受訪者提供

  多閃、馬桶MT、聊天寶“群毆”微信? 

  張一鳴王欣羅永浩同一天推出社交新產品;社交圈多金,微信地位短期難撼動

  再過5天,曾經那個象徵“新潮”“好玩兒”的微信(WeChat),將迎來8歲的生日。8年來,“加個微信吧”成了人們常掛在嘴邊的短語。8年來這款新潮的聊天工具成功取代短信成為居家工作必備,一會兒不看可能會感到焦慮。

  過往幾年時間,社交領域只有兩類產品——微信和渴望成為微信的產品。超過10億的月活躍用戶,讓微信成為國內社交領域當之無愧的霸主。

  社交霸主地位不是生來就有的,自它誕生之日起便遭到諸多對手的挑戰,小米科技的米聊,網易的易信,阿里的來往,還有陌陌和飛信。然而,幾年下來,微信一家獨大,其他的則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微信獨大久矣,但不是沒有人覬覦它的位置。眼下,就發生了一場劍拔弩張的緊張時刻。

  1月15日,“微信之父”張小龍在廣州發表完長達四小時的演講之後僅6天,張一鳴的字節跳動、羅永浩的快如科技,以及原快播創始人王欣的雲歌人工智能,在同一天發佈了自己的社交應用程式——多閃、聊天寶和馬桶MT。

  這次三大“門派”彷彿是提前商量好的,同一天發佈社交產品,著實耐人尋味。就現狀而言,三款社交產品都有自己的殺手鐧,它們誰最有可能撼動微信地位,社交“王國”格局如何演變,現在言之尚早。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得用戶者得天下”這句話在社交領域最適用。

  沙場點兵,三款社交產品同日齊發

  張一鳴終於出手了。

  一直以來,字節跳動,也就是更名前的今日頭條,都被視為騰訊最大的潛在競爭對手,其與社交佈局有關的一舉一動也最受關注。

  1月15日,在社交產品發佈會前,字節跳動對這一項目的保密,吊足了市場的胃口,以至於發佈會前一晚,這一產品的定位和名稱都沒有流出。發佈會當天,會場幾近爆滿,現場不乏行業分析師、投資人、產業鏈相關人士。

  發佈會上,抖音總裁張楠宣佈推出首款社交產品“多閃”,定位“短視頻+社交”,並將以獨立應用程式的形式運營。這意味著頭條系踏進了社交領域。

  今日頭條CEO陳林在現場稱,“社交肯定是我們的重點,我在微頭條上說自己對社交有想法,這(多閃)只是一個想法,春節後可能還有另一個想法”。這或許暗示字節跳動未來還將在社交領域有大動作。

  同一天,王欣的匿名社交產品馬桶MT登場亮相。

  馬桶MT因王欣的身份而備受期待。一方面,這是他在出獄後的回歸之作,大批希望“還快播一個會員”的網友對此熱烈歡迎;另一方面,骨子裡流淌著“產品經理”血液的王欣,希望借此新作再次證明自己。

  在王欣眼中,馬桶MT只是熟人匿名社交中的一個狹縫,打聽消息亦是一個相對低頻的場景功能,“機會就在狹縫裡,狹縫中往往能夠看到更大的一片天地。”在王欣看來,匿名社交是剛需,而且是一個已經被證明有需求的市場,但一直沒有見到有產品做得很好,因此他決定下場參賽。

  如果說馬桶MT是王欣東山再起的武器,那麼子彈短信的更新可能就會是羅永浩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去年8月,子彈短信一經推出,便在App Store免費排行榜躥升到榜首的位置。羅永浩也高調宣佈快如科技在短短6天時間內,就得到51家VC和7家科技巨頭的戰略投資部的關注。如今,子彈短信已經跌出App Store免費排行榜前200。

  在增加一些新功能後,子彈短信已升級為“聊天寶”。記者通過內測版留意到,聊天寶主打“聊天賺錢”,其模式與趣頭條有一定相似,即通過網賺的形式增加用戶黏性。此外,聊天寶還有電商業務,該業務目前由拚多多提供。

  微信不淡定了?

