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聲稱證明黎曼猜想的老人走了,你可能為他轉發過
2019年01月13日20:36

  來源:冰點週刊

  “我可以退休了,這是你們的世界了。”

  “邁克爾是他這一代(數學家裡)舉足輕重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廣博而深入的研究者,他的工作改變了數學的方向。”

邁克爾·阿蒂亞(Michael Atiyah,1929-2019)。圖片據牛津大學數學所
邁克爾·阿蒂亞(Michael Atiyah,1929-2019)。圖片據牛津大學數學所

  作者 | 張國

  對身處中文世界的非數學界人士來說,這個人的死訊遠遠沒有幾個月前他宣佈的消息那樣轟動。

  當地時間2019年1月11日,英國皇家學會在一份簡短的聲明里宣佈該會前主席、89歲的數學大師邁克爾·阿蒂亞去世。

  在中文世界,這則死訊沒有引起太多注意——與之相比,阿蒂亞去年9月的一次演講引起的轟動效應遠大於此。他當時表示自己用一個簡單的方法證明了自1859年以來困擾數學界的黎曼猜想。黎曼猜想是希爾伯特在1900年列舉的數學難題之一。

  由此,“邁克爾·阿蒂亞”這個名字熱鬧了一陣,有的文章標題使用了“數學大地震”這樣的說法。

  2018年9月24日,阿蒂亞如約在德國海德堡獲獎者論壇上介紹了他對黎曼猜想的證明。不幸的是,他的證明未能得到同行公認,也沒有在同行評議的學術期刊上發表。早在2016年他曾宣佈解決另一個數學難題,同樣未獲公認。

  宣佈解決著名的科學問題,一旦不被承認,意味著當事人將經受個人信譽的考驗。在海德堡獲獎者論壇上,阿蒂亞開過一句玩笑:“證明黎曼猜想將讓你舉世聞名。但如果你已經很有名,那你可能因此聲名狼藉。”

  不過,“邁克爾·阿蒂亞”這個名字已經載入數學史冊。他的逝世是數學界真正的巨星隕落的時刻。

  如果說有誰的去世稱得上“帶走了一個時代”,阿蒂亞就具有這樣的影響力。中國科學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張偉平對中國青年報記者形容,阿蒂亞是“20世紀最偉大數學家之一”——在過去半個多世紀里,這是數學界所公認的。

  英國皇家學會現任主席、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文卡特拉曼·拉馬克里希南說,邁克爾·阿蒂亞是一位“偉大的數學家”和一個“出色的人”。

  “邁克爾是一位數學巨人。”牛津大學數學所的訃告中說。

  美國數學會主席肯尼斯·里貝特說:“邁克爾·阿蒂亞的離世,使數學界失去了一位巨人。邁克爾是他這一代(數學家裡)舉足輕重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廣博而深入的研究者,他的工作改變了數學的方向。他是一位啟迪人心的授課者,一位偉大的導師、同事和合作者。我們許多人在去年8月的里約國際數學家大會上有幸與他最後一次交談。他會被我們所有人所懷念。”

  阿蒂亞的貢獻跨越多個領域,對幾何、 拓撲、 數學物理等領域都影響深遠。他最具代表性的成就是與數學家伊薩多·辛格1963年證明的指標理論,以及與弗里德里希·希策布魯赫合作提出的拓撲K理論——阿蒂亞將這兩大理論稱為“一枚硬幣的兩面”。

  指標理論以阿蒂亞和辛格的姓氏命名,並為他們帶來了數學界的殊榮:阿蒂亞獲得了1966年菲爾茲獎,阿蒂亞和辛格共同獲得了2004年的阿貝爾獎。

  他們獲獎的重要原因是,指標定理將曾被認為毫不相關的拓撲學、幾何學和分析學連在一起,並且在數學和理論物理之間搭起新的橋樑。

  從事阿蒂亞-辛格指標定理研究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張偉平說,指標定理被公認為是20世紀最重要的數學成就之一。他的導師、華裔數學大師陳省身私下曾認真表示,如果20世紀舉出兩個最偉大的數學定理,那麼其中之一應該是阿蒂亞-辛格指標定理,另一個是由安德魯·外爾斯證明的費馬大定理。

