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冷面殺手怒撕前任!這背後是難解的心結
2019年01月13日16:34

格芬
格芬

  兩個月前,加拿大豐業銀行球館,多倫多速龍主場迎戰底特律活塞。

  重回故地令觸景生情的德文-凱西教練內心忐忑難平,佈雷克-格芬在他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會為贏下這場比賽竭盡所能。同樣在為之傾注多年心血後卻被老東家所放棄,望著“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德文-凱西,相近的遭遇讓格芬更能理解凱西的心情。

  他清楚這場比賽對於德文-凱西意味著什麼。

  佈雷克-格芬發了狠,與速龍的比賽里攻防兩端一把抓的他得到了30分12個籃板3次偷球以及2次封籃。當然,全隊也沒有辜負凱西的期待與格芬的努力,列治-布洛克在最後時刻一擊封喉,助力活塞絕殺了速龍。

  全隊圍成一個圈簇擁著凱西教練瘋狂慶祝,而兌現承諾的格芬振臂怒吼、血灌瞳仁,彷彿這手撕前任催淚大戲的主角是他一般。這幅畫面被定格在了底特律活塞的年度回憶錄,也成為了他們高開低走的賽季中幾個令人印象頗深的動人時刻之一。

  或許我們可以試著理解格芬的執念,戰勝速龍的那一刻他們贏得的不是結果,而是一些尊嚴。他為德文-凱西所做的一切也在表達著他的態度——總有一些比賽絕對不可以輸,當然不止不能輸,還要贏得痛快,贏得解氣。

  佈雷克-格芬,終於迎來了對於他自己而言不允許失敗的比賽。

  “不,我在那筆交易後還沒有跟他說過話。那種情況在我職業生涯中出現過很多次。準確地說,大部分交易及離開都不是很順利。我可以給你列舉出100個那樣的例子,肯戴歷-帕金斯曾像我兒子一樣。那些事情發展得並不是很順利。”

  在快艇與活塞比賽之前,道格-李維士在採訪中承認還未與離開後的格芬有過任何交流,但他仍舊對格芬表達了足夠的敬意:“對我來說,佈雷克-格芬是扭轉快艇局勢的先驅。如果當初格芬不是快艇球員,那我很可能不會來執教快艇。”

  李維士的話為所有守候這場比賽的人們設立了一個關注點——佈雷克-格芬是否解開了他的心結。

  在離開一年之後,佈雷克-格芬第一次重回快艇的主場。為這場比賽格芬做足了準備,兩天前他在與帝王的比賽中輪休,養精蓄銳保證以最佳的身體與競技狀態面對到舊主。而賽前的熱身,格芬也十分認真,一絲不苟的完成每個動作。洛杉磯的球迷沒有忘記曾經一同經歷多年的溫情歲月,當佈雷克-格芬被介紹出場的時候,全場球迷起立鼓掌歡呼,給與了他足夠的尊重與感激。

  然而,這一切不過是大戰開始前短暫的平靜和溫馨。

  賽前熱身時有這樣一個插曲:

  洛杉磯快艇的老闆史提芬-波爾默走向場邊,試圖與佈雷克-格芬握手。格芬沒有讓久別後握手擁抱的戲碼上演,他甚至都沒有正視波爾默一眼便徑直跑回了更衣室。波爾默就這樣被晾在了場邊,隨後他尷尬地搖著頭獨自離開了球場。

  就是這樣一個場景,世界看到了格芬內心的聲音:我還沒有放下,我難道應該放下?我為什麼要放下?

  佈雷克-格芬的確沒有放下心中的憤懣,他就是奔著復仇來的,猶如在離開快艇那天對隊友的告別:“兄弟們我要走了,很開心與你們一同征戰。祝你們好運,除了我們對戰的時候。”

  帶著這樣的宣言,這場復仇之戰從一開場格芬就展現出了他的恨意。面對加連拿利,格芬生鑿籃下強行取分;

  面對哈雷爾格芬依舊選擇背身強吃,在包夾來到之前向底線轉身,輕鬆打進;

  這一回合哈雷爾接到球後,格芬高高躍起將球按在籃板之上;

  一條龍的入樽,格芬已經無法阻擋;

  比賽的過程中,場邊有一位快艇球迷曾向格芬大喊:“我們非常想念你。”,試圖讓他手下留情,只是格芬並沒有絲毫收手的打算。

  依舊是面對加連拿利,先是強打得手,之後格芬又在三分線外開炮;

  殺紅了眼的格芬仍然能保持對空間的判斷,在吸引快艇全部注意後將球傳給了籃下每人發那個手的祖蒙特;

  格芬全場的第44分,依舊以他縱觀整場的強硬態度收尾。面對夏里斯的防守他堅決的強殺籃下,最後頂著哈雷爾的協防勾手命中。

  全場出站40分鐘,23投13中,三分線外13次出手命中5球,罰球14罰13中,得到44分8個籃板5次助攻3次偷球以及1次封籃。球隊贏球,發揮完美,很難再有什麼比這更為理想的劇本,在多數人的理解中惡氣長舒的格芬應該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送給快艇嘲諷式的握手言和。

  然而,事與願違。

  全場比賽行將結束之時,格芬將球帶過半場,他身後的比華利在拚命的追趕。隨後持球的格芬與比華利發生了口角,裁判將兩人拉開。

  而賽後在接受採訪時,當被問及如何看待道格-李維士表態自從你被交易後還沒與他說過話,佈雷克-格芬的回應無比冰冷:

  “他不再是我的教練了,沒必要和他說話。”

