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物院:於敏院士畢生奉獻中國核武器科技事業
2019年01月16日21:16

原標題:中物院:於敏院士畢生奉獻中國核武器科技事業

  中新社北京1月16日電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核武器事業重要奠基人、“兩彈一星”元勳、著名核物理學家於敏1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於敏院士生前所在單位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中物院)當天發佈訃告緬懷說,於敏院士畢生都奉獻給中國核武器科技事業,在氫彈研製許多關鍵性問題上,他都做出了最主要的貢獻。

  於敏院士幼時家境貧寒,青少年時期經曆了軍閥混戰和抗日戰爭兩個曆史階段。他痛感民族屈辱之悲憤,立誌要學好科學,報效祖國。

“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有“中國氫彈之父”美譽的於敏院士(右)。中新社發 徐曦弋 攝

  1949年新中國成立,於敏從北京大學畢業,攻讀研究生的同時兼任助教,他以量子場論作為研究方向,完成《核子非正常磁矩》的研究論文,在物理基礎理論研究上已嶄露頭角。1951年,於敏奉調從北京大學來到中科院近代物理所,必須放棄自己的興趣和已經有所成就的研究方向,改做“原子核理論”研究,這是他人生道路上一次重大抉擇。

  1961年1月,著名核物理學家錢三強請於敏參加氫彈理論預先研究。於敏再次義無反顧放棄已經卓有成就的基礎理論研究,全身心投入氫彈突破的大系統科學工程中,這一幹就是40多年,把自己最寶貴的年華全部奉獻給了中國的核武器科技事業。

  創業伊始,面對新中國的貧窮落後,面對沒有原子彈的基礎,面對超級大國的嚴密封鎖,一切必須從零開始。於敏帶領30多名青年科研人員組成的氫彈預研小組,從基本物理學原理出發,憑藉一張桌子、一把計算尺、一塊黑板、一台簡易的104型電子管計算機和民族自強不息的信念,經過4年不懈努力,不僅解決了大量基礎課題研究問題,而且探索出設計氫彈的途徑,編製了計算程序,建立和初步研究了有關模型,提出研究成果報告幾十篇,為氫彈原理探索奠定堅實基礎。

  1964年10月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氫彈研製進入衝刺快車道。1965年1月,於敏和鄧稼先、周光召等科學家一起,向氫彈原理的突破發起總攻。為加快氫彈研製速度,於敏提出另闢蹊徑的建議。9月底,於敏帶領一批年輕人前往上海對加強型原子彈模型進行優化計算,他夜以繼日地奮戰在機房,常常顧不上吃飯,反複仔細查看計算機紙帶,研究分析計算結果,解決了計算方法中存在的問題,改編和研製了大型計算程序,對加強型原子彈做了大量系統的計算,終於發現驅動熱核材料聚變燃燒的途徑,找到熱核材料充分燃燒的本質和關鍵所在,攻克氫彈原理設計的第一關。於敏接下來乘勝追擊,在完成原來加強型原子彈優化設計任務的同時,開闢另外一條戰線,探索突破氫彈的技術途徑。經過連續一百多個日日夜夜的艱苦奮戰,於敏提出精巧結構,形成了從原理到結構基本完整的中國氫彈理論設計方案。

  1966年5月,中國第一顆助爆增強型原子彈爆炸成功,為氫彈理論研究提供了實測數據。1966年底,中國首顆氫彈核扳機和被扳機設計凍結,進入製造階段。1966年11月,中國氫彈原理試驗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國使用圖16轟炸機空投完成首顆氫彈的爆炸,爆炸當量330萬噸,標誌著氫彈研製圓滿成功,創造了世界最快的原子彈-氫彈突破速度。於敏以他超乎尋常的物理直覺,能在複雜紛亂的現象和數據中理出頭緒找到關鍵,在氫彈研製許多關鍵性問題上,於敏都做出了最主要的貢獻,甚至有人稱他為中國的“氫彈之父”。

  中物院表示,於敏院士一生熱愛祖國,堅持國家利益至上。氫彈研製圓滿成功之後,於敏還為中國中子彈、核武器小型化、慣性約束聚變研究以及其他核武器研製工作做出了卓越貢獻。

  “我們國家沒有自己的核力量,就不能有真正的獨立。面對這樣龐大的題目,我不能有另一種選擇。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沒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進祖國的強盛之中,便足以自慰了。”於敏院士這樣的肺腑之言至今仍擲地有聲。(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