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澤平:目前中國跨境資本交易及彙兌環節存較大限製
2019年01月15日16:01

  中美對外開放程度對比(下):資本兌換、知識產權、內容審查、移民政策

  文 恒大研究院 任澤平 羅誌恒 賀晨 梁穎

  摘要

  資本兌換:中國跨境資本在交易和彙兌環節仍存較大限製,可兌換資本賬戶項目數僅為美國的1/4,開放程度遠低於美國。當前中國持續推進資本賬戶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資本項目總體遵循先流入後流出、先直接後間接、先機構後個人、先試點後擴展的順序逐步放開管製。但中國在交易及彙兌環節仍存在較大限製,40項資本賬戶項目中,中國完全可兌換的項目為8項,美國為29項。從貨幣國際化程度來看,美元為國際儲備貨幣,在全球外彙儲備中占比高達63%,人民幣占比僅為1.2%。

  知識產權保護:中國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完善程度和保護力度明顯低於美國,中國在打擊盜版及偷竊商業機密等方面存在較大不足,被侵權者維權難度大。2001年來中國對外支付知識產權費以年均17%的速度迅速增長,並於2017年達到286億美元,約為美國的60%,仍與美國存在較大差距。此外,當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水平低於美國,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指數在可比的50個國家中排名25,而美國排名第一。具體來看,儘管近年來中國知識產權維權意識有所提升,但在執法強度、商業機密保護、版權保護等方面依然與美國存在較大差距。

  移民政策:儘管中國移民政策逐漸放寬,美國移民政策不斷收緊,但中國的實際審核要求遠高於美國。2017年美國國內移民存量達到世界移民存量的19.3%。中國的移民政策相對較嚴,主要體現在實際審核環節,移民實際需要達到的條件遠高於製度規定,但中國近年來實際審核有放寬的趨勢。美國移民政策以定量要求為主,實際審核環節的移民標準基本等同於製度規定的標準。儘管自2015年以來美國調整移民結構、不斷收緊移民政策,但總體寬鬆程度仍遠高於中國。

  內容審查:中國審查覆蓋範圍更廣,以事前行政審核為主,美國以行業自律及事後追責為主。從審查對象和範圍來看,中國審查對象較美國更多,涵蓋新聞、廣播、電視、報刊等媒體,書籍、電影、遊戲等娛樂工具以及通訊及互聯網,審查範圍涉及政治、道德、文化、信仰、經濟和軍事等。從審查手段看,中國審查手段以事前行政審核為主,對不具備事前審核條件的內容採用事中監督和事後追究手段,如對互聯網網頁的訪問進行監督和過濾。美國主要依靠行業自律和事後追責手段,製度外通過對企業施加政治壓力和經濟處罰而達到審查目的。

  中國四十年改革開放取得了巨大成就,推動了經濟騰飛。但我國在關稅水平、通關便利化程度、市場準入、知識產權保護、移民政策、內容審查等方面與美國比仍有較大差距。面對邁向高質量發展和中美貿易戰,我們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力度更大決心推動改革開放,建設高水平市場經濟和開放體製,展現開放自信。建議:(1)進一步降低關稅水平,適度提升免稅商品占比,營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提高通關便利化程度;(2)完善自由貿易製度,支持WTO改革,同時加快推進中日韓自貿區、中歐投資協定進程;(3)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因地製宜分類放寬市場準入,但注意對內對外一視同仁;(4)協調好資本賬戶開放、彙率製度改革及利率市場化推進的節奏;(5)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力度,持續加大研發尤其是基礎研究的投入;(6)適度放寬移民政策,在實際審核環節降低隱性門檻,增強我國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7)建立審查分級製度,加強行業自律教育,完善監管體系。

