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明確五大戰略定位相輔相承 粵港澳灣區待飛
2019年01月15日01:37

  中央已明確定位 粵港澳灣區待飛

  本報記者 陳若萌 深圳報導

  灣區港口競合

  灣區港口競合加速。近日,一方面,香港數家碼頭公司宣佈成立“香港海港聯盟”,意欲掌控香港最主要的貨運碼頭葵青碼頭95%的泊位,以應對外部競爭;另一方面,深圳招商局港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功資產重組並在深交所更名上市,這將使其能進一步整合深圳西區港口資產。廣東省交通廳此前提出的廣東省港口資源整合方案在逐步落實中。當前市場環境中,港口競爭不可迴避,整合也是大勢所趨,灣區港口群整體競爭力有望提升。(辛靈)

  導讀

  中央對粵港澳大灣區的五大戰略定位,為今後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指出了更明確的方向。

  據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13日晚消息,該辦主任張曉明1月11日接受中央電視台專訪時表示,中央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有五個:一是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二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三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四是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五是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同時,他還分別闡述了中央對廣、深、港、澳四城市的具體定位。

  “中央對粵港澳大灣區的五大戰略定位,為今後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指出了更明確的方向。”深圳市深港科技合作促進會會長張克科14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指出,粵港澳大灣區今後必將承接更多關乎國家整體發展的戰略任務,同時在全球化視野下,進一步強化自身作為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的功能。

  “五大戰略定位”相輔相承

  廣東省粵港澳合作促進會副會長楊道匡在接受採訪時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世界上已經有三大標杆性灣區: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這些區域能冠之以灣區之名,不僅是因為具有海洋經濟的典型特色,而且都擁有世界一流的城市群、一個或多個全球性城市,擁有全球創新中心或製造中心,同時還擁有廣闊的腹地和人口集聚。

  從地域範圍講, 粵港澳大灣區包括廣東珠三角地區的9個城市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總面積5.6萬平方公里,目前常住總人口約7000萬,GDP總量超過10萬億人民幣,是我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2018年7月發佈的《解讀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現狀與投資機會報告》,粵港澳大灣區整體城鎮化率高達85%,已經達到發達國家水平,且雲集了廣深港三大國際性都市,造就了以東莞、佛山為代表的世界工廠。無論是城鎮化水平、人口規模、GDP總量還是產業競爭力,都堪與世界一流城市群匹敵。楊道匡指出,放眼全國,粵港澳大灣區是最有實力能與其它幾大灣區比肩的區域。中央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第一大定位就是“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張克科指出,這一定位,是對整個片區的未來發展的機製、理念、生態的全面定位,也說明中央希望粵港澳大灣區以一個國際化的形象出現在世界舞台,從而對標其它世界灣區。

  而要做到這點,這“五大定位”其實是相輔相承的。張克科指出,要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和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則必須要加強廣東與港澳的深度合作,打造好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而只有形成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才能吸引更多國際化的頂尖人才,從而使粵港澳大灣區真正成為“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和“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未來,廣東和港澳地區可以在這五大定位的框架下,探討更深入、形式更多樣化的合作,比如說科研經費的跨境使用,實施更開放的高層次人才引進優惠政策,簡化科研人員出入境手續,合作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等等。”楊道匡分析。

  廣、深、港、澳各自定位互補

  張曉明表示,在粵港澳大灣區龐大的城市群中,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可以叫做中心城市,它們要發揮輻射帶動周邊地區的引擎作用。

  具體而言,張曉明表示,香港主要是鞏固和提升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產業,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澳門主要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廣州主要是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引領作用,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和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深圳主要是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努力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廣州是傳統的華南門戶城市,也擁有國際商貿中心的超級定位,更是華南地區最重要的交通樞紐和科教文化中心,而深圳則著眼於經濟功能和創新功能,在國家門戶所要求的綜合性定位上稍有不足,但在科技創新和經濟引領層面卻擁有獨一無二的競爭力。”張克科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他認為,中央對這兩大中心的城市符合了其自身的特點,未來,廣州可以利用其內部具有的強大輻射力和影響力,對大灣區整體建設起到支撐、輻射、引領和帶動作用,而深圳則可以利用作為經濟特區的優勢,進行政策先行先試(如“深汕合作區”建設)、加強與香港對接等,鞏固自身作為科技創新龍頭和改革開放試驗田的地位。“未來兩大廣東省內的中心城市共同發展,會同港澳一起,帶動周邊城市,定能讓粵港澳大灣區真正發展為世界級的城市群。”張克科表示。

  “作為起源於香港大學的科技企業,我們十分認同國家對於香港的定位,同時看好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合作發展。” 香港本土技術驅動型公司有光科技CEO溫豪夫博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在全球金融、專業服務、資金人才等方面的優勢巨大,這也是我們能在香港起步的原因。”他表示,未來,隨著香港與內地合作的不斷深化,更多如同有光科技這樣的科技公司也將能搭乘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快車”將自身的科研成果推向更廣闊的市場。

  澳門雖然經濟高度高達,但由於體量過小,經濟總量並不突出。而且經濟結構相對單一,過度依賴旅遊業和博彩業。“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正是 ‘國家所需、澳門所長’。” 澳門特區政府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旅遊業、博彩業、會展業等方面的優勢,讓澳門在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方面十分有利。且旅遊業和會展業,均能與珠海形成良性互動。“隨著港珠澳大橋通車,澳門的旅遊業也將再上新台階。”譚俊榮表示。據澳門政府統計暨普查局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前11個月,入境澳門旅客累計達3223.38萬人次,同比增加9.1%。其中內地旅客達2281.16萬人次,同比上升13.3%。

  “粵港澳大灣區是極其特殊的存在。涉及一個國家、兩種製度、三個法域和關稅區,流通三種貨幣。廣深港澳四大龍頭均為中心城市的設計,不同發展模式之間的互動,相信能為大灣區帶來更加顯著的發展效應。”楊道匡表示。

  (編輯:辛靈,如有任何問題或建議請聯繫:xinlingfly2007@163.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