  在1月15日抖音的發佈會現場,觀眾使用微信“掃一掃”功能掃瞄多閃二維碼鏈接時,頁面顯示“已停止訪問該網頁”。記者體驗發現,現場使用手機系統自帶的掃碼功能,或其他軟件的掃碼功能可以正常登錄網頁,並下載“多閃”內測版。

  新京報記者就此向騰訊方面求證,對方並未以官方口徑作出回覆。

  在多閃之前,“馬桶MT”的下載頁面也無法使用微信打開。

  1月14日晚,王欣在朋友圈表示,馬桶MT的域名無法在微信中打開,其後他向記者確認,微信已經屏蔽馬桶MT所有域名的分享功能。截至發稿時,微信仍不能打開馬桶MT的域名。

  經記者實測,騰訊大王卡的用戶無法通過短信邀請好友加入馬桶MT,亦無法收到其他好友的邀請短信。王欣表示,之前從未發生過類似情況。

  微信方面亦暫未對此作出回應。有微信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通過瀏覽器打開馬桶MT的域名,頁面顯示有誘導分享的宣傳,屬於違規行為。

  根據《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範》,通過利益誘惑(如紅包),誘導用戶分享、傳播外鏈內容或者微信公眾賬號文章的,屬於誘導分享行為,騰訊有權停止鏈接內容在微信繼續傳播、停止對相關域名或IP地址進行的訪問,短期封禁相關開放平台賬號或應用的分享接口;對於情節惡劣的情況,永久封禁賬號、域名、IP地址或分享接口。

  記者留意到,目前馬桶MT已經將該頁面下架,但其鏈接仍無法在微信內打開。

  正面挑戰微信嗎?

  把“微信之父”張小龍叫做“張大叔”的多閃產品負責人徐璐冉現場稱,做多閃的原因有兩個:經常想發一條狀態前思後想之後放棄了,因為朋友圈變成了工作場,給用戶帶來了很大的社交壓力;由於好友列表的不斷增長,總是會錯過最關心的人的動態,有了越來越多的點讚之交。她希望多閃可以是“一個無壓且有溫度的熟人社交產品,幫助用戶緩解日益沉重的社交壓力,找回日漸疏遠的親密關係”。

  她重點介紹了多閃的“隨拍”“世界”兩個功能。隨拍定位是72小時“閱後即焚”,強調時間屬性,好友僅在72小時內可以查看“隨拍”。對於“世界”功能,徐璐冉稱,是希望用戶可以透過別人的眼睛,看到不同圈層的世界。

  王欣打造的馬桶MT,強調的是匿名社交產品,但它有著更加獨特的功能:發紅包打聽消息。具體而言,用戶可以在馬桶MT上發佈“悄悄話”,通過投放紅包的形式吸引通訊錄上的朋友回答問題。

  王欣認為,這一功能是目前市場上並未出現的新玩法,有可能撬動龐大的潛在用戶。

  除了“悄悄話”,馬桶MT的另一個主要功能是發起群聊,但群聊的時限只有一小時,時間結束後聊天記錄也隨之消失,可理解為是“閱後即焚”的臨時聊天群。

  市場普遍認為,相比同日發佈的馬桶MT和聊天寶,頭條系的多閃最具競爭力。資深互聯網獨立觀察人士唐欣稱,“背靠頭條這個巨大的流量池,冷啟動完全不成問題”,但無論是頭條還是抖音,它們的用戶群之間都沒有明確的關係,並且內容上更多是一對多,而非多對多。這種模式下,建立一個類似微信這樣的牢固社交網絡,並非易事。