  風險提示:政策推動不及預期等

  正文

  5、資本兌換:中國跨境資本在交易環節和彙兌環節仍存較大限製,開放程度遠低於美國

  當前中國持續推進資本賬戶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資本項目總體遵循先流入後流出、先直接後間接、先機構後個人、先試點後擴展的順序逐步放開管製。2002年中共十六大決定實施“走出去”戰略,支持和鼓勵各類企業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活動,資本賬戶開放開始提速。

  中美資本項目可兌換差距依然明顯,中國在交易及彙兌環節仍存在較大限製,40項資本賬戶項目中,中國可兌換的項目為8項,僅占美國可兌換項目的1/4。IMF將資本和金融賬戶劃分為7大類,11大項和40小項,涵蓋內容包括資本和貨幣市場工具、信貸業務、直接投資等。截至2016年,中國可兌換或部分可兌換項目為37項(人民銀行《2017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其中可兌換項目為8項(徑山報告《中國金融開放的下半場》),主要集中於部分直接投資、非居民向居民贈與資產以及金融信貸等,完全不可兌換項目僅剩非居民境內發行股票、貨幣市場工具和衍生品業務三項。根據IMF《彙兌安排和彙兌限製年度報告》,美國限製相對較少,主要限製集中於非居民在境內發行資本和貨幣市場工具,且不存在完全不可兌換項目,其完全可兌換項達29項(IMF《彙兌安排和彙兌限製年度報告》),約為中國的4倍。此外,從IMF發佈的衡量資本賬戶名義開放程度的Chinn-Ito指數來看,美國資本賬戶開放程度達到最高標準1,而中國僅為0.16。

  從貨幣國際化程度來看,美元為國際儲備貨幣,在全球外彙儲備中占比高達63%,人民幣占比僅為1.2%。2017年中國IMF投票權份額6.41%,美國為17.46%,具有一票否決權。2017年底中國外彙儲備為30667億美元,美國外彙儲備為1233億美元,中國為全球第一大外彙儲備國,占比約25%。2017年全球外彙儲備中,美元占比62.7%,人民幣占比為1.22%,歐元占比20.1%,日元占比4.9%,英鎊占比4.5%,加元占比2%。

  6、知識產權保護:美國知識產權法律體系完善程度和保護力度明顯高於中國,中國在打擊盜版、執法力度等方面存在較大不足,維權難度大

  中國知識產權保護在加入WTO後取得大量進展,但與美國存在差距,2017年中國支付知識產權費用約為美國的60%。2013年至今,中國政府加強立法,已修訂了《商標法》等10個相關法律文件,組織170多次專項行動,並設立知識產權法院以及跨區域的知識產權審判機構。自2001年以來,中國對外支付知識產權費以年均17%的速度迅速增長,並於2017年達到286億美元,但當前中國對外支付知識產權費用依然遠低於美國的483億美元,僅為美國的60%。進入2018年以來,中國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力度,提高效率,包括提出“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方案、規範專利代理行為、設立知識產權法庭統一審理專利上訴案件和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等。

  從具體分項指標來看,當前中美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差距較大,中國在版權、商標、商業機密等方面的保護均明顯低於美國。GIPC發佈的報告顯示,當前中國國際知識產權指數為19.08(滿分40),在50個國家中排名25,而美國國際知識產權指數為37.98,排名第一。具體來看,當前中國在專利、版權、商標、商業機密、市場準入與專利商用、執法強度、國內合作與維權意識、參與國際條約情況8個方面全面低於美國。其中,中國在專利保護、國內合作與維權意識方面有一定提升,與美國差距相對較小,而在市場準入及專利商用、執法強度、版權保護、商業機密保護等方面與美國存在較大差距。

