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債務纏身仍不認輸 這是無數創業者的生存現狀
2019年01月14日21:53

  羅永浩曾想自殺,戴威債務纏身仍不認輸......這是無數創業者的生存現狀

  來源: 創業邦

  “記錄正在發生的創業史”

  ——《燃點》

  5年前,陳可辛導演的《中國合夥人》將三個青年人的創業史拉到了觀眾面前,故事取材於真實創業生活,展現了中國第一批互聯網創業者的生存狀態。

  2019年1月11日,創業紀實電影《燃點》正式在全國各大院線上映,與《中國合夥人》不同的是,《燃點》沒有改編沒有劇本,一切都由創業者本人真實出演。

  紀錄片開拍時便計劃走進院線,導演關琇說:

在現在這個沒有戰爭的時代裡面,最值得尊敬的就是創業者。記錄創業的方式很多,但到了這個時點,我覺得最真實的方式是需要的。

  這是她拍攝《燃點》的初衷,她把鏡頭對準了移動互聯網浪潮的14名勇於燃燒的人。記錄了14位創業者雄心勃勃的起步、巔峰時刻的輝煌、也記錄了他們低穀時分的徘徊的奮鬥生活,通過紀實電影的方式告訴觀眾——什麼是真正的創業?

  相信許多朋友已經在上週末看過這部電影,最新數據顯示,淘票票評分8.7分,而實際上,票房差強人意,首日票房僅53萬元。

淘票票數據截圖
淘票票數據截圖

  據貓眼最新數據顯示,目前上映4天,票房230.2萬元,上座率11.4%。

貓眼票房截圖
貓眼票房截圖

  有分析指出,小眾,是《燃點》的宿命。因為預期不會大賣,院線排片一度成為很大難題。除此之外,《燃點》從開拍之初就不斷受到各種各樣的質疑:

有人認為,這是一部宣揚成王敗寇、馬後炮式總結的電影,尤其是在主角羅永浩和戴威雙雙陷入困境的當下,一切顯得格外荒誕;

還有人認為,這是一部企業宣傳片,因為片中14位主角的人選比較局限,不能代表整體的創業者面貌。

  即使排片場次少,不少創業者看後紛紛發表影評:不少人看的過程哭了,真實,共鳴,拍出來創業者的心聲。

“這就是中國,神奇每天都在發生”
“這就是中國,神奇每天都在發生”

  據瞭解,2017年,《燃點》開機,預計拍攝週期120天。

  這120天里,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而實際上,電影還未上映,其中的一些公司就已經瀕臨倒閉或陷入窘境。創投圈和商業界,太多“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的大起大落。

  戴威和羅永浩:這一年經曆了“至暗時刻”

  “騎車,有上坡有下坡,創業也是,上坡時候很艱難,但你發現你一直在進步”,鏡頭裡,戴威正在山坡上同旁人講到這話,右手跟著往上揮了幾揮。

  《燃點》錄製時,ofo處境尚好。公司創立才一年多,就成為最炙手可熱的投資項目,業務甚至鋪到了美國、英國、新加坡。同時26歲的戴威,登上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精英”的榜單。

  2017年7月,ofo拿到了E輪的7億美元,一時風頭無兩。共享單車在矽穀被提及、被研究,風投機構認為這是真正源自中國的新模式,是矽穀公司應該學習的中國創新。

  隨後共享單車陷入焦灼,摩拜被王興的美團收購,ofo開始有了資金斷裂的傳言。

  2018下半年,ofo負面新聞接連不斷,從用戶退押金難到發不出工資,從戴威承認經營有問題到供應商上門追債,1000多萬用戶等待退押金,戴威內部信依舊堅稱不會破產;12月,戴威收到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限製消費令......

  有媒體稱戴威正曆經至暗時刻。

  身處相似處境的,還有用情懷做手機的文藝老羅。

  2017 年,45歲的羅永浩面對深圳的萬名觀眾,發佈了自己創業後的第五款手機。他本身是個巨大的爭議,有人喜歡,有人反感;有人相信,有人懷疑。

  2018年12月5日,網絡爆出老羅已經不再擔任錘子科技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和經理。12月27日,錘子科技450萬銀行存款被法院凍結。

  8月10日,錘子投資的子彈短信上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為當月最火的社交App,佔據各大下載榜單第一。甚至有人看好,“子彈要顛覆微信”。可惜好景不長,9月開始子彈下載量出現斷崖式下跌,從巔峰到下架僅用了51天。

