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高校畢業生就業地圖 揭曉人才流向
2019年01月16日18:34

  人才去哪兒了?10萬高校畢業生就業地圖

  每經網 記者 謝孟歡 每經編輯 楊歡

  高校畢業生都去哪兒了,不只是學校關注的重點,也是城市關注的重點。

  近日,國內高校陸續發佈2018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大學生就業報告本身就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指標。”有專家指出,大學生就業行業和地圖的變化,體現了社會產業和城市競爭力的變化。

  “得人才者得天下”,究竟過去這一年,哪些城市對人才的吸引力更大?

  城叔選取了11所頗具代表性的“雙一流”高校,仔細分析11份就業質量報告,通過對近十萬名畢業生就業流向的盤點,或許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選取樣本:以C9高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複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京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安交通大學)為基礎,考慮地域分佈原因,增加武漢大學與電子科技大學兩所高校。

  11個高校2018屆畢業生人數統計

  留京比例逐年下降

  “在一樣的工資福利下,北京和杭州兩家公司的offer,我毫不猶豫選擇了去杭州。”今年即將從北京研究生畢業的範明告訴城叔,杭州的“性價比”更高。

  這也是越來越多北京高校畢業生的想法,留京早已不是畢業生們的第一選擇。

  作為中國最主流的兩所高等院校,北大和清華的畢業生流向,能基本反映北京高校的情況。從《2018北京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來看,在北京大學所有簽訂三方協議就業的畢業生中,選擇留京工作的畢業生比例為39.47%,達1038人,仍然是就業學生的主流。

  2018年北京大學畢業生流向省份

  但放到時間軸上來看,北京大學三年來的留京畢業生的比例卻在逐年下降,2016年,留在北京的北大畢業生占比達46.2%,將近總畢業人數的一半;2017年,這一比例為41.68%,下降了近5個百分點,而今年,這一比例更是下降到四成以下。

  清華大學的情況也相似,三年來其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留京率也從2016年的20.3%、47.7%、50.4%分別下滑為17.3%、39.9%、49.7%。

  此外,就其他幾所高校的情況來看,畢業生去北京就業的比例也並不亮眼,北京不再是大多數畢業生們的首選之地。

  2018年畢業生流向北京占比

  在智聯招聘高級職業顧問李強看來,一方面,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環境、交通擁堵問題等因素,逐漸影響著大學生的求職選擇,另一方面,這也意味著在其他城市有了更多的就業選擇。

  正如範明所說的“性價比論”,“現在的年輕人更加關注生活質量,相對而言,北京生活成本太高了,競爭激烈,工作壓力大。現在我們的觀念是工作好的同時,也要生活好。”

  “孔雀向南飛”

  “京城”吸引力下降的另一面,是上海、廣州這樣的一線城市甚至一大批新一線城市“魅力指數”的上升。

  先看上海,從複旦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的就業質量報告來看,上海對於本地大學畢業生的吸附力就強了不少,基本超過半數的畢業生都會選擇留在上海工作,其中複旦大學上海就業人數占比更是達到了73.86%。

  複旦大學2018屆碩士畢業生就業行情

  圖片來源:2018屆複旦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

  城叔也注意到,在複旦大學留滬工作的畢業生中,選擇金融業的占比較大。以2018屆碩士畢業生為例,選擇金融業的占比達到23.44%,排名第一。這也與上海的“國際金融中心”定位相匹配,城市需要人才、畢業生需要工作,兩者一拍即合,上海對本地大學畢業生的吸附力自然顯現。

  而再往南,以深圳為代表的一線城市,除了對本地大學生具有強吸引力外,C9高校畢業生就業流向廣東的比例也在增加。以北大為例,畢業生到廣東就業的比例從2016年的18.58%上升到了2018年的21.94%。其中,深圳表現非常亮眼,僅2018年去深圳就業的畢業生便達472人,僅次於北京。

  2018年北京大學畢業生流向城市

  作為創新高地,深圳坐擁眾多高新技術企業,以華為、騰訊、大疆等為代表的知名企業對畢業生吸引力巨大。一組數據:在城叔統計的這11所高校中,每所高校的“第一大僱主”都是華為,作為華為總部,深圳的“吸才能力”可見一斑。

  日前,廣州再次推出人才新政,簡化普通高校應屆畢業生入戶辦理流程。正如廣東省體製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彭澎分析,在強二線城市紛紛發起人才爭奪戰的情況下,廣州再不抓緊放鬆落戶條件,吸引人才落戶的話,城市的競爭力也會受到影響。

  新政實施的效果如何尚未可知,但對於高校畢業生來說,未來“向南飛”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引才“新磁場”

  不說“北上廣深”,新一線城市對人才的吸附力也日益增強。

  以武漢為例,2017年,這個“擁有全世界最多高校學生”的城市精神抖擻地喊出“五年內留住100萬大學生”口號,隨後措施也立馬跟上:聘請雷軍等企業家為“招才顧問”;畢業3年內憑畢業證即可申請為常住人口;只要簽訂就業合同,繳納社保,即可落戶。

  日前,湖北省長王曉東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2018年湖北高校畢業生留鄂比例超60%。今年的武漢市兩會也披露,武漢2018年留住了大學生40.6萬,計劃2019年還將有25萬大學生新增量。

  但從武漢大學的留漢學生比例來看, 2018屆本科生留湖北工作比例沒有上漲,反而略有下降。有業內專家直言,“‘生產型非創新型’的產業結構無法保證畢業生的崗位與需求,才是痛點。”

  再來看成都,以成都的電子科技大學為例,2016年~2018年,其畢業生留川工作比例分別為38.05%、40.48%、43.04%,三年漲了近5個百分點。幾年前,有電子科大的同學表示,“全班同學畢業全去了深圳”,而現如今,這種情況在電子科技大學正在減少。

  2016-2018年電子科大畢業生主要流向統計

  去年6月的《智聯招聘2018年大學生求職指南》曾指出,無論是對高校畢業生的吸引力,還是最終就業的實際吸納能力,以成都為代表的新一線城市已經成為人才吸引“新磁場”。

  也有數據指出,在2018年應屆畢業生眼中,期望就業地比例最高的是新一線城市,占比為40.18%,同比上升了2.68%。

  “當代大學生視野更為開闊,更關注自己的品質生活,隨著新一線城市經濟的發展、就業機會的增加以及基礎設施的完善,其對人才的吸引力也正與日俱增。”李強也如是分析。

  其實,無論是哪所高校,集中一地就業的狀態基本已成曆史,畢業生流向分散化更成趨勢,畢竟在越來越多城市崛起、發展的背景下,畢業生的未來有了更多選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