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課|1994年桌球大師賽 亨特利五連冠遭終結
2019年01月11日20:22

1994年的亨特利和馬克馬努斯
1994年的亨特利和馬克馬努斯

  1994年,正是斯蒂芬·亨特利如日中天的時候,在大師賽決賽中,擁有王者氣質的他更是對近在眼前的大師賽六連冠如饑似渴,然而這本屬於他的夢幻場景被一名23歲的年輕人打破——阿蘭·馬克馬努斯。

  那 場終結至今已有近25年,但人們每每回想起大師賽的歷史瞬間,這場突破人們想像力的決賽必然會映入眼簾。那是1994年2月13日,在如今已被拆除的倫敦 溫布利會議中心,一方是從1989年就開始統治大師賽的“檯球占士”亨特利,一方是職業生涯剛走過4年的年輕人馬克馬努斯。

  巧合的是,兩人在前一年的準決賽剛碰過面,當時亨特利6比4勝出繼而奪冠。

  這 樣的對戰經曆使這場冠軍之爭更加激烈,15局過後,馬克馬努斯以7比8落後,並強行拿下第16局將比賽拖入決勝局,最終以一杆扣人心弦的單杆76分搶走冠 軍,顯而易見,那場勝利是麥叔至今28年職業生涯的最佳時刻,他本人回想起當時的場景時,也表示第16局就是促成他奪冠的最直接動力。

  “當時我給他做了杆桌球,他成功解到還幸運地反做我一杆,當時我注意到他邪魅一笑,”馬克馬努斯回憶當時的場景,“這無可厚非,但他這一笑彷彿傳遞出‘我要贏了’的信息,我很不爽。當時我就心想:‘拒絕,你不會贏的。’”

  “這激發了我的鬥志,在決勝局前我走出賽場整理心態,再回來時心情略沉重,在人群的喝彩聲中一步步走下樓梯,你唯一記得的就是吵鬧聲,當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個無比重大的時刻。我感覺到人們希望我贏,顯然大家不想看到斯蒂芬再贏下去,回想起來覺得這個大環境對我很有幫助。”

  “像是在參加足球比賽,你都能感受到那種聲浪。記得以前我和史蒂夫·戴維斯交手時就有過這種場景,當時我想回應觀眾,結果舌頭都捋不直,就緊張到那種程度。而我和斯蒂芬這一戰則是蘇格蘭打比,賽場另一邊就是溫布利球場,簡直太酷了。”馬克馬努斯說。

  對於亨特利而言,失敗肯定是一個很難令人接受的結果,雖不至於貫穿整個職業生涯,但畢竟是在決勝局失利錯失六連冠,想來也著實“肉疼”。對於這次經曆,亨皇在其自傳《我在賽場內外》中也有回憶,坦言自己壓根沒想到會輸。

  他寫道:“這簡直糟糕透頂,我一直戰鬥到底,極度渴求第六連冠,鑒於奪冠都已是家常便飯,我以為這一冠唾手可得了。然而這次沒有,我徹徹底底崩潰了,決勝局就這麼拱手讓人,最後看阿蘭舉起獎盃,我心裡翻江倒海。”

  尼 爾·富爾茲很瞭解當時的馬克曼努斯,在準決賽中他4比6不敵後者。在看來,馬克馬努斯不屈不撓的品質是打破亨特利統治的關鍵。“你都不用進準決賽,就知道 亨特利肯定是確保決賽一席的,就是那種氣氛,”富爾茲談及亨特利的統治表現,“他從沒在溫布利吃過虧,擁有極好的比賽記錄,就算是我進決賽,都不敢想在決 賽擊敗他。”

  “那次比賽之後的一週,我們在伯恩茅斯打一項比賽,阿蘭也在,但他似乎很平靜,絲毫不像是剛經曆過這種宏大場面的樣子,我覺得這也是他能獲勝的原因之一,他只知道打球,不會想太多這種場外的事。和亨特利交手,可能還沒等打就已經輸了心態,但阿蘭不會。”

  25年後的今天,馬克馬努斯、亨特利和富爾茲再次一同現身就都有了新身份——賽事評論員,解說時與他們同坐一席的還有桌球名記、媒體人菲爾·耶茨,當年他是在賽事媒體中心見證一切的發生,並通過報紙和電台對那場比賽進行了新聞報導。

  對於這場比賽,耶茨對決勝局的那杆76分記憶猶新:“那杆球如果發生在開局,只能算是很好的一杆球,但若放在決勝局,考慮到額外的巨大壓力以及決定冠軍的重要性,那就是無比精緻且精彩絕倫的一杆球。阿蘭的氣質非常好,如果要找一個人代表桌球的氣質,就會是他。”

  談 到馬克馬努斯和亨特利的不同,耶茨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覺得對亨特利而言,冠軍是更重要的東西。他不僅是衛冕冠軍,還是當時世界上最優秀的球員,也是奪冠 的最大熱門,他渴望保持住這個長久、驚人的連冠紀錄,還面臨著另一位蘇格蘭球員的挑戰。當然,馬克馬努斯打球也是為了冠軍、名譽和金錢,但他熱愛這項運 動,一直愛到現在。”

  “到現在,他也不會把解說當成一份苦差事,也不會是純粹為了錢,這是他品味自己喜歡的運動方式,是個徹徹底底的桌球迷,所以我覺得他是最好的解說之一。”

  那次決賽距離約翰·希堅斯贏得個人排名賽首冠還有不少時日,所以馬克馬努斯應該是第一位威脅到亨特利統治地位的蘇格蘭人,現在看起來唯一有機會超過他的就是希堅斯了,連著贏得6個大師賽冠軍——這個紀錄看起來沒法被打破,因為今天的世界前16實力已是如此接近了。

  來自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