  安德魯·外爾斯是另一位英國的天才數學家,出自劍橋大學設立的以牛頓命名的數學所,阿蒂亞則是那裡的創始所長。

  中國科學院的指標定理專家虞言林曾感慨:“指標定理像個大太陽,許多大定理都圍繞著它轉。”

  阿蒂亞在劍橋大學、愛丁堡大學、牛津大學、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等多所大學任教過。他一生教過的學生中,不少人成為重要的數學家,菲爾茲獎得主西蒙·唐納森就是其中之一。

  “阿蒂亞是一位偉大的數學家、教育家。”1月12日,中國科學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學副校長湯濤在微博上評價。

  張偉平院士回憶,他最近一次見到阿蒂亞,是2017年春季在法國數學大師阿蘭·孔涅的生日會上。這場生日會在上海複旦大學舉行,阿蒂亞與孔涅與複旦數學專業的師生作了交流。

  當時,阿蒂亞對學生們說:“我不給你們建議——年輕人就是要不斷打破老年人的條條框框,建立自己的理論。”

  生前,阿蒂亞的論文全集曾在大陸發行,他的老朋友陳省身為此寫了一篇前言。

  在前言中,陳省身形容,就像中國的傳統那樣,孩子們被教導要讀孔夫子、韓愈的散文以及杜甫的詩歌,他建議自己的中國同行和學生們將阿蒂亞論文全集當成高等“教科書”。“我真誠的希望這套全集不要成為書架上的擺設,而是在年輕數學家的手裡被翻爛掉。”

《量子》雜誌網站截圖
《量子》雜誌網站截圖

  晚年,數學大師阿蒂亞對物理髮生了愈發濃厚的興趣。2016年,《量子》雜誌(Quanta Magazine)這樣概括:“簡單來說,他用職業生涯的前半部分連接數學的不同領域,後半部分將數學連到物理。”

  《量子》雜誌問過阿蒂亞,他進入陌生領域,是否擔心敗壞自己已有的名聲。他回答:“我的名譽是作為數學家建立起來的。如果我現在搞砸了,人們會說:‘好吧,他曾是個不錯的數學家,不過他晚年失去理智了。’”

  他還提到,自己80歲生日時,轉投神學的物理學家約翰·珀金霍恩對他說:“你已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你只需向前,想你所想。”

  “能得的獎章我都得過了。我能失去什麼?”阿蒂亞對《量子》表示,他做好了準備,在年輕學者不會賭的地方賭一把。

  那次專訪中,阿蒂亞還透露,自己經常會做跟數學有關的夢,無論白天還是夜晚,至於數學的靈感,“天知道它從哪兒飄來的”。

  “當你發現真理的那一刻,真理也在那裡盯著你。它在向你回眸。你不需要去尋找,它在紙上閃光。”他形容。

  2018年5月,阿蒂亞在牛津大學做過一場演講,題目是:“數字是嚴肅的,但它們同時是好玩的。”

  “數學的樂趣貫穿了他的一生,這是何等的幸運呀,也是何等的毅力呀。”一位叫“船長-M”的中國網民在微博上說。

  在2018年那次有關黎曼猜想的演講幻燈片上,阿蒂亞特地打上了他的妻子莉莉·阿蒂亞的名字,表示要把這項證明獻給妻子。妻子是他當年的同學,去世於2018年3月13日。

  在那次演講最後,他對在場的以及通過互聯網聆聽演講的聽眾說:“我可以退休了,這是你們的世界了。”

  幾個月後,邁克爾·阿蒂亞真的“退休”了。

  一位中國網民在社交網絡感慨:“神一樣的存在!天堂里繼續研究黎曼猜想。”

  中國青年報出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