  受訪的社交行業分析人士和短視頻領域分析人士認為,微信的強大在於對人性和社交關係研究的深入,從這個層面上講,短期內張一鳴、羅永浩和王欣對微信都沒有挑戰能力,他們只是希望通過社交來沉澱原有的流量、名氣或者是資源,把原有的優勢保持下去。但微信也只滿足了通訊功能、支付功能等剛需,就細分市場,比如老人社交、年輕人社交等,還是可以起量的。

  短視頻MCN機構人士也認為,抖音推出社交產品是對頭條產品的延伸,也是用戶留存的重要手段。但他並不看好抖音社交產品,主要是用戶群體對抖音社交不一定買賬。

  今日頭條CEO陳林不希望微信把多閃當對手:“它(微信)是基礎設施,我們不做這一部分,我們只是把親密關係拿出來,像是做一個你的客廳一樣。”王欣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亦表示,在即時通訊領域里,一家獨大的格局不會有什麼變化,至少在短期內很難看到有產品能夠取代微信。

  社交金礦不可能只有一位玩家

  如果有人提問:社交市場有多賺錢?一句話回答:微信佔據了騰訊一半的市值。

  在微信誕生8年後,張小龍也不得不面對年輕用戶的新挑戰,包括對社交壓力的釋放,以及微信負載過重等問題。在年輕人越來越成為社會主流之際,像多閃、馬桶MT這樣的新產品自然能迎合新用戶的需求。

  曾幾何時,社交是互聯網創業的一塊熱土,從早年的QQ到人人網,到後來的微博、微信,社交產品的形態在PC和移動互聯網兩個時代交接中不斷迭代,因此大量的創業者試圖在技術或產品功能上突圍,其間既有像易信、來往這樣正面對抗微信的失敗者,也有陌陌這樣繞開微信尋找生存空間的倖存者。

  隨著微信的異軍突起,這8年來,“不投社交”成了越來越多風險投資人常說的話。微信背靠超過10億的用戶生長起的這棵巨樹之下,幾乎寸草不生。

  作為騰訊進入移動互聯網的最重要船票,微信的意義不可謂不關鍵。雖然微信並不是騰訊的盈利核心,但通過社交進而產生的用戶黏性和網絡效應,才是使騰訊對遊戲、音樂等數字內容擁有強分發能力的關鍵。

  也正因如此,2015年彙豐銀行曾發佈研究報告稱,微信的市場價值估計高達836億美元,而這一數字,幾乎是騰訊當時市值的一半。

  不過,社交這片金礦註定不可能只有一位玩家。

  這其中,逐漸走入社會的95後和剛剛走進大學的00後們,成了這場戰役的重要變量。艾媒諮詢CEO張毅向記者表示,隨著5G的全面普及,以圖片和視頻為主的社交方式將更加流行,再加上第一批00後已經上大學,微信不一定能滿足他們的社交需求。

  張毅同時指出,雖然微信存在不少問題,但這三款產品接下來要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選擇在春節前這個時間點發佈是為了在春節場景中獲得更多用戶,未來一個月內將是它們能否站穩的重要時間點。”

  微信並不完美,隨著功能越來越多,體驗也會越來越複雜。同時,用戶確實需要一些更多的社交路徑。這也是其他比如陌陌、脈脈等社交產品存在的原因。

  挑戰微信究竟有多難?

  “在微信最擅長的領域里挑戰微信,成功率基本為零,”資深互聯網獨立觀察人士唐欣認為,15日亮相的三個後來者都不可能挑戰微信,“微信現在已經基礎設施化,就這一定位而言,它是不可撼動的。”

  很顯然張一鳴和王欣知道挑戰微信的難度。

  王欣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都有一個美好的願望,希望這個世界發生一些變化,但真正有變化的時候,大家不一定能承受。”

  今日頭條CEO陳林在發佈會上表示,“它(微信)是基礎設施,承載了太多東西,內容生態、小程式生態,太多的東西。我們不做這一部分,我們只是把親密的人拿出來。希望他們不要把我們當競爭對手。”