  11月6日,錘子發佈三款智能家居產品:旅行箱、加濕器、音響,被部分業內人士看作是分散研發精力、增加負擔得不償失的策略。

錘子發佈了地平線8號商務旅行箱
錘子發佈了地平線8號商務旅行箱

  臨近2018年末,錘子科技又相繼被曝出大規模裁員、發不出工資、拖欠供應商資金等消息。雖然羅永浩隨後在微博進行了闢謠,但不可否認的是,此刻的錘子科技已是風雨飄搖。

  因資金問題,錘子科技和羅永浩近期陷入不少債務和司法糾紛。根據天眼查最新消息,湖南省瀏陽市人民法院近日凍結了羅永浩在成都錘子科技集團的股權,涉及金額1億元。凍結日期自2019年1月3日至2021年1月2日。

  1月11日,“消失”的老羅回來了,接受了《燃點》電影的專訪。羅永浩面對創業,面對鏡頭,面對重重風波和質疑,疲憊的話語中多了一份淡然。

  還開玩笑的是說,“拍了這個片子以後,公司都出事了”。對創業者表示,創業這件事在開始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不要輕易去幹。有點嚇人,但真做了也沒什麼好怕的。

  金星:抓住風口,奮力拚搏

  一些創業者在曆經至暗時刻,另一些創業者則風頭正勁。2018年9月,醫美APP“新氧”獲得當年的第二筆融資,融資額7000萬美元,成為互聯網醫療領域的獨角獸。

  金星第一次創業的項目叫“美麗家族”,是一個社交購物社區。由於種種原因,一年後他們的資金鏈斷了,失敗告終;第二次創業,他還是做導購社區,叫“知美”。結果又遇上了金融危機。

  2013年,“新氧”是他的第三次創業,“不懂醫院,不懂整形,也不懂手術。金星以一個互聯網產品經理的身份進入了這個他完全陌生的行業,這是當下創業最神奇的地方。”

  Papi醬和馬薇薇:創業沒有男女之分

  女性創業中,Papi醬和馬薇薇作為自媒體創業浪潮中的幸運兒,當然本身也自帶流量。

  2015年,Papi醬在網絡上傳了一些吐槽短視頻,因為兼具美貌和搞笑,迅速獲得網友追捧。巔峰時期她的個人IP估值近3億,一條廣告,拍賣價達到2200萬。

  從備受矚目到回歸平常,從個人 IP 到 MCN 平台,她做起了papitube,2018 年 6 月已經簽約 60 多位作者,生產美妝測評、美食、萌寵、旅行等各方面的短視頻內容。

  而馬薇薇本身就是辯論圈中的名人,因為《奇葩說》爆紅。之後就跟《奇葩說》的明星辯手一起創業,專門做知識和娛樂方面的內容產品。

  這兩個女生都是迅速地成名,然後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到商業當中去。不過,從一線網紅藝人到公司的創始人,這種身份的巨大的轉變,其實是有很大的衝突性和挑戰性的。

  傅盛和安傳東:創業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

  影片選擇了安傳東來代表當下絕大部分草根創業者,和商場老手獵豹移動董事長傅盛。

  一個出身在農民家庭,沒有資源,沒有經驗,也沒有方向。就只有一腔熱血,不怕失敗的勁頭兒,事業是剛剛起步階段。

  他的“跨界美食家”,本質上是為線下餐廳拍攝視頻的廣告營銷公司,在面對經緯中國的投資人張穎時,緊張到連最基本的問題都無力招架,他不知道自己產品的發展方向,甚至連定位都沒搞清楚。

  傅盛的獵豹移動2014年就在美國上市,個人也已實現了財務自由。但近幾年,外界的算法改變了,獵豹的利潤不能像以前那樣高速增長了,而且很有可能永遠不可能了,市值也縮水到了十幾億美金。傅盛遭遇了瓶頸,所以他很焦慮,很痛苦,在尋找突破口。

  他只能在前沿行業不斷尋找機會,決定要轉型,去做人工智能。

  就是這樣兩個處境截然不同的人,在創業的道路上,同樣遇到了困境。

  在影片中,傅盛坦言:上市不是終點,可能是一個更難過的起點,因為所有財務公開,你要對更多、更廣大的股東負責,壓力其實是更大的。

安傳東在項目失敗後,流著淚說“我想要去扭轉,像我這類人的不公平局面”。
安傳東在項目失敗後,流著淚說“我想要去扭轉,像我這類人的不公平局面”。

  影片結束,畢業於中國大學哲學系的安傳東又開始了新的創業項目——古詩文閱讀學習APP“席讀”,將所學和風口相結合,開始在知識付費領域的垂直細分賽道開始新的征程。據瞭解,2019年1月,“席讀”宣佈完成800萬Pre-A輪融資。

  或許,創業不會一直失敗,至少每一次失敗,都讓我們離成功更近。

  投資人:創業維艱,越“創”越勇

  《燃點》里有14個主角,其中12個是創業者,還有2個是投資人,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和創始管理合夥人張穎。張穎和徐小平的建議和觀點對創業者來說都是強心針。

  邦哥很喜歡徐小平的一句話:創業的路上佈滿失敗的白骨,腰纏萬貫的人和一無所有的人眼裡卻有同樣的光芒。

  每一次投創會都會有層出不窮的新鮮面孔湧入。電影中,經緯中國的創始人張穎見到一個創業者,快速問了幾個問題:項目?數據?亮點?