  從國際評價來看,國際社會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的指責主要集中在盜版及偷竊商業機密問題嚴重、維權難度較大、執法不嚴等問題,而美國在知識產權保護領域存在的問題主要集中在互聯網衍生產業對原有產權體系的挑戰以及專利異議製度增加了創新者的成本等。在我們前期報告《全面客觀評估美國對華《301報告》》曾詳盡梳理過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佈的《301報告》,雖然美國在《301報告》中存在數據的誤導性引用、混淆概念及對事實的片面陳述等問題,但其反映了我國一些法律條款對內外資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存在差別歧視等問題,也是引發美國指責中國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GIPC發佈的全球報告同樣指出當前中國知識產權侵權情況仍然嚴峻,存在對知識產權法的解釋涵蓋內容分散,與國際標準不同步等問題。而對美國來說,當前美國對知識產權保護的水平已達到世界前列,其存在的問題主要是由於互聯網衍生產業帶來的對原有知識產權保護體系的挑戰。

  7、移民政策:中美分別為移民來源國和目的國,中國移民政策實際審核比美國嚴格

  中美分別為移民來源國和目的國,2017年美國的國內移民存量占世界移民存量的19.3%。從流量來看,過去五十年間中國大量的人才和資本外流,一直呈現移民淨流出狀態,而美國一直是淨流入狀態。據世界銀行估算,2017年中國移民淨流出162萬人,而美國淨流入450萬人。從存量來看,中國的國際移民數量占總人口比重為世界倒數第一,截至2017年出生於中國大陸地區之外的人口占中國大陸全部人口比例僅為0.07%;而美國的這一數據為15.34%,且美國接納的移民人口數量接近世界移民存量的19.3%。

  中國的移民政策相對較嚴,主要體現在實際審核環節而非移民門檻的相關規定,移民實際需要達到的隱性條件高於製度規定的門檻,但近年來有放寬的趨勢。從永久居留權來看,儘管理論上外籍人士可通過投資、任職、對國家做出突出貢獻和親屬投靠等途徑獲得永久居留權,但實際審核情況不同於製度規定。根據聯合國數據,截至2015年,在中國大陸居住的外籍人士(包括港澳居民)已達到97.8萬,但能夠申請到永久居留權的比例較低,自2004年中國引進永久居留審批後,十年間僅有7356名外國人獲得中國的永久居留權。國籍方面,中國國籍法規定的入籍條件相對模糊,達到三個條件之一即可申請中國國籍:一是申請人是中國人的近親屬,二是定居在中國,三是有其它正當理由。但實際審核環節的要求遠高於此,入籍成功人數極少。當前中國正逐步放寬相關移民政策,2008年以來中國實施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的計劃,如千人計劃、雙引工程等,2016年共有1576名外籍人士獲得永久居留權,同比增長163%。此外,2018年4月我國成立國家移民管理局,進一步對移民及出入境便利實施規範統一管理,地方外籍人員管理與國際社區治理進入新階段。

  美國移民政策以定量要求為主,且流程規範,實際審核環節的移民標準基本等同於製度規定的標準。儘管自2015年以來美國試圖調整移民結構、不斷收緊移民政策,但總體寬鬆程度仍遠高於中國。作為移民國家,美國移民政策相對較為系統規範。外籍人士可通過親屬、就業、投資、參軍以及抽獎等方式獲得美國國籍,美國每年有100萬以上外籍人士獲得綠卡,70-75萬人通過歸化入籍(naturalization,對於已取得美國綠卡五年的外籍人士申請成為公民的程序的專稱)方式獲得美國國籍。但自2015年以來,美國移民政策逐步收縮,試圖調整移民結構,增加企業家移民占比,減少投資移民占比,調高投資移民門檻,削減家庭移民類別。2017年1月,國土安全部計劃改革EB-5簽證,將投資移民的資金門檻從50萬美元提升為135萬美元,“非目標就業區”的投資金額從100萬美元提高至180萬美元,但這些變更受到一定阻力,國會和白宮目前仍未統一意見。

