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索斯前妻:麥肯齊·貝索斯其人
2019年01月14日16:30

  導語:隨著貝索斯夫婦公佈離婚消息,一直身居幕後的貝索斯夫人吸引了眾多媒體關注。近日,《紐約時報》發佈長文,揭秘這位向來低調的前首富夫人。

  以下為全文內容:

  在她與傑夫·貝索斯的25年婚姻中,麥肯齊·貝索斯一直是亞馬遜的忠實大使。這家公司讓她和丈夫站在全球財富之巔。

  她是亞馬遜創始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994年,她驅車前往西雅圖,貝索斯坐在副駕駛位置,撰寫新公司的商業計劃。她還是亞馬遜的第一任會計,參與並見證了亞馬遜從一家小型在線書商發展成為今日的電商巨頭——美國歷史上第二家市值過萬億的公司。

  現年48歲的麥肯齊也是一位小說家。然而,在公眾眼中,亞馬遜的光環遠遠蓋過了她小說家的身份。只是,她與丈夫本週宣佈兩人即將離婚一事,將徹底改變現狀。最先發佈於貝索斯Twitter上,署名為“傑夫和麥肯齊”的聲明中寫道:“在經過長期的愛情探索與臨時分居後,我們現已決定離婚,日後仍將是朋友。”

  貝索斯夫婦育有四個兒女,他們在聲明還寫道:“未來,我們仍將是父母、朋友,生意和項目上的合作人,同時我們也將追求各自的事業和冒險。”

  在過去幾十年中,隨著亞馬遜的不斷髮展,麥肯齊不時地陪同丈夫出席各種名流活動,包括《名利場》雜誌舉辦的奧斯卡宴會和金球獎活動;麥肯齊還在2012年擔任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的主持人之一,亞馬遜當年也贊助了該活動。但是大多數時候,麥肯齊更願意退居幕後,專心於創作和照顧他們的孩子。對於本篇報導,《紐約時報》亦無法聯繫到貝索斯女士本人,邀請其發表評論。

貝索斯夫婦參加2012年的Met Gala,圖左;貝索斯夫婦在2018年舉辦的《名利場》奧斯卡宴會上,圖右。
貝索斯夫婦參加2012年的Met Gala,圖左;貝索斯夫婦在2018年舉辦的《名利場》奧斯卡宴會上,圖右。

  她很少為了宣傳自己的書籍或者為丈夫的公司辯護而拋頭露面。2013年,她在亞馬遜網站上,針對《一網打盡:貝索斯與亞馬遜時代》一書寫下一星差評。她稱,這本由布拉德·斯通撰寫的書籍中,充斥著“各種不準確事實”以及“虛假細節,以至於整本書幾乎稱不上非虛構小說”。

  除此之外,外界對麥肯齊所知甚少。如今,這位極其低調的女士,將獲得有史以來金額最高的財產分割。

  《書蟲》

  麥肯齊在婚前的姓名為麥肯齊·塔特爾(MacKenzie Tuttle)。她在一家紐約對衝基金D. E. Shaw邂逅了未來的丈夫傑夫·貝索斯。當時,貝索斯已經是公司的高級副總裁。

  麥肯齊曾向《時尚》雜誌透露,在D. E. Shaw工作的時候,她一邊寫小說一邊做著行政助理的工作維持生計。但是她很快被隔壁辦公室里那個男人爽朗的笑聲迷住。麥肯齊在2013年接受查理·羅斯(Charlie Rose)的採訪時表示:“聽到笑聲的那一刹那,愛情已然萌芽。”

  約會三個月後,倆人火速訂婚;之後,兩人在佛羅里達的西棕櫚灘一個渡假勝地結婚。那年,貝索斯30歲;麥肯齊23歲。

  她經常自嘲,說自己是內向的書呆子,尤其是跟貝索斯相比。貝索斯更像是一個自負、野心無邊的商人。在1999年的《連線》雜誌採訪中,也是兩人結婚後的第六年,貝索斯說,他的最初愛情期待是邂逅一個“足智多謀的人”。(看起來貝索斯夫婦兩人確實有互相吸引之處。在2017年的一次會議上,貝索斯說,自己的妻子有一次說:“我寧願要一個缺根手指的聰明孩子也不要一個笨孩子。”)

  麥肯齊年輕時就對文學有極大抱負。根據採訪和她在亞馬遜網站上的自述可知,她從6歲開始認真寫作,當時她寫了一本題為《書蟲》的章節小說,一共142頁。後來,在一次洪水中,原稿遺失。麥肯齊之前還稱,現在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創作事業中。

