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大師賽新人"小司機":對陣丁俊暉是艱難比賽
2019年01月11日19:44

2009年利索夫斯基接受保羅-亨特獎學金
2009年利索夫斯基接受保羅-亨特獎學金

  2019 年的第一站賽事對傑克·利索夫斯基而言是無比重要的。1月13日,桌球最具代表性的邀請賽將在英國倫敦亞曆山大宮拉開戰幕,這會是利索夫斯基職業賽生涯 第一次作為世界前16入圍這項星光熠熠的“三大賽”之一——大師賽。接下來讓我們瞭解下格洛斯特人現在作何感受……

  傑克,打進世界前16的道路可以說是曲折離奇,但也為你確保了大師賽一席,這些年你是如何躍升至此的?

  世界前16里可能我是過往成績最不穩定的一位,但現在形勢變了,我狀態保持得越來越好,這不是件容易事,但感覺非常好。我從小就看大師賽,非常期待能在這裏打得更好。首輪我將對陣丁俊暉,這會是一場艱難的比賽,因為參賽者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再難我都無比期待。

  這將是一場全方位的考驗,我已經27歲了,對於桌球運動而言已經不是年輕人,但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方法通路和進步節奏,我正在循序漸進,正在試圖更加理解比賽,並找到為我所用的東西。

  你進攻犀利,快槍手般的擊球速度讓你的平均出杆時間僅多於塔猜亞·烏努,是出杆第二快的球員。可你越打越穩,出杆效率倒是沒下降,這點你是不是覺得很欣慰?

  我 意識到自己面臨選擇:要麼完全改變風格採用保守打法,要麼更加刻苦訓練確保自己在狀態差時不會爛上加爛,並提高冒險進攻的成功率。最終我選擇的是後者,保 留我的“快槍”,我沒法慢下去,也沒法打太多安全球。我喜歡看那種出杆果斷乾脆的比賽,作為觀眾我不會享受冗長乏味的比賽,所以作為球員我會希望用享受的 方式去做正確的事。

  看看那些頂尖球員都是怎麼做的:製造單杆、衝擊長檯以及快速上手得分——只要你做到這點就沒有任何反抗餘地。你打出碾壓表現全場自由飛翔,就不必經曆安全球。在青少年時期,我打比賽就出杆很快,所以對我而言這不是件難事,駕輕就熟了。

  我要是出杆最快的那就更酷了,但塔猜亞是真的快,我比不上他。要是為了比下他刻意提速,那我就得在比賽質量上妥協了,只能先保證手感再考慮快。

  亞曆山大宮氛圍很是獨特,到時你會在2,500名球迷的擁護下打球,你覺得自己能否適應得了那種場合?

  它是桌球最佳場館之一,觀眾或許也是最好的,他們都很熱愛桌球,熱情洋溢。我親身感受過那種狂熱的歡呼呐喊,說實話這種環境並不適合我,因為我的弱點就是容易分心,如果我能把心態穩下來並放鬆就最好,不然觀眾越激動我越沒法集中精力,也就打不準。

  在這麼重大的場合對陣丁俊暉,我很期待在這種環境下測試自己的水平,這一切對我而言都是全新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很令人期待。

  2008年,你診斷出霍奇金淋巴瘤,幸好後來康複,這段經曆讓你的職業生涯有何變化?

  每 當我狀態低迷時,我都會想起這段經曆。它讓我知道人擁有的一切都不是理所應當,不斷激勵我前進。當年我被診斷出這病的時候,我去瞭解到很多病友的故事,他 們戰勝疾病的經曆也在鼓勵我堅持下去。希望我在桌球上的表現也能啟發到很多人,讓他們知道陽光總在風雨後。現在我才是世界第16,等到我排到第1的那一 天才算是把這段勵誌故事完結。我仍在漫漫征途之中,這段經曆會是推動我前行的動力。

  為紀念三屆冠軍得主保羅·亨特,大師賽冠軍獎盃以他的名字命名。亨特就是在27歲時因癌症去世,而你在職業生涯早期曾作為他公益基金受益人,現在你能站在這裏追逐“保羅·亨特”杯,想必是很不尋常的滋味吧?

  我17歲時贏得保羅·亨特獎學金,那是全年最好的一場比賽,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年。我在謝菲爾德的桌球學院和丁俊暉這樣的頂尖球員一起練球,還和丹尼爾·威爾斯做了一年室友,生活方方面面都被打點得很好,那是一段極為特殊且重要的經曆,我心裡很是感激。

  保 羅·亨特基金會做了很多好事,可失去保羅是最令人痛心的,當年我還在上大三,而他是我的偶像之一,很帥的一個小夥,代表著桌球的形象,還在大師賽上創造 無數美好瞬間,我還非常清楚地記得他和羅尼·奧蘇利雲的那場決賽。這次能親身追逐保羅·亨特杯會是意義非凡的一次經曆。

  來自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