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妝?圖鑒?蛋糕?“賣萌”文創讓我們把“博物館”帶回家
2019年01月16日16:25

原標題:彩妝?圖鑒?蛋糕?“賣萌”文創讓我們把“博物館”帶回家

大洋網訊 故宮彩妝的熱潮還沒有褪去,故宮書店出品的《謎宮·如意琳瑯圖籍》已經開始預售,並因之前的眾籌版迷倒了眾多小夥伴。“實體遊戲解謎書+線上App”的方式,讓大家在遊戲中瞭解故宮的曆史與傳統文化,又一次助推了博物館文創的變革。

圖片來源:故宮書店

眾所周知,故宮的文創衍生品向來如此稀奇有趣,不過,作為“吃貨”省的廣東也有一家神秘的館子,最近他們家的LOGO蛋糕可是美美地刷了一把屏!

圖片來源:廣東省博物館

這個形似廣東省博物館外觀的盒子如同正與我們講述著眾多藏品的故事一般,由此,我們發現當文創產品與當代生活、審美、需求對接起來時,也就延伸了博物館展覽與教育的功能,從而它們成為了文化傳承的使者,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普通百姓的日常。

因此,今天我們就來聊聊廣東省博物館(粵博)那些留存記憶、傳承文化的有趣周邊,聽聽它們如何講好文物背後的故事!

用味蕾喚醒記憶

如果說粵博是個魔幻盒子,可以穿越千年,也可以交彙西東,盒子裡都是曆史的拚圖;那麼,“粵藏”就是一個夾著海鹽芝士和草莓果凍的紅色立方體,鹹甜中帶著果酸,入口就讓你記住了這滋味。

這款博物館文創新寵取名為“粵藏”,是指廣東省博物館豐富的藏品,而表面的玄色紋路是粵博的“ logo”。

另一款蛋糕因廣東省博物館新館的建築外型似一個“寶盒”,牆面有清晰的凹凸紋路,被稱為“粵光寶盒”。

18世紀是全球貿易的黃金時代,廣州工匠憑藉自身精湛的技藝,生產製造出了大量中西藝術風格共融,專供外銷的扇子,滿足了西方市場對扇子的需求,從而,“廣州製造”成為享譽世界的知名品牌。

清銀纍絲鍍金燒蘭骨彩繪貼牙庭院人物圖摺扇 圖片來源:廣東省博物館

“風尚·18至20世紀中國外銷扇”展覽中奇巧華美的外銷扇如此優雅時尚,繁複的人物故事,雅緻的花木草香,肖妙的珍禽瑞獸,皆化為扇面上的精靈。而“風尚”蛋糕,是帶著佛手柑清香的伯爵茶與馥鬱醇厚的奶油芝士相互碰撞,不正似這精巧雅緻的扇面與翩然起舞的女人們嗎?

圖片來源:廣東省博物館

有什麼比味覺的衝擊力更能讓人記憶猶新,而廣東人注重養生,這款蛋糕製作時使用的益生糖熱量與GI值都大大低於傳統白砂糖,更體現了廣東人的“會吃”。

吃過一次這樣個性鮮明的蛋糕,怎會忘記來過粵博,怎麼會忘記廣東人別緻的飲食文化。所以說,粵博如此高明,一把就抓住了客人的胃。

一枚徽章說曆史

從邁吉蒙托墓碑中提取元素,製作出的埃及多用途徽章,小巧別緻,可隨心搭配衣物。徽章中呈現的“烏傑特之眼”、埃及人物形象、聖甲蟲神都有他們獨特的象徵意義。

圖片來源:廣東省博物館

埃及人對眼睛的崇拜由來已久,“烏傑特之眼”(“荷魯斯之眼”)作為重生、神聖、保護的象徵,是埃及上下喪葬必備的“護身符號”。故事要從冥神奧利西斯被其弟弟賽特設計陷害而死說起,其子荷魯斯為了替父報仇,與賽特進行殊死搏鬥,不慎失去了象徵月亮的左眼,月亮神孔斯幫助荷魯斯打敗了賽特並奪回其左眼,荷魯斯將這隻失而複得的眼睛獻給了冥界的父親。因此,荷魯斯之眼就成為辨別善惡、捍衛健康與幸福的護身符。

