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談出海:很多企業創立第一天就可以出海
2019年01月15日18:33

  投資人談出海:很多企業創立第一天就可以出海,因為能力具備

  2018年,中國企業境外上市數量首超境內。

  據2019年1月9日發佈的清科年報,在A股過會率大幅下滑、境外市場利好政策不斷的背景下,2018年中國獨角獸公司密集赴海外上市,企業境外上市迎來小高潮。

  2018年,中企境內市場上市數量為105家,較2017年下降76%;融資額共計1386.62億元人民幣,同比(較上年同期)下降41.0%。中企在海外市場上市127家,較2017年上升92.4%;融資額共計2913.26億元人民幣,同比上升229.5%。

  資本和市場全球化的大趨勢下,出海發展不僅成為眾多中國創業公司需要考慮的選擇,對創業公司背後的投資機構來說,也成為了組建基金、挑選團隊和指導企業發展的重要策略。

  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認為,未來5到10年,中國有創新機會的領域是“出海下鄉、青春白髮”。英諾天使基金創始合夥人李竹認為,挑選大科技創業公司要以“大聖團隊”的標準考察,即“上天、入地、出海”。

  “中國企業出海的趨勢一直存在,像華為這樣的成功案例非常多。”藍馳創投管理合夥人陳維廣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很多企業從創立第一天起就可以出海,因為具備為全球市場進行差異化供給的能力,所以成立之初就是面向全球用戶的。”陳維廣介紹,“在過去40年的經濟發展過程中,中國建設了強大的人才基礎,基於日趨成熟的各類基礎設施和旺盛消費升級需求,積累了大量的、多元化的用戶和行業經驗、數據。這些都會成為中國創業公司出海時的優勢和資源。”

  GGV紀源資本投資副總裁於紅在2018年5月的私享會中曾介紹,中國有悠長的出海曆史,近二十多年中,前後共有五次出海浪潮。從20世紀90年代的通信出海,再到遊戲,到工具型公司,再到電商,然後是內容和媒體公司。這五波浪潮不僅為中國企業出海積澱了豐富的經驗,也儲備了一些國際化人才。

圖片來自“GGV紀源資本”微信公眾號
圖片來自“GGV紀源資本”微信公眾號

  出海歐美和出海東南亞是中國公司的兩個主要選擇。

  中國市場和東南亞、南亞市場的相似性,為中國企業提供了更多機會。

  中國加速(Chinaccelerator)董事總經理賓威廉(William Bao Bean)對澎湃新聞記者說,中國和美國的情況非常不同,但和印度、印尼、馬來西亞的情況非常類似。

  賓威廉以移動支付舉例稱,在美國,每個人都有5到10張信用卡,他們往往用信用卡支付,但是在中國,沒人有那麼多信用卡,這時候科技就允許彎道超車,發展電子錢包。

  “東南亞和中國情況類似,那裡很多人沒有信用卡,甚至沒有銀行賬戶,但是他們都有手機。移動支付系統非常簡單就能實行。”賓威廉介紹,“騰訊的微信支付一推出,前3個月就達到了7000萬用戶,印度最大互聯網公司Paytm很快也達到了差不多的數量。”

  戈壁創投管理合夥人朱璘對澎湃新聞記者說:“東南亞市場其實就像5到10年前的中國。而且中國離東南亞比較近,除了資本的輸出,‘一帶一路’等政策層面上也能夠有效地覆蓋。”

  朱璘認為,中國市場的樣本很大,從最發達的一線城市到比較落後的農村和四五線城市,每一種業態的形態創業者都能夠體驗。出海以後,企業可以把發達城市的模式放在新加坡,也可以把消費水平較低的模式放在越南。朱璘還提到,一些在中國已經較成熟的東西,如物流,在東南亞其實並不多,因此這些方面也有機會存在。

  與印度、東南亞市場相比,歐美市場難度更高。

  陳維廣介紹:“歐美屬於發達市場,對產品的質量要求高。雖然客單價比較高,但進入門檻也相對高。”

  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認為,雖然歐美市場具有一定難度,但創業公司需要向高目標努力。他對澎湃新聞記者說:“如果出海,一定要瞄準歐美市場,在本地化建立團隊,做出讓歐美主流市場都能叫好的產品來。”

  “歐美市場大。”吳世春解釋,“如果你一開始就選擇在東南亞市場的話,仰攻就很難,如果從歐美市場起步,俯攻就會容易。”他還提到,“抖音現在在歐美做得就很好。”

  謹慎分配資源、選擇合適的市場,成了出海創業團隊需要面臨的考驗。

  陳維廣說:“在時間和資金資源都有限的情況下,聚焦非常重要。對於在國內已經構建壁壘、想拓展海外市場的企業,需要更加謹慎的做決定,評估哪個市場能夠帶來更持續穩定的回報。”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