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曉暉:工業互聯網驅動的數字化智能化轉型
2019年01月12日19:22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 餘曉暉

  工業互聯網驅動的數字化智能化轉型

  ——在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的主旨演講

  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 餘曉暉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

  我介紹的更偏技術一點。今天的主題是新工業革命與高質量發展。2018年國務院發佈的指導意見提出工業互聯網是新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和重要基石,今天正好借此機會給大家彙報一下工業互聯網的進展。

  當前,全球最重要的發展方向和技術浪潮是各個產業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這意味著產品的數字化、服務的數字化,更意味著從生產方式、商業模式到產業組織模式的變革與重塑,而工業互聯網正是這一變革的基礎。

  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兩年前發佈了工業互聯網體系架構,網絡是基礎、數據是核心、安全是保障,這也是我們理解的工業互聯網的方法論或者是產業數字化的方法論,也是新工業革命的方法論,其本質是基於全面深度的連接,通過對數據的充分感知、分析、洞察、決策乃至優化控製,形成數據驅動的智能化閉環,從物理系統來最終又改變物理世界,也就是變革各個傳統產業。國務院文件裡面特別提到了三個功能體系,網絡、平台和安全,這正是基於工業互聯網三個要素基礎上形成的關鍵功能體系,是推動工業互聯網發展和參與全球競爭的重要抓手。

  關於工業互聯網國際發展情況,可能有很多領導都知道,有一些企業,比如說像GE,是工業互聯網推進的先驅,但是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在全球來講是一個很廣闊的進程,有很多企業參與,而在過去兩年當中,又有了非常大的進展,大量的國際工業和ICT巨頭加快了工業互聯網的佈局,如美國的GE、波音、Intel、微軟、思科、PTC、羅克韋爾、霍利韋爾等,歐洲的西門子、SAP、博世、施耐德、ABB、諾基亞等,日本的三菱、日立、NEC等,同時也誕生了一批初創型企業。我們可以看到在國際上來講,是一個整體推進,我們也可以看到,與每個國家比較優勢相結合,在美國,業務和商業模式創新做得比較好,在德國與其生產、工程技術結合得最好,日本則與其工業自動化、機器人結合得很好。

  目前,我們可以看到大量的技術創新,如邊緣計算、時間敏感網絡等新型網絡技術、數字化模型分析技術、低代碼開發技術等。另外,從技術、資本、行業、供需等各個方面的產業生態合作廣泛開展,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與應用創新的協同也不斷加深,這裡面有一個規律的基本研判,即產業界認識到工業互聯網作為發展方向,需要工業和信息通信業的多重能力,需要工業、通信、軟件、大數據等各個技術的深度集成,需要將各個行業的機理模型和內在規律與數據科學、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融合,技術和行業門檻高,相比於消費性互聯網,複雜性和難度要大得多,是一個長期的發展進程,因此不能低估工業互聯網包括工業互聯網平台發展所需的資金和時間成本。而產業合作,尤其是跨界跨行業的產業生態合作成為一個重要的戰略舉措。

  黃奇帆對餘曉暉的演講內容很感興趣,加微信並要了他的演講PPT。

  從全球的應用情況看,工業互聯網的應用目前已涵蓋到設備管理、供應鏈、產品智能化、業務模式轉型、產業鏈協作、安全生產與環保等各個領域。從企業投資看,無論是全球哪個區域,最近幾年都是逐步上升的,顯見產業界對這個方向的認可和信心是不斷增強的。雖然這是一個長期發展的過程,其中也面臨很多挑戰和不確定性,但無疑大家對方向已有高度共識,產業路徑也越來越清晰。

  中國的工業互聯網起步與國際相比差距不是很大,通過各方的努力取得了積極進展。例如,2016年2月成立的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經過兩年多的發展,已有942家會員,集中了中國主要的工業企業和信息通信企業,同時也涵蓋了主要的跨國工業和ICT巨頭,形成了21個工作組/任務組和12個垂直行業領域,發佈了32份報告、45個測試床和60個優秀應用案例,聯盟將工業製造、自動化、通信、軟件、互聯網等各個類型的企業組合在一起,形成了跨界融合的產業生態,有力推動了國內工業互聯網的發展。

  國務院文件裡面提到了三大工業互聯網功能體系。網絡體系方面,有兩個技術未來是值得關注的,一個是時間敏感網絡(TSN)技術,通過這個技術可以保障工業體系所需要的網絡性能,打通生產系統與信息系統,並打破目前工業網絡標準林立且不能互通的困境,構建開放式的產業體系,這成為目前全球工業網絡發展的一個熱點。還有一個技術是5G,5G從移動通信角度來看,相對於4G未必有多麼大的革命性變化,不能說是顛覆式技術;但目前全球有一個共識,5G對於傳統的工業體系特別重要,是可能帶來顛覆性變革的技術。在工業生產領域、我們過去很少用無線技術,全球比例可能在5〜6%左右,很低,是因為沒有合適的技術可用。但5G由於其高可靠低時延等特點帶來了非常大的可能性,大部分工業場景都可能用5G來保障,從而將可能帶來生產領域的重要變革,這也是5G帶來的與之前不同的意義。

  關於平台體系,我們做了一個梳理,可以看得比較清楚,平台企業來源非常多元化,來自中國不同的產業界,如工業專業服務型企業、垂直製造領域企業、工業技術和解決方案供應商、ICT巨頭等,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也產生了從事技術創新與模式創新的各類初創型企業,這是我國工業互聯網平台發展的基本態勢。從實踐特點上看,中國工業互聯網平台及其應用的模式創新特別有特點。一方面,國際巨頭工業互聯網平台所做的實踐,中國平台企業都做了類似探索;而中國企業做的另外一些實踐,很多是在美歐日看不到的。原因是中國工業發展的多元化、各個區域各個行業發展的不平衡以及中國工業要素體系的健全,比如說中小企業的信貸問題,工業互聯網和工業互聯網平台提供一種新的可能,通過技術平台和技術手段來解決長期不能解決的問題。

  關於安全體系,這是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當我們把數字世界與物理世界打通的時候,獲得了巨大的紅利,也帶來前所未有的風險和挑戰。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已設計出了工業互聯網安全的框架,並與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IIC)進行了技術架構的對接,我們會和全球共同研究和解決安全面臨的長期挑戰。

  總體而言,中國的工業互聯網起步並不是很晚,目前頂層設計已基本形成,國家戰略與政策已非常明確,產業界對工業互聯網的技術架構體系也已形成基本共識。當然,我國與發達國家的核心技術差距還是很明顯的,特別是傳統工業部分差距是非常大的,如工業機理模型、工藝參數等等;但在核心技術另外一部分,比如說雲計算、邊緣計算、人工智能等方面,我國的差距不是很大,而由於中國企業新技術接受能力非常高,這是我們可以發揮的優勢。當然,我們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關於國家部署,國務院出台的指導意見,工信部發佈的三年行動計劃,以及相應的網絡、平台、安全等指導性政策,加上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工程和應用試點示範,已形成了一個清晰的政策環境。

  總結美國、歐洲、日本以及中國工業互聯網的實踐,我們發現無論哪個行業面臨的痛點、困難有多大的不同,但我們似乎可以找到一個通用型的方法論,正如我們所製定的參考架構,通過定義網絡連接、數據智能、安全保障,就可以形成一個有普適意義的方法論,可以作用於工業和製造業,也可以作用於能源、交通、醫療和智慧城市,從而驅動每個領域的數字化智能化變革。而我們要做的另外一件事是如何建立可靠的供應鏈體系,以迎接全球的新工業革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