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精 我佛了 真香!2018年最佳遊戲玩家語錄是?
2019年01月15日18:43

一、“明天統一檢查,沒買XX的全踢了”

  2018年,本世代主機綻放出夕陽的燦爛餘暉,各路大作也因此以往來得更多一些,從開年的《Monster Hunter世界》起爆,三大索系獨家《God of War4》、《底特律:我欲為人》、《漫威蜘蛛俠》完美過渡,最後《Red Dead Redemption2》、《Pokemon Lets Go 比卡超/伊布》、《任天堂明星大亂鬥:特別版》壓軸登場,讓玩家們的錢包長期處於預警狀態,誰也不知道今天的餘額能不能看見明天的預售。

《Monster Hunter世界》

  群主這種生物呢,一句“明天群裡統一檢查,沒買XX的全踢了”顯然也無助於樹立權威。但督促為輔,起鬨為主,如今玩家們通過共同組建和加入自己的興趣集落後漸漸擁有了一種潛移默化的集體性,你當然不會真的因為沒買《Monster Hunter世界》而被踢出群,但看著群友們紛紛曬出午夜解鎖或者上班摸魚坐等快遞到貨,從發售日開始一天到晚聊在群裡刷屏不斷時,作為一個玩家,你也很難置身事外只做沉默不語屏蔽群消息的潛水怪。

來來來,讓我們假裝配合一下管理員

  拜銷售渠道的技能樹分支路線選擇所賜,我們這代玩家直到“錢不是問題了”,也未曾在自己的土地上親曆那種如日本玩家排隊買《勇者鬥惡龍》般萬人空巷的群體事件,但起碼我們還是可以為共同熱愛的事物搖旗呐喊,呼朋引伴。

  “下個月統一檢查,沒買《Kingdom Hearts3》的全踢了!”當我發出這條信息後,複讀機們悄無聲息,於是只好編輯了口令紅包再發送一次,果然,人類的本質瞬間顯現無疑……

沒玩過前作怎麼了,並不影響你買新作啊

  諸如上文描述的各式流行語貫穿了2018年玩家們遊戲與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這些話語背後是一整年來這麼輕又那麼重的喜怒哀樂,在今年最後的日子裡,筆者依照去年慣例將這些流行語提煉整理,希望以一種口述曆史的形式記錄下過去365天的點點滴滴,2018年就要過去了,你會想念他/她/它嗎?或許下文能成為你尋找到依據。

二、“現在我只想和渣渣輝玩《貪玩藍月》”

  從“開局一條狗,裝備全靠打”到“船新版本,愛像介款遊戲”,各色粗製濫造的國產頁遊在玩家口誅筆伐中並沒有絲毫改變自己low穿地表的形象,反而是我行我素變本加厲直至有一天玩家態度上的反感變成了文化上的解構,讓張家輝,古天樂,陳小春等香港演員像今年某位已故“哲學導師”那樣經曆了一番去中心化的再創作,從而被賦予了新的文化屬性——渣屬性。

《God of War》是什麼鬼?比得上《貪玩藍月》嘛

  而在“渣渣輝”之後,頁遊江湖又召喚出了名為“鯤”的上古神獸,土味克蘇魯式的立繪彷彿被核輻射汙染過的山海經,依靠同樣的暴力彈窗形式循環顏射億萬網友,甚至很多有視力、有審美、有底限的遊戲媒體人也暫時放下了不理不睬的態度,以身試毒為那些只發表情包卻絕對不碰此類遊戲分毫的玩家們拆解評測這些妖魔鬼怪的來龍與去脈。

在頁遊的激烈競爭中,能活下來的絕對是怪物中的神經病

  遊戲本不分高低貴賤,但好壞絕對有三六九等,作為末等車廂班霸的“渣渣輝”們,玩家即看不慣又躲不掉,便只好將其牢牢釘在了遊戲衍生品(真的很難稱其為“遊戲”)的恥辱柱上。

  “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我一點也不想玩《貪玩藍月》。”

三、“我佛了”

  2018年的社交媒體上出現了兩個關於我國當代年輕人的新標籤,一個偏向小眾,是指男性“小鮮肉”演員缺乏陽剛之氣一天到晚娘們兒唧唧就知道skr skr,反正咱們也不是其目標用戶,就不去噴這套陰陽怪氣的人設及其隱藏在政治正確背後的陰險商業邏輯了;而另一個“佛系青年”的標籤無疑更加普世,潛移默化中似乎也和玩家群體重合度較高。

