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文娛小報|媒體忙著吵架,群眾忙著吃粥
2019年01月14日11:31

原標題:一週文娛小報|媒體忙著吵架,群眾忙著吃粥

新的一週開始了,我們來盤一盤上週文娛界發生了哪些有趣的事兒,以迎接嶄新的一週吧。

知否,知否,用錯幾個詞兒何辜之有

上週,《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持續熱播,並持續提供話題。誰曾想當年一檔街訪節目中的過客——市民朱先生,如今成了無數少女的心頭好,劇中,朱一龍飾演的小公爺與趙麗穎飾演的明蘭有緣無份,最近播放的兩集中,小公爺迫於邕王勢力與嘉成縣主政治聯姻,無顏面對明蘭,托顧廷燁將定情信物——泥塑男娃娃送還,站這對cp的吃瓜群眾們要哭瞎眼,連歌手王櫟鑫都在微博吐槽:哥們兒 你這樣真的沒必要!真的!左邊娜紮右邊熱巴!還有個天天為你哭的女人在我家!

剛剛結束的北京圖書訂貨會上,奔忙了兩天的出版社的朋友們賣出幾萬塊錢的書要開心地奔走相告,朱一龍售價150元的寫真集,幾天的時間預售15萬冊全部售罄,讓我們再次感慨一下粉絲經濟的力量。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對台詞也是做了一番考究,但是眼尖的網友還是挑了不少錯兒,比如:“恃寵不驕”“獨個兒一個人”“若是我那三弟弟勝於我,自然是應該他來繼承大統”“手上的掌上明珠”……有的是篡改成語的意思,有的是用詞不當,有的語意重複,但是《知否》台詞體量較大,大部分還算貼切文雅,畢竟同檔上映《小女花不棄》的第一集就出現了:“家父身體有些嚴寒”這樣驚人的句子。

澎湃新聞的文章《〈知否〉成了“高考病句真題庫”,是誰的鍋》中指出:“《知否》中的病句還真不是編劇的鍋,是某種時代特色。每一個時代的技能樹不會太一樣,對於人文主義者來說,20世紀90年代已經是最後的黃金時代了,以後怕不會再有,但我們這個時代的其他方面不是挺好嗎?除了沒什麼文化。”

不得不說,我們今天效古仿古的諸多做派都顯得矯情可笑,起名字一堆涵、翰、梓、萱,琢磨出一首《生僻字》,覺得難死人的詞兒都是古人的日常用語,豎排版繁體字線裝書一打開就頭疼,就甭挑別人的不是了。

財新VS呦呦鹿鳴:傳統媒體與自媒體的一次大規模正面交鋒

雲淡風輕的週六,大家吃著火鍋唱著歌,突然就被一篇名叫《甘柴劣火》的稿子刷屏了。先是自媒體“呦呦鹿鳴”發表了一萬字的稿子《甘柴劣火》,文章借鑒了財新網、《中國青年報》、《人民日報》、新華社、俠客島等18家機構媒體及自媒體的報導、評論,講甘肅武威那些事。

剛發出來,文章中多次提到的“三姐”——財新網資深記者王和岩就發朋友圈抨擊呦呦鹿鳴“所謂爆款文章可以根本不用採訪,攢吧攢吧炮製爆款來”。接著呦呦鹿鳴又發表《社會在崩塌——關於財新網記者攻擊呦呦鹿鳴一事的說明》指出,所有信息都有信源並列明出處,且“本文是一種獨家敘事,講述的並非新聞……這是呦呦鹿鳴的獨家發現”。

接下來輿論兩邊走,一邊是和財新抱團批評自媒體:不經過採訪就用別人花費巨大人力物力採訪的一手材料,加以抒情化的語言隨意拚合炮製爆款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另一邊是同情呦呦鹿鳴:“怎麼人家寫了就火了,你寫了就不行,是不是你能力不行?”“不是一個人報導了部分事實就可以壟斷所有傳播”。

群眾們各種出計獻策,有人花了16.6元將《甘柴劣火》放到萬方數據庫提供的論文檢測系統查重;有人諮詢律師討論《著作權法》中的“適當引用”和“獨創性段落”;有人開始掰扯新聞倫理。

張小榛《為什麼財新的氣生錯了》中從“場域”“信息源”和“爆款”三個方面指出:由於注意力圈層化——即一個圈子裡火的要命的事情在大眾中根本沒動靜,傳統媒體如財新的調查報導無法從頭到尾完整串聯一個故事,所以讀者們一知半解,《甘柴劣火》則將報導複製黏貼拚合成一個完整故事,扔到微信朋友圈中,在這個場域中它起效了。其次,新媒體時代,讀者早就不關心信息源的事情了。最後,呦呦鹿鳴在構建爆款文章上很熟悉地運用了內容核、情緒、輿論場三個東西。綜上,“專業媒體會傾向於認為引發情緒是危險和業餘的。同時,新聞本身的力量就足夠完成議程設置,好內容和有價值的話題一定會脫穎而出。有大量的案例證明,這個信念並不成立。”

朋友圈中劍拔弩張,媒體人們紛紛加入自己認為正確的戰隊,你一言我一語地辯論了一天,媒體人們的一個公號“南友圈”一拍桌子說:咱們用個原始點兒的辦法,投票得了。

事已至此很多朋友們只有一個問題:討論了半天,有沒有人告訴我那篇《甘柴劣火》寫的啥來著?

