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擊|前線觀察:他們眼中的CES之變
2019年01月12日09:09

  新浪科技 韓大鵬

  或許,CES的祛魅不是壞事。

  美國時間11日下午,Apple公司的巨幅海報被撤下,各類產品開始裝箱,大型貨車在場館外穿梭……曆時4天的CES宣告落幕——同樣的場景已經上演了四五十年。

  “過去靠一個硬件終端單品就能大放異彩的年代,已經過去了”,一位中國自媒體人感歎道,CES不應再是所謂的“消費電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而應是“消費生態展”(Consumer Ecology Show)。

  一切都在悄無聲息的改變著。新浪科技在CES現場採訪了廠商、媒體人及觀察者們,看看在他們眼中,這場全球少有的科技大展究竟改變幾何?

  創新之殤

  “總結就四個字:創新有限”,自媒體人馮暉略感失望。他在各類科技展會中“摸爬滾打”了十餘年,身影活躍於美國CES,西班牙MWC、德國IFA、德國CeBIT。

  大約兩個月前,創辦33年的CeBIT宣佈停辦。在他看來,大型展會“萎縮”恰巧反應出科技展會的現狀:創新的乏力,尤其是電器行業的“爆點”寥寥,“很多企業都在講創新,其實就是‘微創新’。AI、大數據、自動駕駛這些名詞,說了很多年了,今年還是這些”。

  另一個現像是,創新過多集中在了頭部企業,已多年沒有新挑戰者出現。同時,頭部企業會根據戰略部署單獨辦會,並非全集中在大展上發佈,這也使得展會的“份量”大減。

  角色之變

  另一位行業觀察者李珺給出了不同見解。

  “科技創新要給予充足的時間,同時它還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她認為,目前的幾大技術正處於“爬坡期”,尚未到達拐點,所以大家會感到創新不足,但這是科技發展的必經之路。

  與此同時,CES的身份也在發生著改變:早期展示的主流商品是冰箱、電視機等家電,“消費電子”之外的展品絕不會出現。近兩年來,CES安排了更多主題,例如汽車行業,除奔馳、奧迪等傳統汽車品牌外,百度、圖森、地平線等相關生態也湧入展台,“CES不應再是所謂的消費電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而應是消費生態展(Consumer Ecology Show)”。

  中國軍團進退

  在外媒眼中,今年CES上,中國廠商的熱情似乎“退潮了”。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 此前中國廠商數量以1551家創紀錄,而今年中國註冊數量僅為1211家,數量減少兩成,同時少於美國參展公司1751家。

  難道,中國企業們不重視CES了?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在幾位行業觀察者看來,參展企業數量的減少不能反應出展會的重要程度。首先,中國經濟下行導致創投環境收緊,一些小企業已無法支付高額的參展費用。其次,不僅僅是經濟問題,未來考驗的是企業生態化創新能力,而小企業受限於生態佈局,能力相對欠缺。

  實際情況是,在CES會場上,仍可看到眾多中國大小企業的身影。一個最直觀的現像是,阿里巴巴、京東,美團等已成為主力廠商現身。

  一位京東CES現場負責人告訴新浪科技,這次系京東首次參展,但並非首次來CES,“以前的身份是採購商,但這次是參展商,這是角色的改變”。

  中國大企業的進軍,很大程度上扮演著整個產業鏈創新的角色。它們擁有智能終端業務,絕不僅限於單一硬件,更多地是展示線上線下融合的生態。而在眾多國外巨頭的演講中,也都提到了與中國企業的戰略合作。

  “它們的加入,比傳統企業具有更大的撬動力,會放大整個生態的價值,並倒逼整個價值鏈的重塑”,馮暉說道。

  同時,中國的小企業也在外國廠商面前“秀出肌肉”。例如在一家印有“中醫”海報的展台上,中國“醫生”在利用AI給外國人看病。這家名為太一科技的公司告訴新浪科技,中醫博大精深,診斷講究“望、聞、問、切”四步,其中關鍵的“切”就是指“切脈”,“用中醫把脈的過程,與自主研發的傳感設備相結合,實現數字化脈學信息的採集”,COO楊本好說,此外還要搭建大數據診療平台,服務於臨床,從而協助醫生更準確高效地完成中醫診療,這就是中國的自主創新。

  如何面向未來?

  “我從2010年開始成為聯想CES項目的活動負責人,見證了CES的發展步伐”,聯想全球策略活動和合作夥伴關係高級總監Michael Cunningham表示,此前CES由於全球經濟衰退,一度從15萬人的規模下降到10萬人。

  現在則大不同。“它幾乎佔據了拉斯維加斯的全部資源。從最初的LVCC和周邊的一些酒店,擴展到金沙會展中心和威尼斯人酒店的展示,再到整個城市都在為這場盛會服務。我認為CES無疑變得更加國際化了”,Michael說道。

  回想首屆CES,展示品主要是電器,現在則是智能汽車、ARVR、人工智能產品等,“在我看來,最大的變化還是智慧城市和智能汽車,無人駕駛汽車如何演進,以及給大家演示如今所有的設備是如何互聯互通的。雖然CES從名字看是面向普通消費者的,但我們展示的是整個公司的業務生態,無論是PC、平板、手機還是ARVR、IoT等。簡而言之,CES對參展商來說,已不僅僅是消費電子展”。

  但是,CES也有欠缺之處。

  “它的規模擴展的太快了,所以讓人覺得場地間的展示沒有很好地關聯”,Michael認為,在萬物互聯時代,每家公司經營的領域不止一二,CES參展規模升級後導致的品類拆分,這給參展商和觀眾帶來一些困擾,參展商需要多頭搭建和展示,觀眾們在不同場館之間的交通壓力也在上升,並且辦展和觀展的成本都在增加。

  CES也有積極的一面,企業高管們能與眾多合作夥伴、供應商、媒體等集中會面商討交流,大大提升了效率,“所以,展會規模的急劇擴張,有利也有弊”。

  也許正如文章開頭所說,CES的祛魅不是壞事。參展廠家的縮減,標誌著產業融合正在加深。未來必將融入更多元素,消費生態展的未來,正在搭建。

  (文中部分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