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奇葩行業揭秘:“租賃老外”的玄學生意經
2019年01月12日11:00

  原標題:中國最奇葩行業揭秘:租老外的玄學生意經

  來源:環球人物

  租老外已是一門熟透的生意。

  作者:隋唐

  如果你知道昨天向你拍胸脯推薦樓盤的外國專家是開發商花500塊錢雇來的,你會不會有打人的衝動?

  你可能還不知道,老外租賃行業早已成了一門熟透的生意,在20年前的台灣,10年前的北上廣,還有這幾年的二、三線城市都出現過。這些被租來的老外昨天是“美國房產大亨”,今天是“德國頂級顧問”,明天又成了“北歐著名DJ”。

  他們是不是專業、會不會幹活,都不重要,甚至連語言通不通都不重要,只要有一張外國臉,就能在各種場合遊刃有餘。他們的僱主只是想讓人覺得自己與國際接軌,最起碼看起來接軌。

  “只要老外往那兒一站,爛尾樓都能說成後現代藝術建築,誰讓現在‘國際範’都快成剛需了。”

  說這話的時候,“老外經紀人”老孟一直盯著鍋裡的涮羊肉,表情淡定語氣平緩,就像是在說菜市場的蔥又漲了幾分錢。

  “在中國人的傳統印象里,外國人普遍比中國人富裕,很多人覺得和老外沾邊的一切都是高大上的。就好像有很多人覺得,一個中國企業家,如果身邊能有個外國商業夥伴,那絕對是地位和成功的標誌。”

  這話聽起來膚淺,卻也說出了某種現實。因為這種“剛需”,我們身邊正上演著一出出“租賃老外”的荒誕劇。

  真·靠臉吃飯

  和荷李活電影里的功夫高手總是亞裔面孔一樣,大老闆想要炫耀自己雄厚的商業實力時,總會想到找外國人來演主角。這些被雇來的外國人有些是留學生,有些是蹩腳的吉他手,還有些甚至是滯留中國的閑散人士。

  一位自稱多次被“出租”的外國網友dada nada曾在網上總結找活秘笈:“住在北京,海澱區最佳;經常在北京語言大學遊蕩,或者早上7點到北京電影學院門外溜躂。”如果遇到經紀人上前搭話,雙方談妥條件,合作就能展開了。

  除了接散活,老外們也可以選擇簽約一家專門運作此事的經紀公司。這些公司會推出宣傳冊,上面的老外會像商品一樣被標出“身高、膚色、年齡、氣質”,然後待價而沽。只需要1000到2000元不等,僱主便可以得到一位“國際範”的合作夥伴。

  通常,被雇的老外在現場幾乎什麼都不用干,只要站在那兒,然後在僱主介紹完之後適時地說一句“Hello”就行了。有時候,直到合作結束,他們可能連自己扮演的是什麼身份都不知道。

  根據項目的不同,僱主對老外的需求也是不一樣的。如果你是一位白人男性,身材健壯氣宇非凡,那麼邀請你出席的一般會是房地產開售儀式、紅酒品鑒會、教育行業發佈會等活動;如果你是一位黑人老哥,熱情洋溢激情四射,那麼邀請你出席的一般會是夜店開業、體育賽事熱場等活動。

  一位北京語言大學的留學生表示:“我曾經‘出任’過一家公司的首席接待官,日薪300,工作內容就是在有客戶上門的時候帶著他去見經理。”

  房企和夜店是“租賃老外”的重災區

  2011年、2012年,中國水泥總產量超過了美國整個20世紀的產量。這數字背後,是中國蒸蒸日上的房地產業。

  三、四線城市和二線城市新區的房地產項目尤其喜歡租老外站台。很多老外每天被塞進大巴車里四處“下鄉演出”。在新開發的樓盤(也有爛尾樓)前,他們有時是衛兵、歌手、商人、音樂家,有時扮成普通的住戶和居民。

  在開發商看來,這些老外不過是生產資料,和廣告牌上的“歐式”“皇家”“英倫”等字眼遙相呼應。他們要通過這些外國面孔傳遞出一種訊號——即使眼前一片荒蕪,日後這裏也會成為高端的國際化社區。

