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紅鼻子 他變身小醜醫生
2019年01月16日03:51

原標題:戴上紅鼻子 他變身小醜醫生

裝扮成小醜樣子的宋龍超

電影《心靈點滴》海報

小醜醫生和孩子們

平板電腦上,兩個小醜穿著鮮豔,戴著“爆炸頭”假髮,正表演著魔術。四川省人民醫院的護士宋龍超一邊看著屏幕,一邊對著鏡子比劃,他儘量模仿著小醜誇張的動作和表情。

休息時間的“惡補”很快派上了用場,上午9點查房,2號病床的孩子哭個不停。宋龍超開始用動畫人物的聲音說話,“是誰哭得這麼傷心呀”?男孩站起來,轉過頭看著宋龍超,跟著又大哭起來。“他剛做完手術,這兩天是術後疼痛高峰期”,男孩的父母也沒法止住哭鬧。

40分鍾後,查房結束,宋龍超又來到小男孩床前,他戴上了紅鼻頭和假髮,決定進行一次正式的“小醜治療”。這是28歲的宋龍超做兒科護士的第一年,也是他做小醜醫生的第三年。除了必要的醫療知識,宋龍超為病人們減輕痛苦的另一個方式,便是令人捧腹的幽默表演。

難忘 女孩病痛下的笑容

在近日的採訪中,宋龍超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2015年尼泊爾地震,他跟著救援隊一起去了現場。地震第二天,醫院收治了一個從廢墟里找到的10歲小女孩。她的左腿被石板壓斷,“我們需要給她做清創處理,當要剪她褲子的時候,她卻死死拽著褲子不讓剪。誌願者說,因為家裡太窮,小女孩只有這一條長褲,如果剪了,她的父母要工作很久,才能再給她買一條新的”。

女孩處理完傷口,她忍著劇痛來到父親旁邊,握著父親的手,擠出一絲笑容鼓勵說,“不要怕,醫生會治好我們的”。

宋龍超說,他一直忘不了那個在病痛之下的笑容,不久之後,他自己也有了一次這樣的經曆。2015年從尼泊爾回來之後,他參加例行體檢,發現甲狀腺有結節,後來被確診為甲狀腺癌。

“甲狀腺癌的手術還算順利,但要終身服藥。術後第三天,朋友來看我,那時我身上還插著引流管。他們突然就闖進來了,三個人穿得特別誇張,還有一個戴著紅鼻子,進來了也不打招呼,就在我面前擺各種各樣搞笑的動作。我平時的笑點挺高的,但還是被逗樂了,病房裡其他人也樂了。那是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小醜醫生的力量。”宋龍超說,其實小醜醫生在國外已經有幾十年的曆史了,就是專業人士通過表演來緩解病人的緊張情緒,幫助他們度過艱難的治療過程。“那時候,醫院的幾個同事剛剛從意大利學習小醜醫生回來,我也參加到了他們的活動里。”

實戰 儲備各種醫學知識

宋龍超第一次真正作為小醜醫生開展治療,是去年醫院收治了一名急性闌尾炎的孩子。孩子闌尾已經化膿,隨時都有穿孔的可能性。對於兒童來說,一旦穿孔,感染全腹膜炎,就會面臨死亡。

進手術室時,小傢伙鬧起了脾氣,不讓輸液,不讓抽血,在地上各種撒潑打滾。醫務人員一接近,他就開始大哭,把病房裡的其他孩子都吵醒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了放在衣櫃里的紅鼻頭,趕緊取過來戴上,用手機放了一首兒歌,當我邁著滑稽的步伐走向那個患兒時,他被我的舉動吸引了,慢慢停止了哭鬧。我拿起他玩具,開始了和玩具對話,他也加入了我和玩具的對話。”宋龍超說,孩子情緒穩定後,順利完成了手術。“孩子出院的時候,抱著玩具和我拉鉤說,‘你一定要來看我啊’。”

