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仍外流?蘋果美國組裝廠兩次失敗後的秘密
2019年01月13日07:43

  原標題:蘋果美國組裝廠兩次失敗後的秘密!

  來源:瞭望智庫

  1月7日,特斯拉超級工廠在上海開工建設,全部建成運營後年產能將達50萬輛純電動整車。預計2019年內投產。而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埃克森美孚世界級石化項目也落戶廣東惠州。特朗普減稅政策下,美國製造業依然還在外流。

  與此同時,風光數年之後,美國蘋果公司在中國迎來了滑鐵盧:一方面消費者不願意為蘋果2018年9月發佈的新款產品iPhone XS、iPhone XR、iPhone XS Max買單;另一方面,因為與高通的專利問題,蘋果7款產品在中國地區被要求禁售。而與蘋果滑鐵盧相對應的是,華為、小米、vivo、OPPO、一加等中國本土手機品牌的崛起。

  最新數據顯示,美國12月份ISM製造業指數下降5.2至54.1的兩年低位,跌幅為自2008年以來最大。美國經濟學家警告稱,假如與中國的貿易談判破裂,製造業的增長可能會很脆弱。

  全球經濟重心轉移帶來的地緣博弈以及中國市場的巨大需求,將進一步加速海外優質產能向中國轉移的趨勢。而伴隨著中國製造業的發展,來自中國品牌的智能設備、無人汽車、智能機器人等商品也終將敲開發達國家市場的大門。

  文 | 王強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蘋果原來也是建過組裝廠的……

  1983年,風頭正勁的蘋果公司啟動了一項秘密計劃,準備在美國加州興建一座組裝工廠,生產備受歡迎的麥金塔系列電腦。蘋果管理層對整個方案寄予厚望,希望新廠能成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源泉。然而,最終建成的工廠完全達不到蘋果的設計標準,生產的電腦成本高昂、工藝落後、問題多多,最終蘋果只好無奈地關閉了整個項目。

  二十多年過去了,加州曾經的蘋果工廠遺址早已雜草叢生。而在大洋彼岸,一座座充滿活力與朝氣的廠房拔地而起,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煥發勃勃生機。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製造產業旋即開始騰飛,短短十年間就取代“亞洲四小龍”成為新一代世界工廠。2007年開始火爆全球的蘋果iPhone手機幾乎全部依賴中國的產業鏈加工生產,成為這一巨大變革的典型代表之一。

  2013年,蘋果公司在美國政府的壓力下再次嚐試在美國本土組裝高端蘋果電腦,此舉也被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視為“製造業複興”的政績。然而好景不長,蘋果耗資巨大建成的本土工廠在生產效率、成本、工藝水平上都遠遠不及中國的富士康產線,這一項目最終淪為“面子工程”,艱難維持幾年後便沒了下文,重蹈自己30年前的覆轍。大費周章之後,蘋果的製造訂單依舊被中國工廠牢牢攥在手中,替代方案猶如鏡花水月。

  蘋果與中國的故事,僅僅是21世紀初全球製造業向中國轉移浪潮中的一個小小縮影。憑藉基礎設施、人力資源、產業鏈、物流通信、政策扶持等全方位的優勢,中國製造業在短短十餘年間成長為世界規模最大的製造中心,博得“世界工廠”的美名。

  2017年,中國製造業總產值超過30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美國、日本、德國之和,且依舊保持著每年6個百分點以上的高增速。“Made in China”已經成為全球隨處可見的標籤,從服裝鞋帽到輪船飛機,幾乎所有工業製品都能找到中國製造的身影。

  即便取得了如此驕人的成績,中國製造業依舊沒有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意識到自身存在的諸多問題和局限後,中國開始設法將整個產業向中高端產業轉移和升級,“世界工廠”開始了自己脫胎換骨、向未來騰飛的偉大旅程。