  8、內容審查:中美審查覆蓋範圍、手段不同,中國以事前行政審核為主,美國以行業自律及事後追責為主

  從審查對象和範圍來看,中國較美國審查對象更多,審查範圍更廣。中國的審查對象涵蓋新聞、廣播、電視、報刊等媒體,書籍、電影、遊戲等娛樂工具以及通訊及互聯網,審查範圍涉及政治、道德、文化、信仰、經濟和軍事等。美國內容內審查對象主要是書籍、電影、遊戲和互聯網,審查範圍主要針對淫穢信息,包括兒童低俗和兒童色情在內,因為此類信息不受憲法保護。但美國政府同時也會通過對企業施加政治、經濟處罰壓力以及控製信息來源等方式,將審查對象擴展到媒體和通訊,實質審查範圍擴展到政治、信仰、經濟和軍事等領域。

  從審查手段來看,中國審查手段以事前行政審核為主,對不具備事前審核條件的內容採用事中監督和事後追究手段。美國則主要依靠行業自律行為和事後追責,製度外通過對企業施加壓力達到審查目的。

  中國方面,對於書籍、電影、遊戲等投放準備期較長的作品,中國的審查手段依賴於政府機關的事前審核,審核製度和審核效率的變化會對行業產生重大影響。而對於不具備充裕時間及條件進行事前審核的媒體、通訊和互聯網,中國主要採用事中監督和事後追究的審查手段。例如我國對互聯網網頁的訪問進行監督和過濾,根據最新的Alexa世界最受歡迎網頁排名,全球前10大網站中,有6個國外網站不能打開,包括YouTube、Facebook、Google+和Wikipedia等。

  美國方面,儘管美國政府曾多次提出建立互聯網審查製度的法案,但由於美國憲法中規定的言論自由不支持建立事前審核製度(淫穢信息例外),所以與內容審查的條例從未生效或因違憲而被駁回,曾經的電影審查製度海斯法典也被廢除。因此美國的製度內審查不具備事前審核的法律依據,基本依靠行業或私人公司的自律行為和事後追究,如電影和遊戲行業主要由行業自律組織對作品進行分級,製作方根據分級投放市場。而在法律製度外,美國政府通過對企業施加無形壓力,讓一部分內容審查和過濾成為企業私人自願行為,如媒體在新聞報導上對政府軍事行動的配合。阿富汗戰爭的第一年間,美國在阿富汗投放了大量炸彈,但美國媒體在相關報導中基本沒有提及平民的傷亡,有意避免對美國政府不利的報導。

  9、建議

  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過去中國在開放領域取得的巨大成就,推動了我國經濟騰飛。但是美國相比,我國在關稅水平、貿易便利度、市場準入、知識產權保護、內容審查等方面仍存在較大差距。當前中美貿易戰雙方雖然暫時達成了重要共識,但並未從根本上解決貿易不平衡的結構性問題以及戰略遏製中國的意圖,而且美方仍有較大的主動權,貿易戰只是暫時休戰,談不上結束,具有長期性和嚴峻性。面對邁向高質量發展和中美貿易戰,我們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力度更大決心推動改革開放,建設高水平市場經濟和開放體製,展現開放自信。

  (1)進一步降低關稅水平,適度提升免稅商品占比,營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提高通關便利化程度。當前中國在改善民生的食品、服裝、家電、汽車等日用消費品方面仍有降稅甚至免稅空間。進一步降低關稅,是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順應國內消費升級趨勢、適應產業升級、降低企業成本的內在要求。此外,需進一步提高通關便利化程度,為廣大進出口企業鬆綁減負,促進進出口貿易,同時進一步推動我國跨境貿易轉型升級。

  (2)完善自由貿易製度,支持WTO改革,同時加快推進中日韓自貿區、中歐投資協定進程,推動中美自貿區的談判。中國應以更積極的姿態參與到WTO的改革、推進多邊和雙邊的區域開放合作,推動自貿區談判進程尤其是重點的中歐、中日韓地區和中美自貿區談判;支持WTO在爭端解決機製、國企競爭中性、投資、貿易便利化、電子商務等領域的改革。