  這就是佈雷克-格芬的故地重遊,最終難以體面的方式收場。

  44分,這不是佈雷克-格芬的賽季最高得分。賽季的第三場比賽,10月24日對陣費城76人,格芬就已經走到了賽季的頂峰。他狂砍50分外加打成制勝的二加一,在一場史詩級鏖戰中完成了轟轟烈烈的準絕殺。

  只是與洛杉磯快艇交手的話題性遠遠不是這樣的比賽可以企及的,就像格芬賽後說的:“這場比賽有很多炒作,但我自己是非常期待這場比賽的,現在我很高興比賽結束了。當我下次再來到這裏,情況就不會像今天這麼瘋狂了。”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理解佈雷克-格芬憤怒的來源。

  自去年一月格芬被洛杉磯快艇放棄,這筆交易轉眼過了將近一年。一年的時間,洛杉磯快艇已經逐漸適應在撕掉“「拆你屋」之城”的標籤下如何生存,而樹立格芬為領袖的底特律活塞也在不斷的掙扎與反思中艱難的求索。看起來,雙方都已經從那次交易中走了出來。

  或許唯獨佈雷克-格芬沒有走出來,九年的時光對他而言又怎能輕易的割捨?

  2009年,佈雷克-格芬當選狀元來到了夢開始的地方。然而賽季開始前一天他重傷骨折,又在賽季中期恢復不甚理想後再度接受手術,賽季報銷。2010-2011賽季,滿血歸來的佈雷克-格芬出戰了82場比賽,生涯唯一一次全勤。那時他是人們口中的“給力芬”和“白魔獸”,用一次次勁爆的入樽掠奪了人們的眼球。

  隨後基斯-保羅來了,伴隨著小佐敦的成長洛杉磯快艇拉開了新時代的帷幕,卻也收穫了最痛苦的記憶。那一年年常規賽的風光更加凸顯了季後賽折戟的狼狽,而在這些陰翳的時刻,格芬呈現給外界的是他不夠成熟的表現:

  養傷期間與球隊工作人員衝突大打出手,從而讓自己掌骨骨折更長時間休戰,這是對球隊與自己都不負責的行為;他沾上了卡戴珊家族,與肯達爾-詹娜的花邊新聞代替了他神勇發揮的日日夜夜;他依舊常在關鍵時刻掉鏈子,難堪大任的發揮和易碎的體質讓快艇在季後賽始終難以更進一步……

  但即便如此,快艇仍然以5年1.73億美元的合同續約了佈雷克-格芬,然後在這份合同生效七個月後,從未表達任何離開快艇的想法的格芬在沒有得到通知的情況下,被洛杉磯快艇放棄了。

  在得知格芬離開快艇之後,除了一些感慨和零星的祝福,更多的是來自於眾多理智帝看透一切後如期而至的諷刺——“不思進取的球員沒什麼值得同情的。”相較於交易本身,正是交易之下衍生的聲音成為了真正傷害佈雷克-格芬的暗器。

  上個賽季在佈雷克-格芬被交易到底特律活塞之前,活塞22勝26負,格芬到來讓活塞狀態反彈,在接下來的比賽中他們勝率過半,最終距離季後賽僅僅一步之遙。而這個賽季,底特律活塞再一次經歷了上賽季高開低走的局面。在一度未嚐敗績佔據聯盟榜首後,底特律活塞輸掉了後面大多數的比賽,去年12月中旬之後他們的處境更是十分艱難。

  在與洛杉磯快艇比賽之前的八場比賽,活塞輸掉了其中的七場。不敵馬刺,格芬34分8次助攻;惜敗爵士,他交出了34分10個籃板5次助攻;慘敗公鹿,格芬29分9個籃板4次助攻……

  這是一個內線球員交出的數據,他既要得分又要保護籃板還要兼顧串聯球隊的進攻,底特律活塞深陷泥潭的糟糕發揮掩蓋不住竭盡全力的格芬的光芒。事實上,活塞的陣容嚴重畸形,外線缺乏撕扯防守的突破尖刀,就只能依靠一個內線去持球突破為球隊創造空間。當這個時代越來越傾向於外線,伴隨而來的就是以內線為進攻端的絕對核心越來越難以生存。

  就是這樣一個“不思進取”的球員,從不會罰球漸漸擁有了超過75%的罰球命中率,從三分線外毫無威脅進化成以36.3%的命中率每場可以扔進2.4記三分,從那個難堪大用的廢柴成為了與緋聞隔絕、只用行動與數據支撐著球隊的絕對領袖。

  這個賽季,佈雷克-格芬代表底特律活塞出戰了39場比賽,場均36分鐘的出場時間可以交出25.6分8.3個籃板5.3次助攻。他的出勤率和出場時間創造了多年來最高的一次,而他的場均得分更是攀升至生涯的頂點。

  兩個月後,佈雷克-格芬將迎來自己三十歲的生日。奔向三十歲的格芬不再年輕了,幾年來對他失望的人越來越多,“給力芬”和“白魔獸”的稱謂也已經隨著「拆你屋」之城的落幕而永遠的埋葬。從繁華都市來到蕭條工業區,被快艇放棄的格芬聆聽著被速龍放棄的凱西的教誨,攜手一群從未證明過自己的隊友們,在汽車城的轟鳴聲中試圖重新激活這支球隊的脈搏。

  扣開季後賽大門的征程對於陣容缺陷嚴重的活塞仍然極盡艱難,但佈雷克-格芬沒有停下努力的步伐,自我認同感的指向讓他願意相信這是屬於他自我正名的一季。

  越是身處不被人相信的困境中,這份自我正名才更有意義。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