隨著佛系價值觀興起,對低慾望社會的探討也在逐漸增加

  所謂“佛了”可以直譯為“放下”,因為當代消費性社會生活壓力大,年輕人大都疲於奔命在家庭,工作,夢想之間,這種於生活所托於社會責任於人生意義皆不離不棄的事物與無數有形無形的外力層層堆積起來,愈發令人求生活富足而不得,求自由自在亦不能,當被壓得喘不過氣又無處傾訴時,一句“佛了”起碼在態度上是一記還算瀟灑的後撤步。

昔日消費社會中的一股泥石流,堪稱鬥戰勝佛

  而將“佛了”置換於玩家的語境中,往往指代那些原本令人興致盎然的遊戲卻因為一些不合理的設計令人感到無語問蒼天,蒼天也只能兩手一攤回答道: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生活不是童話,遊戲不是真空,有人的地方始終就有江湖,當眾生合力才普度了佛祖,誰又能說自己不曾醒來在一個萬念俱灰,打死也不想起床的週一呢?

當我第一次看到《銃夢》電影版中的凱利時,我佛了

四、 “杠精”

  有身心俱疲唯恐避之不及的,就有精力旺盛端著反正子彈不要錢的加特林有目標要掃射沒有目標就舉著望遠鏡夜視儀衛星監控找個目標也要突突突突突突(因為設定上是加特林,所以多“突突”幾下,大家見諒)掃射的。

  世上本沒有杠精,抬杠抬得多了,也便成了精。

  說杠精是“沒理也要攪三分”其實並不客觀,也不符合互聯網言論自由大背景下的政治正確。作為一個十多年實體店商家,我本人對於“杠精”基本上免疫,因為我見過太多比我高比我壯的人當著我的面和我抬杠,我回應的也很直接——您說什麼就是什麼唄。

  網絡語境中因為沒有了物攻和物防的限製,大家經常會你來我往殺得興起,尤其在遇到一些敏感話題比如“大表哥2到底好不好玩”,“任天堂大亂鬥憑什麼就成了美國的kof97”,總之就是“我不同意你說的每一句話,而且我誓死也要和你杠到底”。其實往往也沒有那麼海誓山盟啦,最終決定杠精們去留的關鍵還在於飯點,“民以食為天”,只要吃飯時間一到自然就不杠了,所以我平時也勸身邊那些和杠精置氣的朋友說:“從來沒有一個杠精會為了你的一句話而少吃一口飯,你又何必往心裡去呢?”

歌中唱到“不理不睬,原來是最恨的報復”

五、 “首先,我沒有玩過這個遊戲……”

  雲玩家並不是什麼新物種,以前我們也會在觀看一段遊戲演示後向別人分享自己的觀看心得,只不過雲玩家厲害的地方在於他們分享的不是“觀看”心得,而是通過觀看行為產生的“遊玩”心得。

明明買的是洗衣機,為什麼非要去評價冰箱呢?

  2018年我們對雲玩家的反感始於新《God of War4》,這款本身極其優秀的作品一度被爆出“打擊感/手感不好”的負面評價,類似言論當然並沒什麼不妥,因為手感這種東西本來就如穿鞋或者吃飯那般因人而異,再好的遊戲也繞不過“眾口難調”的羅生門。但問題在於標題那句“首先,我沒有玩過這個遊戲”。

  後來雲玩家大概是虛心接受了意見,等到《底特律:我欲為人》的時候,他們第一時間或催促主播或狂點快進把劇情從有到尾連主線帶分支看了個通透,然後轉職為劇透狂魔去禍害那些剛剛準備點開遊戲的真實玩家。

“雖然我兩個都沒有玩過,但我覺得《Batman》的打擊感不如《蜘蛛俠》”

  反過來看,雲玩家群體也確實為一些遊戲貢獻了可觀的話題性,比如原本算是二線類型的互動電影式遊戲《底特律:我欲為人》因為直播網站播出成為了用戶中的一時大熱,連同康納的扮演者Bryan Dechart也在二次元圈子收穫誇張人氣,來我國走穴更是風頭一時。

在遊戲直播的大環境下,《底特律:我欲為人》簡直稱得上是逆風飛翔

六、 “真香”

  知名表情包的結晶,通過P圖小能手們一段時間里的瘋狂創作,最終剔除掉所有前戲,“真香”就完了。

  眾所周知,一款備受矚目的遊戲往往是從公佈的那一天起便已經開啟了評論通道,老玩家會根據固有經驗配合不斷放出的官方宣傳信息大致推斷出該作的整體素質,算上情懷和口碑加成,也便出現了“如此神作,不買是人”或者“老闆給我來三份”的暴躁安利。

2018年的第一顆雷,不幸被光榮給觸發了,“真香”異議!

