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教育交流百年史,構建雙邊關係波折中的穩定橋樑
2019年01月15日15:35

原標題:中美教育交流百年史,構建雙邊關係波折中的穩定橋樑

中美在經貿和政治問題上的負面影響正逐步擴散至人文交流與教育領域。2018年,美國不僅收緊對申請高科技專業研修的中國留學生赴美簽證政策,而且開始拒絕或者終止可能有涉華背景的組織捐助學術研究項目。

在中美關係站在曆史新起點之時,上海美國問題研究所策劃編撰的新書《滬風美雨百年潮——上海與美國地方教育交流》正式發佈。曆時三年,該書編撰整理了近代以來上海與美國地方教育交流交往史,時間跨度從1843年至2017年,縱貫175年。

1月12日,為紀念新書發佈,一場以“教育——構建中美合作的橋樑”為主題的研討會在上海市社聯召開。來自中美兩國的一線教育從業者和相關專家學者參與了研討,共同回顧了中美在教育領域合作交往的深厚曆史淵源,並從上海與美國地方交流角度介紹分享了許多成功案例。

上海市公共外交協會副會長道書明在發表會議總結時指出,“即使在中美關係面臨一些波折和考驗的時候,教育交流應該繼續走在前列,推進兩國友好合作。”

中國留學生在美“遇冷”

自2009年起,中國成為留美國際學生的最大生源國。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每年發佈的《門戶開放報告》,在2015-16學年度有328547名中國留學生赴美留學,而在2016-17學年度有350755名中國學生在美留學,占所有在美國際生總人數的32.5%。

中國留學生也為美國經濟做出了極為可觀的貢獻。根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2016年,國際學生通過支付學費、食宿費、生活費,對美國經濟的貢獻超過390億美元,其中中國留學生的貢獻高達125.5億美元。

對此,維珍尼亞大學中國代表處首席代表歐君廷也深表讚同,他表示中國學生不僅使得該校創收巨大,也使維珍尼亞州和美國經濟從中獲益不少。2016-2017學年,中國學生給維珍尼亞大學帶來的經濟貢獻超過3000萬美元,給維珍尼亞州帶來的經濟貢獻超過1億美元,給整個美國帶來的經濟貢獻超過120億美元,中國學生為美國帶來了超過1100萬個就業機會。

此外,中國留學生還為美國高科技企業和管理高層輸入了一大批精英人才,美國科學院中有30位院士來自中國大陸。上海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會長薑海山表示,在美國所有大學最優秀的教授里總能看到中國人的身影,可以說,美國接納中國學生沒有吃虧。

但自2017年美國發佈最新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後,美國對華戰略發生重大改變,中國被視為美國主要的長期競爭對手。而在美國的“大國競爭“戰略的陰影下,中國留學生成為了對華政治和安全政策的犧牲品。

去年6月,美國國務院宣佈,將在航空、機器人和先進製造技術等領域學習的中國研究生的簽證有效期從原來的五年縮短為一年。11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取消了中國科學家訪問學者項目,原因是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擔心生物醫學研究面臨知識產權流失。

儘管美國依舊是中國留學生的熱門首選,上海美國學會秘書長、複旦大學教授潘銳認為受中美政治和經濟的大環境影響,赴美留學生人數已經達到巔峰,並將踏入回落階段。

赴美留學生數量的增速正呈現下降趨勢,2015-16中國赴美留學增長7.1%,而在2016-17增長率為6.8%。在2018年申請季,全美寄宿高中的中國申請者較2017年減少了17%。

另一個明顯的特徵則是“歸國潮”的湧現,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和美國緊縮的移民政策吹響了海歸們創新創業的號角。據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統計,2017年,80%的中國學生在海外學習後選擇歸國,而2007年這一比例僅為33%。

