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臉的泫雅也開始跟崔雪莉一樣放飛自我了?
2019年01月15日09:34

  (文 微信公眾號:新氧)

  昨天“泫雅新妝容”掛了一天的熱搜,小編點開看後有點被驚到。這個妝容一反常態,大面積暈染開來淡紫紅色,配合上泫雅迷離頹喪的神情,衝擊力十足也耐人尋味,網友更是戲稱之為厭世“病嬌妝”。

  眼妝與唇妝最為紮眼,也構成了整個妝面的核心。她眼妝沒有用招牌式的濃眼線,淡色內眼線描畫的較輕,沒拉出眼尾;重心被暈染的眼下眼影搶走(小編懷疑她是直接拿口紅塗抹);眉色呼應淺金髮色,型也是細、淡,在灰色美瞳的對比下,整體透露出朦朧曖昧氣息,也有點像是醉酒後不清醒的混沌樣子。

  唇妝倒是沒什麼特別之處。

  但這張暈後的效果更接近咬唇妝與吻唇妝的結合,口紅已經暈出唇線外緣,顏色由內向外淡化。想仿出“病嬌妝”的精髓可以借這點發揮。

  “咬唇妝”前兩年也是正經流行過,通常唇部中間為暗紅色,周邊用淡淡的暗紅色來突出暗紅色的色調,來打造一種“寒風中咬著嘴唇”的似有似無的效果,也能顯得楚楚可憐的嬌美。

  (圖片源自網絡)

  而“吻唇妝”則是更多地見High Fashion場合里,似熱吻後的口紅溢出唇線邊緣,浪漫熱烈也惹人遐想,主打的是不拘一格與前衛狂野的時尚理念。

  (超模賀聰演繹的吻唇妝)

  泫雅還有有一個心機:除陰影外,她把粉色胭脂打在顳部(額頭兩側、雙眼後方)、太陽穴以及顴骨處,構成面狀,也增加了妝感的曖昧意味。

  (白色圈出部分)

  但不太日常的畫法:底色淡,大面積粉色暈染,瞳色也被修飾成透明灰色,整體妝感對比強烈,讓人不禁聯想到病人的萎靡憔悴,你看這些常用來形容病人的詞“面色慘白”、”目光灰暗”、”眼下發紅”是不是與泫雅的這款妝容完美契合。當然,態勢也有很大加持,與同款風格的男友金曉鍾同框,畫面竟是莫名的和諧。

  網友態度里更多的是難以接受,覺得泫雅看起來縱慾過度,給人精神不穩定的視覺感受,一句話概括即大家覺得“泫雅看起來是不是有點瘋了”,以至於被認為是“第二個崔雪莉”。

  而回顧下泫雅的變化曆程,你會發現她的底子其實相當一般,五官以及輪廓都只能說是“無功無過”。泫雅的顴骨體塊大,嬰兒肥褪去後外擴的趨勢明顯;原裝的鼻子鼻頭肉感重、鼻翼肥厚,有些“糙”;下巴形狀不漂亮,不是後縮,但不夠翹;膚色黑,套上當年韓國流水線女團造型顯得土氣,也可以說是毫無記憶點。

  (早期)

  按照韓國主流審美,這眼睛、鼻子、輪廓都是要修一遍的,但這是個聰明人,在分寸上的把握相當克製也很清醒。整也整不成硬件八分,保留特色的精緻反而使其在一眾相似度極高的漂亮女生中頗具辨識度。但這樣還達不到“性感小野馬”的地步,不過她夠努力。

  先是外形的修整和減肥,修了鼻子離精緻更進一步;同時美的氛圍打造從不只是看臉,身材決定遠觀感受,官方身高165cm的泫雅,減到43公斤,這就給各種風格的打造都預留了足夠的造型空間。

  (從這張圖里能看出鼻子調了,下巴目測沒動,但不夠翹)

  發福起來,整個人的優勢都被淹沒。

  再來,風格的定位也都抓的準且討巧。硬件很難優秀,只能靠軟件來,泫雅即是典型的靠氛圍美出及格線的人。

  她幾乎離不開濃重的眼妝與唇妝,全包眼線或用眼影暈染開替代是“野馬”風格的標配;髮型也從來都是女人味濃鬱的長髮,或淡金色或神秘黑,配套妝容總之都來的顏色對比度極高,鮮明活潑,衝擊感強,也就比較容易傳達給接收者“這是美女”的這一信息,給外界和自身都有極強的暗示作用,這暗示又與本身風格共同長進,互相成就。

  (幾款辨識度高的造型)

  第三個不可忽視的要素便是情態,這也是區分漂亮與美的關鍵。眾所周知,南韓性感女團遍地且更迭迅速,泫雅能夠在其中突出重圍,小編認為點即在於她有勇氣並且有實力去表達真實的自我。她的引誘也從來都是大大方方地毫不遮掩,跟宣美那種直勾勾的盯著你、每個肢體動作和眼神都像長了爪子一樣去捕獵你不同,泫雅多了分隨性孩子氣,也就更多Girl Crush的成分。

  知乎上有個問題是“如何評價泫雅越來越放飛的個性”,小編倒覺得這個“逐漸放飛”的泫雅才是立體而飽滿的,這些看似矛盾的、讓人詫異的選擇本質上是統一的:她一直在表達自己,只不過是不同的階段對應不同的選擇而已。割裂的從來只是大眾構建的觀看標準:他們總是內心幻想看到新鮮刺激的人與事物,一旦真實出現又會因為現狀被打破而不安,而衍生出排斥。

  與“放飛”這個詞大家也常見於對另一南韓話題女星崔雪莉的形容。崔雪莉的形象轉變從清純到甜欲,這種大破大立的自我毀滅式重建招致來的評價可以說是兩極分化,有人為她身上失衡的美感心動,有的則將其視為牛鬼蛇神。

  對比之下,泫雅是打破了自己的規則,崔雪莉則是打破了行業規則以及所謂的女性道德預期,而這種不平衡、不穩定因素自然會成為群起而攻之的對象,因為恐懼、因為不滿。

  小編這裏並不想對她們二者做什麼道德評價,單純從美的角度來看,對比精緻的木頭美人,我們無須否認一點即是從她們身上至少能感受得到流動著的生命力。正如福柯曾說過“瘋子不是病人,而是被主流排擠的異類。”這裏“瘋狂”的標準是由集體意誌定義的,本身又是正確還是否呢?不過,你點擊進來也證明了這些“放飛”的、“瘋狂”的女人就是在吸引人。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醫美(微博)

  聲明: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