  在普林斯頓大學,她師從諾貝爾獎得主、小說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學習創意寫作,並受僱為莫里森1992年的小說《爵士樂》的研究助理。隨後,經莫里森引薦,麥肯齊結識了文學經紀人阿曼達·厄爾本(Amanda Urban)。

  在《時尚》雜誌中,莫里森女士稱讚麥肯齊為難得的天才,說她是“我在創意寫作課程中見過的最優秀學生之一”。2005年,麥肯齊的首本小說面世,莫里森女士毫不吝惜讚美之詞,稱“The Testing of Luther Albright”一書為“罕見的作品,一部精緻的小說,直擊靈魂深處”。

  1992年,麥肯齊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六年前,貝索斯畢業於同一所大學。畢業後的麥肯齊來到紐約成為一名行政助理,從而與未來的電商巨頭結下不解之緣。兩人成婚於1993年,隨後在1994年搬到西雅圖。同年,亞馬遜成立。

  很快,麥肯齊的身份淹沒在丈夫的公司之中,哪怕她曾試圖在出版行業留下腳印。而巧的是,自己的丈夫卻旨在顛覆傳統出版行業。

  亞馬遜大使

  貝索斯從一開始就十分清楚,他要借助互聯網,顛覆傳統零售業。他迅速將亞馬遜打造成為一個成功的在線書店,然後開始多樣化,出售音樂(當時還行得通)、視頻、藥品和其他消費品。

  正如他在1999年《連線》雜誌採訪中透露的,他的願景十分具有先見之明。他預測,到2020年:

  你將可以在線訂購大部分超市商品——糧食產品、紙製品、清潔用品等等。有些實體店面或將存活下來,但他們僅提供一兩種東西:娛樂價值或即時便利。

  麥肯齊·貝索斯(婚後改姓)起初跟丈夫租住在西雅圖東郊的一棟房子裡。早期,她參與了創業公司的大量事務。根據《一網打盡》一書的描述,除了擔任會計之外,她還參與了公司起名,甚至通過UPS發送早期訂單。

  “顯然,公司早期有她的參與痕跡,”斯通在接受本文作者採訪時表示。

貝索斯夫婦,攝於2004年
貝索斯夫婦,攝於2004年

  1999年,貝索斯夫婦搬進一棟價值1000萬美元的豪宅,位於華盛頓州的麥地那。當時,麥肯齊剛懷上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隨著財富的快速積累,貝索斯一家竭力維持著原有的普通生活。

  布拉德·斯通在他的書中寫道,麥肯齊經常開著一輛本田接送四個孩子上下學,然後再把貝索斯捎到辦公室。

  公司漸漸步入正軌後,麥肯齊逐漸淡出公司日常管理,專注於家庭和自己的文學夢想。

  “她並不熱衷於商業,當亞馬遜起飛後,她便退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斯通寫道。

  她的第一本小說寫了將近十年,經常早起寫作,還與導師的文學經紀人厄爾本簽了約。

  “The Testing of Luther Albright”一書由哈珀出版社首次出版於2005年,並受到評論家的廣泛好評。該書講述了一名工程師的職業和家庭生活在1980年代開始發生巨變的故事。

  在《紐約時報》的一篇評論中,凱特·波利克(Kate Bolick)稱這部小說“耐人尋味”。《洛杉磯時報》將其評為年度最佳書籍之一。《出版者週刊》大力讚揚麥肯齊的“微妙想像力和自然主義的驚人才華”。

  2013年,麥肯齊出版了自己的第二本小說——《陷阱》,講述了一名隱居的影視明星傑西卡·萊辛(Jessica Lessing)的旅途。傑西卡的父親多年來不斷向狗仔隊出賣自己行蹤。最終,她從一味逃避中走出來,決定勇於面對自己的父親。在驅車前往洛杉磯與父親見面的路上,她還遇到了另外三名女性:一個年輕媽媽,一個狗狗庇護所主人,和一個前軍事保鏢,三人都成了她朋友。

  “我認為,這本書的最大主題在於,我們一生中會擔憂的那些事情,那些阻礙我們的事情,我們犯下的錯誤,我們遭遇的不幸,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變故,悖論等等,當我們回首過去時,我們往往會發現,這些事情最值得我們感恩,”麥肯齊在接受查理·羅斯的採訪,談到該書說,“這些事情成就了現在的我們。”