但與會專家們一致認為,中美教育合作的潛力和空間仍然巨大,還能繼續為推動雙邊關係健康發展發揮積極影響。

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主任、原中國駐美國芝加哥總領事楊國強強調:“中美之間的地方教育合作前景仍非常廣闊,而且內容非常廣泛,在構建開放的教育體系、塑造創新精神、培養復合型人才等方面仍大有作為。”

教育交流的獨立性、穩定性、成長性、惠民性

中美最早的教育互動可以追溯到1830年,美國傳教士裨治文(Elijah Coleman Bridgman)在廣州開辦貝滿學校,收留中國窮孩子讀書。

作為中國門戶城市的上海在1843年開埠後便頗受傳教士以及教育界人士青睞。19世紀後半葉,美國傳教士陸續創辦了小學、女中、盲聾啞學校,以及享有“東方的哈佛”和“江南教會第一學府”等聲譽的聖約翰學院。

上海也是中國學生赴美留學的發祥地。1872年,第一批留美幼童從上海出發。1907年,上海派出了第一批女留學生赴美求學,其中就有宋慶齡、宋美齡姐妹。

1908年美國國會通過法案,決定退還清政府在《辛醜條約》庚子賠款中超出美方實際損失的部分,用這筆錢資助中國學生到美國大學學習。 1909年,中國向美國派遣首批“庚款留美學生”50人,開啟中國真正第一次大規模的赴美留學活動。

自1909年到1949年,中國赴美留學生總數超過5萬人,其中有2萬多人進入正規大學讀書。 這些早期赴美深造的學生中錢學森、竺可楨、馬寅初、費孝通、周培源、聞一多、冰心等,他們日後在各領域成為傑出的領導者,為中國現代化打下基礎。

新中國成立後,中美教育交流一度因曆史原因中斷。進入20世紀70年代,中美兩國政治關係的堅冰逐漸融化,中美教育文化交流成為破冰的先鋒軍。1972年尼克遜總統訪華並在上海發表了舉世矚目的《中美聯合公報》後,中美兩國教育界知名人士開始充當民間大使。

1978年中美兩國正式建交,中國向美國派遣了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批50名公費留學生,美國也派遣8名學生和學者來華學習中國曆史和文化,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代表團前往美國參觀,成為新中國第一個訪美的高等院校。

千禧年後,中美教育交流模式逐漸豐富。2000年,上海交通大學與美國密歇根大學開始嚐試合作辦學,2005年建立上海交大密歇根學院。2011年,上海紐約大學正式落戶。

隨著中國普通民眾日益富裕、中產人數增多、受教育期待提高,送子女留學美國成為許多普通家庭的行為,中國留美學生出現從少數精英到普通學生、從公派到自費的轉變,中美教育交流交往已經滲透到人民的日常家庭生活之中。

中國學生留美熱潮經久不衰的同時,隨著中國的崛起和中美在各領域關係不斷加深,到中國留學和學習中文的熱潮在美國逐漸興起。2004年中國與美國馬里蘭大學合作成立了美國第一所孔子學院,到現在一共有100多所孔子學院在美開辦。美國中小學校學習中文的學生在2017年已超過22.71萬人,漢語成為美國第四大外語。中美教育經曆了從“單向輸出”到“雙向交流”的百年滄桑巨變。

儘管當前兩國戰略互信的赤字難以消弭,雙邊關係呈現出摩擦衝突與合作相互交替的勢態。但中美兩國之間的人文交流在這百年間已經逐步發展成為最具獨立性、穩定性、成長性、惠民性的雙邊關係,成為兩國關係的橋樑。

上海政法學院教育政策與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強指出,雖然教育關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政治關係的附屬品,但教育關係發展到一定程度,深入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後,它就會形成自己運行的規律,具有相對的穩定性,不會完全跟著政治走。所以改革開放40年來,中美教育關係的波動要比政治關係相對要小很多。

上海市美國問題研究所常務所長胡華認為,《滬風美雨百年潮——上海與美國地方教育交流》一書可幫助我們堅定中美關係未來發展的信念——合作就能共贏。

啟智於史,中美關係方能得以“四十而不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