  很多業主也很吃這一套。在他們眼裡,這些老外就是“國際化小區”的名片,是自我價值大跨越的證明。彷彿只要有老外往那兒一站,自己買的就是真·未來國際化都市·核心樓盤。

  “有一次,西安一家房地產開發商希望找老外扮演美國領事館的官員,要當眾表示,美國總統奧巴馬很支持這個項目。。。。。。開發商甚至打算讓那老外準備一張‘領館證件照’,不過因為各種原因,這件事並沒有成功。”老孟說,在外國人越少的城市,這些老外就越成為當地人購房的重要考慮因素。

  近幾年,隨著房地產業由盛轉衰,這個領域對老外們的市場需求也迅速下滑。不過,另一個行業迅速接過了接力棒,那就是夜店。

  “夜店對‘國際範’也有需求。這些來中國的老外,最喜歡的就是去夜店,一晚上一千塊錢(收入)。”

  老孟本來是一名攝影師,後來接觸外模多了便做起往夜店介紹老外的差事。

  “夜店很喜歡外國女生,主要是因為開放。光是陪酒,這些女生一晚上就能給酒吧銷出去不少,提成自然也不會少拿。女生一多,尤其是外國女生一多,男人就多,男人多酒吧賺錢就多,賺錢多雇來的外國女生就多,這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商業閉環。”

  在上海,如果你是在校留學生,帶著學生證,拿到的報酬會高上很多;如果你是留學生又是白人,報酬又會高上一成;如果你騎上小電驢,又載來一位蹦迪選手,恭喜你,你成了“蛇頭”。為了省事兒,夜店通常會給蛇頭們發幾個手環,作為喝酒的憑證,以免濫竽充數。

  當然,這些老外在中國除了“表演”各種角色,妙用還有很多,比如。。。。。。

  這事有點丟人,咱就不展開細說了。

  當這事傳到國外

  2012年,來自美國邁阿密的大衛·博倫斯坦在成都九眼橋附近被經紀人盯上,從此開始了“租賃”生涯。在“職業生涯”中,大衛自嘲為“白猴子”,在各種場合濫竽充數。做的時間久了,他決定把這段經曆拍成紀錄片。

  2017年,紀錄這些“白猴子”的紀錄片《夢想帝國》誕生了。

  “在中國,不需要任何知識和教育你就能幹任何事,只要你來自西方。你能當一個醫生,也能當個演員。一切都是假的。我們只用出來向他們展示白人的臉。”

  這種現象也引起了外媒的注意。

△中國人有“雇老外參加活動”的奇怪趨勢
△中國人有“雇老外參加活動”的奇怪趨勢
△在中國蓬勃發展的“租老外”行業內幕-西方人只要出席活動就能獲得報酬
△在中國蓬勃發展的“租老外”行業內幕-西方人只要出席活動就能獲得報酬

  很快,越來越多被僱傭過的外國人分享了自己的經曆。

  比如這位名叫紮肯的美國漢子,曾經被人“租”去冒充一家珠寶店的副總,在珠寶店的開業典禮上做了個發言,拿了2000塊人民幣。

  而這個名叫凱蒂的女孩,則“冒充”某家公司的負責人助理,專門在公司的各種飯局陪吃飯。只需要微笑不需要說話,白吃一頓飯還能拿1000塊人民幣。

  除此之外,還有人分享了想要做好這份工作的秘籍:

  1。 Be white。

  白人!

  2。 Do not speak any Chinese, or really speak at all, unless asked。

  不到萬不得已,別說中文!

  3。 Pretend like you just got off of an airplane yesterday。

  裝作昨天剛下飛機(來到中國)!

  面對如此魔幻的信息,國外的網友們基本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此事不可思議,另一派則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已經開始查詢來中國的機票。。。。。。

  法國思想家居伊·德波曾提出“景觀社會”的概念,說的是,我們現在的生活充斥著“景觀”——一種故意為之的表演和作秀。景觀的幕後操縱者,通過製造景觀,控製消費者,把他們變成了沉默服從的奴隸。

  毫無疑問,這群老外目前在中國已成“景觀”,而這種“景觀”還要被圍觀多久,恐怕誰也不知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