看著這枚小小的徽章,也許你還能跟小夥伴們講講年輕有為的荷魯斯,戴著其行走時皆如“裹挾著”古埃及多彩的生活與多神的信仰。

“巴斯特女神”是古埃及最受歡迎的女神之一,以貓為象徵動物,被稱為貓女神,是太陽之神拉的女兒。擁有全視眼睛的巴斯特到晚上會轉型為貓,捕殺拉的敵人毒蛇阿佩普。埃及人對貓的崇拜就是從這裏開始的。

這個巴斯特小挎包將貓女神卡通化,更符合現代人“吸貓”的癖好,便於出行的實用性讓“巴斯特女神”走進了尋常百姓家,走街串巷時都像是在訴說埃及人“吸貓史”。

收納一段“穆夏”時光

阿爾豐斯·穆夏,捷克畫家,曾就讀於慕尼黑視覺藝術學院、巴黎朱利安學院,克拉羅斯學院等歐洲知名學府。擅長設計海報和插畫,他的插畫和海報多使用拍攝照片再手工繪圖的方式創作,細節上精妙的處理,幾乎讓所有女孩都為之傾倒。

圖片來源:廣東省博物館

常春藤·黃道十二宮文件夾可能是眾多文創中最不起眼的,但是精緻實用的設計,卻可以將細碎日常都收入對穆夏的滿滿崇敬中。

記起什麼,忘記什麼,隨手拿起又放下,總覺得精緻了一段時光。

圖片來源:廣東省博物館

唐妞帶你夢迴大唐

“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杜甫的一首《憶昔》,為我們描繪出一幅生動的大唐盛世承平景象。

人才輩出的盛唐,不僅有逍遙自在的詩仙詩聖,昂揚向上的少年遊俠,還有紗裙飛舞的長安麗人,樂舞不絕的盛宴,以及商賈雲集的街道。吟詩、飲茶、打馬球,看這大唐盛世確實足夠瀟灑。

唐妞的設計提煉於唐彩繪女俑,唐朝以“胖”為美的風尚以及獨特的妝容偏好展露無遺。唐朝女性塗口紅流行上下唇畫成正、倒愛心狀,或是上下唇皆畫成M字形,唇脂面積比嘴唇小。而史書記載唐朝楊貴妃喜歡上很白的粉底,再擦上很深的胭脂,紅到連擦汗的手帕也染紅,蔚為流行,當時女性競相模仿。因此,這小小的唐妞,講究卻是頗多,當家中孩童問起為何“這位阿姨”如此不同,也恰好與他講講盛唐那段往事。

廣東省博物館在文創產品開發上大多基於提煉元素考慮實用性的前提,圍繞近期展覽而推出,有原創產品,也有引進產品,且於去年10月開啟了線上銷售模式,打通“線上+線下”的銷售鏈條也就更加貼近了百姓的生活。

近年來,多家博物館、美術館和紀念館圍繞自己的館藏產品進行IP開發,衍生出不少吸引眼球的“賣萌”文創產品,但“賣萌”只是一種手段,每一款產品的開發其實都擔負著講好背後故事的使命,讓使用者真正瞭解深層次的文化價值才是文化創意產業真正的意義之一。

當我們離開博物館時,一件好的文創衍生品是能夠幫助我們留存記憶的,因而博物館的展覽、文物所反映的社會思想都將跟隨著我們回到熟悉的地方,也將在未來不長不短的時間里影響著我們的細微日常。

部分資料來源:廣東省博物館、故宮書店、文化遺產

圖:廣報全媒體記者羅贇(除署名外)

廣報全媒體編輯:羅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