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利打完了最後一次澳網 “Big4”的時代悄然退場
2019年01月14日20:32

梅利澳網首輪出局
梅利澳網首輪出局

  澎湃新聞記者 李瓊

  這是一場結果早已被預料的比賽,它甚至在賽前就被看作是一代巨星的“告別演出”。

  一方是前不久在多哈站戰勝祖高域奪冠的西班牙人阿古特;而另一方,則是剛剛宣佈即將在今年溫網退役的三座大滿貫得主、英國人安迪·梅利。

  1月14日,2019年澳州網球公開賽迎來正賽首日較量。在一場焦點戰中,5屆澳網亞軍梅利苦戰五盤,以4-6、4-6、7-6、7-6、2-6不敵阿古特,結束了自己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場澳網比賽”。

  這一戰,梅利拚上了他所有的榮譽和過往,戰鬥——直到最後一刻。

  糟糕的傷病,失控的情緒

  “你現在身體如何?”

  “我感覺並不好。。。。。。”

  在1月11日的澳網賽前新聞發佈會上,當現場記者向梅利拋出了第一個問題時,沒想到這位前世界第一左手攥著拳頭摀住口鼻,突然在眾人面前哽嚥了起來。

  隨後,無法控製情緒的梅利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短暫的離開了發佈廳。不到1分鍾後,他紅著眼圈再次出現,開始訴說自己這兩年來飽受傷病折磨的經曆。

  “是的,我的感覺並不好。很明顯,我已經掙紮了很長時間了。”梅利不斷地進行深呼吸,但聲音依然有些顫抖,“在過去的20個月,我都無法擺脫身上劇烈的疼痛。”

  疼痛是來自他髖骨的傷病。自2017年在法網與華連卡的準決賽之後,他便開始感到自己的右髖疼痛,之後的溫網更是因傷而止步8強。

  在那一年的溫網之後,這位前世界第一就淡出了人們的視線。2017年下半年,梅利開始艱難的康複之路;2018年,他在手術後重返賽場,但只取得7勝5負0冠的戰績。

  儘管如此,執拗的英國人依然沒有放棄重回巔峰的念頭。為了盡快復出征戰,他甚至選擇用倒立、翻跟頭和轉呼啦圈這些“奇葩”的方式來進行康複訓練。

  然而在新賽季,一切看上去並未有所改變。在剛剛結束的布里斯班站上,梅利在第二輪就輸給了新星梅德韋傑夫,之後又在澳網訓練賽上慘敗給祖高域。

  “我想盡一切辦法讓我的髖部能夠不那麼疼,但情況並未有所好轉。當然,比起6個月前好了很多,但我仍然感到很痛苦,這一切太艱難了。”在發佈會上,梅利哽咽道。

  “我需要讓這一切結束”

  屬於梅利的高光時刻無疑是在2016年。

  這一年他不僅在奧運會的網球男單比賽中成功衛冕,還收穫了自己的第二座溫網獎盃。更令人驚歎的是,他在半年內狂追8000多積分,最終超越德約成為世界第一和年終第一。

  但這些榮耀很快便在新的一年到來後轉瞬即逝。2017年年初,頂著世界第一頭銜的梅利爆8年來首次無緣澳網8強,而之後2月份的杜拜公開賽是他近兩年唯一奪冠的賽事。

  也許只有梅利自己深知其中的艱辛,甚至一場久違的勝利都會令他失聲痛哭。

  在去年的華盛頓公開賽上,梅利在一場3小時的鏖戰中取勝,這已經是他在該項賽事中的第三個三盤大戰。賽後,他用毛巾摀住臉放聲大哭,這一幕持續了足足有一分多鍾。

  反複的傷病所帶來的痛苦不僅限製了的發揮,更可怕的是,它讓這位大滿貫得主不再享受網球帶來的樂趣。

  “疼痛只是一個驅動因素,但這並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這種既痛苦又無力的感覺已經不允許我享受比賽和訓練的過程,甚至不允許我喜歡任何與網球有關的事。”