  幾分鍾的時間,張穎就對這個創業項目給出了判斷。張穎說,很多創業者其實沒有花時間完全瞭解自己要切入的市場,經常是臆想出來一個市場和場景,就急著出來的創業。他對此的評價是“莽撞型創業”。而他一年會親自看四五百個項目,最終會投的只有1%。

  創業路上的焦慮與壓力

  英國風險投資公司BGF Ventures與市場研究公司Streetbees做了一個500個創業者的調查,數據顯示:創業文化往往推崇長時間工作,創業公司確確實實是這樣做的,僅有9%的創始人每週工作時長低於35小時。在另一方面,7%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每週工作時長超過80小時。

  與此同時,高達70%的人表示,相比打工,創業要做的事要多得多;另有10%表示工作量相對而言變少了;此外,53%的人表示他們基本上一直在工作,沒有休假。

  創業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導演關琇說:你要是沒病到一定程度,你就不要去創業。壓力太大了,除非你欲罷不能,商業天才其實很少,大部分都是要在學習中成長的。

  在《燃點》中,老羅透露曾經遭遇的困境:

隨時發不出工資,隨時倒閉,隨時被債主圍樓,那個時候是想過自殺的。

“不被嘲笑的夢想,是不值得被實現的。”羅永浩說。
“不被嘲笑的夢想,是不值得被實現的。”羅永浩說。

  演講台上的羅永浩,引發現場觀眾巨大的歡呼聲。但是在歡呼聲中夾雜著的,是讓人很難不去聽到的噓聲。

  哪有什麼徹頭徹尾的歡呼?有的只是困難和壓力之下的創業者,行動著,像推石頭的西西弗斯一樣,抵達下一個失敗、或者成功。

  Papi說,自己是個一個極度外向的悲觀主義創業者,與其被推著走,不如擁抱命運。“很多人以為我現在非常有錢、有好幾億,買樓跟玩似的。”papi說,“其實沒有那麼有錢。”曾經她想買個包,直到很久以後自己賺了錢才完成這個心願,有包之後感覺自己像個都市麗人。

而對於財富自由的傅盛在影片首映當日,記錄下了自己的感受:
而對於財富自由的傅盛在影片首映當日,記錄下了自己的感受:

我是一名創業者,如今仍在創業路上。距離我第一次創業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年。創業真的很孤獨,你會面臨很多困難,你不知道跟誰傾訴,甚至都不能表現出來。你告訴員工,員工會喪失鬥志;你跟家人說,家人會勸你幹脆別這麼累;你反映給投資人,投資人早嚇跑了。

  你會發現,原來我們以為的已經很成功,很沉穩,很明確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每天也都在承受跟你同樣的煎熬:勞累、孤獨、恐慌、迷茫和自我懷疑。在這些痛苦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

  生活從來不是一片灰暗或者一片光明,而是永遠在它們的中間線上。

  徐小平說:創業者一定是最焦慮的那群人,但不要忘了,這個時代的偶像英雄和最風光的人也是他們。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創業?

  “羅永浩在《燃點》里說,我不是為了掙錢,不是為了面子,就是喜歡,否則是撐不下去的。”羅永浩說。

  “我們就是要幹這個事兒。”戴威說。

新氧創始人稱,他最初選擇創業的初心是為了讓家人生活得更好。
新氧創始人稱,他最初選擇創業的初心是為了讓家人生活得更好。

  安傳東發現城里的孩子智商比自己高、情商也比自己好,“所以想用另一種方式證明自己”。

  “創業者追求更高成功的衝動,比普通人要更強一點,(也)更加煎熬他。”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說。

  正是因為這些創業者不甘現狀,所以他們縱身躍出舒適區,打破舊有常規,推動社會前進,並先於所有人迎接未來。這些創業者改造著一個個產業,也改變著中國。

不瘋魔不成魔,創業就得燃起來,尤其是在這麼冷的冬天,要是不燃起來,肯定沒戲。

  正如徐小平評論這些創業者時說道,“無論是一無所有的創業者,還是屢戰屢敗的創業者,又或是春風得意要什麼有什麼的創業者,每個人的眼睛里都有著一種火焰。從他們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同樣的光芒。”

  寫在最後

  有人評價:沒有劇本,沒有雞湯,沒有成王敗寇,也沒有落井下石,這就是《燃點》。

  如果這部電影能被認同,那一定是因為它的真實和直抵內心。這些創業者不向命運服輸、不斷逼迫自己向前的精神,不就是每個普通人希望出人頭地、跟生活暗自較勁的精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