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郵報】特朗普與異鬼
2019年01月12日11:28

原標題:【八卦郵報】特朗普與異鬼

絕境長城來了,然而誰是異鬼?

今年,HBO的熱門美劇《權力的遊戲》即將迎來最後一季。這部劇的火爆程度已經達到了幾乎不需任何額外宣傳的地步,但在1月份,美國總統特朗普還是擔任了一次義務代言人,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宣佈“長城即將來臨”,並且化用了《權力的遊戲》的宣傳海報。

建立隔離牆的想法在特朗普上台後便開始執行,目的是為了將北美和墨西哥分離,組織拉丁美洲的偷渡者和難民進入美國國境。根據預算,這項工程將會耗費最少50億美元,最多,則有可能達到700億美元。1月初美國政府關門,特朗普依舊要求為隔離牆提供資金。《福克斯新聞》曾經提供了對隔離牆概括的描述:長1150英里,高40英呎,深入地面10英呎,寬1英呎;混凝土約87億美元,鋼材約36億美元;勞動力保守估計100億美元,土地方面,有60%的邊境土地為私人所有,需要政府額外購買。這項宏大的工程聽起來的確和《權力的遊戲》中的絕境長城非常相像,特朗普本人也對此十分滿意。

但他在化用《權力的遊戲》時或許忘記了一件事情。《權力的遊戲》中的絕境長城位於維斯特洛大陸的最北端,用於保護大陸南部的王國,長城以北是野人和異鬼的領地——在第七季中,異鬼們

(White Walkers)

已經集結完畢,正準備撲向南方、襲擊人類。在這個時候,特朗普採用了這樣的海報,倒是頗有些“夜王”的風範,象徵著隔離牆以北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正在將世界帶入“凜冬將至”的階段。

失敗博物館

雖然“美國版絕境長城”的做法十分荒謬,不過特朗普在另外一個地方還是非常有建樹,以其姓氏命名的“特朗普遊戲棋”正作為一件失敗博物館的藏品巡迴展出。

失敗博物館在2017年於瑞典創立,曾在北歐等地舉辦展覽。2018年6月,該博物館重新啟動,並且在去年12月份增添了不少新鮮藏品,其中就包括“特朗普遊戲棋”。

這款遊戲棋早在1989年便已經誕生,由米爾頓·布拉德利公司生產。當年一共批量製作了200萬套,最後,賣出去了20萬份。雖然銷量慘淡,但在2004年,隨著特朗普在真人秀節目上的走紅,“特朗普遊戲棋”又重新擁有了生產計劃。這款遊戲棋的零售價為25美元,規則非常簡單,買賣房產,賺錢,盈利最多者獲勝。幾乎等於“大富翁”的窮人版。2011年,《時代》將此款產品列為“特朗普的十大失敗產品之一”,2015年,《財富》雜誌將其升級為“特朗普的五大敗筆之一”。在遊戲評價網站上,這款遊戲棋斬獲了4.5的評分

(滿分為10)

除了特朗普遊戲棋外,失敗博物館的其餘展品也非常有趣。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純粹的策劃失敗,而另一類則有著“成功之母”的意味,展覽策劃者表示,人類的許多發明正是從無數異想天開的失敗中誕生的,重新審視這些失敗的產物,有助於人們重新激活創造力。

【牛肉烤麵條晚餐,生產商為——高露潔。】

【可口可樂公司嚐試推出的新包裝。在接到一系列反對信、投訴、恐嚇電話之後,宣告流產。】

【Google眼鏡。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是昂貴的定價和對隱私權的侵犯,讓它在市場上很不受歡迎。】

1月18日,失敗博物館將來到上海舉辦展覽。

腋毛與女權

為什麼男人可以不刮鬍子並把它當做一種魅力,而女性卻要不斷處理自己的體毛?

最近,英國埃克塞特大學的戲劇表演系學生勞拉·傑克遜開展了一項名為“Januhairy”的運動。她在體力鍛鍊後發現,對自己沒有修剪體毛的狀態充滿自信,因此在社交網絡上呼籲女性展示自己的體毛,以此展示女性對自己身體的所有權和自信力。目前,這個在1月份新誕生的活動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以及反對。

“這個想法很好”,《衛報》的評論者Chitra Ramaswamy撰文寫道,“但為什麼總是在展示腋毛,而不是乳頭上的毛髮呢”。她表示自己正是一個年輕的、體毛豐盛的女性,“Januhairy是個非常好的想法,女人去除體毛時看起來像是內化的厭女症”,但並非所有部位的體毛都是平等的。但它從腋窩,小腿等地方裸露出來的時候,“它們讓我感到噁心”。

另外不少女性反對的原因是,她們天生就體毛稀少。當看到體毛豐盛的女性以這種方式展示自信的時候,她們表示自己會感覺受到傷害,充滿自卑與被歧視感,彷彿她們被劃入了缺乏自信的女性一樣。

這項運動才剛剛興起,它會有什麼樣的爭議,是否能成為2019年的第一個文化事件,以及能否在中國受到認可,都值得我們繼續關注。

從大便蟎蟲中追蹤印加帝國的興衰

【馬丘比丘附近的美洲駝。圖片來源:《科學》網站。】

如何在現代尋找遠古曆史的痕跡?最近,英國的古生態學家發現,可以通過秘魯美洲駝糞便中的蟎蟲含量,來追蹤印加帝國的興衰史。這種回收方法比以往的真菌測量要更加準確。

因為這些美洲駝都是在城市附近的草地上進食,而後在湖泊附近排泄,因此研究人員可以很容易地找到美洲駝糞便的遺蹟。“印加城市附近的駱駝越多,蟎蟲吃得越多,人口密度就越大”,這篇文章的作者莉齊·韋德寫道,“當蟎蟲死亡時,它們沉入湖內……幾個世紀後,能在沉積物中發現它們”。

當這個項目的研究者Alex Chepstow-Lusty對糞便中的蟎蟲數量進行統計時,他得出的結果基本符合史實:當印加帝國在1438年到1533年間統治安第斯山脈時,它的人口密度達到最大值,而在西班牙征服者來臨後,人口數量急劇下降。這其中有一個額外的峰值,來自於西班牙殖民者將豬和牛帶入了美洲地區,它們的排泄物中同樣含有蟎蟲,但在隨後,發生了天花之類的傳染病,牲畜大量死亡,淤積物中的蟎蟲含量又再次下降。

利用糞便蟎蟲來推測印加帝國的興衰是個非常新穎的思維,但它尚未得到學界的普遍認可。首先發掘沉積物的湖泊是一個淺水湖泊,湖面時大時小,會很容易提供誤導性信息,另外,它還需要與世界其他各地的淤積物蟎蟲數量進行對比,設置變量,才能確保該推測的科學性。

作者:新京報記者 宮照華

編輯:徐悅東 校對:吳興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