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第一個黑天鵝 被投行忽悠高位接盤的吉利要爆倉?
2019年01月11日21:29

  來源: 王雅媛港股圈

  文|香江咀子

  下午盤間,信息窗突然彈出一條簡單粗暴的新聞: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這戴姆勒正是名滿全球的汽車品牌 ——“大奔”的母公司。沉吟恍惚間,想起了去年此時曾令國人心潮激盪的一件“大事”:吉利收購奔馳。

  圖片來源:占X微信公眾號

  2018年2月24日,吉利集團宣佈已持有奔馳母公司戴姆勒集團(DMLRY.ADR)股份9.69%,成為第一大股東。收購涉及資金大概為90億美金左右。在剛剛經曆了2017年大牛市的背景下,這則消息更是令人對吉利(0175.HK)的未來產生無限遐想。

  一年後的今天,看到了這則消息,我打開行情軟件,看了下這家Daimler的股價。圖中紅色箭頭正是這筆收購發生的時刻。

  圖片來源:富途,戴姆勒集團美國ADR的股價走勢

  面對這幅K線圖,我難以抑製唏噓之情。以我多年做韭菜的經驗,也難以做到這麼完美的高位接盤!

  收購於股價高位,如今股價下跌,不得不減持變現。情理之中。但是我們唯記得,當初吉利收購戴姆勒的時候,戴姆勒的管理層曾經說過吉利是“長期投資者”。

  圖片來源:Daimler官網

  既然是長期投資者,為何持股不到1年就大規模減倉(減持超過一半)?那如果是短炒,又怎麼會高買低賣這麼蠢呢?看來要麼是吉利的資金出了問題,要麼就是當初那筆收購是加了杠杆的。

  要解讀當前吉利為何大規模拋售Daimler,以及吉利究竟是如何在這筆交易中加了杠杆,我們就要回到1年前那筆巨額天量收購的細節中去。

  一、“蛇吞象”式收購的細節

  在吉利完成這筆收購之後,國內媒體開始鋪天蓋地報導,“奔馳是中國的!”、“我們買下了奔馳!”……一時間,國民的愛國熱情達到高潮。

  圖片來源:央視財經

  然而,對於這筆涉資巨大的收購,一些謹慎的媒體還是對資金來源產生了一定的興趣。而與吉利管理層的溝通中,也有不少是涉及“資金來源”問題的對話。例如,

  圖片來源:蝸牛妹,央視財經

  圖中可見,吉利的首席財政官(CFO)李東輝一再強調此次收購動用的資金“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且言語之中還似有得以之色。而吉利官方披露中,對收購資金的描述是,未使用國內資金。

  當然,我們的監管和媒體最關心的,也正在於此,畢竟用國內資金進行海外收購,一度以來是“大忌”。就在此前後,中國企業國內加杠杆海外收購的“買買買”已經被叫停了很多例,包括萬達、安邦等等不一而足。既然吉利這筆海外收購沒有動用國內資金,那麼國內媒體和監管就沒有多追究。並且中國企業可以收購德國老牌汽車製造大廠,堪稱在國際上揚眉吐氣,從政府到民間也樂見於此。

  同樣喜上加喜的是,德國媒體也披露,這筆交易並不涉及監管紅線,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也以完成調查,並決定無需對吉利進行任何罰款事宜。

  圖片來源:媒體

  看來吉利的收購資金全部來自境外。那麼是誰為它提供了杠杆?是不是這幾家國際投行巨頭呢?

  二、吉利(Geely)的高杠杆來自哪裡?

  帶著試一試的態度,我在Google上面搜了“Geely Daimler leverage”等字樣。然而搜出來的結果可令人吃驚非小!

  先看Bloomberg的報導。據Bloomberg載,此收購涉及美銀(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而所採用的方式,是一種叫做“collar”的金融工具,並涉及一系列複雜的股權衍生品交易。

  圖片來源:Bloomberg

  而繼續探究,我在一個名叫Bocconi Student Investment Club的機構的網站上找到一篇對這筆收購交易的分析。

  圖片來源:Bocconi Student Investment Club

  而這篇文章中,披露了這筆交易的一些細節。

  圖片來源同上圖

  原來,吉利所採用的是一種叫做funded equity collar的金融衍生工具,

“這樣可以不需要一大筆外部資金便可建立較大的股票持倉,同時這樣的工具所採用的是期權,使得吉利可以建立股票持倉,同時避免德國監管要求的‘持股超過3%便要舉牌’的規則。”

  如此精妙的安排,

第一,不需要外部機構提供融資;

第二,可以只花一小部分錢就能撬動一大筆股份;

第三,同時還能規避德國監管要求。

  真是一舉三得!可歎也只有聚集了全球最聰明大腦的投行,才能設計出這樣完美的方案!

