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方案”成萬惡之源,科技也許正在毀滅人類
2019年01月15日09:21

  來源 獵雲網

  編譯 逐夏

  世界上最大的問題就是解決方案本身。世上有適用於所有事的應用程式,也有可供應所有物品的售貨機,但為什麼並不是一切事物都是完美的呢?

  原因是因為解決方案本身就需要成本。

  首先是時間成本,每年新出的技術產品數不勝數,而一天僅有24小時,用戶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使用所有應用。

  其次是供求衝突。20世紀最傑出的經濟學家羅納德·科斯(Ronald Coase)提出了供求之間的衝突—發現成本、交易成本、綜合成本、轉換成本、委託成本和使用成本,而這衝突定義了經濟的形態。如同物理定律一樣,這些衝突解釋了為什麼一家企業不能完成所有事、為什麼有適用於所有事的應用、也解釋了為什麼一切事物還不完美。

  使用成本導致了一場殘酷的技術淘汰競爭,競爭迫使每個人都更加努力工作,從而讓技術工具得以最大的利用。科技本意是解放人類,但反而人類卻處處受縛。人類並沒有成為科技的主人,而是成了奴隸。

  希臘人有一句話:潛能是存在於事物內部的可能性。每年科技的潛能都在不斷增長,但人類對科技的使用卻只發揮出了一小部分的科技潛能。

  科技雖比科學落後數百年,且受到科學的限製,但迄今為止,科技只發揮出了一小部分的科學潛力,因此科技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現如今科技也在不斷前進中。

  即使今天科技不再發展,沒有新應用再上架,我們也要花上200年的時間去完全發揮出電腦、互聯網及雲計算相關軟件應用的潛力。

  Google的潛能是讓公眾訪問所有信息,但使用成本限製我們只能獲得排名前三的信息。Google Drive的潛能是整理雲空間的存儲,但使用成本限製我們只能使用散亂的文件及文件夾。Facebook的潛能是讓人們與好友緊密聯繫,但使用成本限製我們只能回覆最新的消息與通知。領英的潛能是提供整個商業圈的相關信息,但使用成本限製其只能呈現一份華麗的簡曆。

  所以為什麼“解決方案”,這個神秘的問題還未被解決?這個問題可解嗎?當然是可以的。但盲點和偏見將我們帶進了死胡同。

  風投行業忽視了其對於產品而非服務的製度偏見。每個有誌向的獨角獸企業都用受限的API創建其軟件平台,但都普遍在使用成本上發生了悲劇。要不是違反Machiavelli的“不建立在他人的權力基礎上”的信條,從而扭轉命運,下一代的Salesforce就不可能在前代Salesforce基礎上發展壯大,更不可能將其公司效用擴大十倍。PayPal以eBay為基礎不斷髮展,但卻犯了這個錯誤。儘管彼得·泰爾(Peter Thiel)知道PayPal的價值最終會超過eBay,但該錯誤迫使他最終出手收購了PayPal。

  風投者們在縱向解決方案和橫向解決方案上偏見同樣地嚴重。Ricardo的專業化導致了超專業化,但由於未考慮到辯證法,並沒有發展到元專業化。申請規模不斷的縮小,以及由收購而非IPO帶來的收益都加大了大型基金與不斷激增的微型基金競爭的難度。

  互聯網行業還在初期時,風投者們喜歡投資可開展全面業務的企業,如投資YouTube成為面向全世界的視頻網站,但現如今時代已經變了,風投者們更偏愛於投資重點在單一業務的企業如洗衣界的Uber。諷刺的是,在這初期的區塊鏈泡沫中,有太多的縱向解決方案,而橫向解決方案卻遠遠不夠。但在雲計算軟件應用這個相對成熟的行業中,風投者們對那些並非由某些基礎技術突破驅動的橫向突破仍表懷疑。

  智能手機集眾多設備的功能於一身,應用程式進一步將手機分拆為不同的設備。在數十年的拆分之後,投資者們意識到了捆綁與拆分之間是不斷循環的,但沒有人已準備好迎接這無法避免的捆綁趨勢。如今,人工智能助手正朝著可以做任何事的機器人方向發展。機器人看似簡單,且能力強大,但後端設計卻極其複雜。

  根據科斯定理,在未來人工智能後時代的經濟中,企業會變得更大或更小。超高效率會讓大部分企業規模縮小一兩個數量級,而一小部分企業則會擴大一兩個數量級。比如,當下最大規模的企業擁有兩百萬員工,但未來也許會有擁有兩千萬甚至兩億員工的公司。未來自由職業者數量也會比現在多得多,他們會毫無衝突地為大小型企業簽約。當使用成本發生變化時,可以想像巨變會產生。

  儘管關於通用人工智能的宣傳鋪天蓋地,風投家們卻足夠機智,他們明白初創企業在繁重的研發工作中無法與科技巨頭相競爭,因此有著雄心的企業也會背離其最初的遠大抱負。風投家們目前正在投資一些AI應用,但是他們並沒有解決總體的使用成本問題,只是給AI行業增加了複雜性和能量。

  即使目前可完成有意義的知識性工作的人工智能助手並未出現,科技巨頭卻很明智地放任關於AI的大肆宣傳,風投家們也不斷對其進行投資。其原因在於無論什麼程式成了消費者的助手,它都會成為其它所有應用程式與供應商之間的守護者,這更是壟斷者的夢想。

  解決世界上最大的問題—解決方案使用了三種橫向的、元專業化的方法:通用人工智能、科技支撐的助手服務和機器人流程自動化。這三種方法都有缺陷,也許將三者正確結合能成功解決該問題。

  有些人認為世界正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拿機器人代替人類的人工智能,而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法是全民基本收入。這很諷刺!軟件並不會很快用機器人代替人,軟件現已把人變成了機器人!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可將人從解決方案中解放出來的解決方案,一個可將人從軟件中解放出來的軟件或軟件支援的設備,如此人們才能回歸人類本身。

  在《The Question Concerning Technology》一書中,哲學家海德格爾指出讓人類和技術建立自由平衡的關係的方法是讓人去開啟技術的潛力,這樣技術才能開啟人類的潛能。這告訴我們不要害怕解決方案,要害怕問題本身。現在問題是人成了技術的奴隸,但除了西西弗式的詛咒(註:永遠無休止的),沒有什麼問題不能被解決。我們正在浪費生命,揮霍創新潛能,做著技術本可以為我們做的事,因此我們要從根本上解決使用成本問題。

  假若解決方案沒有使用成本、經濟免於科斯衝突,世界將會成為什麼樣?那科技將在無形之中發揮其最大功能。我們甚至不會注意到產品和服務會把人變得更富有創造力、更有策略性、更人性化。我們更永遠不會做那些可由別人替代完成的工作。我們也不需要被安排。而我們是誰?我們該做什麼?我們能成為天才嗎?這些問題由尼采眼中的未來超人回答好了。我們一旦把工作派給別人做,真正的工作就開始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