  2

  中國製造業今非昔比

  曾幾何時,就連中國百姓自己也對本國工業缺乏信心。在加入世貿的頭幾年,中國出口商品主要以服裝鞋帽等輕工產品為主,辛苦賺取外彙用來進口價值高昂的民航客機、電腦芯片。“一百萬箱襪子換不來一架波音”是彼時流行的觀點之一。

  如今,中國製造業的整體水平已經遠非當日可比。中國本土企業不僅有能力生產諸如大型電路板、汽車發動機、飛機機體組件等複雜工業品,更是開始具備自行研製、發展尖端工業品與前沿技術的能力。國產處理器、大飛機、高精度工業機床、高水平傳感器等產品開始嶄露頭角。在此基礎之上,中國提出了更加宏偉的目標:

  首先,中國製造業將徹底擺脫以低端加工業為主的產業結構,全面升級到中高端區間。中國將具備自主研發、生產、推廣幾乎所有高科技工業製品的能力,成為全球高科技產業的全產業鏈中心;

  在這一過程中,中國企業將以5G通信網絡、無人駕駛、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機器人製造等前沿科技產業為突破口,在全球層面實現“彎道超車”,在這些產業中取得可觀的市場份額;

  中國企業將集中發展科研力量,以技術、管理和市場優勢取代人力資源成本優勢,獲得知識密集型產業中的主導地位;

  中國製造業將建設一批具備國際影響力的品牌,同時深度參與並主導前沿科技領域的標準製定,將產業硬件優勢轉變為軟實力,打破發達國家在品牌和標準方面的國際壟斷局面;

  最終,中國製造業將用十年時間基本脫胎換骨,成為足以在高端領域匹敵乃至超越任何發達國家的強大產業力量,為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奠定堅實基礎。

  這是一幅波瀾壯闊的未來圖景。若目標成功實現,中國企業和品牌將在全球受到廣泛歡迎和尊重,由中國設計、研發、製造的高端工業品將與發達國家的頂尖企業產品同台競技。中國將誕生像美國矽穀一樣的全球化高科技產業園區,以技術和品牌的力量輻射全球,向世界展現古老東方文明在科技時代的年輕魅力。

  3

  發展過程強敵環伺

  不出意外,中國製造業的雄心壯誌引來了發達國家的不滿乃至恐懼。

  多年以來,發達國家一直將中國視為低端產業鏈代表,利用中國製造的成本優勢降低本國消費者的負擔,同時憑藉品牌、技術、文化的優勢在中國市場攫取龐大利潤。一旦中國製造業完成全面產業升級,發達國家不僅將失去對中國市場的主導地位,甚至要在全球市場上面對高端中國品牌廣泛而有力的挑戰。

  顯然,這樣的未來是長期躺在產業鏈頂層的國家最不願看到的。正因如此,近年來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敵意不斷增長,使出種種手段阻止中國的產業升級大計。

  2018年,美國國會就有多名議員先後對中國發難,要求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施壓,徹底終結有關製造業轉型升級的規劃。中美經貿摩擦以來,取消規劃就成了美方對於中國的核心要求之一。與此同時,美國聯合多個盟國開始對中國企業和科技人才實施行動,設法阻止中國優秀企業的全球發展計劃。

  可以預見,隨著中國的製造業升級進入關鍵發展時期,來自全球外部環境的壓力只會不斷增大,西方各國將變本加厲對中國施壓,使盡渾身解數阻止中國全面產業升級。

  那麼,中國的製造業轉型升級能否如期達成目標?中國製造業實現偉大跨越發展的底氣來自何方呢?