  (3)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因地製宜分類放寬市場準入,但注意對內對外一視同仁。我國應因地製宜進一步明確公益類、資源性商業類和競爭性商業類行業劃分,對於競爭性商業類領域,全面放開市場準入、優勝劣汰,資源性商業類強調內部競爭。同時對內外資企業應一視同仁,減少行政干預對市場的扭曲,允許公平競爭。具體來看,我國能源、通信、物流、電力等基礎性成本居高不下,主要是行政性壟斷,可進一步放開上述行業的內部競爭,有利於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低要素成本,提高企業競爭力。

  (4)協調好資本賬戶開放、彙率製度改革及利率市場化推進的節奏。推進資本可兌換是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促進經濟發展和提高國際地位的內在要求。但開放不是一蹴而就,資本可兌換也不意味著完全自由兌換,需謹防部分領域開放過快而相關配套機製沒有跟上、過度自由化對金融市場帶來的負面影響。

  (5)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力度,持續加大研發尤其是基礎研究的投入。我國應進一步加大在版權、商標、商業機密等方面的保護,提高執法力度,降低維權難度,提高違法成本。良好的知識產權保護法律體系及環境是決定產業長期興盛的關鍵之一。此外,需推動改革科研、教育管理體製,推進行政事業單位改革,賦予科研人員科研產權以激發積極性,加大基礎研發投入,加強基礎研發深度。

  (6)適當放寬移民政策,降低在實際審核環節的隱性門檻,增強我國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為促進中國前沿研究和高端產業的發展,提高中國對海外高端人才的吸引力,我國應當在配套的安全監管下,進一步放寬移民製度,對高層次人才放寬審核條件、加強福利待遇。

  (7)建立審查分級製度,加強行業自律教育,完善監管體系。當前我國在遊戲、電影、書籍等休閑娛樂領域尚未建立健全的分級製度,一方面導致政府審查工作量提高、審查效率降低,從而影響到企業產品投放市場的進程;另一方面統一的審核標準容易導致對創新型產品的錯殺和內容題材的趨同,不利於市場競爭與滿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應在建立審查分級製度的基礎上,加強行業自律教育,嚴格事中檢查與事後追責。

  恒大研究院“中美貿易戰”系列研究:

  31、《中美對外開放程度對比(上):關稅水平、通關便利、自貿協定、市場準入》,2019年1月14日

  30、《日本韓國應對美國高科技遏製的啟示》,2018年12月24日

  29、《美國兩黨及內閣成員對華思想全景圖——美國是如何走向對華強硬的?》,2018年12月10日

  28、《中美貿易戰暫時緩和:本質、應對和未來沙盤推演》,2018年12月2日

  27、《美國中期選舉:兩黨分治,掣肘內政,對華政策仍強硬》,2018年11月8日

  26、《中美實力對比: 科技、 教育、營商、民生》,2018年10月14日

  25、《中美經濟實力對比》,2018年10月11日

  24、《中美貿易戰再度升級:本質、應對和未來沙盤推演》,2018年10月5日

  23、《中美彙率戰:曆史、現狀與前景》,2018年9月9日

  22、《全面客觀評估美國對華《301報告》》,2018年9月7日

  21、《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戰:深層次思考和未來沙盤推演》,2018年8月19日

  20、《日美貿易戰啟示錄:經濟爭霸》,2018年7月21日

  19、《中美貿易戰的大辯論:雙方觀點與客觀評價》,2018年7月12日

  18、《中美貿易戰打響第一槍:深層次思考和未來沙盤推演》,2018年7月6日

  17、《大蕭條貿易戰啟示錄》,2018年6月26日

  16、《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深層次思考和未來沙盤推演》,2018年6月17日

  15、《來自曆次中美貿易戰的啟示》,2018年6月15日

  14、《大國興衰的世紀性規律與中國崛起面臨的挑戰及未來 ——中美貿易戰系列研究》,2018年6月10日

  13、《對中美貿易戰的幾個基本認識和判斷》,2018年6月5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