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新形勢下全球產業和貿易的新格局新趨勢
2019年01月12日19:22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十二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黃奇帆

  新形勢下全球產業和貿易的新格局新趨勢

  ——在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的主旨演講

  十二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黃奇帆

  很高興來參加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週刊》舉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歲末年初,是總結過去、展望未來的時刻。圍繞會議主題,我就全球產業和貿易的新格局新趨勢談幾點看法:

  一是在產業發展上,目前的格局冰火兩重天,半是冰河半是火焰。一方面,近5年傳統製造業和服務業規模年均增長率僅僅2%〜3%左右;另一方面,與戰略新興製造業有關的產業則以每年10%〜15%左右的速度在增長,生產性服務業、服務貿易等戰略性新興服務業則以15%〜20%左右的速度在增長,而包括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互聯網在內的顛覆性數字產業則以每年25%左右的速度增長。如何順應戰略性製造業、服務業和互聯網+產業發展趨勢,抓住產業發展新機遇,培育產業發展新動能,是每一個現代企業、每一個國家和地區都在認真考慮和規劃的事。

  二是在企業和產業運行模式上,全球有競爭力的跨國公司和支柱產業逐步形成富有競爭力的上中下遊一體化的產業鏈集群。伴隨這種製造業內部協調,產業鏈集群化會形成研發、設計、物流、配送、銷售等生產性服務業配套的供應鏈系統化,以及由總部協調控製的、分佈在全球各地區各環節的貿易清算、結算價值鏈的樞紐化。當然,這種分佈在全球的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樞紐化結構,是一種離岸金融結算,跨國公司一般選擇一個低稅率、零壁壘的自由貿易地區作為樞紐地。比如,我國加工貿易產生的大量金融結算業務流失境外。我國4萬多億美元的進出口貿易中有大約1.8萬億美元的加工貿易結算是離岸金融結算,由於國內條件不許可、不適應,這1.8萬億美元的離岸金融結算量中,香港3000多億美元、新加坡4000多億美元、愛爾蘭4000多億美元,還有一些在台灣、韓國、日本。這方面,只要我們的離岸賬戶能夠允許開放,並有與國外自由貿易區相同的稅製,就有可能促使跨國公司將上萬億美元的加工貿易離岸金融結算量回流,相應會產生相當體量的銀行收入、就業和稅收。總之,現代企業、現代經濟的全球競爭力,一靠技術,二靠資本,三靠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全球化運作能力。這種產業鏈集群化、供應鏈系統化、價值鏈樞紐化,正是現代國際化大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三是以產業鏈全球一體化為特徵的國際貿易模式要求國際貿易規則也發生相應變革。隨著全球化不斷髮展、國際分工日益深化,一種產品生產分工在一個地區或一個國家內部完成逐步變成全球範圍內跨國分工完成,形成了全球化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一個產品生產由一個企業、一個地方生產變成全球生產、全球銷售,商品貿易不再是簡單的產業間貿易,而是產品內貿易,全球產業鏈發展造成了中間品貿易在國際貿易體系中迅速增長,國際貿易的重心從最終品貿易轉移到中間品貿易。2010年以來,全球貿易中約有60%來自中間商品和服務貿易,它們分佈在最終商品生產和服務生產的不同階段。生產力變化會推動生產關係調整。全球價值鏈對傳統經貿規則提出新挑戰。

  在全球產業鏈背景下中間品貿易壁壘會產生累積效應,極大地提高貿易成本。中間品要多次跨境貿易,即使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很低,其貿易保護程度也會被放大。為此,零關稅、零補貼、零非關稅壁壘“三零”規則凸顯。全球價值鏈要求高效的貿易便利措施,由於生產要素的跨境自由流動,跨境貿易迅速增長,降低通關與物流費用,節省貿易的時間成本,增加透明度和可預測性顯得尤為重要。這就提出了營商環境公平透明、政府服務便捷務實、海關通關不重複關檢,實施“關檢互認、執法互助、信息共享”。

  四是全球產業鏈的分工模式不僅要求產品標準趨同,而且對生產經營、管理模式的一體化提出更高要求。原先各國單方面自主製定、執行的規則如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環境和勞工標準、國有企業行為、競爭中性等規則都受到國際規則的規範和約束,要求做到公平公正不歧視。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發展,要求把國際投資、服務貿易、勞工和技術標準、國內管製、中間品貿易都納入到談判議題中。由於貿易、投資和服務的高度關聯性,製定統一的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成了關注的焦點和熱點。

  五是當前國際貿易已進入數字貿易時代。統計顯示,全球服務貿易中有50%以上已經實現數字化,超過12%的跨境貨物貿易通過數字化平台實現,預計今後10〜15年時間,全球貨物貿易呈2%左右的增長、服務貿易量15%左右的增長,而數字貿易則是25%左右的高速增長,20年後世界貿易格局將形成1/3貨物貿易、1/3服務貿易、1/3數字貿易的格局。數字技術不僅對貨物貿易有利,還促進服務貿易便利化,催生新的服務業態。要抓住數字經濟機遇,創新思路,挖掘和培育數字經濟新增長點,大力發展以數字技術為支撐,高端服務為先導的數字服務出口,擴大數字經濟領域的服務出口,包括雲服務等。積極培育服務貿易新業態新模式,推動形成數字服務貿易集群。要發揮中國和世界最大的數字經濟系統的優勢,推動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互聯網(大智移雲)的發展,並以大智移雲的顛覆性功能,提升推動智慧城市、工業製造4.0體系等方面的發展。

  數字貿易領域的接軌問題。有幾方面:一方面,招商引資方面,比如由於外商投資企業管理人員和工作人員上境外的郵箱和交流軟件不太方便,影響跨國資料和數據交換。另一方面,我國互聯網公司電子商務走向世界有很多與國際規則不接軌的問題,比如國際上互聯網平台公司不跨界壟斷、不搞金融、網絡交易繳稅、網絡支付與信用卡體系競爭問題、涉及共享經營平台發展的約束規則等都與我國國內發展的狀況不同。為此,深入研究解決數字貿易的市場集中度、隱私保護和安全威脅等國際規則,一要加強國際間數字貿易合作,確保網絡開放、自由和安全,支持國際數字貿易自由化和便捷化;二是確保雙方數字經濟政策處於全球合理共識中;三是通過雙邊多邊合作確保構建堅實的國際數字貿易規則。

  總之,全球產業和貿易演變發展的新趨勢,要求我們必須積極調整產業發展方式,主動擁抱產業發展新浪潮,努力適應新形勢、把握新特點,從過去的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製度型開放加快轉變。

  謝謝大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