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軟銀收購的ARM開拓非智能手機市場:準備5年內IPO
2019年01月14日13:45
孫正義(左)與ARM CEO西蒙·塞格斯(右)
孫正義(左)與ARM CEO西蒙·塞格斯(右)

  導語:彭博社網站本週刊文稱,被軟銀收購的芯片設計公司ARM正在開拓除智能手機以外的其它業務,為5年內的IPO奠定基礎。軟銀CEO孫正義希望這筆收購能創造巨額回報。

  以下為文章全文:

  近期,芯片設計公司ARM正在迅速擴張,以至於公司聯合創始人邁克·穆勒(Mike Muller)在使用自己辦公室時都不得不提前預定。

  作為公司首席技術官的穆勒在公司總部英國劍橋接受採訪時表示:“我的辦公室已經變成會議室,所以我必須要提前預定。我們用完了所有辦公空間。”

  2016年,日本軟銀集團收購了ARM。隨後,ARM的員工增加了大約2000人,總數接近6000人。這導致公司現有的辦公室嚴重不夠用。在ARM總部,員工們在6棟低矮的辦公樓里工作。

ARM劍橋園區總部新大樓外觀
ARM劍橋園區總部新大樓外觀

  ARM很快就將搬進劍橋園區新的辦公樓。這棟辦公樓造價6100萬美元。樓里有著180米長、帶“懸浮樓梯”的巨大中庭,大樓里鋪設的網線超過1000公里長。儘管在軟銀收購之前新辦公樓的建造就已經啟動,但這座總部更好地體現了ARM現在的大手筆和雄心。

  穆勒開玩笑地說:“這很低調。大樓很漂亮,很大。”

ARM成本上漲,而利潤下滑
ARM成本上漲,而利潤下滑

  ARM創立於1990年,在軟銀320億美元收購之前,它已經成為英國最大的上市公司。ARM的芯片設計被授權給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因此,全球幾乎每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都採用了ARM芯片。

  目前,在軟銀CEO孫正義的帶領下,由於軟銀的遠大目標,ARM的英國高管開始受到媒體的密切關注。在各種會議上,孫正義會要求ARM高管迅速介紹公司當前經營細節,隨後跳到長期計劃。他堅持認為,ARM必須每月提交10年商業計劃的最新進展,確保對未來的專注。

  ARM CEO西蒙·塞格斯(Simon Segars)表示,這意味著他的工作是“瘋狂地”投資,推動ARM打入高端計算市場,併成為無人駕駛汽車技術的核心。根據孫正義的設想,這類項目將很快帶來回報,而隨後ARM將收縮支出,在5年內為重新上市做好準備。

  ARM的新股東也帶來了不同的客戶群體。近期,塞格斯向孫正義展示了基於ARM芯片的新款聯想筆記本。他被要求留下來,在當天晚些時候向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做介紹。

  塞格斯和他的團隊正處於科技行業管理者們夢寐以求的地位:先為增長投資,隨後再關注盈利能力。然而,這筆收購也讓他們走出了自己的舒適區。ARM的技術在半導體行業無處不在,但孫正義希望ARM能進軍軟件和服務。

  據塞格斯說,當孫正義第一次與ARM展開收購談判時,他對一個“科學項目”非常著迷。孫正義收購ARM的原因之一是,他相信借助主導智能手機市場的設計,這家芯片設計商可以在物聯網芯片市場取得同樣的市場影響力。物聯網技術覆蓋了互聯家居產品和工廠設備等。

  這種互聯的未來似乎並沒有像孫正義和其他許多未來學家所期望的那樣迅速到來。原因之一在於,所有這些互聯設備都帶來了巨大的管理難題:必須確保安全性,軟件及時更新,以及保持聯網狀態。技術實現方法可能很複雜,並且成本很高。

  另一個問題在於,ARM在物聯網服務領域並沒有充分的專業積累,與實際採用ARM設計的終端用戶之間一直都存在一定的距離。

  因此目前,在孫正義的鼓勵下,ARM正在拓展物聯網服務部門。去年8月,ARM斥資6億美元收購了總部位於美國的數據分析創業公司Treasure Data,這也是過去14年中該公司最大的一筆收購。6月,該公司還瞄準了總部位於格拉斯哥的一家公司Stream Technologies。該公司致力於優化物聯網設備的網絡連接。

  Sanford Bernstein分析師克里斯·萊恩(Chris Lane)表示:“在10到15年之後的世界里,可能會有1萬億台設備聯網。即使每個月每台設備只賺幾分錢,這也會是個巨大的數字。目前還為時過早,但這是個好的思路。”

  最終,塞格斯可能會需要削減開支,並向公開市場投資者解釋,為什麼ARM要比軟銀支付的收購價格更值錢。塞格斯說,軟銀計劃在大約5年時間里讓ARM上市。

  ARM的機會窗口可能很快就會關閉。在科技行業最火爆時期,軟銀創立了願景基金。ARM本身也受到這種信念的鼓舞,即芯片行業的火爆是可持續的。新行業正在排隊等待,為它們的產品和運營增加數字化和智能能力。

  然而到2018年底,大型科技公司和芯片行業已經變得不再受歡迎。投資者擔心,貿易糾紛,無人駕駛汽車等新行業的發展慢於預期,以及庫存過多等老問題的再次出現,已經開始對半導體行業構成壓力。作為行業基準的費城股票交易所半導體指數2018年下跌了7.8%,而此前連續兩年增長率都超過36%。

  ARM已經知道,單一領域的成功並不能給該公司帶來免費的通行證。近十年來,該公司一直希望打破英特爾在計算機技術領域的主導地位,但目前只找到了一個小小的立足點。

  過去近10年,英特爾在服務器市場占領了超過90%的份額。而ARM也多次看到“不真實的曙光”。一些廠商嚐試了ARM處理器,但隨後又選擇放棄,因此ARM並沒有在這個市場建立起有意義的份額。2018年,ARM獲得了重大利好。正如長期以來傳聞所說,英特爾最大的客戶之一亞馬遜宣佈,在其服務器網絡中採用自主設計的芯片,而這將會基於ARM的技術。

  塞格斯的大規模招聘也在導致成本的大幅上升。盈利正在被消耗。ARM最近一個季度的成本為3.27億英鎊,同比增長33%。不考慮一次性項目,ARM的盈利為1800萬英鎊,只有一年前的約1/4。

  目前,ARM的股東對此並不擔心。然而,由於軟銀持有的25%股份掌握在願景基金的手中,而願景基金的資金來自其它投資方,因此ARM也不可能在不考慮回報的情況下瘋狂投資未來。塞格斯也知道,人們對ARM的期望很高,而孫正義想要的回報遠遠超過收購ARM所花的320億美元。

  他說:“如果我們要成功IPO(首次公開招股)並獲得孫正義期望的估值,那麼顯然還需要證明很多問題。我的工作是確保,我們利用未上市的這段時間展開瘋狂的投資,拿出我們的全部利潤進行再投資。”(張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