  4

  政策推動力量強大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在國會批評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規劃,但他其實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因為,中國製造業的全面升級是曆史必然。

  中國製造業已經具備了政策、人才、技術和市場四大層面的基礎動力,足以推動整個行業在未來十年高速前進。這四大動力源泉也是中國製造業不畏強敵、不懼壓力的底氣所在。

  大國製造業的崛起離不開政府政策的扶持和引導,這是全球工業發展數百年來的寶貴經驗。與許多觀察家的觀點不同,中國政府對製造業升級的政策推動力量絲毫不亞於發達國家,甚至在許多方面更勝一籌。

  例如,中國政府在引導電動汽車產業發展的過程中採取了非常主動的策略,不僅利用各種政策扶持電動車行業成長,還在全國範圍廣泛推進充電樁建設、鼓勵消費者選購電動汽車。

  相比之下,西方電動車企發展過程中需要自行解決充電樁建設問題,往往會陷入與地方政府扯皮的困境。傳統車企的保守勢力也對電動車發展施加了重重障礙,甚至低廉的燃油成本也成為阻擋電動車普及的一座大山。最近,美國電動汽車明星企業特斯拉在中國建廠,從側面反映出中國電動汽車產業的發展前景。

  製造業向高端區間轉型的過程中往往需要龐大的資金支持,這類需求在發達國家一般是由風險投資行業承接。但風投行業的能力終究有限,難以為跨度極長、風險極大的領域提供持久雄厚的資金動力。在中國,由國家設立的產業基金使一些長週期高風險,但潛力巨大的產業得以在國家力量幫助下度過初期艱難的發展階段。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基金在存儲芯片、計算芯片等領域的投資正是這種戰略的典型代表。如今,發展僅僅數年的中國本土存儲芯片企業已經取得了驚人的突破,預計未來兩三年內就能具備足夠的市場競爭力,打破美日韓在這一市場的壟斷局面。

  此外,包括5G建設、人工智能研究、自動駕駛等前沿科技產業背後都有著國家力量的身影。相比發達國家,中國在產業政策層面有著決策迅速、扶持力量雄厚、區域和國際間協調容易等優勢,為中國企業走向高端、走出國門提供了可靠的後盾和保障。

  5

  人才與技術建設同步進行

  曾幾何時,人才資源是發達國家最引以為傲的產業優勢。傳統發達國家數百年來的繁榮局面,與各國重視人才培養、鼓勵人才發展的傳統是分不開的。

  但進入21世紀以來,西方國家逐漸開始面臨人才資源“青黃不接”的局面。由於各國忽視“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高端技術領域所需的理工科人力資源不得不愈加依賴從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輸出的學生和員工。如今,美國五大科技企業的高管大都是印度裔,中層工程師、專業人員也遍佈亞洲面孔。由於華人在學科教育成績中的突出成績,美國許多大學甚至暗地修改錄取標準,降低華人等亞洲學生的錄取率來為白人學生“留空間”。西方社會普遍對STEM學科持歧視看法,認為這些學科出身的人才是“書呆子”,更加劇了各國高端產業的本土人才流失現象。

  相比之下,中國進入21世紀後大力發展理工科教育,尤其重視前沿科技人才培養。從民間“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觀唸到國家層面一系列高端人才培養和引進計劃,為國內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輸送了海量高素質人才資源。如今,由西方教育者提出的“低齡兒童編程學習”理念已經開始在中國率先實踐,中國已經將人才建設的眼光拓展到了初級教育層面。

  此外,美國特朗普政府上台以來不斷縮緊移民政策,以種種理由驅趕外國科技人才;與此同時,中國卻在加大高端人才引進的力度,從世界各地吸收最優秀的人力資源。此消彼長之中,中國與發達國家的高端人才資源差距正在快速縮小,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一力量對比很快就會出現逆轉。人才是高端製造業的核心競爭力所在,一旦中國成為全球高端人才的聚集中心,中國製造業也將遲早取得領先地位。

  與人才建設同步進行的,是中國製造業對先進技術的渴求與追逐。短短十餘年間,中國有了自己的大飛機、自主設計的高性能CPU、自主生產的高密度存儲芯片、自有技術的一流超級計算機,等等。中國企業申請的全球專利總數已經超過日本,僅次於美國位列第二,增速全球第一。在即將開始的全球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建設浪潮中,中國華為公司已經獲得各國電信企業近半數訂單,且在5G標準製定中拿下許多關鍵項目。

