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小崗村”,包產到戶從這裏起步
2019年01月16日08:32

原標題:青浦“小崗村”,包產到戶從這裏起步

包產到戶最初叫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是由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的18位農戶最先開始實行的。1978年11月的一天晚上,小崗村18位村民冒著坐牢的危險,在一份承包責任製的文書上按了鮮紅的手印,從此,中國農村開始了由“人民公社”到“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的曆史性變革。而在青浦乃至整個上海郊區最早實行包產到戶的是商榻鄉南車大隊第二生產隊。

圖說:商榻聯產承包製的交流材料

1981年秋天的一個下午,商榻鄉南車大隊第二生產隊田頭來了一位胖墩墩的領導,他一邊詳細察看田里的作物,一邊向大隊、生產隊幹部和社員詢問包產到戶(當時叫“聯產到勞”)的情況,他一不吃飯二不開會,聊了一會就乘機船回去了。群眾好奇打聽他是誰?原來是上海市分管農業的副市長陳宗烈。他特地來到這個上海市郊俗稱“西伯利亞”的小村莊,瞭解這裏自發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的情況。這下群眾心裡七上八下,急著問隊幹部:“市領導對我們的做法是舉手還是舉刀。”大隊長朱慶其平靜地告訴大家:“市領導沒有舉手,也沒有舉刀,這不是明擺著市里已經表態了呀!”陳副市長在回去的時候對縣社領導同誌說:“讓他們試試也好。”

就是這位不怕天不怕地的大隊長,腳踏實地帶領二隊群眾走包產到戶責任製的路子,他卻沒有想到事隔不久,他的創舉在市郊大地上開花結果,而且碩果纍纍。

一百多畝全部包產到戶

1980年,大隊黨支部決定由大隊長朱慶其到又亂又散的第二生產隊蹲點,從此他與社員一起出工勞動,一起評工記分,每天早晨還幫隊長喊出工。該隊有些田離村二里路遠,社員工間休息也要回家干家務,一拖就是一個多小時,弄得隊長要再次喊出工,鄰隊稱這個隊是:出工燉(等)蛋,上工皮(疲)蛋,收工滾蛋,評工炒(吵)蛋。這一年隊里110畝後季稻移栽規定到7月底完成,不種8月秧,但有些社員怕熱累不願出工,拖到8月中旬還是靠兄弟隊支援後才完成。朱慶其看到這個隊毛病相當嚴重:隊長派工不服從,一到田頭亂哄哄,捏牢鐵塔磨洋工。怎樣改變這種情況呢?他心裡火急火燎。回想這幾年實行聯產到組,聯產到勞,由於利益不實際,產品歸隊上交難,評工記分吃大鍋飯,手續繁,方法難,群眾有反感。到底怎麼辦?這時聽到外省有些農民兄弟在暗底裡搞分田到戶,他心裡一亮,1979年8月,公社組織大隊幹部學習1978年5月《光明日報》發表的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朱慶其對自己的想法更堅定,更有信心。在支委會上,他對大家說:“分田包產到戶好不好,一要看群眾生產積極性高不高,二要看增產幅度大不大,我們何不試一試,讓實踐來檢驗一下。”

消息傳出,沈高林等誠實勤勞的農民說:“這是個好辦法。”有些幹活怕苦怕累的人說:“別人家都不搞,唯獨我們隊想出花頭,瞎起勁。”一個黨員跑到公社派駐該村小分隊住處,大吵大鬧:“你們在搞複辟倒退,孔老二一套,是三自一包路線。”並威脅說要與朱慶其拚命。朱慶其聽後並不在乎,他說:“為了農民兄弟我不怕,我就是要搞‘三自一包’。”並加緊做著包產到戶的準備工作。

1980年秋,水稻登場,他們就開始丈量土地,把一部分田按口糧分攤,多餘土地按勞動力分下去,一百多畝全部包產到戶。許多農民看到自己分攤到的田,高興地說:“這麼一包,田與我們更貼肉了,群眾生產積極性可大大提高。”隊里有個小青年叫王林榮,承包前幹活不像,專門“講張”,群眾稱他是文不像先生,武不像鐵匠,是只三腳貓。分田到戶後,不但幹活勤,而且樣樣農活做到精耕細作,作物長勢好,群眾稱讚他是文武雙全的種田狀元。