小醜醫生其實不是簡單的扮醜,而是一個職業,所有的小醜醫生都是經過專業的醫療知識和表演技巧培訓的,什麼病人用什麼方式,都是有講究的。

比如對兒童和對老人是不一樣的,對隔離病人和對正常病人是不一樣的,對終末期患者和康複患者也是不一樣的。這裡面涉及了各種醫學和心理學知識。

之前有一個腫瘤科的病人,肺癌晚期。老人比較悲觀,也很封閉,不願跟兒女交流。醫院派了一個性格開朗的小醜醫生過去,他很擅長和老年人溝通,除了戴著標準的紅鼻頭,還特意戴了頂禮帽,穿著老年派的衣服,端了杯茶。

那名同事發現老人最大的愛好是下棋,過去之後就坐在旁邊跟其他的患者下棋。老人一下來興趣了,慢慢走過來在旁邊看著,偶爾還支幾招,溝通就這麼建立起來了。

“我們約了第二天來陪老人下棋,這個過程中,小醜醫生用比較幽默滑稽的方式進行表演,陪他聊天,老人的心情逐漸好了起來。老人跟我們說了實話,其實他是擔心自己的身體在醫院花太多錢,所以他不願配合治療,不想成了家裡的負擔。”宋龍超說。

挑戰 讓患兒重現笑容

有的時候,小醜醫生會從一個孩子入院就開始介入,告訴孩子現在進入了一個“遊樂園”,需要全程跟醫生完成一個遊戲過程。這當中,打針輸液的治療都是挑戰任務,如果挑戰成功了,就可以獲得獎勵。

宋龍超遇到過最“惱火”的病人,是一個六歲的小男孩,患血液疾病,感染比較重。他一個人住在監護室,沒有父母陪伴,慢慢變得不愛說話。從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他還是不願見任何人,對家長也愛答不理。

“剛開始,我嚐試用最簡單的表演形式互動,結果他全程低著頭,第一次嚐試失敗了。觀察了幾天發現,孩子會和玩具說話。”宋龍超說,瞭解情況後改變了“治療方案”,他戴上紅鼻頭來到病房裡,先陪別的小朋友玩,玩的方式是用玩偶對話。引起小男孩注意後,他借用玩偶的口吻跟小男孩說話,還送了小禮物。

一段時間後,小男孩的主管醫生說,孩子的各項指標都開始好起來,關鍵是,在他臉上又看見了笑容。

歡笑 治療的重要處方

當然,小醜醫生的方式也不是永遠會成功。很多誌願者參加過一兩次活動就不想來了,因為覺得很有挫敗感。他們完全放開自我,扮小醜,本來想去逗小朋友,結果碰了一鼻子灰,有的時候家長會說,“你在幹嗎?你該走了,嚇到小朋友了”。

有的孩子比較早熟,用小醜表演的方式他並不願意接受,反而是直接溝通比較順暢。

宋龍超告訴北青報記者,聽小醜醫生的講座時,有人推薦了《心靈點滴》這部電影。影片講的是實習醫生亞當,把歡笑看做是醫治病人的一個重要處方。他總是穿著鮮豔的衣服,帶著滑稽的裝扮到病房去,為的就是能讓每一位病人都開懷大笑。

裡面有個鏡頭,亞當誤闖進了兒童病房,小朋友躺在床上,沒有理會他的出現。病房裡的孩子們得的都是重病,個個剃著光頭,亞當走向一個小女孩,問她的名字,拿起桌上的醫用橡皮球,剪成小醜的紅鼻頭戴在自己的鼻子上。他回頭的一瞬間,小女孩笑了。

宋龍超說,電影里有句台詞他一直記著,說的是醫生戴上小醜紅鼻頭的樣子,“當你把它放到臉上,總會發生神奇的事情”。

文/本報記者 佟曉宇 統籌編輯/劉汨 宋建華

責任編輯:周珊珊(EK006)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