  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就是這看似完美無缺天衣無縫的方案,卻隱藏著巨大的風險。其風險點就在於期權的使用。

  期權是公認的高杠杆和極高風險的投資工具。在吉利收購Daimler的方案中,同時涉及看漲期權(call)和看跌期權(put)兩種產品,且一個做多、一個做空,這樣這套方案自身便帶有了極高的杠杆率。言下之意只要Daimler的股價下跌超過一定範圍,吉利所面對的就是極其危險的處境 ——爆倉!

  從現在Geely開始大規模減持Daimler來看,很可能是已經接到了“補保”(即margin call)的要求,或者是實質上已爆倉,惜哉。

  而此次Geely的交易所涉及的Collar(領式交易),很多人會覺得陌生。其實它離我們並不遙遠。剛剛過去的12月底,我們的石油三巨頭之一“中石化”炒原油巨虧,就是拜這個“領式交易”所賜。看來Geely並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三、連夜雨中逢屋漏

  2018年2月,吉利斥巨資收購奔馳母公司Daimler,到今天,後者的股價已經跌去接近一半,而這一年的下跌曆程,吉利不可謂不煎熬。投資上的失利已成定局,然而令局面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這一年來汽車行業的整體不景氣。

  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剛剛過去的一週(1月7日),吉利公佈12月銷量,同比下滑44%,隨後轉天股價暴跌11%。銷量下滑、股價下跌、以及投資Daimler失利,讓吉利失去了信心,製定的2019年度目標只有151萬輛,比2018年的計劃不增反降。

  圖片來源:富途

  銷售不濟的背後,一方面是中美貿易局勢的不確定性,而另一方面則是中國經濟自身下行。2018年,是自1990年以來的中國汽車銷量首次下滑,標誌著中國經濟一個重要拐點的來臨。

  吉利並非唯一一家受到影響的車企。中國今年新車銷量整體下滑,原因是多方面的:

① 政府在2015年推出的購置稅減免政策取消;

② 中國二手車市場正在日益壯大,有蠶食新車市場份額的趨勢;

③ 各地政府限製網約車、居民住房債務過高、稅費保險等購後保養費過高等等,也是使居民面臨買車普遍觀望的因素。

  中國如此,其它國家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事實上,吉利所經曆了,正是當下全球汽車市場寒冬的一個局部而已。

  根據三季度統計數據,2018年9月,全球主要國家的汽車銷量都經曆了下滑,而前三季度總計銷量也有多個國家出現下滑(中國僅增長1.5%)。

  圖片來源:《汽車縱橫》雜誌,根據各國汽車協會數據整理

  汽車行業信息諮詢機構JATO近期在對57個國家的汽車市場進行調研後表示,全球經濟正在受到最大經濟體之間貿易摩擦不確定性的威脅,這將影響下半年全球汽車市場的走勢。

  世界著名商業分析機構IHSMarkit預計,2023年以後,全球每年新車需求將減少200萬輛左右,將世界汽車銷量拉低約2%。2025年,全球新車銷量預計為1.1億輛左右,比2017年增加約1,600萬輛。2018~2025年的年均增長率僅為2.0%,相比2011~2017年的3.7%幾乎減半。

  在世界汽車消費市場可能處於長期低迷的前提下,中國汽車市場的寒冬會持續很久。

  四、結語

  關於吉利減持戴姆勒的消息,最早見於Bloomberg援引“知情人士”的報導。但吉利的官網上迅速發佈了闢謠消息。

  圖片來源:吉利汽車官網

  但是,正所謂無風不起浪。今天,中國2019年GDP預期下調,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而吉利汽車最近壞消息不斷,12月銷量撲街,才使得今天減持戴姆勒的消息雖然看似空穴來風,但實則絕非無因。無論如何,Daimler的股價已腰斬,而吉利所收購的股份價值已損失了一半。

  2016到2017年港股吉利汽車(0175.HK)翻了十倍,從3塊漲到30。站在2018的年初,我想無論是股民還是公司的管理層,誰會預料到,一年後的今天處境如此不堪。

  有的時候,對市場的判斷,光看理性的數據和基於曆史的分析,實在是太容易騙自己了。

  2018年,我們看著之前的神話一個個破滅,2019年,還會有神話繼續破滅。從白馬龍頭到價值投資,從騰訊到亞馬遜,從安邦到九鼎,現在又輪到吉利……之前加杠杆擴張股價飛上天際一時風頭無兩,到如今銷量下滑盈俐落空被市場落井下石: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倏忽間,不過一年耳。

  步子太大,扯著意吉吉了。

  還記得2016年,已身染沉屙的“週期天王”尼古金·濤德拉季耶夫·周說過,2018/19是康波萬劫之年。今天看來,基本上是全局應驗。我們老百姓,不懂康波,但知道世道人心的鍾擺,永遠是來來回回的:曾經多風光,今天就有多落寞。

  REVIEW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