排隊打卡界鼻祖:雍和宮施粥團隊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上週日是傳統的臘八節,這一天北京的雍和宮有施粥的傳統。週日一早,群眾們就在雍和宮門口排起大長隊,而前一夜僧人們也辛苦熬了一宿粥,熬了一百多桶,供今天的施粥活動。梨視頻現場採訪的大爺說他從1984年就開始每年這一天過來領粥喝,這是從清朝乾隆年間延續到現在的傳統,喝臘八粥討一個好綵頭。

相傳釋迦摩尼形容枯槁、餓得骨瘦如柴之際,正是牧牛女以“乳糜”(粥)供養佛祖,佛祖食用後恢復了體力,最終在臘月初八這一天悟道成佛。也是為了紀念這一事情,佛教寺廟在臘八這一天都會熬煮臘八粥,在獻貢佛祖的同時亦分送給信徒。

雍和宮飛簷鬥雕漆畫棟,香火旺盛,白煙繚繞,更高空處是老北京城慣有的盤旋的白鴿,僧人、信眾,和一碗熱騰騰的粥,延續著某種來自時間深處的情懷。

另外說起排隊,大爺大媽們也絲毫不輸給小年輕,最近北京南城賣了三十年炸糕的虎坊橋京天紅酒家貼告示說要搬家,市民們紛紛來排隊告別,順便買幾斤炸糕,場面一度非常壯觀。但是最1月6號,北京日報記者從京天紅方面獲悉,經和出租房方面協商,京天紅炸糕將留在原址經營。

有網友指出,南城老北京猿人韓大爺表示:拿南城老少爺們兒開涮是不是?爺們兒溜溜排了一早兒,買了100斤炸糕,全家吃到吐。你說不搬就不搬?不行,必須搬。

感人至深《祭驢文》:汝若來生作人,還來近我

上週,豆瓣用戶都亭驛符寶郎發了一則豆瓣廣播:“敦煌遺書里有很多祭文,不僅有寫給人的祭文,也出現了很多悼念自己動物的祭文。S.1477這篇《祭驢文》把我看哭了。譯文在圖二。雖然很多論文說這篇祭驢文是作者借悼念驢感歎命運對自己的不公,感歎生不逢時,但我還是想單純把這篇祭文看作一個唐人寫給陪自己風風雨雨的驢的告別。”

譯文可能寫這篇祭文的人一生蹭蹬,聊借一驢排解憤懣,也可能他就是感念驢的付出,大批網友跟著唏噓,人大多煢煢孑立,或許知己者、乃至絕境處亦不離不棄的就是這些個動物了。但是也有個別頑皮的網友專注於為驢想出路:河間正道,諸神指引呐!

故宮又雙叒叕出彩妝了

去年12月,故宮“嫡出”的“故宮文創館”與“庶出”的“故宮淘寶”幾乎同一時間推出了“故宮系彩妝”,上演了一出“嫡庶奪位”的大劇。但是上線未滿月,故宮淘寶的彩妝產品卻意外宣佈停產。

1月5日晚間,故宮淘寶在其官方微博宣佈故宮淘寶彩妝因品質問題全線停產。故宮淘寶方面表示,由於口紅產品外觀反饋不夠高級,膏體順滑流暢度和顏色都有進步空間。眼影珠光顆粒不夠精細,部分顏色有飛粉現象。胭脂粉色挑人,橙色尚可。點翠藍色實用度欠佳,“至於預售訂單的發貨問題,目前已經安排妥當,發完所有預售訂單,最後若仍有富餘的就上架。此外,春節後發貨的仍是第一批的外觀和內質”。對此,故宮彩妝生產廠家對媒體稱,現有貨品很受歡迎,已經“不夠賣”,停產不是因為質量問題,是對方提出新要求。

嫡庶之爭剛剛落下帷幕,1月11日,美妝品牌毛戈平發公號文章正式推出其“獲故宮文創授權,汲取故宮藏品紋樣靈感”的2019氣蘊東方系列美妝新品。包括眼影盤、蜜粉餅、胭脂、口紅。其中,眼影在官網上售價為480元,想必其他產品價格也不會便宜。

蜜粉餅

宇宙中發現神秘電波:這是我母星來人兒了?

據環球時報1月10日援引英國媒體報導,天文學家公佈了加拿大一座射電望遠鏡接收到來自遙遠星系的神秘信號細節。這種神秘電波被稱為快速射電暴(fast radio burst),是一種迄今沒有搞清楚產生機製的天文現象,指的是宇宙深處出現的一些極強的射電信號,最早發現於2007年。本來這隻是專門的科學家感興趣的現象,但最近發現了兩個射電源的信號竟然是不斷重複的,這就產生了人為信號的假說。

隻言片語就讓朋友圈秒變“戲精的誕生”現場,有人援引《三體》中的經典回覆:“不要回答!”有人說:“有可能是15億年前某個遙遠的星球正在趨向毀滅,向茫茫宇宙發出了求救信號。”有人說:“雖然知道絕對不該回應,但是轉念一想有生之年能看到地球毀滅還是挺有紀念意義的。”

還有可能是來自外星球的網友說:“完了,地球呆不久了,這是我母星來人兒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