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量發動機“C位”出世 中國距發動機強國有多遠?
2019年01月12日15:16

  原標題:參考問答 | 矢量發動機“C位”出世,中國距離發動機強國還有多遠?

  參考問答又跟大家見面啦!由於後台留言較多,本期問答主要選取了大家比較關注的三個問題,由重磅大咖詳盡解答。一起看看大咖是如何回答的吧——

  (PS:如果有啥想說的、想問的,請繼續在本文正下方留言告知我們,選中的問題我們會在下週六準時揭曉答案,還有參考消息獨家小禮品奉送!)

  問 

  @撤了你的職:殲10B換裝矢量發動機後,我國的國產飛機發動機與國外相比是否還存在較大差距?最大的差距是在哪些技術上?

  專家:劉華

  軍事評論員

  殲10B換裝矢量發動機之舉,說明我國戰鬥機發動機矢量推進技術已經成熟,是我國航空發動機技術的一大進步。但是,衡量戰鬥機發動機水平的指標有諸多方面,包括推力、推重比、可靠性及使用壽命等,單項技術的突破固然可喜,但並不意味著全面優勢。而且,戰鬥機發動機的研發週期很長,一型發動機從立項到實際應用往往需要一二十年時間。對於後發國家而言,要在短時間內縮短差距或實現趕超並非易事。

  在航空發動機領域,美國擁有極強的實力和深厚的技術積累,其現役發動機和正在研製中的新型發動機具有優越的技術指標,在壽命和可靠性等方面也居於領先地位;俄羅斯是傳統航空工業大國,其在航空發動機相關的材料、製造和理論方面確有獨到長處,而且產品仍能滿足下一代戰鬥機使用需求。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只能仿製進口航空發動機,或是在進口產品基礎上小幅改進。經過中國科研和工業部門近年來的積極努力,已經實現了自行研製的目標,而且在各項性能上接近或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使中國軍用航空發動機領域逐漸向美俄兩國水平靠攏,這已經是極大的進步。

  在世界範圍內,能夠自研大推力軍用航空發動機的國家已經寥寥可數。由於這一領域投資大、週期長、風險高,即使是過去的航空大國——如法國、日本等,也已經逐漸在退出相關競爭。從當前趨勢看,未來中國有望在軍用航空發動機領域躋身美俄所處的第一集團。

  問 

  @心靈和天空皆能雨過天晴:請問中國應如何解決因人口增長率下降所帶來人口紅利大量減少的問題?

  專家:翟東昇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

  首先,人口數量多並不等於所謂的“人口紅利”,人口多寡也不能左右經濟增速。目前很多貧窮國家人口加速增長都已經持續半個多世紀,但一直沒有實現經濟的高速增長,可見人口與經濟增長並不直接相關。這些國家無法實現高速增長的原因其實在於沒有實現工業化。

  日常人們談到“人口紅利”減少,本質上是在談少子化和老齡化的問題。少子化意味著新增加的年輕人口在減少,也就是新增的需求在減少。老齡化則表現為老年人各方面需求的自然降低,生命力下降,再有錢也不消費了。少子化和老齡化相互伴生,一個社會的總需求於是出現萎縮。

  解決市場需求可能面臨的萎縮,一方面要努力平衡貧富差距。目前中國尚有一定規模的低收入階層,他們的大量需求還沒有得到滿足,儘早讓他們一同享受發展成果正是我們大力開展扶貧工作的目的。

  另外,鼓勵優生優育,醞釀人口政策調整,也應該提上日程。還可以針對一些現在仍然需要排隊、搖號、獲批才能獲得的社會服務資源,放開它們的市場準入,或者直接採取措施加大投入,比如教育和醫療。此外,在全球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尋找更多需求方、消費市場也是應對問題的途徑之一。

  問 

  @天荒地老無人識:近期央行降準,中央政策密集出台。請問,就此展望2019年國際國內經濟狀況,我國還會維持較高的發展速度嗎?

  專家:謝亞軒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降準是央行考慮市場整體需求提供基礎貨幣供應的一種方式,因此應該客觀全面看待。就近期降準而言,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央行已經說明這是中近期貨幣銀行操作,一方面是要滿足不斷增長的基礎貨幣需求,另一方面,降準替代中期借貸便利(MLF),也是為了定向釋放流動性。

  近期降準增加的基礎貨幣供應可以穩定銀行間利率水平,或者說穩定短端的流動性,從而為穩定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提供條件。不過也要看到,貨幣政策雖然是啟動經濟的重要工具,但也只是幫助經濟企穩回升的其中一環。要真正達到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提振經濟、擴張信用的目的,還需要財政部門、金融機構乃至地方政府等多方的具體配合,進一步努力實現資金向整個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傳導,同時防止資金流向炒高資產價格的領域,比如核心城市的房地產市場。

  從當前形勢來看,鑒於國內外多方面影響,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預計會比2018年要低一點,但整體而言,下半年經濟會較上半年略有改善,原因就是前一階段的積極政策可能起到一定的托底作用。

  從外部看,2019年的壓力來源之一將是中美貿易爭端。但目前一些跡象表明,中美雙方、特別是美國方面也要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也就是說,經濟下行已經成為中美共同要面對的“敵人”。這一現實正在強化雙方對於談判處理分歧必要性的共識。

  客觀來說,中國經濟政策對於內外部衝擊和變化一直比較警惕,因此也做出了一些準備,比如去杠杆的政策安排。儘管中國經濟中存在的問題仍需時間來進行化解,但可以看到,我們一直還是走在正確方向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