圖說:1980年上半年商榻南車二隊自發的聯產承包製獲豐收

包產到戶第一年三麥油菜分別增產21%、30%,早稻畝產736斤,比上一年617斤每畝增產119斤,超曆史水平,後季稻每畝增產80多斤。1982年2月,陳宗烈副市長在市農村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加強調查研究,推行多種形式聯產承包責任製。接下來,南彙、嘉定等縣領導及其他郊縣的部分社隊幹部陸續到南車二隊參觀考察,1982年南車大隊主要幹部多次在縣里召開的各種會議上作介紹,當年秋天,市郊廣大農村學習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推進了農村改革新高潮,南車二隊包產到戶的經驗在市郊大地上遍地開花。

圖說:豐收場景

30年心血花在集體上

當朱慶其看到第一步改革取得成功之後,並沒有滿足、陶醉、鬆勁。他心裡在想:農民不但要有飯吃,還要有錢用。農村也要發展建設,錢從哪裡來?在三中全會改革進取精神的鼓舞下,他把精力轉向農村第二步改革,創建隊辦企業的思路寫上了他的記事本。他說:“吃飽肚皮靠(包)字,用鈔票靠(工)字,城鎮能辦工業,我們農村也能辦。”他不辭辛苦,跑項目,找供銷,買設備,請師傅,上海、市區、鄉下來回跑,終於也辦起五金廠。此後他又全身心投入到工業生產中去,把五金廠經營得年年紅紅火火,利潤穩步上升,不但解決了40多個勞動力的轉業,還用逐年利潤為集體辦了許多實事:新建一座三樓三底村辦公樓、建造五座水泥橋、築起環村水泥路……當村民感謝他為集體做了許多好事時,朱慶其的心裡在暗暗地落淚,他對兩個女兒一個兒子說:“爸爸對不起你們姐弟三人。”原來子女讀書時,朱慶其同誌正忙於工作,孩子的功課沒有時間關心,孩子的升學沒有時間去考慮,特別是大女兒的一次複試,由於自己的疏忽,使她失去升學的機會。眼看人家子女有的考上高中、中專,有的考上大學跳出“龍(農)門”,可自己子女……朱慶其每想到這裏,心中對子女總有負疚感,好在三個子女深明大義,知道爸爸30年心血都化在了集體上。

曆史像急水江曲曲彎彎向前奔騰,南車二隊群眾在包產到戶20年中從沒有停止過前進,曆史又像318國道,把南車二隊群眾活動空間擴展到四面八方,造就了人的變化,生活的變化。

圖說:改革開放後的首批市農業勞動模範

全隊20多個勞動力基本上都進了鎮、村兩級企業,當上了新型的工業農民,特別可喜的是出現了曆史上第一個大學生。農民的傳統觀念有這樣的兩句話:“種田人窮來鐵塔撐,生意人窮來一塌醬”。意思是只有種田最牢靠,干其他行業都不行,這種舊觀念,現在徹底改變了。全隊18戶,木匠1戶,養魚3戶,開廠2戶,開店1戶,搞運輸2戶,還有養豬養雞,從原來單一的小農業向農、漁、牧、副業和工、商、運、建各業的大農業發展,從自給的農產品向商品化發展。隨之這個隊的農民生活有了令人驚奇的提高:20年前隊里最窮的周阿川一家7口人,住在二間又破又矮的平房,現在造起三間新型的樓房,兒子做魚生意,買起摩托車,一年收入好幾萬;沈高林7、8年前造的樓房重新拆掉,造起又高又大新樓房;沈國榮、王木根兩戶買起客貨小汽車。

農村的巨大變化和農民生活的提高,靠的是農村政策一個“穩”字和農業的一個“包”字,黨的十五大提出: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長期不變,將進一步穩定農業,穩定農心。包產到戶先驅者李雲河說得好:中國要穩住,農村是基礎;農村要穩住,農業是基礎;農業要穩住,農戶是基礎;農戶要穩住,包字是基礎。

圖說:今日南新村(南車大隊)

本篇圖文由“青浦檔案”微信公眾號授權刊登

投稿郵箱:linshenghao@xmwb.com.cn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