  在陳林口中,多閃更像是對微信部分功能的簡化或者補充,而非替代。

  畢竟,騰訊建立這個社交帝國,用了整整20年。

  從1999年的“滴滴滴”開始,QQ的前身“OICQ”誕生了。2000年,QQ迭代歷史上的經典版本QQ2000上線,標誌性的紅圍脖,胖嘟嘟的造型一時間伴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名噪大江南北。

  很快,QQ的用戶量突破1億,並在即時通訊領域一騎絕塵。即使是微軟MSN的強勢進攻也沒能阻擋這隻外表人畜無害的企鵝坐上社交的第一把交椅。緊接著,QQ空間上線,2013年末,QQ空間被列為世界第三,中國第一的社交網站。

  2011年1月21日,微信發佈針對iPhone用戶的1.0測試版。該版本支援通過QQ號來導入現有的聯繫人資料,但僅有即時通訊、分享照片和更換頭像等簡單功能。

  經過了短時間的落後,微信“查看附近的人”這一陌生人交友功能以及“搖一搖”和“漂流瓶”相繼上線,這些功能在讓微信受到廣泛爭議和調侃的同時,迅速推動了用戶的增長。“搖一搖”功能上線四個月後,微信在2012年3月用戶數突破1億大關。

  2013年1月15日深夜,騰訊微信團隊在微博上宣佈微信用戶數突破3億,成為全球下載量和用戶量最多的通信軟件。

  如今,微信用戶突破十億。微信對於騰訊的意義也從一個產品,變成一個基礎設施。微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黑洞,吸納並承載著騰訊的一切。

  微信的成功,是騰訊值得驕傲的,與此同時,也是騰訊最應該感到擔憂的。

  ■ 調查

  超八成受訪者願意嚐試新社交應用

  “微信里的人已經太多了,”初入職場的95後女生劉佳說出了不少微信用戶的心聲,“朋友、同學、家人、工作全在一起,信息太多就會找不到,就不便捷了。”

  新京報記者針對120餘名對象的調查顯示,超過五成被調查者認為“微信讓工作浸入了生活圈”,近四成用戶認為“日常生活太過於依賴微信”並且認為“微信幾乎壟斷了社交工具”;另外,有超過八成用戶期待或願意嚐試新的社交應用。

  這一趨勢在早些時候“朋友圈三天可見”引發討論時就已經凸顯。

  微信於2017年在Android和iOS上陸續迭代了代號為“6.5.6”的新版本,其中最大的變化是在隱私選項下增添了“允許朋友查看朋友圈的範圍”這一設置,選項包括三天、半年和全部。

  這是微信上線五年後,首次允許用戶把自己的分享“藏”起來。

  騰訊官方從未對為何增加這項設置、又為何把最短時間點定在三天做過任何公開說明。但這項功能顯然滿足了很多用戶的需求,以至於在過去的兩年間,越來越多的人將自己的朋友圈設置成了“三天可見”。

  隨著微信用戶的成長,每個人的朋友圈都在變得越來越複雜。“因為微信的存在,工作和生活很難分開,讓我無時無刻‘被’在線。”96年的葉九妹認為,“不是微信本身有問題,而是微信發展這麼多年後,每個人的朋友圈都變得很冗餘。使用體驗正在變差。”

  其次,一直以“克製”為信條的微信,已經開啟了商業化的腳步。無論是精準投放的朋友圈廣告還是規模已經達到3000萬的微商群體,無不在挑撥著微信用戶的敏感神經。“微信的廣告投放得太精準了,讓人有點不安,”微信用戶楊先生說。

  根據去年9月份的數據,微信平均日登錄用戶約7.68億,其中95後占14%。同時,記者調查顯示,年紀越小的用戶,對新的社交產品的期待越高。

  可以看到,用戶期望看到微信以外的新社交應用出現,正如用戶楊先生所說:“商家之爭,必將受惠於使用者。”

  新京報記者 楊礪 陸一夫 白金蕾 馬婧 實習生 張妍 王浩然 沈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