  麥肯齊告訴《時尚》雜誌,在他們的整個婚姻期間,貝索斯一直是她的小說的忠實讀者,會特地騰出時間來閱讀她的小說草稿。在《陷阱》一書的致謝中,她把貝索斯稱為“我最忠實的讀者”。

  只是,麥肯齊的文學生涯,在某種程度上,因為自己那名氣響亮的丈夫而變得有些複雜。對於書籍銷售行業的改革和破壞,恐怕在最近歷史上,無人能及貝索斯。很多獨立書商,出版商和代理人,紛紛指責亞馬遜在行業內的壟斷地位,導致獨立書店破產,並對諸如巴諾書店這類曾經盛極一時的連鎖書店構成嚴重威脅。

  即便亞馬遜也推出了自己的出版業務,麥肯齊仍舊為自己的小說選擇了傳統出版商——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團。(問及為什麼自亞馬遜的出版業務沒有出版自己妻子的小說時,貝索斯開玩笑地說,她是“漏網之魚”。)

  根據NPD BookScan的數據,麥肯齊小說的銷量量表現平平,大概只有幾千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出版行業高管表示,有些獨立書商甚至不願進購麥肯齊的小說。麥肯齊的文學經紀人厄爾本女士對此拒絕評論。

  數十億美元的離婚案

  貝索斯夫婦曾經是全球最富有的夫妻;他們離婚時需要分割的財產規模,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幾十億美元的分手費此前也不是沒有。比如史蒂夫和伊萊恩·韋恩(Steve & Elaine Wynn)夫婦曾共同擁有數家賭場,當然也不乏離婚多次的科技創業家——其中最高調的要數已經離婚四次的甲骨文聯合創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但是,像貝索斯夫婦這樣,身家多達1370億美元鬧離婚的,還未曾有過。

  外界對夫妻兩人的財產分割協議所知甚少。離婚案受州法律管轄,而貝索斯夫婦的主要定居點和業務都位於華盛頓州。根據該州法律,婚姻期間夫妻雙方獲得的任何收入和財富都屬倆人共同財產,離婚時應平均分配。

  但是不少律師認為,貝索斯夫婦不太可能會照此方式分割財產。若他們真打算平分財產,那麼,貝索斯名下的16.1%的亞馬遜股份將減少一半。

貝索斯夫婦在Allen & Company Sun Valley Conference上,攝於2013年,愛達荷州太陽穀
貝索斯夫婦在Allen & Company Sun Valley Conference上,攝於2013年,愛達荷州太陽穀

  “我認為,兩人不會因為財產分割產生糾紛,他們更有可能會爭奪控製權,”Schulte Roth and Zabel律師事務所的創始合夥人威廉·薩貝爾(William Zabel)說,他曾經手過多起名人離婚案,但未參與貝索斯夫婦的離婚案。

  薩貝爾稱,他認為貝索斯夫婦很有可能會分割亞馬遜股票,但同時允許貝索斯保留控股權。同時,此類協議的生效時間也將成為協商的一部分。

  麥肯齊近來十分低調,自從宣佈離婚後,她還未曾公開露面。(相反,貝索斯仍舊出席活動,並且本月在金球獎頒獎典禮結束後,與勞倫·桑切斯合影。據報導,貝索斯或婚內出軌該前電視主播。)

  目前尚不清楚,麥肯齊接下來會做什麼,也很難說離婚會對她帶來何種影響。

  有一些問題將不可避免。比如,她的慈善事業計劃。貝索斯夫婦過去的慈善捐款數目並不顯著。2011年,他們向母校捐贈1500萬美元,以成立一個大腦研究中心。次年,他們又拿出250萬美元,以支援華盛頓州的同性婚姻公投。

  2017年,貝索斯在Twitter上,就如何更好地給予徵求粉絲意見。隨後在9月份,他和麥肯齊宣佈成立一個20億美元的基金,來幫助無家可歸家庭,並建立了一個蒙特梭利風格的幼兒園網絡。但是,麥肯齊也可以獨自投身慈善事業,比如像勞倫娜·鮑威爾·喬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那樣,後者發起過自己的基金——Emerson Collective。

  再者,如果麥肯齊繼續她的文學事業,她或許會為更多獨立書商接納。一些要求匿名的出版業高管興致盎然地談道,麥肯齊撰寫的回憶錄沒準會大賣。(木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