  而如今情況有了新的變化,信息的高速傳播讓玩家們擁有了一日千里的閱曆LEVEL,導致某些遊戲在剛剛公佈時就會陷入“風評被害”,今年比較有代表性的兩頓“真香”大餐分別來自於Activision的《Call of Duty15:Black Ops4》以及任天堂的《Pokemon Lets Go 比卡超/伊布》

相比COD,Battlefield的香味還沒有飄散出來

  但並非所有廠商都能“苦盡甘來”收穫“真香”的名與利,比如一年前還發誓“守護單機遊戲”的Bethesda端出了《輻射76》這款不折不扣的網遊,雖然玩家們最初小有牴觸,但在一片“真香預警”的大好形勢下還是選擇去相信明天會更好,誰知該作將Bethesda的口碑一次性透支到了連“花唄”都快要還不上的程度,白白辜負了“真香預警”的鋪墊。

bug,bug never changes

七、 “IG牛逼”

  2018年,有兩個遊戲玩家的話題被擴散到了整個互聯網,其一是任天堂的labo,一句“我已經忘記自己小時候最喜歡什麼了,但是任天堂還記得”感動了各路媒體硬凹文案也要跨界趕熱度紛紛轉發任天堂爆款宣傳片,而到遊戲真正發售時別說是童年喜歡什麼了,還記得labo這件事的就只剩下咱們遊戲媒體了。

“我們等待那一天,等了多少年,我們等待的那一天,勝利的那一天”

  第二件則是刷屏朋友圈的“IG牛逼”,王思聰幾乎就要變成“熱狗王”。成王敗寇作為職業競技體育的鐵律,指引著中國電競過去幾年在投資人金錢的獎勵和無數玩家們“菜是原罪”的質疑中一路走到了勝利的彼岸。

  職業體育的發展與完善從來都不是行業內部“我輩孤雛”式的單項進化,而是整個大環境烘托和社會資源支持下共同進步的結果,所以希望無論熱愛電競的玩家,還是電競門外的好奇者,即不要以傲慢屏蔽外部的圍觀與詢問,也不應以偏見看低他人的努力與堅持。“IG牛逼”,電競牛逼,那些為自己熱愛的事物努力奮鬥消除偏見的人,同樣牛逼。

我的電競之夢始於《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止於《魔獸爭霸3冰封王座》,曆時大學四年

八、 “謝謝你玩我的遊戲”

  說到“熱愛的事物”,本文也差不多可以收尾了,2018年度玩家語錄最後一條嚴格來講並不是一句有配套表情包的流行語或者金句,而是來自一部電影中的台詞,這部電影大家肯定都看過了,也感動過了,沒錯,就是《頭號玩家》。

打動人心的《頭號玩家》

  雅達利,高達,回到未來,士官長,春麗,VR,大型女生O……所有玩家都在這部片子中找到了屬於彼此的共同語言。當我國主流社會始終不承認遊戲的價值甚至開曆史倒車重新回到妖魔化遊戲這條死胡同的時候,《頭號玩家》在漆黑的電影院里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尤其在2018年這個大環境對遊戲產業持續收緊並施壓的年頭裡,該片被賦予了一種凝聚人心的意義。

  “謝謝你玩我的遊戲”——就像這句台詞的在片中展示出的意境,遊戲不僅僅是單純的數碼玩物,它也並非孤立於現實之外,遊戲和片中同樣予以致敬的經典電影,流行音樂一樣,都是我們所身處的這個時代里重要的一種文化載體。

  所以,希望在新的一年里,無論從事遊戲創作的開發者,喜歡遊戲的玩家,有意嚐試的消費者,客觀公正的行業管理者,還是忙著陞官,忙著離婚的局外人,都能夠試著彼此尊重,彼此傾聽。沒有人是完全的孤島,我們都是大地的一部分,大海的一片。

  感謝遊戲又帶給我們充實有趣的一年。各位頭號玩家,咱們來年再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