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社高管為公司經營惡意透支近50萬 判三緩四仍上訴
2019年01月15日21:46

  報社高管為公司經營涉惡意透支近50萬元,判三緩四不服上訴

  澎湃新聞記者 衛佳銘 來源:澎湃新聞

  因涉嫌惡意透支信用卡48萬餘元逾期不還,山西某報社社長助理戴榮(化名)於2017年6月20日被刑拘。2018年12月25日,在戴榮被取保候審半年後,太原市小店區人民法院對其以信用卡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並處罰金8萬元。

  對此判決,戴榮表示不服並提出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戴榮本人和其辯護律師處獲悉,戴榮提出其透支信用卡48萬餘元系用於維持名下公司和報社經營,並無非法占有目的,且在判決之前已經將所欠本息全部還清。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案一審宣判前一個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已於2018年11月28日聯合發佈了《關於修改〈關於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決定》(下稱《解釋》),自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

  該《解釋》適度放寬了從寬處理的時間範圍,惡意透支數額較大的(五萬元以上不滿五十萬元),當事人在提起公訴前全部歸還或者具有其他情節輕微情形的,可不起訴;在一審判決前全部歸還或者具有其他情節輕微情形的,可免予刑事處罰。據此,戴榮訴請二審宣判其無罪或對其免於刑事處罰。

  報社高管開公司賣保健品,申請信用卡維持日常經營

  被拘之前,戴榮是山西某報社的社長助理兼廣告經營部主任,負責該省級綜合性都市類報紙日常的經營工作。

  同時,戴榮亦是山西坤龍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他告訴澎湃新聞,該文化公司系報社為擺脫經營困局,創造更多收益而創辦,主要業務系與河北邯鄲康業製藥有限公司進行合作,銷售保健品“伊力勉膠囊”。一份蓋有前述報社公章的證明顯示,該社曾以辦公所需為由,出借給戴榮電腦、辦公桌、文件櫃、傳真機等辦公設施。

  山西某報社開具證明,曾委託戴榮購置辦公用品。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澎湃新聞發現,上述“伊力勉膠囊”確係邯鄲康業製藥通過坤龍傳媒與該報聯手進行銷售,且該報還因給這款產品刊登違法廣告而在2013年被山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進行公告。

  2014年2月,戴榮以上述身份在中國銀行太原平陽支行辦理了一張信用卡。戴榮稱,辦卡的主要目的系維持公司經營,而當時銀行也對其任職情況和坤龍傳媒、報社和邯鄲康業製藥之間的合作項目進行了考察,這些都在銀行出具的《關於戴榮額度調整情況說明》中得到了印證。

  中國銀行平陽支行方面也曾表示,戴榮申請信用卡的資料信息真實有效,並不存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捏造還款能力等行為。戴榮的信用卡激活後,其授信額度從最初的10萬元先後兩次調升至50萬元、75萬元。

  赴銀行簽承諾書被抓,一審前還清所欠本息被判緩刑

  在一審判決中,戴榮的透支行為被認定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此,他並不認同。根據戴榮出具的相關資金證明,這張信用卡通過坤龍傳媒的POS機刷卡透支,其透支資金直接進入了坤龍傳媒的賬上,主要用於公司租用房屋、購買辦公傢俱和經營所需。

  信用卡透支款去向表部分截圖。

  戴榮稱,用公司POS機進行透支的辦法是當時銀行工作人員告知的,而自己從未利用信用卡進行揮霍。因此,他並不認為維持經營的行為就屬於“非法占有”。不過,因經營資金回籠不暢,從2015年7月7日起,戴榮名下的這張卡就開始出現逾期。

  欠款剛一逾期,戴榮就接到了銀行的催收電話,隨後被銀行和第三方催債公司上門催收。“失信、上黑名單、老賴、起訴、立案、坐牢等等這些詞語每天都充斥在耳邊。”戴榮直言,自己心理壓力巨大。

  為避免更嚴重的後果,戴榮開始四處找錢還款。自2015年7月信用卡逾期後,戴榮先後還款25筆,金額共計266700元,也曾與銀行達成過還款承諾。

  然而,逾期款項每個月的利息、滯納金和複利加起來高達3萬餘元。另一方面,銀行並不認可他分期還款的方式,仍要求一次性還清。

  2017年5月26日,中國銀行山西省分行向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報案。截至2017年6月16日該案立案時,戴榮的信用卡欠款共計911697.76元,其中本金483101.82元,利息、滯納金、取現手續費等費用428595.94元。

  2017年6月20日,中國銀行山西省分行集中預約了一批無法按期足額還款的信用卡欠款人員前往銀行簽署不良信用客戶承諾書。按照預約時間,戴榮到達銀行後遇到了太原市北格派出所的民警。隨後,戴榮被口頭傳喚至北格派出所接受調查處理,並在當日被刑事拘留。

  戴榮被拘近一個月後,2017年7月17日,幾經籌措,戴的家屬向中國銀行還款人民幣945385.47元,將所欠本金和利息全部還清。隨後,戴榮取得了中國銀行方面對其的書面諒解。在諒解協議中,中國銀行還建議法院“對其免於刑事處罰”。

  對此情節,太原市小店區法院認為可以對戴榮“酌情從輕處罰”,最終判處戴榮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並處罰金8萬元。

  律師:原審適用法律錯誤,應參照新司法解釋

  在接到判決之前,戴榮收到了法院的罰款通知,湊足了8萬元在2018年12月25日送到法院。隨即,法院便將一審判決書打印出來並讓戴榮簽字。可是對於一審判決,戴榮和律師均表示不認可。

  戴榮的辯護律師田忠會認為,戴榮透支的款項主要用於企業的生產經營,無法償還的原因是市場因素。並且,客觀上戴榮一直在積極還款,其還款行為沒有中斷。因此,對於法院認定其“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不能認同,而其行為也不構成信用卡詐騙罪。

  田忠會指出,戴榮的上述行為也不符合最新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於2018年12月1日施行的《關於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六條第一款規定,“持卡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超過規定限額或者規定期限透支,並且經發卡銀行兩次有效催收後超過3個月仍不歸還的”的規定。

  此外,《解釋》第十條將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的各檔數額標準上調至原數額標準的5倍,規定“惡意透支數額較大(不滿50萬元的),在提起公訴前全部歸還或者具有其他情節輕微情形的,可以不起訴,在一審宣判前全部歸還或者具有其他情節輕微情形的,可以免除刑事處罰”。

  田忠會認為,戴榮在一審前連本帶利息總計還款945385.47元,其中本金488101.82元,利息、滯納金、取現手續費等費用428595.94元,符合新司法解釋,完全可以免除刑事處罰。

  “本案原審未判決之前,新司法解釋就已經公佈施行,理應根據從新原則,從有利於被告人原則出發,適用新的司法解釋”,田忠會說。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