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中美貿易摩擦“也是俄羅斯的戰爭”
2019年01月12日20:01

  原標題:中美貿易摩擦“也是俄羅斯的戰爭”——俄媒如是說

  文章導讀

  俄羅斯《觀點報》網站近日刊發文章,對中美貿易摩擦背景及走向進行分析,並對俄方立場提出建議,其概要如下:

  1。 中美貿易戰是2018年世界經濟最重要的事件,當前的中美博弈表明,中國的現代化趕超模式非常有效。

  2。 美國高科技企業將資金用於回購股票而非研發的模式,將拖累美技術進步速度,削弱其競爭優勢。

  3。 特朗普個人因素值得重視,特朗普的“非理性”背後可能是高度的現實主義。

  4。 特朗普在其國內的“體製內敵人”——亦即美金融資本和政治對立力量——更希望優先維持現有秩序。

  5。 中美貿易摩擦“也是俄羅斯的戰爭”,俄應更加重視中美博弈走向的復合性和複雜性。

  因全文篇幅較長,參考消息網現摘譯如下:

  《俄羅斯應當在中美貿易戰中如何表現》

  俄羅斯《觀點報》網站1月6日

  中美貿易戰成為2018年對世界經濟而言最重要的事件。特朗普將對華施壓視作“使美國再次偉大”戰略計劃的一部分。這場衝突會導致實際軍事行動嗎?在兩大經濟巨頭全面對抗的情況下,俄羅斯應如何表現?

  中美貿易戰是曆史重演?

  幾百年來,貿易戰通常都是全球經濟霸權爭奪戰激化的確切徵兆。17世紀中葉就是這樣:為挑戰荷蘭的海上霸主地位,英國通過了所謂《航海條例》,規定凡從亞洲、非洲、美洲運往英國或愛爾蘭以及英國各殖民地的貨物,必須由英國船隻或英屬殖民地的船隻運送。

  一個半世紀後同樣如此:拿破崙試圖扼殺英國與歐洲的貿易,宣佈大陸封鎖政策。而在後來的19世紀末,為捍衛崛起的德意誌帝國的內部市場,德國宰相奧托·馮·俾斯麥實行保護主義關稅。

  從這個角度看,中美貿易戰似乎是對曆史一再出現情形的又一次重演。

  但耐人尋味的一個事實是,在2018年持續了一整年的相互博弈中,首先走出第一步的是美國。20年前還被認為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全球頭號霸主(而且許多人將此視為所謂“曆史的終結”),不得不承認其地位正受到衝擊。

  當前的中美博弈表明,中國的現代化趕超模式非常有效。在迅速成為新“世界工廠”後,中國不可避免地開始嚐試扮演世界舞台的主要角色。

  俄羅斯Sonar-2050網站總編伊萬·利讚認為,美國最終將試圖把已經對俄羅斯用過的製裁手段也用在中國身上。區別只在於,中國將占去美國更多時間:如果說對俄羅斯,美國可以簡單粗暴,那麼對中國,它不得不與之長期博弈。

  他說:“中國將在開發機器人技術和實現半導體產品進口替代等方面完成飛躍,從而大大減少美國在相關領域的優勢。而美國支持本國公司的做法反而會放慢科技進步的速度:這些公司未將從稅改中獲得的利潤用於研發,而是用於回購自己的股票。”

  特朗普到底是“不正常”,還是實用主義者?

  中美經貿關係從逐漸積累矛盾轉向公開貿易戰,無疑也和特朗普的個人因素有關。如果不是特朗普把強硬的談判作風從商界帶到政壇,美國當局未必會開始如此強硬地對待中國,而中國永遠不會挑起衝突。

▲特朗普(視覺中國)
▲特朗普(視覺中國)

  俄高等經濟學院副教授帕維爾·羅季金說:“連貫和循序漸進地發展經濟和增加民眾福祉對中國來說是良好選項,它在落實這個戰略的過程中從未與美國發生過系統性衝突,儘管後者對中國的懷疑與日俱增。特朗普不可預見的行動以及從商界帶到國際關係領域的行為特點。特朗普使經濟大博弈呈現完全不同的速度,他不擔心打破現有模式,也不擔心在混亂情況下行動。”

  美國曆史社會學家伊曼紐爾·沃勒斯坦不久前寫道:“關於特朗普,有兩點似乎是包括其朋友和敵人在內的所有人都同意的。第一,誰都無法確信下一次他會發什麼推文;第二,他想繼續掌權……假如他沒有用光所有賭注,他會為此做什麼?對這個問題,他的朋友和敵人卻沒有一致答案。”

  沃勒斯坦寫道:“一些人認為,特朗普神經錯亂,要把全世界都拖下水。另一些人則說,為繼續掌權,他會改變自己的優先方向。無論如何,這些風險都是我們的風險。我們是把寶押在他不正常上,還是押在他會遵循個人利益上?一旦我們選擇錯誤的方案,就會輸得很慘……我傾向於後者。但我很怕出錯。”

  換言之,對於“讓美國重新偉大”的方法,美國社會依然存在擔心。

  羅季金指出:“如今,中美經濟關係發展的主要結果是,中國積蓄力量和發展經濟、科學、生產及消費等各領域的過去模式需要調整。但在另一面,特朗普在體製內的敵人,也就是美國國內金融資本和精英集團中的反對者,首先希望維持現有秩序,其次才是與競爭對手的博弈。”

  還不應忽略商人的理性,他們往往更容易達成協議。中美最新貿易數據可以為證:2018年前11個月,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這個指標同比增長10.9%,而且作為貿易戰起因的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正在逐漸減少。

  這也是俄羅斯的戰爭

  2018年中俄貿易額很可能會突破1000億美元這個具有象徵意義的大關。前10個月,其規模為872億美元,增長28.2%,而且俄羅斯對華商品和服務出口增速遠快於從中國進口——分別為44%(479.7億美元)和13%(392.7億美元)。

  俄金融與籌備諮詢公司合夥人莫伊謝伊·富爾希克認為,中美貿易戰目前尚未、將來也未必會觸及俄羅斯主要出口項目——燃料和能源資源,因為鬥爭是在兩個主要領域展開:高科技產品和“半原料製品”(農產品、金屬,未來還有化工品)。在前一個領域,俄羅斯不是主要玩家。因此,在貿易戰繼續進行的情況下,影響只會體現在由於零部件關稅提高增加產業鏈成本而導致的進口高科技產品漲價上。

  不過富爾希克預計,在第二個領域,影響將各有不同:“在有的地方,俄羅斯農產品將因競爭對手被徵收關稅和受到限製而獲得額外機會。而在有的地方,俄羅斯也會被‘波及’(尤其是金屬部門)。”

  俄羅斯漢學家科切什科夫認為,對俄羅斯來說,重要的是明白中美博弈不僅是貿易和關稅紛爭,而是涵蓋了經濟和軍事政治領域、包含潛在“火藥桶”的更加綜合性的對抗。而且在一段時間後,博弈參與者的數量可能增加。美國媒體已在宣傳這樣的思想:美國應當打造將所有主要盟友——歐盟、名義上存在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國家、日本和韓國——包括在內的廣泛對華陣線。

  科切什科夫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儘可能奉行務實的立場很重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