  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無人駕駛等未來影響巨大的科技浪潮中,中國企業正在不遺餘力佔據先發優勢。僅在人工智能專用芯片領域,國內就有寒武紀等數十家初創企業進行相關技術研發。寒武紀設計的人工智能計算芯片已經集成到數以千萬計的智能手機芯片中,成為最早普及的專用計算核心之一。由阿里、騰訊等互聯網企業推動的雲計算、大數據分析等平台正在深入越來越多的工業企業製造流程,幫助這些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6

  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

  產業發展需要市場空間,這是人盡皆知的真理。幸運的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過40年持續不斷的經濟增長已經成長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僅以智能手機為例,2017年中國市場銷售的智能手機多達4.4億部,佔據全球約1/3的市場份額。

  隨著中國消費者的收入不斷提升,中國消費市場也處於消費升級的大勢之中。國內消費者開始將目光轉向定價較高、品質出色的中高端商品,為本國中高端製造業的發展提供了極為寶貴的市場空間。近年來,華為、OPPO、小米等廠商不斷推出定位更高端的智能手機產品線,底氣就源自國內消費者對高端手機的需求增長。在過去,很多國產高端工業品在初期階段都要到國外尋求市場機會,如今這類需求在國內即可得到滿足。2018年,一家生產消費級智能潛水機器人的初創企業就選擇了在天貓機器人節發佈其最新產品,並得到了國內市場的熱情回饋,等等。

  在本國市場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則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了一片廣闊的樂園。從印度到菲律賓,從哈薩克斯坦到肯尼亞,“一帶一路”沿途的國家地區都願意與中國合作,在接受中國資金、技術和人才扶持的同時,為中國企業的海外發展貢獻資源和市場空間。

  例如,中國企業在非洲國家進行的移動通信網絡、基礎醫療、基礎電力設施建設,不僅使當地居民的生活環境得到跨越提升,也為實現營利。更為重要的是,這一過程中中國品牌在海外的影響力日漸增長,使中國企業的全球佈局有了穩固的支撐點。

  在發展中國家站穩腳跟後,中國製造業就有能力向發達國家市場進發,憑藉規模經濟與各國一流企業正面競爭。雖然今天有很多發達國家政府對中國企業設下了諸多市場壁壘,但這種政策壁壘終究無法抵禦市場力量。假以時日,來自中國品牌的智能設備、自動駕駛汽車、智能機器人等商品終將敲開發達國家市場的大門,從另一個層面重演“農村包圍城市”的曆史。

  在四大的優勢推動下,中國製造業的未來前景已成註定。雖然一些國家不遺餘力試圖阻止這一變革的腳步,但這些努力最終也只能化作夢幻泡影,中國製造業崛起是順應曆史潮流的必然。

  事實上,美國政府自己也在推動“製造業複興”。2018年,富士康在美國投資90億美元新建工廠的計劃就吸引了諸多眼球,並被特朗普政府引為政績大肆宣揚。新工廠將為當地帶來數以千計的工作崗位,使美國人可以親手製造曾經由中國年輕工人組裝的iPhone手機——雖然在中國,這種工作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鄙棄。

  在威斯康星州富士康計劃建廠的小鎮,很多人都對這一項目充滿期待。媒體將項目渲染為“美國製造”的勝利,加上中美經貿摩擦等一系列事件的影響,彷彿中美製造業的前景對比即將開始逆轉一般。小鎮廠址上的滾滾塵土中,似乎寄託了發達國家製造業最後的希望和夢想。

  但在地球的另一面,長江黃河灌溉的廣袤土地上正在興起另一波浪潮。夜幕降臨,剛剛落成的先進半導體工廠依舊燈火通明。空無一人的無塵車間中,先進的自動化生產設備正在製造一流水準的大規模集成電路晶圓。12寸晶圓在激光照耀下閃爍著寒光,無聲地講述著一個民族偉大的理想和驕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