  終於,無法忍受這種狀態的梅利做出了決定。在去年12月冬訓期間,他告訴自己的團隊:“我需要這一切結束,因為我無法繼續打球,也無法預知疼痛何時才能停止。”

  “我告訴他們我會試著堅持到溫網,我希望在那裡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做到。”在當天的發佈會上,梅利還是說出了那句大家都不願意聽到的話。

  但很多媒體紛紛預測,梅利很有可能在澳網之後就告別賽場。英國人也坦言自己目前還無法預估,“我認為這也有可能,因為我不確定是否能在疼痛下再堅持4、5個月。”

四巨頭
四巨頭

  他在“費拿德”的時代中突圍

  梅利與費達拿、拿度和祖高域一起被認為是當今男子網壇的四巨頭(big4)。事實上,英國人能夠躋身其中飽受外界質疑,甚至有人稱他為“最水四巨頭”。

  畢竟,與擁有20個大滿貫的費達拿、16座大滿貫的拿度,以及14座大滿貫的德約相比,僅僅拿到過2個溫網冠軍和1個美網的梅利顯得遜色很多。

  事實上,與這三位極具天賦的網球巨星相比,梅利更像是一位我們身邊的鄰家大男孩,一位勤奮上進、任勞任怨的好學生。

  在“big3”對男子網壇長達12年的壟斷後,英國人才在29歲的年紀登上世界第一的寶座。而他也是ATP電腦排名後,首次登上世界第一年齡第二大的球員。

  梅利的不懈也許源自於自己的一份責任。作為校園槍擊案的倖存者,他希望用自己的成功來幫助那些曾經飽受心理創傷的受害者,讓他們走出過去的陰影。

  也許成就和冠軍數量趕不上big3,但梅利無疑是英國人心中的國家英雄。他是英國104年以來第一位奧運會網球單打冠軍,是76年中第一位奪得大滿貫(美網)男單冠軍的英國選手,是公開賽年代以來第一個登頂男子單打世界第一的英國人。。。。。。

  在一項由BBC票選出的“英國史上最偉大體壇名人榜”中,梅利超越大衛碧咸、咸美頓等體壇明星,排名高居第二、僅次於足球名宿波比·摩爾。

  一個時代正在悄然退場

  在這個時代,梅利也許沒有費達拿的優雅,沒有拿度的霸氣,也沒有德約的幽默,但他那股英國人自帶的“耿直”氣質依然得到到了許多人的喜愛。

  在康複期間,梅利做過網球解說,上過有小豬佩奇的綜藝,還學會了“自嘲”。幾天前他與澳網獎盃合影,之後便在社交媒體上寫道:“這是我離澳網冠軍獎盃最近的一次。”

  在澳網賽前發佈會結束後,梅利曬出了一張與母親朱迪·梅利的合影,“在艱難的一天過後,讓自己感覺更好的方式就是投入媽媽的懷抱。”

  這樣“耿直”的性格也令梅利在網球圈人緣很好。在宣佈退役的決定之後,男女網壇的球員們紛紛向這位網球巨星表達出惋惜之前,並向他送上自己的祝福。

  “我和安迪有過很多美好的回憶。”剛剛傷癒復出的德約也許是最懂梅利的人,“他的傷看上去比我的要嚴重。作為運動員,傷病也許是我們最大的阻礙和敵人”

  作為37歲的網壇傳奇,費達拿同樣深知梅利的不易,“當你有過安迪的成功後,感覺自己已經無法100%回到從前時,你就會理解他的決定。”

  “當得知我們在某些時刻將失去他的時候,我有點失望和難過,還有一點震驚。不過,他可以回首過去,為自己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感到驕傲。”

  的確,當然31歲的梅利轉身告別,這個“big4”時代正在悄然退場。正如拿度所說,“他的離開對整個網壇是巨大的損失,但對於我們這一代30歲以上的老將,這種事總會發生。”

  而據外媒報導,溫網計劃為梅利設立雕像,以展示其非凡的職業生涯。安迪,配得上如此殊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